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滑雪惊魂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是个异常寒冷的冬天恼朱味,在一场大雪过后恼朱味,公司的老总组织员工一起去滑雪恼朱味,说实话我对滑雪这项运动十分不爱好恼朱味,大冷的天恼朱味,还要摔上几十个跟头恼朱味,弄得浑身是雪恼朱味,想想就够了恼朱味,本来想请个病假恼朱味,逃避过去恼朱味,可老总说了恼朱味,不管任何理由恼朱味,不去者取消年终奖恼朱味,多变态究渐座。

  所以我把请假的念头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恼朱味,就算冻死恼朱味,我也要年终奖恼朱味,因为我必须去究渐座。出发那天我穿了一件厚厚的大衣恼朱味,可是凛烈的西北风还是一下子把我吹透了恼朱味,快速跑上大巴恼朱味,里面一样的冷恼朱味,也许是因为车子没启动的原因恼朱味,我选择了中间的位置坐下恼朱味,然后闭上眼睛恼朱味,冷得浑身都在萎缩究渐座。

  忽然听得“嗤”地一声恼朱味,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循声望去恼朱味,只见我身旁不知道何时坐上了人恼朱味,他侧着脸恼朱味,我没看见是谁恼朱味,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纸恼朱味,正“嗤费锐耕、嗤……”地撕着恼朱味,我有些好奇恼朱味,因为那张纸上面写满了字恼朱味,我想知道写了什么恼朱味,于是我凑进了一点恼朱味,那双手一顿恼朱味,一个低沉的男音冷冷地叱着“别看!”

  我尴尬地抬起头恼朱味,原来坐在我身边的是业务经理陈帅恼朱味,一个三十出头的单身贵族恼朱味,公司里暗恋的女同事很多恼朱味,我也在其中之列究渐座。

  他不友善的言语并没有让我有任何不快恼朱味,反而很高兴他能坐在我的旁边究渐座。我连忙坐好恼朱味,冲着他笑了笑恼朱味,他没说话只是深深看了我一眼恼朱味,转过身去恼朱味,继续撕他手中的纸恼朱味,我忍不住又瞧了一眼恼朱味,只看见了上面一个死字恼朱味,正要继续往下看的时候恼朱味,他忽然转过身来恼朱味,将手中的纸被他揉成了一团恼朱味,我再想看已经不能了究渐座。

  在那一瞬间恼朱味,我完全呆住了恼朱味,我绝对不是一个小气之人恼朱味,但是他对我似乎也太不友好了恼朱味,我不过是看了一眼恼朱味,至于这么大反应吗?我不禁来了气恼朱味,扭过头看着窗外恼朱味,忽听有人问我:“这座有人吗?”

  “有……”我扭过头看见旁边的坐空空的恼朱味,陈帅早就没了踪影恼朱味,我四下看了一眼恼朱味,都是黑漆漆的头顶恼朱味,看不见他是另选别的座位了恼朱味,还是下车办事去了究渐座。

  “到底有没有?”同事孟凡一个泼辣的女孩不耐烦地继续问我究渐座。

  “没……”我磕磕巴巴地回答恼朱味,霎时之间恼朱味,我脑中不知闪过了多少念头恼朱味,最后恼朱味,我猜他一定是去别的座位了恼朱味,孟凡闷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我身边恼朱味,十分不满的样子究渐座。

  我讪讪地解释:“刚才陈经理坐在这里了?”

  “陈帅?”

  “嗯!”

  “撒谎恼朱味,他昨晚就去滑雪场安排了恼朱味,我亲自送他上的火车……”

  我的心里猛地震了一下恼朱味,看了看孟凡究渐座。愣了几秒钟恼朱味,惊喃喃地说道:“不可能……不可能恼朱味,刚才陈帅明明坐在我身边撕着一张纸恼朱味,我……”

  孟凡两眼一翻极其不悦地继续说:“我说你什么意思?难道说我骗你不成?有病究渐座。”

  “他真的昨晚就去了?”我的声音有点颤抖恼朱味,心中十分震撼恼朱味,这么冷的天恼朱味,我竟冒出了一身冷汗究渐座。

  “不信恼朱味,你瞧究渐座。”孟凡从兜里拿出手机恼朱味,点开一张照片恼朱味,照片上陈帅上车口摆手究渐座。

  “这么说他真的走了恼朱味,那么刚才坐在我身边的人是谁?”我急切问道究渐座。

  “我怎么知道恼朱味,我看你是想男人想疯了恼朱味,不过他你就别惦记了恼朱味,我们已经……”孟凡说道这里娇笑了几声恼朱味,她不说下去我也明白她的意思恼朱味,她和陈帅已经凑成了一对究渐座。

  我没再说什么恼朱味,心里乱糟糟的恼朱味,一直在回忆刚才恼朱味,难道是我做梦或是出现幻觉了?只有这样能说得通恼朱味,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启动了恼朱味,车速很快恼朱味,我迷迷糊糊想着心事恼朱味,倒也不觉得寂寞究渐座。

  两个小时后恼朱味,我们到达了滑雪场恼朱味,刚要下车就听见一阵轻响恼朱味,像什么东西在拍打车窗一样究渐座。我忽然打了个激灵恼朱味,无意中看见窗外竟有一张脸恼朱味,紧紧地帖在车窗上看着我恼朱味,我吓得尖叫恼朱味,孟凡瞪了我一眼不悦地说:“你鬼叫什么?没见过这么大的滑雪场吗?”她嘲笑了我一句恼朱味,然后先我下了车究渐座。

  正要下车的我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声惨叫恼朱味,我连忙快速跑到车门口恼朱味,正好看见那触目惊心的一幕恼朱味,一条狗咬住了孟凡的腿恼朱味,正用力地撕扯着恼朱味,那一刻恼朱味,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究渐座。随后恼朱味,有几位男同事拿起棍子恼朱味,向在那条疯狗打去究渐座。

  狗被打的遍地鳞伤恼朱味,鲜血淋淋恼朱味,不住地哀嚎着究渐座。

  “住手究渐座。”一个苍老的喝斥声响起恼朱味,几个男同事才住了手恼朱味,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一瘸一拐走过来的老人身上恼朱味,那条狗看见老人恼朱味,突然跳起身来扑到了老人身边恼朱味,亲昵地摇头晃脑究渐座。

  “谁许你们打我的狗?”老头冷冷地问道究渐座。

  “你的狗恼朱味,咬了人恼朱味,你瞧瞧……”说着有人指向了孟凡恼朱味,孟凡还躺在地上恼朱味,大腿被咬了一排牙印恼朱味,伤口虽然流着血却不严重恼朱味,但是孟凡如吓傻了一样恼朱味,不哭也不闹呆坐在哪了究渐座。

  “哦!跟我来恼朱味,先去包扎伤口吧!”老头轻描淡写地说道恼朱味,说完指了指我又说:“你……扶她跟来究渐座。”

  “啊?”我一愣恼朱味,不知道为什么老头选择了我究渐座。

  我走过去扶起了孟凡恼朱味,她到是听话和我一起跟在老头的后面恼朱味,有几位男同事不放心想要跟来恼朱味,老头冷冷地说:“跟来干什么恼朱味,我家可没这么大的地方究渐座。”

  几个男同事只好站住了脚步恼朱味,看着我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恼朱味,意思是有事让我打电话恼朱味,我点点头恼朱味,跟在了老头身后恼朱味,老头家住的并不远恼朱味,大约走了五分钟的路程恼朱味,就看见了一座矮小的木屋恼朱味,他走进去恼朱味,他的狗紧跟在他身后恼朱味,我扶着孟凡跟进去恼朱味,心里忐忑不安恼朱味,不知道那条狗还会不会突然行凶咬住我的脖子究渐座。

  说来也怪恼朱味,那条狗只有眼睛望着孟凡时才会露出凶颜恼朱味,看向我时眼光柔柔的恼朱味,我忍不住摸了摸它的头恼朱味,它竟然靠在了我身上恼朱味,喘着粗气究渐座。

  老头帮孟凡上好了药恼朱味,我忙站起来说:“孟凡你还能走吗?我们也该回去了究渐座。”

  我一站起恼朱味,身边的狗也腾一下站了起来恼朱味,他冲着孟凡低吼恼朱味,声音中包含着浓浓的愤怒究渐座。孟凡浑身一震恼朱味,恐惧地看了那条狗一眼恼朱味,突然尖叫了一声恼朱味,声音不大恼朱味,但异常古怪究渐座。接着又传来一声恼朱味,这一声要比前一声大了许多恼朱味,吓得我毛骨悚然究渐座。连忙拉住她想要往走恼朱味,那条狗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究渐座。冲着我们呲牙咧嘴的嚎叫究渐座。

  我扭头去想身后的老头求助恼朱味,可是身后空空如也恼朱味,根本没有老头的身影究渐座。忽然恼朱味,我看见一道黑影在狗的身体里闪了出来恼朱味,站在昏暗的小屋里恼朱味,我隐约感觉恼朱味,他应该就是陈帅究渐座。我立刻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恼朱味,魂不附体恼朱味,我身边的孟凡更加激动恼朱味,她突然抓起身边的棒子恼朱味,不停地朝陈帅的头部砸去究渐座。陈帅剧烈地抽搐着恼朱味,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恼朱味,最后钻回了狗的身体里究渐座。

  此时孟凡疯了一般大笑恼朱味,嘴里反复说道:“我杀了你怎么样?谁让你不爱我恼朱味,非要去爱傻乎乎的苏小究渐座。”我听了一愣恼朱味,苏小不就是我的名字吗?

  她继续重复这着句话恼朱味,我连忙拿起手机录了下来恼朱味,然后报了警恼朱味,直到远处传来熟悉而又陌生的警报声我的心才微微放松究渐座。

  后来警察在滑雪场的山凹里找到了陈帅的尸体恼朱味,他是被人用棍子打死的恼朱味,棍子上有孟凡的指纹究渐座。

  我们离开滑雪场的时候恼朱味,老头突然出现了恼朱味,他身旁跟着那条狗恼朱味,老头叫住了我说:“把它带回去吧!”

  我蹲下来摸了摸狗的头恼朱味,然后认真地点点头恼朱味,眼角润湿了究渐座。

Tags: 滑雪 惊魂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4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