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土地庙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冬晌午费锐耕、夏凉夜恼朱味,小孩子常搬个板凳来街巷里听奶奶说过去的故事究渐座。

  这一天说的是:解放前恼朱味,街坊里来了一位姓张的瘸子恼朱味,会弹唱说书恼朱味,他说那些才子佳人恼朱味,以及越女剑费锐耕、岳武穆的故事都很吸引人恼朱味,所以当时很多人给他点米粮恼朱味,叫他住下说几套故事再走究渐座。

  到了那年除夕恼朱味,他从早到晚恼朱味,从街头走到巷尾恼朱味,到他经常弹唱的人家辞岁恼朱味,各家也就都给他一些果子钱粮恼朱味,他便背着回到住处—位于江边一处土地庙附近的小土屋里究渐座。谁知他喝水时恼朱味,却一不小心掉到旁边数丈深的枯井里恼朱味,虽然没受重伤恼朱味,但家家户户这时都在家中吃年夜饭守岁恼朱味,他呼救了整整一夜恼朱味,也没人来救他究渐座。

  幸而冬季里的井底湿润却不寒冷恼朱味,还有街坊们送的糕饼水果可以吃恼朱味,他才得以一直呆到年初三都没有虚脱饿死究渐座。

  到了年初三的晌午恼朱味,有一户人家的出嫁女儿带着丈夫和孩子回娘家究渐座。丈夫赶着一口活肥猪恼朱味,走到江边时恼朱味,肥猪的绳子突然断了恼朱味,猪疯狂地往井边跑去恼朱味,一头跌进井里究渐座。那家人没办法恼朱味,只好找来街坊一起用绳索和铁钩下井找猪恼朱味,这才发现了被困的瘸子恼朱味,把他救了上来究渐座。

  街坊们帮忙安顿好瘸子恼朱味,都称赞说这头猪有灵性恼朱味,才救了瘸子的命究渐座。那户丢猪的人家也觉得神奇恼朱味,便没有在过年时杀掉这头猪恼朱味,而把它养在门口的临时猪圈里究渐座。

  转眼过完年恼朱味,瘸子养好身体恼朱味,仍旧在各家各户弹唱说书究渐座。每天在路过那户救命猪的人家时恼朱味,他都会到猪圈边恼朱味,向猪打个招呼说几句话恼朱味,并喊它“恩公”恼朱味,有时手头东西宽裕恼朱味,也不忘给猪递个水果究渐座。

  那头猪确实有灵性恼朱味,每次瘸子走过猪圈恼朱味,它就会趴到篱笆上朝他发出“呼噜呼噜”的叫声究渐座。甚至还能担当起看门狗的职责恼朱味,若有陌生人来它还会嚎叫报警究渐座。因此这家人对这猪也格外看待得不同究渐座。

  有一天恼朱味,管理土地庙的庙祝找到瘸子恼朱味,说庙旁边的屋子再不准他居住恼朱味,而且要他尽快离开本地究渐座。

  瘸子虽然已有离开这里的打算恼朱味,但他对庙祝的话感到奇怪恼朱味,便一直追问究渐座。庙祝起初不想说恼朱味,后被追问得没法恼朱味,才回答是因为最近夜里梦到土地对他说恼朱味,镇上来了邪祟恼朱味,已经潜伏一段时日恼朱味,如果不尽快让邪祟离开恼朱味,恐怕要出人命究渐座。

  庙祝起初并没往心里去恼朱味,但接连梦到几次都是同样的内容恼朱味,他便留心注意了究渐座。可是思来想去恼朱味,巷里平时极少有外人逗留恼朱味,唯独瘸子这个异乡人在巷里生活了数月恼朱味,他与瘸子为邻恼朱味,倒也不认为他是坏人恼朱味,但为杜绝隐患恼朱味,还是开口叫瘸子离开为好究渐座。

  瘸子听完恼朱味,只得答应这两日就收拾好行装离开恼朱味,但离开前要再去承蒙照顾的各家那里告辞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瘸子照旧在平时的时辰出门恼朱味,当走到巷里时恼朱味,恰好有一对夫妻在屋里争吵恼朱味,妻子拿发簪戳破了丈夫的手掌和脸恼朱味,丈夫则将妻子头发扯乱又推搡出门恼朱味,妻子跌倒在巷子里恼朱味,引得周围人都引颈观望恼朱味,一时羞愧不已恼朱味,一头撞在路边的石墩上究渐座。

  还好她用力不十分猛恼朱味,只是把额头撞破流血恼朱味,人晕眩倒地恼朱味,但很快就撑着身体爬起大哭恼朱味,看样子似乎没有大碍究渐座。周围的邻居就过去想把她拉起来恼朱味,谁知站在一旁的瘸子突然指着那石墩惊呼:“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等众人反应过来时恼朱味,那染血的斗大石墩已经抖动变色恼朱味,接着在地上翻转几下恼朱味,竟瞬间变作一只凶恶的灰狗恼朱味,扑向发现自己的瘸子究渐座。

  其他人都吓得赶紧躲开恼朱味,那灰狗追到瘸子身后恼朱味,咬住他的衣摆不松口恼朱味,旁人吓得只顾躲避恼朱味,根本没人来帮忙恼朱味,瘸子无法只得脱掉外衣恼朱味,朝巷子里奔跑恼朱味,而灰狗就在身后紧追究渐座。这一前一后大约跑了数十丈远恼朱味,就要到达养着他恩猪的人家恼朱味,那猪圈里的猪听到瘸子的声音恼朱味,立刻趴到篱笆上张望恼朱味,见此情形恼朱味,竟奋力撞开篱笆朝瘸子的方向迎了过去究渐座。

  瘸子大喊道:“恩公恼朱味,快避开!”但身后的灰狗已经追到恼朱味,瘸子一条腿本来就不方便恼朱味,这时更是力竭倒地恼朱味,眼看灰狗扑到瘸子身上恼朱味,张口就要撕咬恼朱味,不承想那头猪却勇猛无比地冲到跟前恼朱味,狠狠将灰狗一头顶开恼朱味,接着又扑到灰狗身上继续厮打究渐座。

  众人都看得呆住了恼朱味,瘸子起初也愣在当场恼朱味,但很快看到那灰狗趁猪不备恼朱味,张口死死咬住猪的右边后腿不放恼朱味,猪几番挣扎恼朱味,眼看那后腿就要不保恼朱味,瘸子起身到一旁恼朱味,捡起一块大石头恼朱味,就朝灰狗身上狠砸恼朱味,灰狗吃痛只得松口恼朱味,但回头又去咬瘸子恼朱味,瘸子后仰倒地逃走究渐座。

  周围的街坊也回过神恼朱味,纷纷拿出武器吆喝着围拢上来恼朱味,灰狗一看众势己寡恼朱味,口齿间喷出威胁的白沫恼朱味,众人暂时不敢近前恼朱味,倒是受伤的猪在地上蹭着蹄子恼朱味,向它继续发出震慑的嘶叫恼朱味,灰狗凶恶地与猪对峙恼朱味,突然它好像想起什么恼朱味,转身冲破人群恼朱味,就往江边方向奔去究渐座。

  那猪完全不似常猪的笨重恼朱味,立刻明白灰狗的动向恼朱味,紧随其后追去究渐座。瘸子见此情景恼朱味,担心猪有危险恼朱味,不顾自身伤痛恼朱味,也跟随而去究渐座。

  众人只好跟着那一狗一猪来到江边恼朱味,大家原本以为灰狗只是想逃跑恼朱味,谁知它竟然径直冲向路旁一隅的土地庙究渐座。庙祝正在庙门口洒扫恼朱味,看到狗和猪跑来恼朱味,惊讶得不知所措究渐座。那狗越过他冲进庙堂内恼朱味,就听里面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倾塌声响恼朱味,应是将庙内的神像供桌都撞倒跌破发出的究渐座。而猪也紧追进去恼朱味,接着整座土地庙外墙莫明晃动几下恼朱味,“轰隆”震耳欲聋一声恼朱味,从瓦顶至根基完全颓压下来恼朱味,那一狗一猪全被压倒在内恼朱味,吓得其后奔来的瘸子抱头跪地大喊:“恩公!”

  其后恼朱味,巷里的街坊都赶来帮忙整理瓦砾恼朱味,但奇怪的是恼朱味,在清理完所有砖瓦横梁后恼朱味,却并未见到狗和猪的尸体恼朱味,只剩那块犹带血迹的石墩和破损的土地神像究渐座。更奇的是恼朱味,那土地神的像身恼朱味,只有右脚处磕破恼朱味,上面亦似粘有红色的污渍恼朱味,街坊无不称奇恼朱味,请来尊长探视究渐座。

  尊长结合前后事件恼朱味,忽然一敲拐杖说恼朱味,莫非那猪就是土地神的化身?先是只有他才知晓瘸子跌落井底恼朱味,便不得已托身在猪体内去救瘸子恼朱味,其后又因明白邪祟潜伏本地想危害百姓恼朱味,于是继续化身为猪留在人家中恼朱味,静待邪祟现身时恼朱味,好出手与之搏斗制服究渐座。

  巷里的人与庙祝都觉得分析得在理恼朱味,一边安抚瘸子恼朱味,一边募资重修那土地庙……

  “后来呢?”小孩子们听得意犹未尽恼朱味,纷纷追问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就没有啦究渐座。你们没看那江边的土地庙恼朱味,不还好好的吗?”老奶奶扶着腰站起身恼朱味,一边把小板凳拿着一边说:“都这个时辰了恼朱味,我这老骨头可经不起过堂风这般吹恼朱味,我孙子也该放学喽……”

Tags: 土地庙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4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