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肇事逃逸之车祸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隋昊开着车恼朱味,不住地加大油门恼朱味,昨晚下了清雪恼朱味,今早路面结成了一层冰恼朱味,路滑得就像面镜子恼朱味,车轮有些打滑不好控制究渐座。

  他还在加大油门恼朱味,快速地躲闪着身边的车恼朱味,心跳随即加快归心如箭恼朱味,刚拐过一个大角度的弯道恼朱味,突然看见马路中央站着一位穿裙子的女人恼朱味,女人站在那里一丁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究渐座。

  隋昊用力按了按喇叭恼朱味,没有减速恼朱味,他以为女人会躲开恼朱味,谁知女人一动不动恼朱味,眼看着就要撞上的时候恼朱味,隋昊不得不调转方向盘避开女人恼朱味,就在这时隋昊看到迎面开过来一辆重型卡车恼朱味,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恼朱味,两车猛烈相撞恼朱味,他的车被撞飞了出去……

  “啊——”隋昊尖叫一声恼朱味,直挺挺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恼朱味,满头冷汗惊恐万分究渐座。稍稍定定神恼朱味,这才发现天已大亮恼朱味,原来做了一个恶梦究渐座。

  隋昊是个胆小之人恼朱味,他觉得这个恶梦一定会给他带来厄运恼朱味,他抹了一把汗恼朱味,拿起了电话恼朱味,打给他的秘书王林恼朱味,他说:“小王!今天我不在状态恼朱味,公司里的事恼朱味,你多上点心恼朱味,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究渐座。”

  “是!总经理恼朱味,您好好休息!”

  听着王林卑微奉承的声音恼朱味,隋昊的心里特别舒服恼朱味,自己以前也这样卑微过恼朱味,那滋味让他要紧牙关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人上人恼朱味,不容易呀!他自我陶醉了一番后恼朱味,穿着睡衣走到了客厅恼朱味,打开电视恼朱味,竟然没台恼朱味,他按了一圈都是沙沙的雪花恼朱味,气得他扔了遥控器恼朱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究渐座。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恼朱味,他拿起了手机恼朱味,上面写着妈妈究渐座。

  他连忙接起叫了一声:“妈!”电话里很半天才有人说话恼朱味,不是他的妈妈恼朱味,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究渐座。

  “小昊呀?我是你二舅恼朱味,你妈快不行了恼朱味,快点回来恼朱味,还能见她一面究渐座。”

  隋昊的手机啪嗒掉在了地上恼朱味,他慌忙跑进卧室去穿衣服恼朱味,现在什么也顾不上了恼朱味,他钻进车里猛踩油门恼朱味,路还真滑恼朱味,昨天的小清雪在路面结了一层冰恼朱味,可他猛踩油门归心似箭恼朱味,他是个孝子恼朱味,母亲是他唯一的依靠恼朱味,他曾经哀求老母亲搬过来和他一起住究渐座。

  可是老母亲舍不得家里那点地恼朱味,她说:“这里有你爹的坟恼朱味,我走了恼朱味,他会孤单的究渐座。”隋昊没有强求母亲恼朱味,只要有空他就会回家看看母亲和她唠唠父亲恼朱味,唠唠从前恼朱味,现在……隋昊的眼里蒙上了一层雨雾究渐座。

  一个急拐弯路口恼朱味,隋昊快速地打着方向盘恼朱味,突然路上出现了一个女人恼朱味,穿着砍袖的连衣裙恼朱味,风雪中站在路中间格外扎眼恼朱味,隋昊一惊想起了昨晚的梦恼朱味,他的头嗡一下炸开了恼朱味,手忙脚乱地扭动着方向盘恼朱味,车向蛇一样前行恼朱味,他想起了他避开女人的后果恼朱味,撞上一辆飞驰的货车恼朱味,那么他应该停下了恼朱味,可是脚不听使唤地继续踩着油门究渐座。他不想死恼朱味,避不开女人停不下车恼朱味,他闭着眼睛撞了上去究渐座。

  车一个颠簸后停了下来恼朱味,他的额头重重地撞在方向盘上恼朱味,一阵生疼恼朱味,他打开车门跳下车恼朱味,没有触目的血红恼朱味,没有血淋淋的尸体恼朱味,刚才他撞的女人去哪了?他仔细地看了看车下恼朱味,什么也没有恼朱味,他惊讶地皱眉恼朱味,最后跳上了车恼朱味,继续出发究渐座。

  到老家的时候恼朱味,天已经黑透了恼朱味,他家的小院里静悄悄的恼朱味,烟筒里冒着清烟恼朱味,他推开门走进去恼朱味,母亲正蹲在灶台下恼朱味,看见他回来一愣究渐座。

  “小昊你咋回来了?”母亲的声音让他有瞬间的呆滞恼朱味,随后他扑过去紧紧抱住了母亲说道:“妈!怎么回事?我二舅给我打电话说你病重了究渐座。”

  母亲听了也很纳闷恼朱味,拉着他的手说:“瞧你急的馒头大汗恼朱味,妈没事挺好的恼朱味,正好妈妈做了饭你来吃吧!”说着把他推进了屋里恼朱味,屋里放着炕桌恼朱味,炕桌上放着两双筷子恼朱味,他还纳闷怎么放两双筷子恼朱味,难道母亲有人了?

  这个想法让他有些不爽恼朱味,走到厨房恼朱味,正巧看见母亲在和一男人说话恼朱味,他气呼呼地叫:“妈!你在和说说话究渐座。”

  母亲回头瞪了他一眼说:“你爸呀!你不认识了?”那男人闻声也回过头恼朱味,昏暗的灯光下恼朱味,他看得真真切切恼朱味,那人就是他的父亲究渐座。

  “爸爸?”隋昊吃惊的大叫究渐座。

  “嗯!儿子你回来了恼朱味,我正有事要问你究渐座。”父亲有点严肃究渐座。

  “什么事?”隋昊觉得浑身都再抖究渐座。

  “一年前的一个阴雨天恼朱味,你是不是撞死了一个女人?”

  “啊?”隋昊吃了一惊恼朱味,这事没人知道恼朱味,他看过了恼朱味,那条路很背平时没什么人路过恼朱味,他也是不小心恼朱味,没想到有人会在大马路上晃悠究渐座。

  “是不是?”他父亲大怒恼朱味,张牙舞爪地似乎想要揍他恼朱味,母亲连忙拉住了父亲劝道:“你干什么?孩子是有错恼朱味,可是你揍他又有什么用究渐座。”母亲把父亲扶到屋里恼朱味,回头才对他说:“小昊呀!娘曾经告诉过你恼朱味,做人要敢作敢当恼朱味,做了不敢承认恼朱味,那还算人吗?”母亲微微笑了笑恼朱味,让他进屋去吃饭究渐座。

  那一夜隋昊一夜没合眼恼朱味,他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还活着恼朱味,为什么父母知道了他撞死了人恼朱味,这一切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恼朱味,梦醒了恼朱味,会是怎么样的情景究渐座。

  他睡着了恼朱味,不知道多久恼朱味,他突然被一阵车喇叭声惊醒恼朱味,他猛然抬起头恼朱味,发现自己正坐在行驶的车中恼朱味,他的手抓住方向盘恼朱味,车正向偏离马路向大树上撞去恼朱味,他倒吸一口凉气恼朱味,连忙扭转方向盘恼朱味,车回到了马路上恼朱味,随即看见路旁站着三个人恼朱味,父母还有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人……

  他只觉头皮发麻恼朱味,冷汗密密麻麻钻出了额头究渐座。

  天黑透时恼朱味,他赶回了家恼朱味,刚踏进小院就听见里面传来呜呜的哭声恼朱味,他颤抖的手推开了门恼朱味,母亲已经走了恼朱味,他双腿一软跪在了母亲床前恼朱味,隋昊凄厉地喊了一声娘恼朱味,恍惚间看见母亲突然坐起恼朱味,冲着她微微一笑道:“小昊呀!记住妈妈的话恼朱味,做错了事恼朱味,就要承担……”

  “娘……”隋昊哽咽地哭着恼朱味,二舅把他扶起来说:“别哭了恼朱味,你娘已经走了究渐座。”

  隋昊悲戚地站起恼朱味,心像是被割去了一块肉恼朱味,随后他为母亲办了的葬礼恼朱味,可我迷迷糊糊他总听见母亲在说:“做错了事恼朱味,一定承担恼朱味,承担……”他被这声音折磨的心烦意乱恼朱味,他想去自首恼朱味,可是他的公司怎么办?那可是他多年的心血恼朱味,他舍不得恼朱味,再说他撞死人已经时隔一年了恼朱味,又没人发现恼朱味,他干嘛还要自求烦恼恼朱味,在他前思后想后恼朱味,他没有选择母亲的话恼朱味,返回城里的时候恼朱味,他特意没有自己开车恼朱味,而是叫来了司机恼朱味,他则坐在了司机的后面恼朱味,要是有万一恼朱味,司机还能替他阻挡究渐座。

  车又行到了急拐弯处恼朱味,他死死地盯着前面恼朱味,没有穿连衣裙的女人挡在路中间恼朱味,他刚要松上一口气恼朱味,突然砰一声巨响恼朱味,他只觉得浑身一阵剧痛恼朱味,整个人飞了出去恼朱味,正好落在了路边恼朱味,他努力的睁开眼睛恼朱味,恍惚间看见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人冲着她怪笑恼朱味,让他毛骨悚然恼朱味,双目爆睁……

  第二天恼朱味,全城的新闻报纸头版头条“城郊东大直路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恼朱味,造成1死2伤”据新闻报道恼朱味,此次事故发生的非常匪夷所思:一辆轿车和一辆大货车发生碰撞恼朱味,双方驾驶员只是轻伤恼朱味,坐在小轿车后座的男人被撞飞了出去恼朱味,救护车来时已经没了生命气息恼朱味,据医生透露恼朱味,此人并不是死于外伤恼朱味,而是被活活吓死的究渐座。

Tags: 肇事逃逸 车祸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5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