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再生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刘村这几年邪乎究渐座。怎么呢?那就是年年都有怀孕的妇女在临产时因难产而死去恼朱味,而且大人孩子一个都保不住究渐座。弄得村里凡是怀上孩子的人家恼朱味,整天都提心吊胆的究渐座。刘山的老婆阿花就是去年因难产死的究渐座。二人结婚还不到两年究渐座。从那以后刘山就变了恼朱味,天天顿顿喝酒恼朱味,一喝就至少喝得半醉方休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正是入三伏的第二天恼朱味,热得不行究渐座。正中午时恼朱味,刘山从县城里喝完酒回家恼朱味,刚进到村口恼朱味,看见远远地有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儿挎着个篮子恼朱味,迈着小碎步轻快地向村里走去究渐座。刘村虽然有上千号人恼朱味,可刘山没有不认识的究渐座。不仅认识本村的恼朱味,连谁家的亲戚长得什么样恼朱味,他都认得出来恼朱味,可刘山却不认识这个小姑娘究渐座。刘山就来了好奇心恼朱味,悄悄地跟着她恼朱味,想看看她是谁家亲戚究渐座。

  那小女孩儿头也不回恼朱味,径直走到了刘大强的家究渐座。这刘大强在村里算是个能人恼朱味,长年在深圳打工究渐座。他老婆也快临产了究渐座。刘山就想恼朱味,这红衣女孩儿大概是他老婆娘家的亲戚吧究渐座。刘山正琢磨呢恼朱味,就看见那女孩忽然又出来了恼朱味,急急地向村外走去恼朱味,而且她两手空空的究渐座。刘山纳闷了:咦恼朱味,走亲戚也没有见过进门放下东西就打道回府的呀究渐座。他就迎了上去恼朱味,想看看这小女孩儿长得什么样究渐座。二人一碰头恼朱味,刘山愣了究渐座。哎呀恼朱味,这小女孩儿活脱脱就是他老婆的克隆体究渐座。除了身量不同恼朱味,那鼻子那眼儿恼朱味,跟自己死去的老婆不差分毫究渐座。刘山差点儿叫出“阿花”来究渐座。可他寻思恼朱味,这不可能呀恼朱味,大概是自己又喝多了恼朱味,看花了眼究渐座。他就揉揉眼睛恼朱味,再看究渐座。嘿恼朱味,就是阿花!

  刘山此时也忘了阴阳两隔恼朱味,竟激动地叫道:“阿花恼朱味,你怎么在这里?”

  那红衣小女孩儿扬起头恼朱味,扫了一眼刘山究渐座。这一眼恼朱味,令刘山立时在大太阳底下浑身起鸡皮疙瘩究渐座。为什么恼朱味,那眼光阴冷阴冷的究渐座。

  刘山就是刘山恼朱味,他又问:“你上大强家干什么去了?”

  那红衣小女孩儿就现出恨恨的神色恼朱味,和阿花与他闹气时的眼神一样究渐座。她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恼朱味,一句话也不说恼朱味,“刷”地就从刘山的身边蹭过去究渐座。脚步轻轻的恼朱味,像是水上漂恼朱味,练过轻功似的究渐座。刘山再回头看恼朱味,人竟没了究渐座。

  刘山心说恼朱味,你跑得了和尚恼朱味,还能跑了庙不成究渐座。我去问问大强老婆不就全知道了究渐座。这么想着恼朱味,他抬腿就进了刘大强家究渐座。

  大强家的院里静静的恼朱味,狗不叫恼朱味,鸡不鸣究渐座。可也是恼朱味,大中午的恼朱味,天又热恼朱味,谁不睡个午觉呀究渐座。而且大强没在家恼朱味,家里就他老婆和老妈恼朱味,我一个大男人没事没由地跑人家家里来恼朱味,算什么事儿呀?刘山这么想着恼朱味,就折身要撤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他一眼看到在大强家的窗户下恼朱味,摆着一个竹篮究渐座。那竹篮上盖着一层红布究渐座。刘山就觉得那么眼熟究渐座。在哪儿见过呢?想着想着恼朱味,刘山猛然想起了恼朱味,天恼朱味,不就是刚刚那红衣小女孩儿挎的那个竹篮吗?她怎么放在这儿了?这篮里要是装着吃的恼朱味,那还不让狗叼了恼朱味,鸡啄了?刘山就走上前恼朱味,掀开竹篮上盖的红布恼朱味,想看看送的是什么究渐座。掀开一看恼朱味,刘山愣了究渐座。里面什么也没有恼朱味,只有一对纸剪的小人恼朱味,一大一小究渐座。这是什么意思呀?刘山突然想到了:呀恼朱味,那个红衣小女孩儿莫不是托生鬼恼朱味,来大强家找替身来了?要是那样恼朱味,大强老婆也难逃一死!

  可大白天的恼朱味,怎么这鬼就敢出来呢?刘山又想起老人说的恼朱味,午时属阴恼朱味,是鬼活动的时候究渐座。这样看来恼朱味,刚才那红衣小女孩儿就是索命鬼无疑了究渐座。刘山这么想恼朱味,就拿起那纸人恼朱味,“刷刷刷”撕个粉碎恼朱味,抄起那竹篮恼朱味,隔墙就扔了出去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就听房门“吱”的一响恼朱味,大强的老婆腆着个大肚子出来了究渐座。她一见刘山恼朱味,笑了恼朱味,说:“这梦还真灵啊究渐座。”

  “什么梦?”

  “咳恼朱味,我刚刚做了个梦恼朱味,怪怪的恼朱味,梦见有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儿对我说恼朱味,有人在你家窗户下放了礼物恼朱味,你看一眼吧究渐座。原来是大兄弟你呀究渐座。你说你恼朱味,这大中午的来送什么礼呀究渐座。还装神弄鬼的给我托梦……”

  刘山听了恼朱味,浑身直冒冷汗恼朱味,心说恼朱味,幸亏我赶先了一步恼朱味,你要是看了恼朱味,不定是什么结果呢究渐座。他挤出一丝微笑恼朱味,问:“大强家的恼朱味,你娘家有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吗?”

  大强老婆摇摇头恼朱味,说:“没究渐座。干什么呀?”

  刘山不再回话恼朱味,扭头就走究渐座。他出了大强家的门恼朱味,就看见红光一闪恼朱味,扫了一眼恼朱味,原来在大槐树下恼朱味,那红衣小女孩儿还没走恼朱味,躲在树后定定地往村里瞅究渐座。刘山装作没看到她恼朱味,走过大槐树恼朱味,到了拐角处才回头看究渐座。他看到那红衣女孩儿又急急地进了大强的家究渐座。不好恼朱味,刘山也不顾什么鬼不鬼人不人的恼朱味,撒腿就往大强家跑究渐座。还没到大强家恼朱味,就遇上了那红衣小女孩儿究渐座。她从大强家出来恼朱味,眼睛红红的恼朱味,哭着对刘山说:“就你多管闲事儿!”说罢恼朱味,一闪恼朱味,没了影究渐座。当天下午恼朱味,刘山就听人说恼朱味,大强添了个大胖小子恼朱味,有九斤重呢究渐座。

  夜里恼朱味,刘山刚睡着恼朱味,就看到阿花来了恼朱味,哭得惨兮兮的恼朱味,对刘山说:“你我还是夫妻一场恼朱味,怎么就坏了我的好事儿?”刘山明知故问:“我坏了你什么好事儿?”阿花说:“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替身恼朱味,可你却……”刘山说:“你托生了恼朱味,可大强家又要办丧事究渐座。这村里还有完没完呀?”阿花说:“我一个孤魂野鬼恼朱味,日日夜夜无处安身恼朱味,我好可怜究渐座。”刘山看过佛教方面的书恼朱味,就说:“六道轮回恼朱味,何必非要做人究渐座。”阿花说:“我想做畜生恼朱味,也找不到替身呀究渐座。”刘山就说你不用找借口恼朱味,那畜生还不到处有死的呀究渐座。阿花说现在鬼满为患恼朱味,抢不到呀究渐座。刘山就决定将自家养了多年的狗大黑杀了恼朱味,让阿花托生究渐座。阿花哭着说谢谢了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刘山给大黑美美地吃了一顿肉恼朱味,然后用绳子一套恼朱味,将它拴在树上恼朱味,又给它灌了几口水恼朱味,立时恼朱味,大黑就一命呜呼究渐座。

  立秋那天恼朱味,刘山又到县城喝酒究渐座。路过集市时恼朱味,看到有卖狗崽的恼朱味,就想买一只恼朱味,他刚走近那些狗恼朱味,就听到有只小狗冲他一个劲地叫究渐座。他看了一眼恼朱味,就感到那狗的眼神像是阿花恼朱味,就产生了一股亲近感恼朱味,毅然买了下来究渐座。

  刘山给那小狗起名叫花花究渐座。花花不爱吃肉和骨头恼朱味,却爱吃饭究渐座。刘山好笑恼朱味,心说你莫非真是阿花托生的?就特意买了阿花生前爱吃的枣糕恼朱味,谁知花花竟大吃特吃恼朱味,边吃还边向刘山摇尾巴恼朱味,嘴里还“呜呜”地叫究渐座。从那以后恼朱味,枣糕就成了花花的食品究渐座。

  夜里恼朱味,刘山心烦恼朱味,就吹口琴究渐座。花花呢恼朱味,竟能跟着哼哼恼朱味,还有板有眼的恼朱味,挺像回事究渐座。这事儿后来被村里的人传出去了恼朱味,电视台专门来录了像恼朱味,在《世界真奇妙》栏目里播了恼朱味,刘村呢恼朱味,从此再也没有了妇女因难产而死亡的事儿究渐座。刘山就向别人说了红衣女孩儿的事儿恼朱味,村里人就笑恼朱味,说刘山想老婆想疯了恼朱味,编出个故事逗我们玩呢究渐座。

Tags: 再生缘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1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