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杜鹃夜半犹啼血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王召快步跑下城楼恼朱味,飞奔至帅府临时营帐恼朱味,不等通禀便直接闯入营帐究渐座。

  “启禀杜将军恼朱味,敌军援军已到恼朱味,城池快要守不住了!”

  杜将军没有回话恼朱味,王召抬起头恼朱味,见将军正在桌案上作画恼朱味,王召向前跪爬半步究渐座。

  “杜将军恼朱味,请快下令吧!”

  杜文龙画笔不停恼朱味,用缓慢的如同一轮皓月划过夜空的话语道:“我等已守城几日了?”

  王召拱手道:“回禀将军恼朱味,我等已死守城池五个多月了恼朱味,已从深冬死守至阳春了究渐座。”

  杜文龙这才从容的放下画笔恼朱味,从桌案上取出一方私印恼朱味,重重的按在画卷上究渐座。

  “好!好!好!”

  三声好字恼朱味,等来杜将军一声长叹恼朱味,“圣上恼朱味,微臣已经尽力了究渐座。”

  杜文龙低头瞧了眼王召恼朱味,淡然道:“王副将恼朱味,你起来吧究渐座。”

  王召起身恼朱味,杜文龙举起画卷恼朱味,轻轻抖了抖恼朱味,对王召言道:“你跟了我多久了?”

  王召拱手道:“启禀将军恼朱味,六年了!”

  杜文龙道:“这六年里恼朱味,我也待你亲如兄弟恼朱味,不知你可愿答应我三件请求?”

  王召突然二次拜倒恼朱味,“将军有事尽管吩咐恼朱味,末将万死不辞究渐座。”

  杜文龙放下画卷恼朱味,大步跨过桌案恼朱味,双手搀起王召恼朱味,和蔼道:“王召恼朱味,你快起来恼朱味,你忘了咱们可是同乡了究渐座。”

  王召再次起身恼朱味,眼中已满是泪水恼朱味,“将军恼朱味,你是不是也没办法了?咱们是不是要撤军了?”

  杜文龙别过头去恼朱味,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眼泪恼朱味,“撤军?撤到哪里去呢?这里是咱们的地界恼朱味,为什么要逃呢?”

  王召死死抓住杜文龙胳膊恼朱味,“将军恼朱味,朝廷已经逃过江去了恼朱味,咱们还在这里死守恼朱味,有意义吗?”

  杜文龙一把甩开王召恼朱味,厉声道:“放肆!”

  将军随即转过身来恼朱味,双手抓住对方肩膀恼朱味,“王召恼朱味,你可知道恼朱味,十年前恼朱味,我和你一样只是一员副将恼朱味,侥幸得到相爷的赏识究渐座。”

  “当年他亲手交给我燕云十六州地图恼朱味,希望我能够有朝一日收复失地恼朱味,当时我拜在了恩师名下究渐座。谁曾想恼朱味,我好不容易当上将军职位恼朱味,结果前线接连败退恼朱味,最后落得国破城亡恼朱味,相爷被人断指费锐耕、割舌费锐耕、剜眼恼朱味,最后在金殿捧住而亡究渐座。”

  王召悲泣道恼朱味,“将军可说的是丞相李秋水?”

  杜文龙双手撑住桌案恼朱味,无力道:“你可知道恼朱味,当日恩师赠袍之时恼朱味,我曾经在恩师面前立下毒誓——管辖潞州府便要死守潞州城恼朱味,城在人在费锐耕、城破人亡究渐座。”

  “将军!”王召喉头突然哽住恼朱味,“末将愿与将军共存亡!”

  “不!”杜文龙断然劫道:“你不能死在此地恼朱味,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究渐座。”

  杜文龙说完恼朱味,立刻走到墙边恼朱味,去下墙上悬挂的宝剑恼朱味,递给王召道:“王副将恼朱味,此剑是我早年平乱之时天子钦赐宝剑恼朱味,你要在此发誓恼朱味,答应我三件事恼朱味,我便将此剑和我身上战袍转赠给你究渐座。”

  王召单膝跪地恼朱味,三指当空毅然道:“将军请讲!”

  杜文龙道:“第一恼朱味,你携此剑着我袍恼朱味,以我之名召集天下有志之士恼朱味,暗中扰乱敌兵后方恼朱味,等到大军一到恼朱味,两军结合赶走敌军收复河山恼朱味,你可答应?”

  王召道:“王召发誓恼朱味,愿承将军衣钵!”

  杜文龙道:“第二恼朱味,若此城覆灭恼朱味,我已召集了一百名精兵恼朱味,你要带领他们保护城中百姓逃出此城……”

  王召道:“王召发誓恼朱味,定要保护城中百姓安全!”

  杜文龙道:“第三恼朱味,我妻儿老小尚在城中恼朱味,望你保证保我儿长大成人恼朱味,也叫他投军报国究渐座。”

  王召道:“王召发誓恼朱味,定将少将军视为己出恼朱味,愿以性命相报!”

  “王召恼朱味,逃出此城恼朱味,你便是杜文龙恼朱味,杜文龙恼朱味,接剑!”

  王召起身紧紧握住宝剑恼朱味,杜文龙解下战袍叠的整整齐齐放到王召手中恼朱味,“你换上平民衣服恼朱味,到城南接上犬子恼朱味,然后保着乡民离去吧!”

  ……

  城门外三声炮响恼朱味,一白袍小将恼朱味,跨白马提银枪抢先一步冲入潞州城恼朱味,不料城头一只冷箭当胸射来恼朱味,小将躲闪不及恼朱味,正当挨上这一箭时恼朱味,突然自空中飞来一只飞鸟准确的衔住箭杆恼朱味,在小将身边环绕一圈再次飞走究渐座。

  城头上四处插上“杜”字大旗恼朱味,大将军杜文龙将知府的宅院作为临时行馆究渐座。

  然而杜文龙并未住进行馆恼朱味,而是径直奔向城北忠义庙恼朱味,庙中一尊石像恼朱味,石像手中落着一只杜鹃究渐座。

  “爹爹!”

  那白袍小将随后赶到恼朱味,对杜文龙道:“在行馆等您没来恼朱味,却为何出现在这儿?”

  杜文龙长叹一声恼朱味,牵着小将的手一同跪下恼朱味,对身旁一随行的老者问道:“老先生恼朱味,您来讲讲这庙里石像的身份吧究渐座。”

  老者遵命道:“这石像是潞州守城副将王召将军石像恼朱味,当时番邦来犯恼朱味,潞州城破之日恼朱味,王将军守城而亡恼朱味,却身中数十箭而不倒究渐座。当时敌国主将钦佩其忠义恼朱味,率众跪拜王将军肉身恼朱味,将军骤然化为杜鹃恼朱味,终日在潞州城中徘徊不去究渐座。敌军主将连夜建造忠义庙恼朱味,并根据王将军本人铸造石像恼朱味,这杜鹃恼朱味,便每年来到庙内恼朱味,整夜不住哀鸣究渐座。”

  白袍小将突然指着石像上的杜鹃叫道:“爹恼朱味,就是那只杜鹃恼朱味,是它衔住射来的弓矢救了孩儿一命究渐座。”

  杜文龙霍然起身恼朱味,朗声道:“孩子恼朱味,那石像真身便是你的亲爹恼朱味,那幻化为杜鹃的神鸟便是真正的杜文龙恼朱味,十多年来恼朱味,我与杜将军换了身份恼朱味,实则那战死城中的才是杜文龙;忍辱偷生的才是王召!”

  说罢恼朱味,命人取来画卷恼朱味,展开摆在供桌前究渐座。

  此时杜鹃飞起恼朱味,在王召周围徘徊鸣叫数声恼朱味,王召拔出当日杜文龙赐予的宝剑恼朱味,对白袍小将道:“等我死后恼朱味,这宝剑费锐耕、战袍还有那桌上的画卷恼朱味,一并还将与你!”

  说罢恼朱味,王召拔剑自刎恼朱味,从此那杜鹃飞去恼朱味,潞州城中再也不曾夜半听到杜鹃哀鸣……

Tags: 杜鹃 啼血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5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