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血债血偿之还我爸爸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原本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恼朱味,温柔漂亮的妈妈恼朱味,还有受人尊敬的当医生的爸爸究渐座。在外人看来恼朱味,我们家幸福的直叫人羡慕究渐座。曾几何时恼朱味,我也以为会一直这样的幸福恼朱味,直到永远究渐座。可是恼朱味,直到那一天恼朱味,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究渐座。

  我是个16岁的小姑娘恼朱味,高一恼朱味,从小乖巧听话恼朱味,是班里的优等生究渐座。妈妈是销售经理恼朱味,她经常要出差恼朱味,全国各地的跑恼朱味,所以恼朱味,很多的时候我都是和爸爸一起在家里究渐座。不过恼朱味,细心地爸爸总能够好好的料理我们的生活恼朱味,家里也被收拾的井井有条究渐座。

  11月份的中旬恼朱味,妈妈又要出差半个月究渐座。临走前我很是依依不舍恼朱味,妈妈抱歉的说:“彤彤恼朱味,妈妈很快就回来恼朱味,回来给你带份礼物究渐座。好恼朱味,你乖恼朱味,跟爸爸在家里好好的啊!”说完恼朱味,爸爸就开车送妈妈去机场恼朱味,出门的时候俩人说说笑笑的恼朱味,我有点不舍的嘟着嘴恼朱味,转而又笑着目送他们究渐座。

  11月21号的下午恼朱味,我到了学校之后恼朱味,发现中午带回家的资料忘记带过来了恼朱味,下午还得做恼朱味,看时间还早我拔腿就往家跑究渐座。用钥匙打开家门的时候恼朱味,我听到屋子里有女人欢笑的声音恼朱味,心头一喜恼朱味,是妈妈回来了究渐座。推开门恼朱味,我迫不及待的喊:“妈恼朱味,你回来了究渐座。”刚进门恼朱味,就看见爸爸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倒在沙发上恼朱味,暧昧的姿势此刻变得无比的尴尬恼朱味,俩人的衣裳不整恼朱味,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究渐座。看多了电视剧里的情节恼朱味,我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恼朱味,心中对爸爸的印象突然就改变了恼朱味,一座巍峨的大山陡然间轰塌究渐座。

  他们俩人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恼朱味,女人不羞不臊的穿戴好自己的衣服恼朱味,然后淡定的推门出去了究渐座。我站在原地恼朱味,咬着嘴唇转而咬牙恶狠狠地站在原地瞪着她恼朱味,却不想扑上去打她究渐座。不是怕她恼朱味,而是她这种贱女人根本不值得我去动手脏了自己究渐座。

  “爸爸恼朱味,你怎么可以这样究渐座。”我终于回过神来恼朱味,像个疯子一样扑到爸爸的身上使出浑身的劲捶打他恼朱味,从前的爱一下子变成了巨大的恨究渐座。我恨他背叛妈妈恼朱味,背叛家庭恼朱味,我们家的幸福已经完完全全的毁在他的手里了究渐座。

  爸爸瘫软在地上恼朱味,任我拼命的捶打恼朱味,等我累了恼朱味,爸爸恳求我说:“彤彤恼朱味,原谅爸爸恼朱味,爸爸错了恼朱味,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究渐座。请你不要告诉妈妈恼朱味,好吗?”“难道你还想把妈妈当傻子?还想欺骗她?我一定不允许你这么做究渐座。”我大声的咆哮着恼朱味,嗓子变得沙哑究渐座。

  爸爸也不管我的话恼朱味,低着头缓缓地说:“彤彤恼朱味,大人的事情有的你不懂究渐座。她叫小柳恼朱味,那天我刚好做完一个手术恼朱味,看见一个瘦弱的年轻女孩倚着墙壁脸色不是很好看恼朱味,作为一名医生我过去扶着她在我的办公室歇息了一下恼朱味,她好多了究渐座。后来我听她说恼朱味,她是在我们医院医药销售的实习生恼朱味,我正好和负责这一块的医生熟悉恼朱味,所以给她帮忙恼朱味,拉了不少的单子恼朱味,她的业绩突出恼朱味,很快就结束了实习升为正式员工究渐座。她很感激我恼朱味,没事的时候就经常去看看我恼朱味,我觉得她人不错恼朱味,没事的时候就跟她聊几句究渐座。可是有一天恼朱味,她突然跟我说:‘我喜欢你究渐座。’我以为她是跟我开玩笑的恼朱味,她却告诉我‘她是认真的究渐座。’你妈妈常常出差恼朱味,爸爸一直孤独寂寞恼朱味,所以就和她交往了起来究渐座。不过恼朱味,爸爸真的知道错了恼朱味,只要你原谅爸爸恼朱味,爸爸保证和小柳说清楚恼朱味,作回普通朋友究渐座。”

  听到爸爸十分真诚的话恼朱味,看着他一脸知错的表情恼朱味,我选择相信爸爸究渐座。爸爸说:“等你妈妈回来了恼朱味,我们全家一起去旅行恼朱味,好吗?”这个主意不错恼朱味,我不在生气恼朱味,因为爸爸的态度让我感觉他只是一时犯错恼朱味,知错就改我应该给他一次机会究渐座。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相安无事恼朱味,快乐的过着究渐座。妈妈回来了恼朱味,一切还如以前一样究渐座。爸爸提议出去玩恼朱味,妈妈高兴地说:“好啊恼朱味,我们去三亚吧!”“好啊好啊!”我在一旁使劲的鼓掌究渐座。不过我总担心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究渐座。

  就在我们全家准备出去玩的前一天恼朱味,我从学校回来究渐座。打开门进了家恼朱味,看见妈妈披头散发的坐在沙发上啜泣恼朱味,爸爸靠在墙角缩成了一团恼朱味,屋子里没有开灯恼朱味,暗得很究渐座。“啪!”我打开灯恼朱味,发现家里到处都是玻璃盘子的碎片恼朱味,乱糟糟的究渐座。我走到妈妈的身边恼朱味,轻轻地问:“妈恼朱味,怎么了?”

  妈妈抱着我就哭:“彤彤恼朱味,你爸爸不要我们了恼朱味,他在外面有了野女人恼朱味,野女人还打电话给我恼朱味,说她……说她……她怀孕了!呜呜呜……”妈妈泣不成声恼朱味,眼睛肿成了核桃究渐座。我的脑袋嗡的一声爆炸了恼朱味,那个女人还真是嚣张究渐座。“爸爸!”我大声的喊了一声爸爸恼朱味,却见他红着眼睛大踏步走出家门恼朱味,“砰”只留下重重的关门声究渐座。

  我气得恨不得找到那个女人恼朱味,抓住她恼朱味,一口一口的咬掉她身上的肉究渐座。那天晚上恼朱味,爸爸没有回来恼朱味,妈妈躺在床上一口饭都没有吃恼朱味,流泪到天明究渐座。第二天费锐耕、第三天费锐耕、第四天……都没有回来恼朱味,我渐渐有种被遗弃的感觉恼朱味,妈妈说:“你爸爸的魂真的被那个女人勾住了究渐座。”看着妈妈萎靡不振恼朱味,我的胸膛里充满了怒火恼朱味,我一定要让这个女人把爸爸还给我究渐座。

  很久恼朱味,爸爸都没有回来究渐座。最后恼朱味,我去医院跟踪爸爸恼朱味,跟着他下班去的地方究渐座。果然去了那个女人的住处恼朱味,那个女人打开门笑盈盈的迎接着爸爸恼朱味,爸爸也笑着挽着她的腰恼朱味,我气得再也忍不住恼朱味,一个健步就冲进他们的屋子恼朱味,看见桌上的水果刀之后就朝那个女人扎去恼朱味,爸爸虽然震惊恼朱味,但是他手脚灵活的夺下了我的水果刀恼朱味,不费吹灰之力究渐座。我只是一个想要保护妈妈的软弱的小女孩恼朱味,可是恼朱味,如今我什么也做不了究渐座。

  “你回去吧!过几天我就会和你妈妈办理离婚手续恼朱味,我已经受够了和她聚少离多的日子恼朱味,家不成家恼朱味,对她而言就像个旅馆究渐座。我受够了恼朱味,为什么我的人生要变成那个样子?彤彤恼朱味,我们大人的事情你不要管究渐座。”爸爸脸红脖子粗恼朱味,转身进了里面的一个房间恼朱味,屋子里就剩下我和小柳究渐座。

  “小丫头恼朱味,你妈妈整日就知道到处奔波恼朱味,不着家恼朱味,那样的妈你要来做什么?再说恼朱味,她已经色衰爱弛恼朱味,拿什么来挽回你爸爸?就凭你一哭二闹三上吊恼朱味,哼!我现在肚子里也怀了你爸爸的骨肉恼朱味,而且做检查的时候恼朱味,我们已经知道这是个男孩了!你想想现在你的分量在你爸爸心里还有多少恼朱味,告诉你恼朱味,识相点恼朱味,以后不许来打扰我的生活恼朱味,否则下次我养只狼狗咬死你究渐座。滚!”小柳尖酸刻薄的话彻底击溃了我心里所有的坚强恼朱味,万念俱灰恼朱味,既然我不能为妈妈做什么恼朱味,只是一个废物恼朱味,为什么还要痛苦的活着?

  我看到阳台上的防盗窗有个窗户是打开的恼朱味,快步的朝那里跑去究渐座。“我恨你恼朱味,爸爸!我就是死恼朱味,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究渐座。我诅咒你们的孩子不会出生恼朱味,诅咒你们不得好死!啊……”我跳到阳台的边沿恼朱味,爸爸从屋里窜出来恼朱味,可是已经晚了恼朱味,我已经毫不犹豫的从15楼跳下去恼朱味,坠地的那一刻我清晰的看见自己脑浆迸裂的样子恼朱味,睁着眼慢慢的一切在眼前变成黑暗……

  妈妈得知我的死讯之后恼朱味,她立刻昏死过去究渐座。等她醒来的时候恼朱味,她抓着枕头恼朱味,泛红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看着恼朱味,时而面带微笑恼朱味,时而表情凄惨究渐座。“彤彤恼朱味,你醒醒究渐座。妈妈给你喂奶……”她抱着枕头恼朱味,不许任何人碰究渐座。

  她疯了恼朱味,住进了精神病院究渐座。夜里恼朱味,她总是哭到失声恼朱味,或者尖声的喊着我的名字究渐座。这一切恼朱味,作为魂灵的我都看在眼里究渐座。一股股的怨气化成浓浓的黑雾恼朱味,将原本透明的我牢牢地缠绕究渐座。我感觉浑身的力量在黑雾的笼罩下变得强大恼朱味,闭着眼恼朱味,时空交错间恼朱味,我来到了爸爸和小柳的住所究渐座。

  对于我的死恼朱味,爸爸虽然难过恼朱味,但是他并不责怪小柳恼朱味,依然摸着她的脸入睡究渐座。如果坏人都能有一个好的结局恼朱味,那么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天理?

  我一股脑的钻进小柳的肚子里恼朱味,清晰的看着里面的婴儿在羊水里安稳的睡着究渐座。男孩恼朱味,我的弟弟?你是肮脏的代名词恼朱味,你不配究渐座。我附身在男孩的身上恼朱味,然后睁开眼睛恼朱味,双手的指甲变得又尖又长恼朱味,瞳仁变红恼朱味,嘴里长出很多尖牙究渐座。我残忍的用手指在她的腹腔内狠狠地划下去恼朱味,只听见女人一声惨叫“啊恼朱味,我的肚子好疼恼朱味,啊?血恼朱味,怎么会有血究渐座。”

  我微微扬起嘴角恼朱味,这才刚刚开始究渐座。我划破子宫恼朱味,看见她的心肝脾肺肾恼朱味,张嘴就是恶狠狠地咬恼朱味,我要把我受到的委屈和母亲的痛苦全数奉还恼朱味,加倍奉还究渐座。我在极短的时间内恼朱味,就把她的内脏全部吞进了肚子恼朱味,她死了究渐座。最后恼朱味,我用手划破了她的肚皮恼朱味,从里面钻出来恼朱味,看见爸爸穿好衣服想要抱起她去医院究渐座。我一个纵身跳到爸爸身上恼朱味,张开满是尖牙的嘴对准他的喉头就是死死的咬去恼朱味,当腥甜味的血液流进我的嘴里恼朱味,我变态而扭曲的狂笑“哈哈啊哈哈啊哈……”

  一行血泪恼朱味,从眼眶流出究渐座。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究渐座。没有什么比我们的家庭更加的不幸了恼朱味,而我恼朱味,用了最极端的方式面对恼朱味,鱼——死——网——破!

Tags: 血债血偿 爸爸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8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