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女巫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你不能跟她结婚恼朱味,她是女巫恼朱味,迟早会把你吃掉的究渐座。”

  “你发什么神经恼朱味,世界上那有什么女巫啊究渐座。”

  赵俊和自己邻居安琪争论着恼朱味,赵俊被安琪的脑洞搞的哭笑不得恼朱味,“你说你那天看到思雅在做法事恼朱味,还说她是女巫恼朱味,那天你分明醉的一塌糊涂恼朱味,还是人家好心收留你的恼朱味,你要想无赖别人的话恼朱味,拍拖好找一个合理一点的理由好不好呀究渐座。”

  安琪气愤的拼命跺着脚恼朱味,“我说的都是真的恼朱味,你怎么就是不信我呢?”

  赵俊握住对方胳膊安慰道:“我信恼朱味,我怎么会不信你呢恼朱味,思雅她是女巫恼朱味,不单是女巫恼朱味,还是个巫婆恼朱味,而且每天晚上都要帮我削苹果吃恼朱味,还治好我的失眠哦究渐座。”然后正经对安雅说:“我认识一位心理医生恼朱味,回头把他联系方式告诉你啊恼朱味,现在你给我马上回家休息究渐座。”

  “不相信我你会后悔的!”安琪喊着恼朱味,身子已经被推出门外究渐座。

  安琪和赵俊做邻居已经两年恼朱味,安琪也足足追了赵俊两年恼朱味,结果他却对一个刚刚认识的女人一见钟情恼朱味,还马上就要结婚了恼朱味,这件事放在谁身上都没办法接受的究渐座。

  三天后赵俊主动来找安琪恼朱味,“我发现思雅身上确实经常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情恼朱味,从遇见她的那天的场景就很神奇恼朱味,还来发现她竟然有掌控天气的能力究渐座。”

  安琪一脸得意道:“哼恼朱味,这下你总算可以相信我了吧究渐座。”

  “那我该怎么做?”赵俊迫切的问究渐座。

  “思雅恼朱味,你来啦!”

  按照安琪的说法恼朱味,赵俊把思雅请在家里共享烛光晚餐恼朱味,桌上两端格摆着一支蜡烛恼朱味,思雅寒暄几句恼朱味,便坐在了对面的位子恼朱味,但她刚刚坐下恼朱味,那端的蜡烛迅速燃烧殆尽究渐座。

  【女巫会吸收周边的热量恼朱味,所以你把蜡烛放到她身边恼朱味,如果是女巫的话恼朱味,身边的蜡烛会燃烧的很快究渐座。】

  看到赵俊愣在那里恼朱味,思雅在他面前摆了摆手恼朱味,“阿俊恼朱味,你怎么了?”

  赵俊立刻反应过来恼朱味,“没事——我去倒酒究渐座。”说着恼朱味,端起杯子起身去打开冰箱恼朱味,从里面拿出一杯红酒恼朱味,又悄悄的咬破自己的小指恼朱味,挤出一滴血掉进杯子里恼朱味,然后往里面倒进红酒究渐座。

  【在红酒里滴几滴人类的鲜血恼朱味,就能通过杯子看到女巫的真面目究渐座。】

  赵俊偷偷举起杯子恼朱味,通过杯子瞧着思雅恼朱味,杯子里迅速浮现出一张鬼脸究渐座。赵俊“啊”的一声惊叫恼朱味,杯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究渐座。

  “俊恼朱味,你怎么啦究渐座。”

  思雅听到声音跑过来恼朱味,赵俊佯作没事道:“没事恼朱味,只是刚刚手被割伤了究渐座。”

  “让我看看究渐座。”思雅说着恼朱味,竟把赵俊的手指含在嘴里恼朱味,赵俊突然脸红了恼朱味,思雅脸也红了恼朱味,两人尴尬的再一次回到座位究渐座。

  “我们可不可以把婚期提前啊?”

  思雅突然提出这个问题恼朱味,把赵俊吓了一跳恼朱味,他强作镇静道:“为什么?”

  思雅甜甜的笑道:“人家只是想早点跟你在一起啦究渐座。”

  “闭嘴!”

  这时候赵俊还未开口恼朱味,家里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恼朱味,安琪竟穿着一身道士的黄袍恼朱味,左手拿着一叠黄色符纸恼朱味,右手拿着一把桃木剑恼朱味,一副捉鬼道人的装扮出现在两人面前究渐座。

  “你这妖女恼朱味,看我不收了你究渐座。”

  说着恼朱味,竟用桃木剑挑起灵符恼朱味,递到蜡烛上点燃恼朱味,然后就朝着思雅挥舞着究渐座。

  “啊——”

  思雅尖叫着扑倒赵俊怀里恼朱味,赵俊一把抱住思雅恼朱味,朝安琪吼道:“安琪恼朱味,你疯啦恼朱味,从哪里搞来这些恼朱味,简直像个神经病一样究渐座。”

  “她是女巫恼朱味,你快离她远点儿究渐座。”

  “够了!”赵俊一把夺过安琪手里的桃木剑丢在地上恼朱味,狠狠的用脚把它踩灭恼朱味,“就算她真的是女巫恼朱味,我也爱她恼朱味,也要和她结婚究渐座。”

  “你说什么?”安琪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究渐座。

  “俊恼朱味,看来我该走了究渐座。”思雅说着恼朱味,起身便朝门外走去究渐座。

  赵俊瞪了安琪一眼恼朱味,对思雅道:“我送你究渐座。”

  “赵俊!”安琪追到楼下恼朱味,对着两人背影喊道:“两年了恼朱味,你跟这个女巫认识三天就决定结婚恼朱味,我在你身边整整追了你两年恼朱味,你却把我当空气恼朱味,你这个白痴恼朱味,你要是跟她走恼朱味,今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啦!”

  赵俊挽着思雅的胳膊恼朱味,听着安琪的话恼朱味,心如刀割究渐座。原来这个跟自己两年的女生费锐耕、自己一直把她当作好哥们儿的女生恼朱味,竟然是那么的爱着自己恼朱味,但是此刻明白的太晚恼朱味,因为他已不可救药的爱上了另一个女人究渐座。

  赵俊没有说话恼朱味,而是挽着思雅的胳膊向马路对面走去究渐座。就在他走到马路对面的那一刻恼朱味,身后突然传来急刹车的声音恼朱味,“砰”的一声巨响恼朱味,赵俊转过头恼朱味,看见安琪倒在了血泊中究渐座。

  “俊——不要——她是女巫——会害死你的!”

  安琪在昏迷中不断的叫着自己名字恼朱味,突然出现的一场车祸恼朱味,赵俊不得不怀疑思雅是不是女巫恼朱味,听着眼前这个女孩右腿上打着石膏嘴里喃喃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恼朱味,他心里似乎有了答案究渐座。

  “怎么突然想起一起去度假?”

  思雅跑过来挽住赵俊的胳膊恼朱味,赵俊表情很不自然恼朱味,“没什么恼朱味,就是突然想起恼朱味,上车吧!”

  车子开得很快恼朱味,思雅不由得抓住安全扶手恼朱味,引擎声震得思雅耳膜有些痛恼朱味,她喊道:“俊恼朱味,干嘛开这么快啊恼朱味,会出危险的究渐座。”

  赵俊眼睛一直盯着前面恼朱味,“思雅恼朱味,你实话告诉我恼朱味,你到底是不是女巫?”

  “你在说什么恼朱味,我怎么回事女巫?”思雅一脸慌乱恼朱味,扶手握得更紧了究渐座。

  “我最后问你一次恼朱味,到底是不是?”赵俊喊着恼朱味,看着远处疾驰而来的大卡车究渐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思雅抓住赵俊的胳膊恼朱味,“快转弯啊恼朱味,前面有车!”

  车头已经撞到了卡车的车身恼朱味,赵俊这才闭上眼踩住刹车——

  “你神经病啊!”思雅捶打着赵俊的肩膀恼朱味,赵俊整个人已经傻掉恼朱味,刚刚明明已经装上了客车究渐座。

  赵俊下了车子恼朱味,看着身后急刹车后划过的黑色的痕迹恼朱味,思雅也下了车恼朱味,关怀的问赵俊:“俊恼朱味,你到底怎么了?”

  “还说你不是女巫恼朱味,那刚刚为什么我们没有事?”赵俊抓住思雅的胳膊恼朱味,“本来我一直在想恼朱味,只要你承认恼朱味,我还是会和你结婚的恼朱味,哪怕你真的吃了我究渐座。”

  思雅挣开他恼朱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恼朱味,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女巫恼朱味,说了好多次了究渐座。”

  赵俊转身离开恼朱味,留下思雅和车子孤零零的呆在原地恼朱味,没几步突然瞧见一条拄着的拐和打着石膏的腿究渐座。

  赵俊抬起头恼朱味,看见泪流满面的安琪恼朱味,冲上去一把抱住对方恼朱味,他也泪流满面恼朱味,却只顾着伤心恼朱味,没有瞧见安琪脸上狡黠的笑容究渐座。

Tags: 都市怪谈 女巫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7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