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别来打扰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盛晓雪】

  在我心情最差的时候恼朱味,正巧王狄打电话来恼朱味,说要组织一场初中同学会究渐座。我本来不想去恼朱味,转念又想恼朱味,都是十五年没见的同学恼朱味,见见也好恼朱味,权当散心了究渐座。

  聚会那天恼朱味,我准时抵达恼朱味,没想到来参加聚会的同学很多究渐座。闲聊中恼朱味,大家说起了当年的趣事恼朱味,不知道是谁提起了圆规兄弟和林凯旋究渐座。

  初中的时候恼朱味,林凯旋是我同桌究渐座。

  经他们这么一说恼朱味,我突然想要见见他了究渐座。

  聚会结束后不久恼朱味,我辗转打听到林凯旋家的住址恼朱味,然后拜访了他究渐座。

  林凯旋的相貌没什么变化恼朱味,十五年过去了恼朱味,他只是个子长高了一点恼朱味,人还是那么干瘦究渐座。

  我们简单聊了彼此的近况恼朱味,不由自主地说到半个月前的同学会:“你知道吗恼朱味,我在聚会上听到了有关田海的消息究渐座。”

  林凯旋一愣:“田海恼朱味,他不是失踪了吗?”

  我微微阖首:“一个月前恼朱味,有学生在我们初中学校后面的山里发现了不明尸骨恼朱味,对比当年的失踪人口恼朱味,怀疑那具尸骨就是田海恼朱味,后来警方联系到田海的母亲恼朱味,经DNA比对恼朱味,确定死者就是田海究渐座。”

  林凯旋追问道:“那他是怎么死的?”

  我思忖了片刻恼朱味,说:“警方说恼朱味,他很可能是被人活埋了!”

  我说完恼朱味,林凯旋突然就沉默了究渐座。

  房间里的气氛倏地冷却下来究渐座。

  我知道恼朱味,对于林凯旋来说恼朱味,这是一个噩耗恼朱味,因为当年林凯旋唯一的朋友就是田海究渐座。后来恼朱味,田海突然失踪了恼朱味,林凯旋伤心至极究渐座。

  良久恼朱味,林凯旋突然很激动地说:“我就知道恼朱味,当年一定就是他们活埋了田海恼朱味,大家找不到田海恼朱味,就认为他失踪了恼朱味,其实恼朱味,他是被害死了!”

  我静静看着林凯旋恼朱味,没有说话究渐座。

  【林凯旋】

  说真的恼朱味,我没想到盛晓雪会突然来拜访我恼朱味,还带给我这样一个噩耗——田海死了!

  那一刻恼朱味,我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被剥走了究渐座。田海就像一把钥匙恼朱味,打开了我隐藏回避的初中时代究渐座。

  当时我是一个转校生恼朱味,可第一天放学恼朱味,我就被三个同学带到学校操场恼朱味,他们之中最胖的说:“我今天心情不太好恼朱味,需要你帮我解解闷究渐座。”

  解闷?

  他忽然给了我一巴掌恼朱味,我闪了一个趔趄恼朱味,没等回过神来恼朱味,他朝着我肚子又是一脚恼朱味,我直接倒在了地上究渐座。

  我被他打蒙了恼朱味,抬头质问道:“你为什么打人?”

  那个胖子用脚踩住我的脸:“没有为什么恼朱味,我想打就打喽!”

  另外两个人也加入了恼朱味,我试图反抗恼朱味,但我双手难敌众拳恼朱味,最后恼朱味,他们打累了恼朱味,竟然解开裤子恼朱味,朝我身上撒尿究渐座。

  那个胖子一边系好腰带恼朱味,一边笑:“从今天起恼朱味,你就我们的人了恼朱味,回家好好休息恼朱味,明天还有更精彩的节目等着你呢!”

  他们就是臭名昭著的圆规兄弟恼朱味,那个胖子叫冯奇恼朱味,另外两个是他的死党恼朱味,大钊和小钊恼朱味,他们专门欺辱其他同学为乐究渐座。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恼朱味,我每天都会遭到圆规兄弟的欺辱究渐座。我反抗恼朱味,甚至向老师求助恼朱味,但老师却告诫我要和同学搞好关系恼朱味,后来我才知道恼朱味,冯奇的爸爸有钱有势究渐座。

  让我真正绝望的是父亲的反应恼朱味,他竟然说我是懦夫费锐耕、笨蛋恼朱味,连这种事情都搞不定究渐座。

  我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立究渐座。

  时间久了恼朱味,我渐渐屈服了恼朱味,圆规兄弟也失去了乐趣究渐座。当所有的游戏都不再新鲜后恼朱味,他们开始了最恐怖的游戏——活埋!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恼朱味,他们将我带到学校后面的山里恼朱味,让我挖坑恼朱味,接着躺进去究渐座。当我躺在里面恼朱味,不断哀求恼朱味,但他们不为所动恼朱味,在他们疯狂填土的时候恼朱味,我心中想到了死亡究渐座。

  我感觉呼吸越来越弱恼朱味,直至有人将我挖出来究渐座。挖我出来的不是圆规兄弟恼朱味,而是一个陌生人恼朱味,他就是田海!

  田海不是一个普通孩子恼朱味,他是智障恼朱味,虽然和我同岁恼朱味,但个子很高很壮恼朱味,看上去很魁梧究渐座。虽然他智力有问题恼朱味,但也不是彻底痴傻恼朱味,他看到圆规兄弟虐待我恼朱味,就偷偷跟在后面恼朱味,所以才在我被活埋之后救了我究渐座。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恼朱味,我和田海成了朋友究渐座。每天放学回家恼朱味,我总会和他做游戏恼朱味,他母亲说:“这么多年恼朱味,你是第一个将他当作正常孩子的人究渐座。”

  之后恼朱味,圆规兄弟还是一如既往地找我麻烦恼朱味,冯奇嘲笑道:“听说你交了一个傻子朋友恼朱味,看来你也快要变成傻子了!”

  接着恼朱味,他们哈哈大笑起来究渐座。田海见我被欺辱恼朱味,想要帮忙恼朱味,但他太笨了恼朱味,最后反倒成了圆规兄弟的猎物恼朱味,我们两个就这样被折磨着恼朱味,直至他们累了才停手离开究渐座。

  这种日子过了三年究渐座。在中考那年暑假恼朱味,有一天恼朱味,我和田海出去玩恼朱味,中途圆规兄弟找到我们恼朱味,他们带走了田海恼朱味,我追问他们去哪里恼朱味,冯奇说:“再问恼朱味,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再后来恼朱味,我一直没见到田海恼朱味,田海的母亲报了警究渐座。警察调查后恼朱味,确定田海失踪恼朱味,我向警方提供线索恼朱味,称圆规兄弟带走了田海恼朱味,他的失踪一定和他们有关恼朱味,但警察却称圆规兄弟有不在场证据究渐座。虽然排除了嫌疑恼朱味,但强大的舆论压力还是指向了圆规兄弟究渐座。

  那年夏天恼朱味,我最好的朋友失踪了究渐座。同是那年夏天恼朱味,冯奇死了!田海的母亲因为无法承受这一切恼朱味,找到冯奇恼朱味,用刀子刺中他的腹部恼朱味,冯奇因为失血过多恼朱味,抢救无效死亡恼朱味,大钊和小钊兄弟也被迫转学究渐座。

Tags: 别来打扰我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9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