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白玫瑰VS红玫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场秋雨过后恼朱味,天气渐渐转凉了究渐座。

  诗经有云:七月流火恼朱味,八月未央恼朱味,九月授衣究渐座。眼看着就要到了换秋装的时候了恼朱味,崔家金没来由鼻子一酸恼朱味,寻思道:上大学的学费还都是家里东拼西凑恼朱味,伙食费也是有数的恼朱味,即使再勒紧裤腰带恼朱味,恐难省出一件秋装钱究渐座。

  不能怪崔家金虚荣恼朱味,现在的同学一个二个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恼朱味,你没钱大家都不爱搭理恼朱味,表面上虚与委蛇恼朱味,骨子里根本瞧不上眼究渐座。因此恼朱味,开学一周来恼朱味,崔家金没有交到一个朋友恼朱味,甚至连同宿舍的五个同学也对崔家金熟视无睹恼朱味,当做空气人一般究渐座。

  一阵熟悉而又后怕的手机铃声响起恼朱味,崔家金从口袋中掏出那款早就磨掉了漆的诺基亚1010恼朱味,低头瞄了一眼恼朱味,家里的电话恼朱味,崔家金急匆匆走到僻静处恼朱味,按下接听键究渐座。

  没聊两三句话恼朱味,崔家金以有作业要写就匆匆挂断了电话恼朱味,做贼一般把手机放进兜里恼朱味,生怕被同学瞧见究渐座。

  崔家金不是不想与家里的父母多说几句恼朱味,但担心被同学看到自己使用的是老款诺基亚手机恼朱味,再次遭到同学的耻笑究渐座。或许与父母的温情比起来恼朱味,他那点可怜的虚荣心更加重要究渐座。

  有时崔家金会想恼朱味,不奢求出生在富贵家庭恼朱味,哪怕是一般水平也好究渐座。然而他家在那座偏僻的小山村中也是排到老末的破落户究渐座。如果他没有走出那个山清水秀的村庄恼朱味,还生活在民风淳朴的村庄恼朱味,或许他不会怨天尤人恼朱味,不会讨厌自己的出身究渐座。

  人不可能改变的有三件东西恼朱味,一是性别恼朱味,二是星座恼朱味,三是姓氏究渐座。姓氏代表着血统恼朱味,既然生在贫困之家恼朱味,也只能逆来顺受究渐座。

  然而崔家金并不愿意这样想究渐座。他想改变自己的血统恼朱味,他想拥有门第尊贵的家世究渐座。显然恼朱味,这一切都是徒劳恼朱味,崔家金自寻烦恼而已究渐座。

  当一个人开始对自己有所质疑的时候恼朱味,往往就会碰见一些灵异的事件究渐座。这就叫鬼怪不敢招惹阳气重的人究渐座。你整天自怨自艾恼朱味,不积极向上恼朱味,那些阴气极重的鬼魂就会缠上你究渐座。

  崔家金那时整个人都很失落恼朱味,甚至都想到去死恼朱味,哪里还会怕那些虚无缥缈的鬼魂呢!

  其实恼朱味,每个学校都有一块禁地恼朱味,那里阴气森森恼朱味,是鬼魂喜欢晃荡的天堂究渐座。不管各位读者信不信恼朱味,反正在崔家金就读的那所高校恼朱味,就有那么一个地方究渐座。

  如果剔除阴森恐怖的传闻恼朱味,那里可以说是景色宜人费锐耕、适合情侣幽会的最佳去处究渐座。

  学校西北角落有一座荒废了二三十年的三层大楼恼朱味,标准的欧式建筑恼朱味,本来是教师们的公寓究渐座。后来出现了那件事情之后恼朱味,老师们都不敢再住在那里恼朱味,一个二个都搬了出去究渐座。人去楼空恼朱味,倍显凄凉究渐座。

  那座大楼后院种植了一大片雪白色的玫瑰恼朱味,花开的时候恼朱味,一片连着一片恼朱味,芬芳夺目恼朱味,异常美丽究渐座。

  然而不知何时校园里传起那是一片会“吃人”的玫瑰园恼朱味,每年都会有人死在这片雪白的玫瑰花丛之中究渐座。

  学校禁止不了传闻恼朱味,就把那片玫瑰花园给圈住恼朱味,禁止学生入内究渐座。后来传闻越来越厉害恼朱味,学校已经准备把那座大楼和后院的玫瑰一起拆除恼朱味,计划建造一棟实验楼究渐座。一旦教育局的批文下来恼朱味,就会立即动工究渐座。

  对于这样的传闻恼朱味,学生们津津乐道恼朱味,却也没有人敢刻意以身犯险恼朱味,毕竟大部分人都“宁可信其有恼朱味,不可信其无”究渐座。

  崔家金却不以为然恼朱味,什么会“吃人”的玫瑰园恼朱味,全都是学校唬人的谎言恼朱味,说不定那里还有美若西子的狐仙恼朱味,不会吃人反而会救人究渐座。反正现在活得也不如意恼朱味,不如趁着学校还没有拆除恼朱味,今夜就去一探究竟究渐座。

  世界上敢做冒险的事情的人恼朱味,除了胆子大的就是哀莫大于心死的人究渐座。崔家金显然属于后者究渐座。

  夜色清冷恼朱味,有点渗人究渐座。昏暗的天空中恼朱味,一轮圆月被乌云蚕食的只能望到一角究渐座。崔家金今夜没有回宿舍恼朱味,他的舍友对于他的死活漠不关心恼朱味,如果知道他要去玫瑰园里探险恼朱味,说不定还会鼓动究渐座。

  崔家金借着幽暗的路灯灯光恼朱味,绕着围栏走了大半圈恼朱味,找到一个缺口恼朱味,猫着身子钻了进去究渐座。他想:这或许是其他学生偷偷进来的入口究渐座。

  等他把整个身子都探进去时恼朱味,路灯突然一闪一闪恼朱味,眼前一会亮恼朱味,一会黑恼朱味,就像有人特意知道他要进来一般究渐座。

  崔家金的背后一阵冷风恼朱味,如千万只蚂蚁在爬恼朱味,腿也在不自觉打颤究渐座。他突然有点后怕恼朱味,后悔自己意气用事究渐座。但现在转身回去恼朱味,宿舍恐怕也进不去究渐座。

  他暗暗给自己打气恼朱味,既然来了恼朱味,就要好好探访一番恼朱味,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究渐座。

  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丛丛昏暗费锐耕、失去颜色的渐渐凋零的玫瑰恼朱味,此时在幽暗的灯光下恼朱味,就如狰狞的鬼怪一般恼朱味,吓得崔家金一个激灵究渐座。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恼朱味,一点点在玫瑰花丛中移动恼朱味,身后仿佛有人在跟着他的脚步恼朱味,悉悉索索恼朱味,敲打着他的心房恼朱味,冷汗自他的脑门费锐耕、后背成股成股流下····他不敢朝后面扭头恼朱味,生怕一扭头就看到一张血淋淋面部全非的脑袋究渐座。

  “你来了啊?”崔家金心中蓦然响起一阵软糯糯的少女声音究渐座。

  “怎么回事?”崔家金扭头看去恼朱味,却空无一人恼朱味,只有那有点衰败的玫瑰花丛究渐座。

  害怕?吃惊?阴冷?诸多感觉夹杂着在崔家金脑波中冲撞恼朱味,仿佛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又仿佛他只是陷入了幻觉?

  那些残败的玫瑰一下子有了生命力般恼朱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恼朱味,花骨朵抽出恼朱味,一只只雪白经营恼朱味,散发出馥郁幽香……往日的回忆也如一张打开的画卷在崔家金脑海中一一掠过究渐座。

  她出现在了他面前恼朱味,脸色惨白恼朱味,一如白色的玫瑰恼朱味,美丽的眼睛似乎刚被泪水清洗究渐座。

  她徐徐开口说道:“你明明答应要来看我的?为何最终没有来呢?”

  崔家金或者说只是崔家金的前生恼朱味,变得激动起来恼朱味,他双目流泪恼朱味,嘴唇颤抖抖地说道:“我……我……我去看你了恼朱味,可是等我跑动医院恼朱味,你早就过世了究渐座。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恼朱味,未能亲手把红玫瑰送给你究渐座。”

  “你还在骗我?这座学校根本就没有种植红玫瑰?你当时那么穷恼朱味,又哪里有钱去买红玫瑰?”她有点歇斯底里喊道究渐座。

  “你听我解释究渐座。”崔家金担心她气坏了身体恼朱味,恍然不知此时的她已经是鬼魂恼朱味,“学校是没有种植红玫瑰恼朱味,可这边有一大片美丽的玫瑰究渐座。”

  崔家金走到盛开灿烂的白玫瑰前恼朱味,摘下一朵开得最灿烂的白玫瑰恼朱味,另一只手则攥住了玫瑰枝条上凛冽的刺……一会儿鲜血从他的手中汩汩冒出恼朱味,他小心翼翼地把鲜血浇灌在手中的白玫瑰上恼朱味,一滴一滴····白玫瑰慢慢浸染了滚烫的鲜血恼朱味,变成了一朵璀璨的红玫瑰!

  崔家金低声泣道:“我是一个穷小子恼朱味,只有这样才能满足你生前的最后一个愿望恼朱味,送你一朵象征爱情的红玫瑰究渐座。”

  此刻她懂了恼朱味,原来有些爱很卑微恼朱味,却倾尽所有究渐座。只是那一世她身患绝症恼朱味,躺在医院恼朱味,未来及见证这世间最真的爱情恼朱味,还有那一朵最美丽的红玫瑰究渐座。

  “你真傻!”她幸福得有点心疼究渐座。

  “只要你开心就好究渐座。”崔家金从他的身体中走了出来恼朱味,抓住了她的柔荑恼朱味,温柔地说道恼朱味,“现在我陪你一起去转世吧!”

  两个人的身影慢慢在那繁盛雪白的玫瑰花丛中消散……

  第二天恼朱味,阳光洒到了崔家金略显瘦削的脸上恼朱味,映照出别样的风姿究渐座。崔家金仿佛获得了重生恼朱味,飞快地从玫瑰丛中爬了出去究渐座。此时他挺起了胸膛恼朱味,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恼朱味,拨了家里的号码恼朱味,鼻子有点发酸恼朱味,对着那款沾着体温的诺基亚老款手机恼朱味,饱含真情地说道:“爸恼朱味,天冷了恼朱味,别忘记加件衣服究渐座。我在学校挺好恼朱味,会好好努力的究渐座。”

  崔家金的泪还是禁不住流了下来究渐座。

Tags: 白玫瑰 红玫瑰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4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