[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血腥的背后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个男子神情慌张地跑到了一家酒吧恼朱味,在吧台要了三杯啤酒恼朱味,每一杯都被他一饮而尽究渐座。

  啤酒下肚恼朱味,他那惊慌的神色才多少有一些光彩恼朱味,情绪似乎也稳定了不少究渐座。

  身边有一个染着金发女人恼朱味,三十岁已过恼朱味,浓妆艳抹掩饰不了岁月施加在她身上的沧桑究渐座。

  他虽然不到三十岁恼朱味,但也快了究渐座。看着这样的一个女人恼朱味,他本没有兴趣搭讪调情恼朱味,但环视四周恼朱味,好像也没有别的女人了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又要了两杯调好的鸡尾酒恼朱味,向她靠近了一些究渐座。

  他知道恼朱味,像她这样的女人恼朱味,晚上的时候往往是孤独寂寞的恼朱味,她来这种地方恼朱味,就是想排除一个人的孤独恼朱味,打发无聊的时间恼朱味,让自己寂寞的心得到稍稍的慰藉究渐座。

  她渴望男人跟她搭讪恼朱味,然后调情恼朱味,然后故意不戳破男人的骗局恼朱味,跟着男人到某个宾馆去恼朱味,用肉体的缠绵来换取一晚的快乐时光究渐座。

  这样的快乐当然是短暂的恼朱味,但也是充满激情的恼朱味,刚接触也许会有心理障碍恼朱味,但时间久了恼朱味,很有可能会上瘾究渐座。

  她似乎就是一个一直在寻求一夜情而上瘾了的女人恼朱味,跟她有过那种关系的男人恼朱味,他相信恼朱味,连她自己都有可能说不清楚究渐座。

  今晚恼朱味,他愿意成为她的一夜情伴侣恼朱味,用调情的话语当诱饵恼朱味,把她带到某个宾馆去恼朱味,用肉体的刺激来放松一下太过紧张的神经究渐座。

  这几天以来恼朱味,他一直在做噩梦究渐座。他迫切地想要从噩梦之中解脱恼朱味,让自己的身边也有一个人陪伴着恼朱味,哪怕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究渐座。

  之所以会突然来到这里恼朱味,就是因为他又被噩梦吓到恼朱味,然后从所住的宾馆里离逃离了出来究渐座。

  酒能够刺激兴奋的神经恼朱味,也能让自己不安的情绪多少有所稳定究渐座。每次从噩梦之中醒来恼朱味,他都希望让自己一口饮下很多的酒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他不能让自己喝醉恼朱味,他也不允许自己喝醉究渐座。对他来说恼朱味,酒精度数很低的酒恼朱味,是最佳的选择究渐座。

  两杯调好的鸡尾酒恼朱味,一番幽默又风趣的调侃恼朱味,他跟那个女人便打得火热究渐座。

  不到二十分钟恼朱味,两个人便勾肩搭背恼朱味,走出了酒吧恼朱味,向着附近的一家宾馆走去究渐座。

  进了宾馆的房间恼朱味,两个人一块去淋浴间洗了澡恼朱味,就在狭小的淋浴间里恼朱味,他们有了第一次的酣战究渐座。

  赤身裸体地躺倒在床上恼朱味,他们又迎来了第二次的肉体狂欢究渐座。

  两次的激情恼朱味,让他神酥力乏恼朱味,但内心里却是畅快和满足究渐座。

  点了一支烟恼朱味,慢慢地吸着恼朱味,女人的头枕在他的胸膛上恼朱味,一只手在他的肚子上画着圈究渐座。

  “你知道么恼朱味,在你的身下恼朱味,我竟然得到了满足……”女人说道究渐座。

  男人笑了恼朱味,“在别的男人身下恼朱味,你难道得不到满足么?”

  “得到过恼朱味,但很少究渐座。”

  “哦?”

  “跟我上过床的男人恼朱味,我数也数不清了恼朱味,但能够给我满足的恼朱味,却一把手都能数的过来究渐座。”

  “看来你的运气不好恼朱味,在一夜情的刺激下恼朱味,找到的总是不像是男人的男人究渐座。”

  “不是恼朱味,他们都是很正常的男人恼朱味,如果是一般的女人恼朱味,在他们的胯下承欢恼朱味,她们都会得到满足究渐座。”

  “那你为什么得不到呢?”

  “因为让我得不到满足的男人恼朱味,身上没有一种味道究渐座。”

  “什么味道究渐座。”

  “血腥究渐座。”

  男人怔住究渐座。

  而女人似乎没有发觉男人的异常恼朱味,继续说道:“你的身上是有这种味道的恼朱味,而且很浓恼朱味,比我之前遇到过的那几个男人身上的味道都弄究渐座。”

  男人吸着烟恼朱味,故作镇定究渐座。他没有说话恼朱味,眼睛默默地看着女人的金发究渐座。

  在这个时候恼朱味,他很想掩饰自己的紧张恼朱味,却怎么也掩饰不了究渐座。女人枕着他的胸膛恼朱味,耳朵就贴着他的心脏跳动的地方恼朱味,她能够感觉到他心跳的节奏在加快究渐座。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上有血腥的味道?”他问道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在那个酒吧里恼朱味,你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恼朱味,我就闻到了究渐座。”她没有否认究渐座。

  “既然如此恼朱味,你还敢跟我走恼朱味,来到这家宾馆与我交欢恼朱味,还说出了这样的话恼朱味,刺激我的杀人的欲望?”

  “我确实不想恼朱味,但是恼朱味,我也知道恼朱味,我舍不得放你这样的能够带给我满足的男人走究渐座。”

  “什么意思?”

  “我已经说过了恼朱味,只有你这样的身上有血腥味道的男人恼朱味,才能满足我的渴求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你当着他们的面恼朱味,揭穿他们心中隐藏的秘密恼朱味,难道你就不担心自己会一命呜呼么?”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恼朱味,现在的我岂非已经不是一个活着的人?”

  男人的心跳剧烈加速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他本是可以想到的恼朱味,但为什么没有想到呢?既然她能够从别的男人那里逃生恼朱味,又怎么可能没有属于她的一些手段呢?尽管自己已经动了杀她的念头恼朱味,但自己是否真的能杀得了她呢?

  还没有多想什么恼朱味,他忽然感到绝望了究渐座。

  女人抬起头来恼朱味,他的胸口处却抵着一把匕首究渐座。

  女人看着他恼朱味,笑了笑恼朱味,“其实恼朱味,我一直都很喜欢闻男人身上的血腥味道恼朱味,似乎已经成了瘾究渐座。你身上的恼朱味,更让我差点儿发狂究渐座。”

  “你想杀了我?”男人没有在意她的调侃恼朱味,问得很直接究渐座。

  “也许吧恼朱味,不过恼朱味,在杀了你之前恼朱味,你能否告诉我恼朱味,你究竟杀了多少人么?”

  男人沉默了究渐座。

  女人接着说道:“不说可以恼朱味,我可以猜一猜究渐座。”

  “你能猜得到?”男人吃惊了究渐座。

  女人轻蔑地一笑恼朱味,“一个星期前恼朱味,在千里之外的某城恼朱味,住着生活很安定的一家六口恼朱味,两位老人恼朱味,一对如你我年龄的夫妻恼朱味,还有一双上了小学的儿女究渐座。”

  男人的脊背不由得一阵冷寒究渐座。

  “你大概是他们的邻居恼朱味,或者是那一对夫妻的朋友恼朱味,不管是什么关系恼朱味,反正是你跟他们很熟恼朱味,而且经常到他们的家里做客究渐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恼朱味,那个妻子长得很漂亮恼朱味,你之所以经常去他们的家里恼朱味,很大一个原因恼朱味,就是被她的美色俘虏了究渐座。当然恼朱味,她无意勾引你恼朱味,是你想占有了她究渐座。”

  男人的额头流下了冷汗恼朱味,身体里的血液流动也几乎停滞了究渐座。

  “一天恼朱味,也就是一个星期前吧恼朱味,你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恼朱味,那个妻子的丈夫有事出了远门恼朱味,不在家恼朱味,孩子去上学了恼朱味,而两位老人都在睡午觉……你敲开了他们的家门恼朱味,进去了之后恼朱味,用言语调戏那个妻子究渐座。那个妻子没用多久便懂了你的来意恼朱味,于是恼朱味,果断地下了逐客令究渐座。”

  烟屁股烫到了男人的手恼朱味,男人在这时竟然毫无感觉究渐座。

  “这么好的机会恼朱味,你哪肯放过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你强行把那个妻子拽到了她跟自己的丈夫的卧室恼朱味,强奸了她究渐座。由于怕惊动那两位午睡的老人恼朱味,你们的动静很小究渐座。而当你在床上蹂躏着她的时候恼朱味,还是弄成了很大的动静究渐座。”

  男人打断了女人的讲述恼朱味,惊恐地问道:“你……你是谁?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女人淡淡地一笑恼朱味,说道:“我是谁不重要恼朱味,重要的是恼朱味,我所猜的恼朱味,是不是真的究渐座。”

  男人没有回答究渐座。但他所流露出的表情恼朱味,已经默认了究渐座。

  “你所做的事恼朱味,被那两位已经很愤怒的老人看在了眼里恼朱味,你害怕了恼朱味,担心自己的下半生因这一次错会完了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你做了一个更错误的决定恼朱味,杀了那两位老人恼朱味,而且恼朱味,你真的动了手究渐座。”女人继续讲述道究渐座。“你是当着那个妻子的面杀人的究渐座。本来恼朱味,你很想带着那个妻子走恼朱味,但她死活不同意跟着你恼朱味,你已经犯下了大错恼朱味,自然不愿意留下她这个活口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你也把她给杀了究渐座。”

  男人很想掐死这个好像什么都知道的女人恼朱味,但是他的胸口抵着一把匕首恼朱味,他无能为力恼朱味,只能听她继续说下去究渐座。

  “你没有想到的是恼朱味,在你杀那两位老人的时候恼朱味,那个妻子拨了丈夫的手机号码恼朱味,偷偷地把你的所作所为讲了出去究渐座。你也没有想到的是恼朱味,处理三个人的尸体恼朱味,并清理好犯罪现场恼朱味,需要很长的时间恼朱味,到了下午时分恼朱味,那一双放了学回家的儿女恼朱味,进了家门后恼朱味,看到了那个家里你还没有处理掉的斑斑血迹恼朱味,也看到了依然穿着沾着血的衣服的你究渐座。其中一个女孩吓得晕了过去恼朱味,另一个男孩不由得大喊大叫了几声……你果断地拿起菜刀恼朱味,砍向那个男孩的头恼朱味,也把晕过去的女孩分尸了究渐座。”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你……你究竟是谁?”男人再次惊恐地问道究渐座。

  女人没有说恼朱味,继续讲述着:“在你将那一双儿女分尸的时候恼朱味,那个丈夫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究渐座。他已经知道了你在他的家里所做的事恼朱味,所以恼朱味,是偷偷地进了家门的究渐座。他没有想到的是恼朱味,他看到了你正肢解着他的孩子……他当然沉不住气了恼朱味,发了疯似的出现在了你的面前恼朱味,要跟你拼命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你的手中正拿着已经砍骨头砍钝了的菜刀恼朱味,他刚扑到你的身上恼朱味,便被你手中的菜刀砍在了头上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你翻过身压住了他恼朱味,一刀一刀看向了他的身体……”

Tags: 血腥 背后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8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