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觐石说鬼之蛇姑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豫东平原汝河河畔费锐耕、宿鸭湖东南十七公里处恼朱味,坐落着一个朴素的小村庄——古村究渐座。此地风景秀丽恼朱味,物产丰富恼朱味,以芝麻和小磨香油驰名全国恼朱味,乃至世界究渐座。我就出生在这里究渐座。

  一九八六年夏天的一个早晨恼朱味,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没高兴够恼朱味,就被村内伙伴拉到村北一望无垠的芝麻地里捉迷藏究渐座。

  玩着玩着恼朱味,眼看到了中午恼朱味,太阳毒花花的恼朱味,伙伴们都疯藏得找不着了究渐座。我满头满脸满身都被汗水和芝麻花香浸透恼朱味,就想找个地方乘凉究渐座。于是漫无目的地来到一处空地恼朱味,坐在十几棵高大婆娑的柳树组成的柳荫下究渐座。

  周围静的出奇究渐座。忽然恼朱味,一个飘忽却又甜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是大学生?咦?真的是你!”究渐座。我回头一看恼朱味,一个头顶黄色碎花巾费锐耕、身穿黄色碎花衣裤费锐耕、脚登黄色碎花布鞋费锐耕、长发束在脑后费锐耕、叶眉丹鼻两眼清亮费锐耕、小嘴含笑费锐耕、皓齿微露费锐耕、脖颈白皙细长费锐耕、左臂挎篮右手拭汗的姑娘出现在我面前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我回答恼朱味,然后问她:“你是?”

  “你不认识我了?咱们小学同学啊!我叫‘小花’!”

  我一时想不起来恼朱味,很尴尬究渐座。她着急起来:“我在你们村子西面过去河的黄村住啊!你再想想?想起来没?!那年我们家迁到黄村后恼朱味,我也转学到你们班的……”

  我似乎想起来了恼朱味,四年级有个转学的女孩到我们班恼朱味,当时大家都说很漂亮究渐座。看到我点了点头恼朱味,她高兴起来恼朱味,并来到我跟前坐下:“一大早就听说你们村考上个大学生恼朱味,我就知道是你恼朱味,就跑过来看能不能见到你究渐座。哎呀恼朱味,几年不见你长这么高恼朱味,我都不敢认了!当时你学习可真好……”

  她叽叽喳喳地说着恼朱味,我听得云天雾地恼朱味,正想借口回去恼朱味,她的声音却停了下来究渐座。我一抬头恼朱味,就见十几米处一条硕大的黑狗正用血红的眼睛瞪着我究渐座。

  我感觉心脏停止了跳动恼朱味,头发也立了起来究渐座。站起身的同时恼朱味,我取下腰后挂着的双截棍(电影《少林寺》热映后学武成风)究渐座。那狗嘶吼一声闪电般扑来恼朱味,我左脚踏步向前恼朱味,右手顺势一个撩击恼朱味,钢制的棍头打在狗的下颚恼朱味,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它抽翻出去恼朱味,一道黑影消失在芝麻花丛里究渐座。

  可此时恼朱味,却不见了“小花”的身影恼朱味,地上只留下她那盛着草的竹篮恼朱味,好像里面还有东西蠕动究渐座。拨来一看恼朱味,竟然是一条尺来长的金黄色的小蛇究渐座。

  我忽然感觉不对究渐座。仔细看了看周围恼朱味,竟然是一片枯坟地究渐座。擦了擦冷汗恼朱味,又叫了几声“小花”恼朱味,见没有回音恼朱味,就把小蛇放在我坐过的坟上恼朱味,提起竹篮恼朱味,觅路而出究渐座。

  渐渐来到路上究渐座。听到身后沙沙声响恼朱味,却是“小花”紧跟着从一人高的芝麻棵中走了出来究渐座。她胆颤心惊地说:“我怕狗!你送我回家!”

  不久恼朱味,两三个小伙伴也出现了究渐座。我让他们回村恼朱味,并告诉我父母我去送同学到河西究渐座。他们疑惑地看着我恼朱味,一个伙伴问:“哥恼朱味,你送谁呀?没人啊?”我皱皱眉说:“我是到河西找同学究渐座。”

  一路上恼朱味,一个头脸几乎被黑布蒙起来费锐耕、竹竿般瘦肖费锐耕、走路听不到一丝声音费锐耕、下颚像是流着血的老人恼朱味,一直在我们身后十余米处跟着究渐座。天色傍晚恼朱味,终于到了黄村村口究渐座。我转身盯着那个老人恼朱味,笑了笑恼朱味,大吼一声:“滚!”

  “小花”的父母见我送女儿回家很是热情恼朱味,又加“小花”说我就是大家议论一天的“大学生”恼朱味,他们更是马上操办酒饭究渐座。我想告辞离去恼朱味,“小花”却拉着我的手恼朱味,眼睛里露出哀求的目光究渐座。想起那个黑衣老人恼朱味,我就留了下来究渐座。酒足饭饱恼朱味,“小花”父母好像已经知道了白天发生的事恼朱味,脸上的绝望和眼睛里的愤恨表露无遗究渐座。我看看天色恼朱味,让他们把院子大门锁死恼朱味,又把正屋两侧卧房门窗堵紧恼朱味,却在正屋房梁上合力挂起散落在院子里的一枚巨大的铜钟来究渐座。大钟下方的桌子上点着一支儿臂粗的白色蜡烛恼朱味,蜡烛后面放一张宽大的挂镜究渐座。这样站在门后我身边的“小花”恼朱味,身姿完完全全清清析析地投在镜子里恼朱味,猛一看恼朱味,“小花”就是站在正屋桌子处究渐座。准备好后恼朱味,我把钢制双截棍拧在一起恼朱味,不理“小花”他们钦佩的眼光恼朱味,挥手让她父母躲到里间卧房恼朱味,就坐在门后闭目养神究渐座。

  夜幕降临了恼朱味,屋外漆黑一片究渐座。不一会恼朱味,风声大作恼朱味,院子大门被轰然撞开恼朱味,一条壮如牛犊费锐耕、眼射精光的漆黑大狗咆哮着冲进正屋究渐座。看到镜子中的“小花”恼朱味,它一愣之际恼朱味,我手中的钢棍就啪的一声狠狠砸在它的腰上恼朱味,眼见得它的腰脊呈直角凹下究渐座。它惨叫着扭头想跑恼朱味,可那枚重逾百斤的大钟却早已被我拉开绳结恼朱味,轰鸣着把它罩住恼朱味,污血四溅究渐座。只露头臂的黑狗忽然变为黑衣青面费锐耕、犬齿森然费锐耕、指甲盈寸的老人恼朱味,仍在试图用手爪推开大钟究渐座。变换之间恼朱味,内室突然大开恼朱味,两条大蛇飞扑而至恼朱味,猛噬老人……良久恼朱味,一切静止下来恼朱味,大钟下躺着那条硕大黑狗和两条大蛇尸体究渐座。

  当晨曦出现在天幕时恼朱味,我又把那条金黄色的小蛇恼朱味,放在了那个坟地的草丛里究渐座。望着它一步三回头的留连身影恼朱味,脑畔又响起小学四年级的那个早晨恼朱味,班主任的悲痛声音:“同学们恼朱味,我沉痛地告诉大家!我们的好同学黄小花恼朱味,因被疯狗咬伤恼朱味,狂犬病发作恼朱味,医治无效!离开了我们!……”

  大学四年的每个暑假恼朱味,老家那个简陋的小院里恼朱味,每当我闷热不耐时恼朱味,总会见到一条金黄色的大蛇盘在我的床头究渐座。一开始是一条恼朱味,后来又有了两条恼朱味,再后来恼朱味,有了三条……

Tags: 觐石说鬼 蛇姑娘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2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