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不可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阿玲恼朱味,我喜欢林飞究渐座。”莫菲菲带着心事看着邓玲恼朱味,忐忑不安究渐座。

  那名叫邓玲的女子听到此话恼朱味,目光暗淡下来恼朱味,强打着笑容说:“喜欢那就去追吧究渐座。”

  “真的吗?他一定会成为我男朋友的究渐座。”莫菲菲欢呼雀跃的牵着邓玲的手恼朱味,蹦着跑着究渐座。

  夕阳下恼朱味,似乎有什么在改变了究渐座。

  有一天恼朱味,自助餐厅里恼朱味,莫菲菲约了邓玲和她男友林飞吃饭究渐座。

  吃饭间恼朱味,邓玲说:“菲菲恼朱味,明天我要去广东了恼朱味,祝你和林飞幸福啊究渐座。”

  莫菲菲正夹着牛肉片的手停顿在空中恼朱味,眼泪突然断了线恼朱味,“你……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她另一只手抹了抹眼泪恼朱味,还是强笑着把牛肉片稳当的放进了邓玲的碗里究渐座。

  一旁的林飞赶忙抽出纸巾递给女友恼朱味,也问道:“怎么这次出去这么匆忙?什么时候回来?”

  邓玲仰头望着天花板恼朱味,开玩笑说道:“这次出去旅游恼朱味,顺便在那边定居恼朱味,不打算回来了究渐座。你们俩感情这么好恼朱味,我可不想当电灯泡究渐座。啥时候结婚恼朱味,记得提前跟我说一声恼朱味,我回来给你们当伴娘究渐座。”

  莫菲菲忍不住哭出声恼朱味,捂着脸跑了出去究渐座。

  林飞心里一紧恼朱味,对着邓玲道了声歉恼朱味,便追了过去究渐座。

  这顿饭以不愉快而告终究渐座。

  深夜恼朱味,林飞看了一下手机恼朱味,披了件外套就出去了究渐座。

  路上偶遇一人恼朱味,还没来得及说话恼朱味,他突然捂着肚子恼朱味,指了指背着路灯恼朱味,逆光而来的人究渐座。轰然倒了下去恼朱味,地上血迹斑斑究渐座。

  人影在林飞倒地后恼朱味,迅速隐入了黑暗中究渐座。

  大约十来分钟左右恼朱味,一个穿黑袍的人看到地上躺着的人恼朱味,蹲下来用手叹了叹鼻息……

  此时恼朱味,尸体突然伸出一双手往人影脸上抓恼朱味,人影惊险一退恼朱味,也就那一下恼朱味,那双手突然无力的倒了下去究渐座。

  人影皱了皱眉恼朱味,也不多做犹豫恼朱味,拖着尸体就往马路旁边的小树林里去了究渐座。

  清晨恼朱味,邓玲提着行李箱去了高铁站恼朱味,却在高铁站入口看到了似乎等候已久的莫菲菲究渐座。

  看到邓玲入站恼朱味,莫菲菲急匆匆的跟在身后恼朱味,语气急速的说:“我跟他分手了恼朱味,衡量了很久恼朱味,友情比爱情重要究渐座。”

  邓玲疑惑过后恼朱味,语气变得冷淡恼朱味,“哦!你舍得跟他分开?呵呵~”话语中带着冷淡和疏离究渐座。

  莫菲菲委屈的看着她恼朱味,“你知道我性格的恼朱味,我希望跟朋友在一块究渐座。”

  一路上两人无话究渐座。

  广东恼朱味,因为工作关系恼朱味,两人有了共同好友——早春费锐耕、陆萍究渐座。

  四人同住一宿舍恼朱味,邓玲似乎跟早春和陆萍走的更近一些究渐座。

  一次恼朱味,邓玲买了点鸭霸王提回了宿舍恼朱味,见只有莫菲菲在恼朱味,就放在了桌子上究渐座。

  “阿玲恼朱味,你这是买给我吃的么?”莫菲菲从床上溜下来恼朱味,笑眯眯的套上手套恼朱味,准备开吃究渐座。

  “别吃太多恼朱味,我这是留给小春和陆陆的究渐座。”邓玲瞥了一眼莫菲菲恼朱味,加重了语气究渐座。

  莫菲菲停下了手中刚拿的鸭脖子恼朱味,又放下了恼朱味,灰溜溜地躺回床上去了究渐座。

  邓玲看她这样恼朱味,也没多说什么究渐座。

  早春和陆萍回来的时候恼朱味,手里大包小包的恼朱味,一脸高兴究渐座。

  “玲玲啊恼朱味,你看你看恼朱味,我买了好几身衣服恼朱味,一试衣服恼朱味,根本就停不下来恼朱味,就跟吃了炫迈一样究渐座。”早春开着玩笑恼朱味,气氛变得活跃起来究渐座。

  “这身绿裙子你穿起来给我看看究渐座。”邓玲也笑着拿着裙子在早春身上比对着究渐座。

  “好啊!等会儿哈究渐座。”早春拉开床上的帘子恼朱味,就进去换衣服了究渐座。

  “陆陆恼朱味,你有没有买衣服?”

  “没恼朱味,买了点水果带回来给你和菲菲究渐座。菲菲恼朱味,吃东西了究渐座。”陆萍对着上铺叫到究渐座。

  莫菲菲没有做声究渐座。

  邓玲说道:“不用管她恼朱味,她想吃的时候自然会下来吃的究渐座。我知道你们喜欢吃辣恼朱味,也买点了……”

  宿舍里其他三人在说笑恼朱味,唯有莫菲菲躲在被窝里哭泣究渐座。

  慢慢地宿舍安静了下来究渐座。傍晚时分恼朱味,莫菲菲睡醒后恼朱味,心里不太好受恼朱味,便静静地自己出了门究渐座。

  醒来的第二个人是邓玲恼朱味,已经是晚上了恼朱味,看了一下上铺恼朱味,接着也出去究渐座。

  没多久恼朱味,早春和陆萍接着醒来恼朱味,“咦恼朱味,玲玲哪去了?陆萍恼朱味,你知道吗?”

  陆萍打了声哈欠恼朱味,“我刚醒呢恼朱味,我哪知道究渐座。今天星期天恼朱味,说不定是出去溜达了究渐座。”

  “好吧究渐座。你肚子饿不饿?一起去外面吃饭呗!”

  “不想动恼朱味,你给我带外卖回来吧究渐座。”

  早春感觉越睡越没精神恼朱味,便想着干脆出去走走吹吹风究渐座。

  过了许久恼朱味,莫菲回到宿舍了恼朱味,一脸的汗水恼朱味,看起来很沉闷究渐座。

  “菲菲恼朱味,你没跟邓玲在一块么?”陆萍有些疑惑究渐座。

  “没恼朱味,她……我比她先出去究渐座。”莫菲菲神情有些恍惚究渐座。

  “哦~怎么早春这时候还没回来恼朱味,我肚子好饿究渐座。”

  没一会儿恼朱味,邓玲也是满头大汗的回来了恼朱味,手里提着盒饭究渐座。

  “你有没有在路上碰上早春恼朱味,这饭是早春要你帮忙带的吗?我好饿恼朱味,哇恼朱味,血浆鸭啊究渐座。”陆萍自动接过饭盒恼朱味,揭开就狼吃虎咽究渐座。

  邓玲有些无奈恼朱味,“哎~这是……好吧恼朱味,你吃吧”究渐座。

  “等会儿恼朱味,你衣服上哪来的血迹啊?”陆萍用指甲扣着邓玲衣服几处溅上去的血滴究渐座。

  “额恼朱味,这大概是……”邓玲准备解释的时候恼朱味,陆萍拿着手机玩恼朱味,突然一下子站起来恼朱味,眼眶就这么湿了恼朱味,饭也顾不上吃了恼朱味,愣在那里究渐座。

  莫菲菲轻声问:“怎么了?”

  “早春有危险恼朱味,快去救她!”陆萍反应过来就跑了出去究渐座。

  莫菲菲和邓玲互看了一眼恼朱味,便也跟随在了陆萍的身后究渐座。

  当赶到那的时候恼朱味,三个女孩怔住了恼朱味,脑海里一片空白究渐座。

  早春穿着那身新绿裙恼朱味,躺在地上究渐座。裙子被撕碎了恼朱味,某些部位若隐若现恼朱味,身上有些许多紫黑色的淤青究渐座。脑袋那里一摊血迹恼朱味,头发湿漉漉的且凌乱恼朱味,她的张大着嘴巴恼朱味,眼睛圆鼓鼓地盯着前方恼朱味,能确定她死亡的是眼白大过黑色瞳孔了究渐座。

  旁边凌乱的饭菜证明着她是在回家的路上遇害的究渐座。

  当警察来时恼朱味,三个女孩全傻了恼朱味,一问三不知恼朱味,而那个拐角路段正好是监控的盲区恼朱味,看不到凶手是谁究渐座。仅能根据验尸结果推测是被人强奸然后遭到了重物重击脑部而流血过多死亡究渐座。

  三个女孩回宿舍后恼朱味,陆萍死死地盯着邓玲恼朱味,语气不善恼朱味,质问道:“邓玲恼朱味,是不是你杀了早春恼朱味,是不是你?你为什么要杀她究渐座。”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究渐座。

  “我没有恼朱味,我跟她无冤无仇的恼朱味,我杀她干嘛恼朱味,我脑子又没病究渐座。”邓玲为自己辩解究渐座。

  陆萍大吼恼朱味,“那你身上的血是从哪来的?”

  邓玲语无伦次了半天恼朱味,理由就是说不出口恼朱味,只能重复的说着我没有究渐座。

  这让陆萍越发的怀疑了究渐座。

  莫菲菲在一旁被陆萍的吼叫而吓的哆嗦恼朱味,转而哭了起来究渐座。

  “不怕不怕不怕恼朱味,我不是在吼你究渐座。”陆萍安慰小妹妹的莫菲究渐座。

  莫菲菲抱着陆萍就痛哭起来恼朱味,哭着哭着就晕了过去究渐座。

  邓玲瘫软地坐在地上恼朱味,目光呆滞究渐座。

  直到警察又一次叫她去问话究渐座。

  “我们接到通报恼朱味,在死者死亡那天晚上恼朱味,你身上带着血迹恼朱味,请问那天你去哪了?”

  “警察同志恼朱味,你们这次问话是不是会上新闻?”旁边有人四周无死角的给邓玲拍照恼朱味,让邓玲有些畏缩恼朱味,用手臂挡住自己的脸究渐座。

  “当然……”其中一名警察看她这样有些怪异恼朱味,于是拖着长音回答究渐座。

  “我通通交代恼朱味,那天晚上是我杀了早春恼朱味,原因是我跟她吵了起来恼朱味,她发现了我一个秘密……还有莫菲的男朋友……”

  从警局回来后恼朱味,两名警察跟着她回了宿舍恼朱味,她借口要跟朋友交代一些事情给家人恼朱味,而让警察守在门口和窗下恼朱味,以防她逃跑究渐座。

  她先去了卫生间一趟恼朱味,而莫菲菲在外头等她究渐座。

  “菲菲恼朱味,最后抱一次恼朱味,你要幸福!”邓玲紧紧的抱着她恼朱味,在她耳边说了好多悄悄话究渐座。

  莫菲菲泪流满面恼朱味,“为什么你不早说恼朱味,这些人明明就不是你杀的恼朱味,我去自首恼朱味,我不要失去你究渐座。”

  “嘘!”邓玲捂着她的嘴恼朱味,示意她别说话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邓玲肚子一阵绞痛恼朱味,冷汗直冒恼朱味,脸色苍白无比恼朱味,说话也不利索了恼朱味,嘴里吐出白沫究渐座。

  “抱……抱恼朱味,抱着我!”邓玲此时此刻紧紧的搂住她恼朱味,虚弱的声音飘飘渺渺恼朱味,“我把心给了你恼朱味,把梦给了你恼朱味,一生都在期许与你相依究渐座。”

  莫菲菲痛彻的哭声惊动了那两名警察恼朱味,“救命啊恼朱味,快救救她恼朱味,杀人的不是她恼朱味,是我恼朱味,是我!我不该嫉妒恼朱味,不该怀疑她的感情的究渐座。”

  急救车很快就来了恼朱味,但恼朱味,她始终没有挽留住她的逝去恼朱味,像流星那般恼朱味,再也抓不住究渐座。

  爱情是苦茶恼朱味,是甜酒恼朱味,也是毒品究渐座。

  莫菲菲以为邓玲喜欢林飞恼朱味,便将林飞收到身边;莫菲菲以为邓玲是看不得林飞成为了她的男朋友而选择逃避;莫菲菲以为邓玲对早春动感情了所以有了邪念……

  邓玲不喜欢林飞究渐座。她的爸妈知道她是同性恋后恼朱味,扬言要把她赶出家门恼朱味,要调查她喜欢的那个女孩是谁恼朱味,邓玲为了保护这份爱情便选择去了广东究渐座。

  而莫菲菲为了跟她在一起便跟林飞说了分手恼朱味,林飞不同意恼朱味,便深夜约了林飞出来恼朱味,而下了重手究渐座。邓玲也是同样的心思恼朱味,她有些自私恼朱味,在祝福他俩的同时而又背地里去干坏事恼朱味,但是见到林飞的时候恼朱味,他已经只剩一口气了……

  邓玲怕连累到莫菲菲恼朱味,而跟她保持距离恼朱味,却跟另外几人玩的很好究渐座。

  她那天晚上其实是去饭馆里借厨房恼朱味,给莫菲菲炒最爱吃的血浆鸭究渐座。杀鸭拔毛都是她自己亲手来的恼朱味,所以衣服上沾上了血迹也不奇怪究渐座。

  莫菲菲不会撒谎恼朱味,一撒谎就全身颤抖究渐座。所以邓玲看出来了恼朱味,早春是谁伤的恼朱味,她心里知道究渐座。但面对陆萍的质问恼朱味,她无法说出她爱恋莫菲菲恼朱味,她是同性恋的事实恼朱味,她怕被歧视究渐座。于是为了保护莫菲菲恼朱味,她承认了杀人罪究渐座。

  在最后恼朱味,她怕到时候自己嘴巴不严实恼朱味,便去了厕所恼朱味,之前她在药店买的一瓶消毒液是洗衣服用的放在那恼朱味,她喝了大半瓶下去恼朱味,只要她死了恼朱味,莫菲菲不说恼朱味,就没人知道究渐座。

  莫菲并非想杀死早春恼朱味,一时冲动造成悲剧究渐座。她用早春的手机给陆萍在微信上发了求救信息究渐座。

  谁知赶到那的时候恼朱味,早春已经被人凌辱身亡了……

Tags: 不可说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4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