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我是水中游来游去的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

  许晴晴还是失恋了究渐座。在她同侗易同居了两年后恼朱味,也就是她感觉侗易不再对她年轻貌美的身体感兴趣后恼朱味,连一声简单明了的“再见”两个字都没有给她留下恼朱味,就从她的世界凭空消失了究渐座。

  房间里侗易的一切都还在恼朱味,所有的有关他的物件都各就各位恼朱味,貌似随时在等待着他的回来究渐座。角角落落里恼朱味,以至于还残存着他的气息究渐座。就这样的局面恼朱味,另谁也不会觉得侗易已经离她而去了究渐座。

  也许是他有急事恼朱味,没顾得告诉你恼朱味,临时决定出门的究渐座。这才一天没回家究渐座。你别着急恼朱味,过几天恼朱味,或者明天恼朱味,他就会回来了究渐座。有人这样安慰她究渐座。许晴晴苦笑着摇摇头究渐座。她由始至终认为恼朱味,是侗易腻烦了她恼朱味,抛弃了她究渐座。

  许晴晴把侗易所有的物件都打了包恼朱味,背到了楼下的垃圾桶旁究渐座。她亲眼看着收垃圾的师傅用大铲子把这包大垃圾给扔上了肮脏的垃圾车恼朱味,之后恼朱味,又用垃圾桶里更肮脏的垃圾给覆盖上恼朱味,她才满是失落地回到了家里究渐座。

  窗台上摆着鱼缸恼朱味,里面有两条小红鱼在追逐嬉戏究渐座。当初买它们来时恼朱味,许晴晴选中的是一条究渐座。侗易说恼朱味,还是两条吧究渐座。人都知道找个伴恼朱味,我们给鱼配对夫妻吧究渐座。

  至此恼朱味,鱼夫妻在她家的窗台上安了家恼朱味,落了户究渐座。它们没有一天不快乐恼朱味,它们天天快乐究渐座。许晴晴和侗易啥时去看它们恼朱味,它们都啥时在快乐着究渐座。

  唉恼朱味,你们多好究渐座。

  许晴晴站在鱼缸前恼朱味,羡慕着透明玻璃中的神仙眷侣究渐座。但她却把自己如何也比作不了那条幸福的鱼究渐座。

  2

  许晴晴固执地认为侗易抛弃了她恼朱味,是因为她曾经在那种场合做过那种服务生究渐座。这不耻的经历恼朱味,让她对侗易的离去没有更大的哀愁和纠结究渐座。她明白恼朱味,别看他曾经那么肺腑地对她发誓诅咒说不会嫌弃她恼朱味,跟她好好过一生一世恼朱味,是因为她的容貌恼朱味,她的青春恼朱味,她的花朵恼朱味,她的蜜苑究渐座。他如一个忘记回家恼朱味,迷失在伊甸园中的孩童恼朱味,贪婪地留恋在其间究渐座。如今恼朱味,季节更替恼朱味,风凉了恼朱味,再美的颜色也会淡暗恼朱味,那迷失的孩童想起回家的路恼朱味,是最自然不过的事究渐座。

  想起“失恋”这两个字恼朱味,许晴晴差点嘲讽到自己笑出声究渐座。自己这种人恼朱味,只配“失”恼朱味,哪里配得上“恋”究渐座。所谓的“恋”恼朱味,只是送给那些豆蔻年华的风花雪月究渐座。而自己恼朱味,是深夜里的霓虹恼朱味,早已消剥了她的那份清纯究渐座。她还拥有什么?除了满脸脂粉覆盖的褶皱恼朱味,还有褶皱掩埋不了脂粉的阅历纷乱情感究渐座。所以恼朱味,侗易的突然消失恼朱味,她自以为仅仅是“失”去究渐座。

  可恼朱味,还是有涩的东西从脸上徐徐留下来恼朱味,留到嘴角究渐座。许晴晴从鱼缸旁的小罐里拿了鱼食放进去恼朱味,鱼儿竟躲开那食物恼朱味,去了一旁恼朱味,继续相互嬉戏逗弄究渐座。

  不饿究渐座。它们不饿恼朱味,鱼儿即使没有食物恼朱味,有水就能活究渐座。

  可人恼朱味,即使有食物恼朱味,没有了爱情恼朱味,还能活吗究渐座。

  许晴晴再次拨打了侗易的手机恼朱味,手机清脆的彩铃声在卧室响起究渐座。奇怪了恼朱味,他的手机明明被她打包他的物件一起给扔到楼下了恼朱味,怎么又会在卧室出现?许晴晴拨打他的手机恼朱味,也仅仅是无聊的空虚究渐座。除此恼朱味,她别无它意究渐座。

  如今恼朱味,凭空出现在她眼前侗易的手机恼朱味,到让她手足无措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也就是刹那的大脑空白恼朱味,她想到恼朱味,或许恼朱味,是自己大意了恼朱味,收拾他的物件时恼朱味,独独把手机落了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拿着侗易的手机下楼恼朱味,一时都耽搁不得究渐座。既然爱都走了恼朱味,还留下念想做什么究渐座。

  3

  这下好了究渐座。家里再也不会有他的影究渐座。许晴晴从楼下回来恼朱味,环顾着房间四周恼朱味,终于释然究渐座。侗易恼朱味,真的彻底从她的世界消失了究渐座。

  是夜恼朱味,许晴晴没有睡到床上恼朱味,她来到了鱼缸旁恼朱味,在窗台前的躺椅上把身体摆平究渐座。喝下了一大杯已经凉的水恼朱味,然后闭上眼恼朱味,她极力把自己想象成窗台上恼朱味,那鱼缸里的一条小红鱼究渐座。想着想着恼朱味,一个大问题开始来困扰她恼朱味,自己再加上它们俩个恼朱味,总共三条鱼恼朱味,那怎么来恋爱?

  可不想再出现第三者究渐座。许晴晴忙起身恼朱味,把一条小鱼捞出来恼朱味,扔进了马桶究渐座。手指一按开关恼朱味,“哗啦”一声恼朱味,小红鱼的影子都没有了究渐座。

  许晴晴终于睡着了究渐座。她梦见自己浑身痒痒的恼朱味,有无数条小鱼围着她恼朱味,啄咬着她的身体究渐座。竟不疼究渐座。仅仅恼朱味,只是痒究渐座。她轮着胳膊驱散着鱼们恼朱味,但是恼朱味,她的胳膊变成了鳍恼朱味,只会用微弱的气力划着水恼朱味,慌不择路地逃究渐座。但是恼朱味,她能逃得到哪里究渐座。巴掌大的地方恼朱味,她围着鱼缸即使转上十万八千里路恼朱味,也是咫尺之间究渐座。

  侗易恼朱味,在她的前面恼朱味,边指挥着鱼们恼朱味,对她追逐恼朱味,围堵恼朱味,啄咬;边教导着她恼朱味,逃逸恼朱味,躲避恼朱味,坚持究渐座。

  过多的痒之后恼朱味,才略觉疼究渐座。丝丝的疼究渐座。并无大碍的疼恼朱味,但恼朱味,怎么体味恼朱味,还是无以言喻的疼究渐座。

  许晴晴开始向侗易求救究渐座。侗易抖开一席布单恼朱味,竟是她白天包裹侗易所有物件扔掉的那条究渐座。她眼见着他把所有的鱼儿收进去恼朱味,之后恼朱味,他背着它们走了究渐座。

  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只剩了她自己究渐座。一袭恐惧死死扣住了她的神经恼朱味,许晴晴朝着侗易的背景大声喊叫着恼朱味,侗易等等恼朱味,你忘记把我打包了究渐座。我也跟你们一起走究渐座。

  在门口恼朱味,侗易回头朝她笑了笑恼朱味,就又扭头走了究渐座。

  只剩了她自己究渐座。这个世界恼朱味,只剩了她自己究渐座。好恐怖的事情究渐座。

  4

  许晴晴是在三天之后醒来的究渐座。她喝的水里恼朱味,有大量的安眠药究渐座。当时外面有人用力地撞门恼朱味,把她终于给弄醒了究渐座。头疼的厉害恼朱味,她浑身无力恼朱味,动弹不得究渐座。只得任外面的人撞开门恼朱味,进来究渐座。

  他们在窗台下的壁橱里恼朱味,掏出了侗易的尸体究渐座。尸体已经发烂恼朱味,这么热的天恼朱味,即便是关着窗户恼朱味,那臭味也传到了外面究渐座。邻居报了警恼朱味,敲门不开恼朱味,这才撞开的门究渐座。

  那一刻恼朱味,许晴晴绝望地闭上了眼究渐座。她用尽了心机恼朱味,他还是真的要离开她了究渐座。

  那日恼朱味,侗易说要回躺老家恼朱味,跟父母说明恼朱味,他要娶她究渐座。顺便把户籍证明开来恼朱味,跟她去登记结婚究渐座。许晴晴恼朱味,深知自己已不是良家女子恼朱味,料定侗易这是在用堂而皇之的借口恼朱味,跟她分手究渐座。于是恼朱味,趁他不备恼朱味,用墩布杆将他击晕究渐座。之后将其藏匿于窗台下的壁橱里究渐座。

  她想恼朱味,他身外的一切她都可以抛弃恼朱味,但是恼朱味,只要拥有他恼朱味,就够了究渐座。她把他永远地留在自己的身边恼朱味,如那两条小红鱼恼朱味,它们只拥有它们自己的世界究渐座。天天在一起恼朱味,天天快乐究渐座。

  当她被来人带着恼朱味,离开家的时候恼朱味,无意地望向窗台的鱼缸恼朱味,那里面竟然空空如也究渐座。

  那里面的小红鱼呢?怎么一条都没有了?水清的都可以看见对面的窗外究渐座。鱼缸四周恼朱味,一点水浸都没有恼朱味,显然它们没有跳出逃逸的可能究渐座。

Tags: 水中 游来游去的鱼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7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