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禁罐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起先人们说那陶罐有异的时候恼朱味,张有成不太在意究渐座。

  陶罐是张有成在地里锄草时无意间发现的恼朱味,当时一株草特别顽固恼朱味,因为其根系延伸到地下很深恼朱味,张有成就在与那株草搏斗良久时恼朱味,其中一锄头下去恼朱味,听到了不同的声音究渐座。像是“梆”的一声恼朱味,但又显得比较沉闷恼朱味,总之不是金属落在柔软泥土里的声音究渐座。后来张有成将锄头放下来恼朱味,试着用手去刨恼朱味,并没有刨多久恼朱味,一只黑褐色的陶罐就出来了究渐座。

  张有成也看过不少寻宝节目恼朱味,知道土里挖出来的东西恼朱味,如果是真正上了年代的恼朱味,一定值不少钱究渐座。张有成喜滋滋地伏在地里捯饬着那件意外之物恼朱味,心想到时候把它给卖了恼朱味,不说能让自己一家发财致富恼朱味,至少添置几样大家具也是可以的吧究渐座。

  当他把这只黑乎乎脏兮兮的陶罐捧回家时恼朱味,恰好有邻人来家里借东西恼朱味,好奇询问恼朱味,张有成起先还不肯说恼朱味,在邻人一再追问甚至保证绝对保守秘密的情况下恼朱味,张有成说出了那只又黑又脏的陶罐的来历究渐座。

  邻人说:“照常理说恼朱味,土里埋着的东西恼朱味,大都也是老而旧的东西恼朱味,可能会值钱恼朱味,我也不是鉴宝专家恼朱味,值钱不值钱恼朱味,也看不出来究渐座。但我想劝你的是恼朱味,土里埋着的东西恼朱味,应该不太干净恼朱味,毕竟常年没见着阳光嘛究渐座。”

  邻人借了东西恼朱味,说完这一番话恼朱味,就离开了究渐座。张有成对邻人的话不甚在意恼朱味,他一心想着如何拿这土里挖出来的宝贝变钱恼朱味,眼里心里也只有这宝贝恼朱味,因此还觉得邻人的善意提醒恼朱味,是因为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嫉妒究渐座。张有成走进房间里恼朱味,把陶罐放在一张靠窗的木桌上恼朱味,晌午的阳光热烈地照进来恼朱味,不知是不是错觉恼朱味,张有成看到陶罐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烟雾究渐座。

  陶罐样式普通恼朱味,跟他家里腌咸鸡蛋的陶罐一样恼朱味,还没有盖子究渐座。张有成试着将陶罐底朝上口朝下恼朱味,然后拿手指轻弹了几下恼朱味,空荡荡的声音恼朱味,他这才放心地把手伸进了罐子里恼朱味,如他预料的那样恼朱味,罐子里空空如也究渐座。

  但当他把手从罐子里拿出来的时候恼朱味,就发现了异样:他的整只右手掌上恼朱味,有一片朦胧的绿色烟雾恼朱味,无论他怎么挥动右手恼朱味,或者不停地洗濯擦拭恼朱味,那一片淡淡的绿色烟雾始终笼罩于他的右手掌上究渐座。当一切努力都失败以后恼朱味,张有成索性也不在意了恼朱味,毕竟只是一团雾气围绕在右掌上恼朱味,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究渐座。

  两天以后恼朱味,张有成发现围绕在右掌的那团淡淡绿色雾气不见了恼朱味,还没来得及高兴恼朱味,就看到手掌上一片绿色的柳叶究渐座。那当然不是他攥着一片柳叶在手掌上恼朱味,而且此时已是深秋恼朱味,不可能有柳叶恼朱味,那是围绕在他右掌的雾气突然聚集起来了恼朱味,在他右掌上形成一片柳叶的图案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有一个路人借宿究渐座。原来是一个道士恼朱味,因为急着赶路去会深山里的另一个道士恼朱味,不想在此处天就黑了恼朱味,当那道士看到张有成的时候恼朱味,吓了一大跳恼朱味,在张有成把右手的柳叶给他看时恼朱味,道士问道:“你最近有没有碰到什么邪祟的事?”

  张有成就把在地里挖到一只古老陶罐的事恼朱味,原原本本地说出来恼朱味,道士提出要看一下那陶罐恼朱味,在张有成把罐子举到道士面前时恼朱味,他吓得说不出话来恼朱味,“这是……天啊恼朱味,你知道你冒犯神灵了吗?”

  “神灵?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究渐座。”

  道士说:“你冒犯的是柳树神恼朱味,而这只罐子恼朱味,名叫禁罐恼朱味,里面装着的恼朱味,就是柳树神的前世的骨灰恼朱味,当然经历了长久的岁月恼朱味,所有的骨灰已经成为泥土的一部分了究渐座。但它既然叫做禁罐恼朱味,世人就不得随便动它恼朱味,否则便是亵渎究渐座。”

  张有成想拿这古老陶罐换钱的想法顿时落空恼朱味,他急忙问道:“那如今我已经冒犯了这柳树神了恼朱味,怎么办才好?”

  道士摇头叹息恼朱味,“我毕竟道行浅恼朱味,也没有办法究渐座。不过我即将去会的一位前辈恼朱味,却是个高人恼朱味,我刚好找他有事恼朱味,到时候我跟他说说看恼朱味,不知道他会不会来究渐座。”道士从背包里拿出几张黄表纸恼朱味,上面画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符恼朱味,他将它们分别贴在张有成家里各处恼朱味,然后说:“这几天你先待在家里恼朱味,不要随便外出恼朱味,无论那前辈高人是否同意来救你恼朱味,我都一定会赶回来的恼朱味,尽我最大的努力试一试究渐座。”

  第二天鸡鸣时分恼朱味,道士就不见了恼朱味,大约是早起赶路去了究渐座。

  从这天太阳出来以后恼朱味,张有成开始发现了自己手掌的变化恼朱味,那片由绿色烟雾聚集成的叶子再慢慢变淡恼朱味,但是它们并不是散了恼朱味,而是随着手掌的脉络渗透到身体里去了恼朱味,一天天下去恼朱味,张有成的皮肤开始变得有点暗绿了究渐座。起先还不明显恼朱味,直到五天后恼朱味,邻人又来借东西恼朱味,乍一看他恼朱味,惊问道:“你的脸恼朱味,贴了张绿色的面膜哦?”

  第七天恼朱味,当张有成照镜子时恼朱味,都被镜子里自己的模样给吓得几乎昏厥过去究渐座。幸好这个时候恼朱味,借宿的道士回来了恼朱味,而且他说的那个前辈高人也来了恼朱味,一身青灰色道袍恼朱味,须眉皆白恼朱味,走路稳健而轻飘恼朱味,看上去的确道行很深的样子究渐座。

  老道人走到屋里恼朱味,环顾良久恼朱味,才慢慢来到张有成坐着的桌前恼朱味,“现在的你恼朱味,可是感觉到头晕恼朱味,心悸恼朱味,四肢无力?”

  张有成急忙点头恼朱味,“是这样恼朱味,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恼朱味,求大师一定要救救我!”

  “无妨究渐座。”老道人微微捻须恼朱味,“万事万物恼朱味,有其相生者恼朱味,也必有其相克者究渐座。所谓一物降一物究渐座。你冒犯的是柳树神恼朱味,而你这老房子恼朱味,橼木众多恼朱味,却是与柳树相生恼朱味,所以更不利于驱逐之法恼朱味,所以如果你想早日脱离这柳树神之咒恼朱味,须得跟我去一个地方恼朱味,待满七天七夜究渐座。这段时间里恼朱味,我自会替你将身上的怨气一并洗濯净恼朱味,而这位道友恼朱味,则帮你把家里的怨气全部驱逐出去究渐座。你如果相信贫道恼朱味,即刻就跟我走究渐座。”

  已变得惨无人样的张有成恼朱味,一听这话恼朱味,马上说:“我马上就跟你走恼朱味,只求两位大师一定要救我!”

  老道人说:“只是还有一件事恼朱味,祓除灾祸之时恼朱味,不得有旁人打扰究渐座。”

  张有成说:“那你就带我去一个偏僻清静的地方好了究渐座。”

  老道人说:“这是自然究渐座。我说的却是这位道友帮你在家里祓除怨气的时候恼朱味,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恼朱味,以防止祈禳仪式被中途打断究渐座。”

  张有成一概应承下来恼朱味,“好恼朱味,好恼朱味,我不告诉任何人究渐座。”

  在被老道人带到一处更偏远的荒山后的第三天恼朱味,张有成接到了邻居的电话恼朱味,“你快点回来恼朱味,你家里遭贼了!”

  张有成起先还怕两位道人的祈禳仪式被打断恼朱味,不肯回去恼朱味,也不肯说出自己如今身在何方恼朱味,直到邻居说:“什么道士恼朱味,那是派出所通缉了好多年的诈骗惯犯究渐座。”

  原来老道士和年轻道士是一个诈骗团伙恼朱味,这穷乡僻壤里恼朱味,自然没有多少钱财供他们去诈骗的恼朱味,但两人无意间发现张有成的黄泥老土房子藏着不少银元一类的宝贝恼朱味,而张有成自己还不知道恼朱味,两个骗子走南闯北多年恼朱味,知道以前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恼朱味,不少人为了不把家里的钱财都交出去恼朱味,想尽千方百计藏一些究渐座。而很多人就把金银宝贝藏在墙壁里恼朱味,再糊些泥巴上去恼朱味,日子久了恼朱味,一出意外恼朱味,后辈们甚至不知道所住的简陋破屋里恼朱味,还藏有几十年前的宝贝究渐座。

  两个骗子为了将那些宝贝骗到手恼朱味,导演了一出长长的戏恼朱味,他们先在张有成的地里埋了一只普通陶罐恼朱味,让一心想着靠意外之财发家的张有成中计恼朱味,那陶罐里恼朱味,装着一种化学药物恼朱味,当张有成伸手去触摸时恼朱味,就发生了后来的种种不可思议的现象究渐座。就在两个骗子欲擒故纵让他等了好多天恼朱味,满身满脸泛绿时恼朱味,再出现恼朱味,此时的张有成已经满心绝望等待救援了恼朱味,他们的骗术很快得逞——张有成被老骗子骗出家门恼朱味,年轻骗子在家里挖掘那些宝贝究渐座。

  就在他们的计划几乎就快实现的时候恼朱味,张有成的邻居来还东西恼朱味,不仅没看到张有成的身影恼朱味,还看到一个陌生人在他家里胡乱挖掘着究渐座。邻居马上报了警恼朱味,自此恼朱味,一场精心谋划的骗局就被这个邻居给无意间揭穿了究渐座。

Tags: 禁罐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6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