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富贵的少年经历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富贵当天晚上给老爸到田里看西瓜恼朱味,白天的酷热到了晚上的田地里已经感觉不到热温了究渐座。在瓜田的中间位置就是瓜棚究渐座。四面的墙包括顶棚全是用芦苇制成的恼朱味,瓜季下去就荒废了恼朱味,来年再重新制究渐座。富贵躺在凉席上就是睡不着究渐座。父亲在他对面已经睡着了究渐座。夜里很安静恼朱味,除了虫鸣声就是风吹动芦苇叶摩擦的声响究渐座。

  那时候电视在农村还不普及恼朱味,一家有电视全村人晚上饭后都会去他家看电视究渐座。还有一点就是老人们给孩子讲鬼故事恼朱味,都发生在村子里的某个地方或者是奶奶爷爷亲身经历的究渐座。就是偎在爸妈的怀里恼朱味,还是听到心里来了究渐座。什么鬼花轿撞人恼朱味,河里有水鬼恼朱味,还有鬼打墙之类的究渐座。不过富贵还真的遇到过一次究渐座。村子西头的石桥下边从前是埋死人的地恼朱味,那些年头死的人全都埋在这里恼朱味,有的人头朝下脚还露在地面上恼朱味,有的埋的不深一场雨后尸体全都裸露在外面究渐座。这是真实的恼朱味,富贵亲耳听到邻居家老人说的究渐座。那些人草草把人埋掉就是要赶回去吃大锅饭究渐座。那天富贵和伙伴在桥下捉鱼恼朱味,太阳快落山时伙伴陆续回家了究渐座。家里大人见其他孩子都回家了不见富贵恼朱味,就到桥下找究渐座。天已经彻底黑了究渐座。富贵呆呆的站在桥洞里恼朱味,家人给他说话也不搭理究渐座。被抱回家里恼朱味,请村子里的老人看了才渐渐好转起来究渐座。后来才说起那晚桥下的事情来究渐座。他看到伙伴都走了恼朱味,就剩下他一个人了究渐座。天已经黑了究渐座。他刚收拾好东西恼朱味,就有人在背后拍了他一下肩膀恼朱味,看到身后没人就不知怎么的了站在那里走不了了究渐座。直到家人把他抱走究渐座。

  几天后有个近邻的老人来到他家也聊起她儿子小时候的事究渐座。说那天下雨她儿子跟在别人后面去玩恼朱味,结果在山脚下的泥淖里跟丢了究渐座。天快黑了恼朱味,山间腾起一片片水雾究渐座。她在村子里找遍了也没有找到恼朱味,听说去山那一边了究渐座。而他跟去玩的一伙人从另一条路回来了恼朱味,她才想起顺着河边找去究渐座。她一路喊却是没有回声究渐座。山上氤氲的水雾蔓延到了山下恼朱味,直到走进她才看到站在泥淖里的儿子究渐座。只见他满脸是泥恼朱味,口鼻都快堵实了究渐座。可他就是动不了恼朱味,听到有人喊他嘴也说不出话了究渐座。后来这件事在村子里盛传究渐座。可到年底时究渐座。村子里人家都会在年三十这天一早就被人强敲门恼朱味,门一打开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就跪在房主的面前究渐座。这就是山脚下满脸泥巴的人恼朱味,年三十装鬼去吓唬别人究渐座。那他经历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呢?

  富贵躺在凉席上恼朱味,越是不愿想却老是想到这种事情究渐座。就在瓜棚的西边河里也出现过水鬼究渐座。听说那里早年闹水鬼恼朱味,周围的村子的人都知道这事究渐座。河水很浅恼朱味,直接涉水要比过桥省时间恼朱味,因此白天都涉水去对岸究渐座。有个人白天涉水过河恼朱味,天黑了才回去究渐座。没有多想就下了河恼朱味,还是白天走的道恼朱味,水很浅双脚就是用不了力究渐座。挣扎到大半夜有人来找才安全的上岸恼朱味,但是双腿的脚踝处鲜血直流究渐座。

  忽然外面传来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燃烧究渐座。富贵出了瓜棚向有光的地方看去恼朱味,几团蓝色的火焰在空中燃烧究渐座。它在空中跳动着一会远一会儿近究渐座。这是鬼火恼朱味,富贵吓的呆住了究渐座。背后一双手将他抱回瓜棚里恼朱味,父亲把门关上就睡觉了究渐座。

  第二天村里有人家办丧事恼朱味,这事富贵最害怕的恼朱味,入葬的坟地就在瓜棚边上究渐座。还有人说在他家的门后面见到了他恼朱味,而他平日里脾气古怪躲在门后是在给活人开玩笑吗?棺材前的扎马扎人栩栩如生恼朱味,富贵看它们似乎在对他笑呢究渐座。棺材路过谁家的门前都点起一把火恼朱味,送他最后一程究渐座。

  富贵还清楚记得再小一点的时候在村后头吃丧席究渐座。丧席上富贵一点食欲都没恼朱味,别人问他才说恼朱味,有一股难闻的味道究渐座。全桌的人都没有觉察到究渐座。像是焚烧什么东西恼朱味,气味始终不愿离开恼朱味,越积越重究渐座。还有一次一个去世人的家里恼朱味,富贵同样闻到这样的味道恼朱味,奇怪的是同龄的孩子却没有这种感受究渐座。后来有一次想到出殡的人在每一个路口都会烧一把纸恼朱味,他清楚记得这里有一堆烧尽的纸灰恼朱味,就胡说几句结果被家人责斥了究渐座。

  时间又到了夜里恼朱味,很多人走出家门坐在一起聊天究渐座。不知怎么的大人们却讲起身边的灵异事情究渐座。一个老奶奶在自家门前坐着恼朱味,快要睡着了恼朱味,发现一个身材高大的东西站在她面前究渐座。后来她就把这件事情说给别人听恼朱味,说是见到鬼了究渐座。富贵和几个伙伴就亲耳听她讲过究渐座。什么河西的河道中野猪追人恼朱味,村边的荒废房子里有黄鼠狼出没恼朱味,刚入葬的晚上会在坟头上呼喊家人的名字究渐座。

  等大家陆续回去了恼朱味,富贵才不情愿的回家了究渐座。一会就要和父亲一起去住瓜棚了究渐座。

  富贵侧身躺着有意不去想恼朱味,而新坟上的纸花在风中传出的声音径直传进富贵的耳郭中究渐座。富贵模模糊糊就要睡着了恼朱味,门“吱”一声开了究渐座。富贵慌忙坐起恼朱味,老爸面朝里还在熟睡究渐座。一只手扒在门沿恼朱味,手是绿色的恼朱味,接着从夜色中伸出一个人头来恼朱味,没有头发脸色煞白头皮也是绿的恼朱味,眼睛是红色的究渐座。富贵走下床跟它到了外面恼朱味,走入了黑夜中究渐座。富贵能够听到纸花的声音更近了究渐座。他在捡纸花摘下一片片叠起来恼朱味,两个扎人站在他旁边究渐座。忽然一双手将富贵抱起恼朱味,扎人则斜趟在坟墓上了恼朱味,富贵被父亲抱回了究渐座。天渐渐亮起来恼朱味,富贵睁开双眼从床上下来恼朱味,站在瓜棚外想着昨晚上的噩梦究渐座。父亲打这之后就再也不让富贵睡在瓜棚了究渐座。

Tags: 富贵 少年经历

本文网址:/guigushi/15391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