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莫问尘恼朱味,君之归期我替你记得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南明永历十二年七月初四恼朱味,今天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恼朱味,尽管已经到了感时花溅泪的雨季恼朱味,但丽江的天气还是如冬日一般寒冷恼朱味,这一路上恼朱味,到处都是逃难的士兵与举家迁徙往滇西的难民恼朱味,前行的队伍鱼龙混杂恼朱味,及其混乱恼朱味,就连皇帝陛下的御林军卫队也开始变的军纪涣散恼朱味,躁动不安恼朱味,可以毫不夸张的讲恼朱味,如果此时突然遇到驻扎在昆明的清军先锋部队恼朱味,或者仅仅是几队带辫子的绿营士兵恼朱味,就能把这些乌合之众吓得魂不附体恼朱味,无奈事在人为恼朱味,昔日的辉煌仿佛如冥河之水的彼岸之花恼朱味,那鲜艳的红色似乎预示着相思与悲悯之苦永世得不到化解恼朱味,至少在这里恼朱味,在我们跟随陛下从大理撤退到滇西的这一刻恼朱味,一切的一切似乎冥冥中早已命中注定究渐座。

  “侍郎大人恼朱味,东厂内务府的监军李公公找您恼朱味,说是有国家要事要和您商量一下究渐座。”

  一位骑着白马的御林军侍卫恼朱味,飞马行至我的身旁究渐座。

  “军国大事?”想到这里恼朱味,我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恼朱味,

  “想必李公公定是担心自家的辎重细软恼朱味,怕被生人抢跑吧究渐座。”我用一种戏谑的口吻向这位年轻的御林军军士打趣道究渐座。

  “我说刘大人呀恼朱味,这都什么时候了恼朱味,您还尽在这里说风凉话恼朱味,杂家找你来恼朱味,也是为了为当今圣上排忧解难不是吗?”

  一位身穿紫色华服恼朱味,头戴巧士冠恼朱味,举止优雅的中年男子突然间奇迹般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究渐座。

  “在下失敬恼朱味,方才只是一时胡言乱语恼朱味,还望公公切莫责怪究渐座。”惊慌失措中恼朱味,我慌忙下马恼朱味,行下官作揖之礼究渐座。

  “哪里哪里恼朱味,刘大人快快请起恼朱味,杂家贸然前来恼朱味,是有个不情之请恼朱味,不知侍郎大人可否赏光?”

  “公公有何吩咐恼朱味,只管讲出便是恼朱味,只要是下官能办到的恼朱味,一定尽力而为究渐座。”尽管心中还是有千百个不情愿恼朱味,可如今赶上这个阉党作祟的混沌时代恼朱味,也不得不置身于明镜的另一旁究渐座。

  “杂家昨日得知公主身患重症恼朱味,宫中到处求医问药不灵恼朱味,想必定是连日颠沛奔波所致恼朱味,将军非宫中内府之人恼朱味,应该与公主也不相认得恼朱味,方可前去安慰公主恼朱味,但若公主问起将军从何而来恼朱味,切不可如实告知恼朱味,一切还望阁下自行斟酌究渐座。”

  瞬时恼朱味,天空中下起连绵细雨恼朱味,朦胧的烟雾开始渐渐将稀疏的草地环绕恼朱味,顺着监军李公公手指的方向恼朱味,我看到不远处西方的灌木丛旁停靠着一辆灰色马车恼朱味,有时候恼朱味,也许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恼朱味,不是生与死恼朱味,而是真相往往近在咫尺恼朱味,却又遥不可及究渐座。

  ……

  “帐下所跪者是谁?见本宫有所为何事?”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那清脆爽朗的话音恼朱味,仿佛时世间的美好永远只是短暂的一瞬恼朱味,停留于怀表的滴答声中恼朱味,待悲伤之水逆流成河后便永无波澜究渐座。

  “臣乃延平郡王部下刘昂星也恼朱味,是奉监军李公公…”

  “延平郡王恼朱味,郑成功也恼朱味,今兵至此乎?吾明室可兴矣究渐座。”满心欢喜的公主似乎忘却了自己早已置身于战争的熔炉之中恼朱味,只凭几句陌生人微不足道的话语又怎能彻底改变国家的命运究渐座。

  “抬起头来恼朱味,让本宫瞧瞧究渐座。”还未等我做出任何解释恼朱味,公主便已率先发话究渐座。

  我相信恼朱味,她那闭月羞花脸庞足以媲美时间上任何一位女子的容颜恼朱味,巧笑倩兮恼朱味,美目轻盼恼朱味,明眸善睐恼朱味,是为之国色天香也究渐座。

  “臣斗胆奉劝公主恼朱味,自古成王败寇恼朱味,事之常理恼朱味,人之常情也恼朱味,今虽有颠沛流离之苦恼朱味,国破家亡之恨…”可还未等我说完恼朱味,公主便已消失在了前行队伍的茫茫人海中恼朱味,像是无痕的微风恼朱味,轻轻亲吻着冥世的哀怨究渐座。

  就这样恼朱味,经过一番艰难的跋涉恼朱味,在御林军侍卫总兵马吉翔的再三主张恼朱味,以及贪生怕死的群臣极力劝谏之下恼朱味,可怜的陛下终于同意了撤退至缅甸阿瓦城的计划恼朱味,诚然恼朱味,这只是亡国之路的开始恼朱味,一味逃亡的皇帝又怎能担负起复国中兴的重任恼朱味,那个无汉之和亲恼朱味,无唐之结盟恼朱味,无宋之纳岁薄币恼朱味,亦无兄弟敌国之礼的伟大国度早已一去不复返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在看似与世无争的岁月里恼朱味,王宫贵族们便住进了阿瓦城旁的一座用竹茅所盖得宫殿内恼朱味,虽国事兴废由天恼朱味,非人力能挽恼朱味,但我依旧愿意相信大明会有复国成功的这一天恼朱味,期间恼朱味,我和公主少有联系恼朱味,偶尔有几次短暂的交流恼朱味,谈话内容大都是希望晋王李定国将军的军队能早日攻入缅甸以面圣救驾恼朱味,或者想办法送太子回云南边境等恼朱味,总的来说恼朱味,除了每次谈话之后公主总是神秘的消失在我眼前后恼朱味,这位倾国倾城的公主除自身的美貌之外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恼朱味,随着时间的推移恼朱味,我也渐渐淡忘了第一次相遇时的美妙场景恼朱味,加之缅甸方面的一再刁难恼朱味,从官无所得食恼朱味,群从有四三日不火食者恼朱味,只得采木子蔬果以慰饥恼朱味,最后恼朱味,甚至连锦衣卫的官服也要拿去当铺换些散碎银两恼朱味,以求得生存恼朱味,更甚者恼朱味,有传言说皇帝摔碎了玉玺恼朱味,要换成布匹粮食以供群臣度日究渐座。

  直到那个悲伤的雨季来临之前恼朱味,我才明白公主殿下并不是群臣非议所谓的镜中之花究渐座。

  “他们抓走了父王恼朱味,还有母后和太子爷究渐座。”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窗内之后恼朱味,我便被公主推门的吵闹声所惊醒究渐座。

  这次恼朱味,她一身戎装恼朱味,头戴无边铁盔恼朱味,腰别佩剑恼朱味,身旁的两个宫女还拿着几把西班牙式的火绳步枪恼朱味,仿佛一阵旷日持久的大战即将来临究渐座。

  “公主殿下恼朱味,出了什么事了?”我极为紧张的穿好了铠甲恼朱味,拿起了召集军队所用的号角究渐座。

  “没有用的恼朱味,侍郎大人恼朱味,昨夜奸臣吴三桂的军队越过边境恼朱味,突然发动袭击恼朱味,杀死了好多人恼朱味,大臣们逃的逃恼朱味,散的散恼朱味,能抵抗的军队也所剩无几恼朱味,最后只能下父王孤家寡人恼朱味,只可惜奴家势单力薄恼朱味,实在无力相救究渐座。”

  “公主无需多虑恼朱味,正所谓食君之禄恼朱味,担君之忧恼朱味,天下兴亡恼朱味,匹夫有责恼朱味,在下一定召集残部恼朱味,鼎力相救恼朱味,说来惭愧恼朱味,下官昨夜睡的极沉恼朱味,并无听到周围有任何风吹草动究渐座。”

  我有些不安的推开了竹棚的屋门恼朱味,冷风悄悄吹过恼朱味,室外格外狼藉恼朱味,到处散落着丢弃的铠甲与遇难的士兵恼朱味,冰冷的鲜血似乎早已将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染红究渐座。

  “难道你还不明白恼朱味,自己为什么听不到昨夜战时的号角吗?刘昂星?”

  我看着她悲伤无助的眼神恼朱味,有些忐忑的摇了摇头究渐座。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恼朱味,有没有想到什么恼朱味,还记得你我初遇之时发生的事情吗?”

  第一次这样正视她时恼朱味,还是在一年前滇西的边境恼朱味,我开始努力回想那特殊的一天恼朱味,当我费劲心力告诉公主眼前的失力只是暂时的时候恼朱味,混乱的人群中突然传来了清军的号角声恼朱味,我只记得有一把冰冷的匕首趁我毫无防备时刺进了我的身体里恼朱味,随后李公公冰冷的笑声便使我明白这一切似乎是早有预谋恼朱味,随后恼朱味,眼前一片火海的我便早已忘却了人世间的悲喜苦乐究渐座。

  “我恼朱味,我已经死了恼朱味,对吗?所以恼朱味,总是有时候看不到您的身影和周围的一切恼朱味,公主殿下?”

  “叫我怀玉就好恼朱味,只不过恼朱味,好像只有我才能看到你的身影恼朱味,可是我却早已习惯了和幽灵对话究渐座。”她对我微微一笑恼朱味,笑容令人心碎哀婉恼朱味,仿佛是即将凋谢了的花儿恼朱味,努力绽放出它生命中最后一次美丽究渐座。

  “那么恼朱味,现在我能做些什么吗?”头晕目眩的我一时还不能理清这些复杂的思绪究渐座。

  “一会儿我就去救父王恼朱味,虽然希望渺茫恼朱味,但还是得试一试恼朱味,将军也不用跟着恼朱味,要是夜晚有阴差来接恼朱味,公子只管前去便是恼朱味,小女子也即将赶赴黄泉恼朱味,不会让公子等的太久究渐座。”

  “公主恼朱味,我……”此时的我仿佛像灌了铅的木偶恼朱味,想动却动弹不得恼朱味,我只记得在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西边的山坡上时恼朱味,公主和一队受伤了的骑士恼朱味,便身披厉锐恼朱味,骑着战马向前方驶去恼朱味,那是我第一次恼朱味,也是最后一次恼朱味,看见她疲惫恼朱味,优雅的身影恼朱味,凄凉别后两应同恼朱味,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恼朱味,想十年恼朱味,一日三秋不过一梦一杯酒恼朱味,莫问尘恼朱味,君之归期我替你记得……

Tags: 君之归期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7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