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怪谈之人面疮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有个霍氏庄园园主恼朱味,人称霍老爷究渐座。这日恼朱味,他去庄园巡视恼朱味,走得乏了恼朱味,命仆人在树荫下拴了张吊床恼朱味,躺上去歇息一会儿究渐座。正瞌睡着恼朱味,忽觉右脚脚底板一阵刺痛恼朱味,他也未在意恼朱味,穿上鞋继续巡视究渐座。

  晚上他觉得右脚脚底板怪怪的恼朱味,似有什么异物在蠕动究渐座。扳起右脚查看恼朱味,吓得他大叫了一声—只见右脚底皮肉上恼朱味,生出一张拳头大的人脸恼朱味,眉毛费锐耕、眼睛费锐耕、鼻子费锐耕、嘴巴费锐耕、牙齿费锐耕、舌头费锐耕、耳朵一应俱全恼朱味,正在呼哧呼哧喘粗气呢究渐座。

  外面候着的老管家耳闻主子惊叫恼朱味,带人闯了进来究渐座。他们一瞧脚底板那张人脸恼朱味,顿时骇得张口结舌究渐座。一个时辰后恼朱味,城里最有名的虞大夫来了究渐座。虞大夫观察了那张人脸片刻恼朱味,说:“这应该是人面疮恼朱味,没人晓得这种疮是怎么来的究渐座。我给你打上麻药恼朱味,动手术把它剜出来吧!”

  谁知他话音刚落恼朱味,那人面疮动了起来恼朱味,只几分钟工夫恼朱味,它就从脚底板爬到了脚面上究渐座。虞大夫骇得目瞪口呆费锐耕、大汗淋漓恼朱味,连说:“它怎么会跑?”他向霍老爷深深鞠了一躬道恼朱味,“实在抱歉了恼朱味,您这贵恙恕我无能为力究渐座。”

  虞老先生的败北恼朱味,令霍老爷真的犯愁了究渐座。这时恼朱味,那人面疮又展开行动了恼朱味,从脚面上往小腿上爬恼朱味,而且不断地扩大面积恼朱味,从拳头大小逐渐变成了碗口大小究渐座。

  霍老爷试探着向那人面疮喊话:“老哥恼朱味,您能听懂我讲什么吗?您会讲人的话吗?咱们前世无冤恼朱味,今世无仇恼朱味,您为何要缠上我?”人面疮不慌不忙爬到小肚腿上恼朱味,才停下来恼朱味,嘿嘿一笑恼朱味,说话了:“怎么恼朱味,不准备除掉我了?准备跟我和平共处了?”

  “你能长到我身上恼朱味,说明咱爷俩有缘分究渐座。”霍老爷显然已经思谋好了恼朱味,他拍了拍自己右大腿外侧恼朱味,“咱们商量一下恼朱味,你也别在我身上跑来跑去的了恼朱味,我这条大腿的外侧恼朱味,以后就是你的根据地了恼朱味,咱们互不侵害恼朱味,你看好不好?”

  人面疮同意了究渐座。它爬到右大腿外侧后恼朱味,果然停了下来恼朱味,并且把自己的脸扩大到真人的脸大小恼朱味,就不再变化了究渐座。

  霍老爷问人面疮:“对了恼朱味,你靠什么活着?”

  “靠你的血活着究渐座。”人面疮答恼朱味,同时张大嘴巴恼朱味,让霍老爷看着它咽下了一大口血浆究渐座。霍老爷不由一闭眼恼朱味,心说我咋这么倒霉呀!

  虽然身上多了这么个累赘恼朱味,但好在不痛不痒恼朱味,有了君子协定后它也不再到处乱跑恼朱味,日子还能过下去究渐座。但不久人面疮就不安分了究渐座。

  话说那日正午恼朱味,霍老爷正用午餐究渐座。人面疮嚷开了:“你在干什么呢?咋这么香?”霍老爷不敢得罪它恼朱味,他把右裤管卷到大腿根恼朱味,露出它来究渐座。人面疮使劲抽吸着鼻子恼朱味,说:“我也尝尝!”

  霍老爷用筷子夹了块红烧肉恼朱味,递到人面疮嘴边恼朱味,只见那家伙嘴巴一伸恼朱味,就把肉块吞了进去恼朱味,兴高采烈地大嚼恼朱味,咕嘟有声地往下咽究渐座。这头一开可了不得了恼朱味,这小子是食髓知味费锐耕、得寸进尺恼朱味,每道菜都要吃恼朱味,都要尝恼朱味,还要喝酒费锐耕、抽烟费锐耕、饮茶……霍老爷没办法恼朱味,只得一一满足它究渐座。

  打那后恼朱味,这小子上了瘾恼朱味,不喝人血改吃人饭了究渐座。它一天要吃四五顿恼朱味,食不厌精恼朱味,脍不厌细恼朱味,而且酒瘾烟瘾奇大恼朱味,烟卷一根接一根抽恼朱味,小酒一口接一口咂恼朱味,对它稍有怠慢便暴跳如雷恼朱味,恶语相加究渐座。

  话说那日恼朱味,霍老爷有笔田地买卖的交易恼朱味,必须亲自去与卖主谈判究渐座。两人在茶馆里刚聊了没几句恼朱味,人面疮突然大叫:“快给我拿烟来!”那卖主吓了一跳恼朱味,霍老爷用右手隔着裤子死死掐住了人面疮的嘴恼朱味,这才有惊无险地把交易谈成究渐座。

  回到家恼朱味,他发现它不见了究渐座。他暗说了声不好恼朱味,脱了个光脊梁恼朱味,见人面疮已爬到了他的肚皮上恼朱味,他惊呼:“你想干什么?快停下来!”人面疮根本不理那茬恼朱味,奋力向上攀登着恼朱味,恶狠狠地说:“我算明白了恼朱味,和你这种人没法和平共处!”霍老爷急眼了恼朱味,对人面疮又是抓又是掐恼朱味,甚至用针扎恼朱味,可除了自己遭受到皮肉之苦外恼朱味,压根儿阻止不了对方前进的步伐究渐座。

  不久恼朱味,人面疮爬上了霍老爷的脖子恼朱味,继而开进他的面部恼朱味,开始在他的面颊上蔓延究渐座。霍老爷鬼吼鬼叫了起来究渐座。管家领着一帮下人冲进来时恼朱味,见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景象:霍老爷的脸已经完全被人面疮覆盖了恼朱味,他的脸因为无法呼吸恼朱味,只好朝外移动恼朱味,结果他自己的脸反倒成了“无家可归”的人面疮究渐座。

  人面疮占据了霍老爷的脸部位置恼朱味,朝管家和那帮下人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拜见新老爷!”这工夫霍老爷的脸已从脖子滑落到了胸口上恼朱味,他开口大叫:“你们别听他的!我才是你们的老爷究渐座。”老管家吓哭了恼朱味,抽泣着说:“霍老爷恼朱味,如今……我们该咋办?”霍老爷把牙一咬恼朱味,断然道:“既然它占了我的脸部恼朱味,我的脸成了‘无家可归’的人面疮恼朱味,我也不准备活了!你们立即操家伙恼朱味,打死它!”

  老管家下命令:“赶紧操家伙恼朱味,打死这个妖怪!”一帮人操着长棍短刀恼朱味,逼了上来究渐座。人面疮道:“我问你们恼朱味,那个霍老爷他每月给你们发多少薪水?每年让你们休多长假期?不管他是多少恼朱味,我通通给你们翻上一番究渐座。”

  下人们的脚步迟迟疑疑地停顿下来恼朱味,交头接耳道:“既然霍老爷已经没了恼朱味,咱们跟谁不是跟?”“是呀恼朱味,这样我一月就挣20块大洋恼朱味,我就能把小翠娶回家了!”“我爹生病卧床恼朱味,正等着钱抓药呢!”“这样一来恼朱味,咱们每10天就能歇2天了呢!”

  霍老爷的脸在胸口上直气得面红耳赤恼朱味,禁不住破口大骂究渐座。人面疮一伸手捂住了霍老爷咒骂的嘴巴恼朱味,微笑着对老管家说:“怎么样恼朱味,老人家恼朱味,你意下如何?”老管家叹了口气:“小的只是个奴才恼朱味,听主子吩咐就是了究渐座。”人面疮大喜恼朱味,高声道:“来呀!去通知账房恼朱味,庄园所有人每人先赏3个月的薪水!再通知厨房恼朱味,摆酒宴恼朱味,今夜咱们全体不醉不休!”

  入夜恼朱味,霍家大宅灯火通明恼朱味,大摆筵席究渐座。酒席开始后恼朱味,先是霍老爷的妻妾们成群结队地跪拜敬酒恼朱味,然后是老管家领着下人们叩头谢恩究渐座。人面疮心花怒放恼朱味,喝了一杯又一杯恼朱味,直喝得酩酊大醉究渐座。大太太搀扶着他恼朱味,去自己房内安歇究渐座。在房中解下衣衫恼朱味,人面疮一瞧自己胸口处恼朱味,吓了一跳恼朱味,只见霍老爷双目圆瞪费锐耕、面孔僵硬费锐耕、口唇紧闭恼朱味,早已死去多时了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早在酒宴进行当中恼朱味,他就已经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恼朱味,闭气身亡究渐座。

  他的脸死后恼朱味,在胸口处逐渐皱缩费锐耕、结疤恼朱味,末了只剩下一小片青紫色的淤痕恼朱味,完全看不出是张人脸了究渐座。

  人面疮当家做主后恼朱味,给自己起了个谐音的姓恼朱味,要大家称呼他为“仁老爷”究渐座。

  不久恼朱味,他就把下人们的工钱降得更低恼朱味,假期压缩得更短究渐座。

Tags: 怪谈 人面疮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1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