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无情孽债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李家两女儿恼朱味,老大李双生性刁蛮泼辣和自私究渐座。老二李单比老大小两岁自幼胆小温顺又懂事究渐座。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两人长的都非常漂亮究渐座。

  从她们小时候开始恼朱味,李双总是欺负妹妹恼朱味,有好东西都是自己霸占着恼朱味,父母不管帮她们买什么东西究渐座。李双都是抢着先挑选恼朱味,之后恼朱味,才将剩下的丢给妹妹究渐座。

  父母觉得李双强势的性格其实也挺可爱恼朱味,长大了未必一定是坏事恼朱味,也就随之任之究渐座。

  在学校上学的时候恼朱味,她合着男生欺负女生恼朱味,老师和被欺负的家长多次上门告状恼朱味,但父亲总觉得女孩子嘛长大自然就懂事了恼朱味,不需要太认真管教究渐座。

  姐妹俩长成了大姑娘了究渐座。外人看来恼朱味,李双永远是艳丽注目的牡丹花恼朱味,而李单却是牡丹花旁的那片绿叶究渐座。

  追求李双的男孩有很多恼朱味,但她总是喜新厌旧恼朱味,隔天换一个究渐座。母亲劝她要自重自爱恼朱味,她却恬不知耻地说那是因为她太迷人了没办法究渐座。如果母亲如再唠叨恼朱味,她就耍脾气摔东西究渐座。父亲为了平息吵闹恼朱味,总是顺着李双究渐座。李单也劝姐姐要爱就得认真恼朱味,结果让姐姐骂她是妒忌费锐耕、眼馋究渐座。

  这回恼朱味,李单也恋爱恼朱味,男友叫阿明究渐座。在学校里就追求过她恼朱味,比她高两级究渐座。她们谈了一年恼朱味,李单才把他带来过父母究渐座。

  谁知恼朱味,阿明一来到李单家恼朱味,就让李双眼睛一亮好帅气的小伙恼朱味,比她那些男友帅多恼朱味,于是恼朱味,李双那天打扮的格外漂亮恼朱味,吃饭间也特别热情恼朱味,阿明虽然很羞涩恼朱味,但眼神总忍不住常跟着李双左右恼朱味,就感觉是她的男朋友到来究渐座。李单送走男友的那个晚上恼朱味,李双说去找男朋友们玩恼朱味,一直玩到天快亮时才回家究渐座。

  让李单想不到是恼朱味,本催着李单要结婚的男友突然提出与她分手恼朱味,而且还明确表示他喜欢另一个女孩恼朱味,而且那人也爱他恼朱味,那女孩就是李单的姐姐李双究渐座。

  没想到一年的感情竟被一次见面而打败究渐座。李单哭得像泪人儿恼朱味,她问男友会不会后悔?会不会被姐给骗了?男友却表示恼朱味,今生非李双不娶!望着这陌生的男友恼朱味,李单的心都碎了究渐座。

  父母气得无奈恼朱味,只得好言相劝李双恼朱味,让她别抢妹妹的男友究渐座。李双却厚颜无耻地说道恼朱味,因为她长得本来就比李单漂亮恼朱味,帅哥爱上她是自然而然的事究渐座。还说父母偏心恼朱味,干嘛总偏向李单究渐座。

  双眼红肿的李单最后只好跟姐姐说恼朱味,“那你以后可得爱得专一恼朱味,好好珍惜这份感情”究渐座。李双骄傲的说道“我的事你管不着究渐座。”

  过了些日子恼朱味,李双又换成个有钱的男友究渐座。只见阿明却天天晚上等在李家门口恼朱味,即使李双已对他不理不睬恼朱味,他也一直痴心地等待她回心转意恼朱味,这让李单见了好心痛究渐座。

  李单和父母找李双谈了几次究渐座。李双却说“他家原来那么穷恼朱味,你们总不会逼我去他家吃苦受累吧恼朱味,再说了他当初都狠心抛弃我妹妹恼朱味,我这样对他也是跟他学的恼朱味,怨不得我究渐座。”

  让李单更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恼朱味,那天恼朱味,李双走出门恼朱味,阿明赶紧追上去表示他会一辈子真爱她恼朱味,让她千万别抛弃他究渐座。李双没好脸地吼道“口口声声说爱我恼朱味,要是真爱你就给我死一边去究渐座。”没想到阿明为表明决心竟真的朝边上的水井奔去……此时恼朱味,李双却头也不回地走了究渐座。

  阿明就这样为了李双而去了另一个世界究渐座。阿明唯一的母亲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恼朱味,而此刻李双却在与新男友卿卿我我究渐座。

  李单为李双的绝情害死了阿明而难过恼朱味,父母也为生了这种女儿而羞愧究渐座。而李双却像这些都与她无关究渐座。照样过着我行我素的生活究渐座。

  李单与父母希望李双改过自新恼朱味,真心实意的爱个人过日子恼朱味,但又提心吊胆的不知她还会伤害哪家究渐座。

  时间过了一年恼朱味,这一天恼朱味,有个与李单很谈得来的表姐要出嫁了恼朱味,她有心把男朋友的哥哥介绍给李单恼朱味,他哥哥刚从部队复员回来究渐座。

  刚好她当新娘这天缺少一个陪娘究渐座。于是表姐就找到李单给她看了一下穿着军服的男友哥哥恼朱味,

  谁知给李双听到了恼朱味,李双抢过照片一看恼朱味,顿时觉得这男孩英俊潇洒恼朱味,她让表姐帮她介绍恼朱味,还对李单说恼朱味,姐姐都二十七了恼朱味,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恼朱味,你们做妹妹的应该成全吧究渐座。

  表姐不大喜欢李双恼朱味,她有点为难究渐座。李单虽对姐姐的行为反感和厌恶恼朱味,但她却真希望姐姐认认真真地恋爱成家别在伤害人恼朱味,所以她也有心让表姐成全她的一番心思恼朱味,看看这次姐姐与那哥哥是否能成恼朱味,也放下了大家的一桩心事究渐座。

  表姐理解了李单的一片苦心后就勉强答应让李双当陪娘了究渐座。

  这些日子她正无聊呢恼朱味,这种能出出风头的事她怎能错过恼朱味,那种场合恼朱味,新娘已名花有主恼朱味,那天倍受关注的其实是陪娘恼朱味,这才是她的正意究渐座。

  表姐那天的婚车上恼朱味,李双打扮得比表姐还艳丽恼朱味,她抢着坐在最前面究渐座。

  婚车一路向新郎官的村庄而去恼朱味,正当拐弯处恼朱味,前面突然来了一辆小车恼朱味,司机急转了方向盘恼朱味,谁知车子翻到了路下究渐座。事故中恼朱味,除了李双当场就毙命外恼朱味,其余的都是轻伤究渐座。

  李单与父母心想难道这是老天对李双的报应啊吗?伤心之余大家也只得将李双办了后事究渐座。

  到了第三天的回魂日恼朱味,那夜李双变成一只毛色火红的大猫来到家里恼朱味,电灯顿时忽明忽暗恼朱味,忽灭忽亮究渐座。大红猫猛地跳到桌上恼朱味,劈里啪啦一气将盘子费锐耕、杯子费锐耕、碗都打到地地上究渐座。

  正当一家人都感到惊慌失措时恼朱味,父亲突然从凳子上站起恼朱味,又“叭”一声重新坐下究渐座。母亲与李单都望向他恼朱味,不知他想干什么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那只大红猫失踪了恼朱味,只听李双的声音从父亲嘴里发出来恼朱味,诉说她在那边有多可怜恼朱味,还说本是李单去的恼朱味,却让她去替代受苦恼朱味,说她有多冤……说着说着恼朱味,父亲还抹着泪大哭起来究渐座。那声音和一举一动都和李双生平一个模样究渐座。要是平时看见这瘦骨嶙峋的父亲恼朱味,做着这种滑稽的举止恼朱味,李单一定会捧腹大笑究渐座。

  可此时李单真想上去打她几巴掌恼朱味,可手伸到父亲的眼前恼朱味,立即僵直了恼朱味,这是可是父亲的身体啊究渐座。

  只听李双的声音又起“打呀恼朱味,你敢我!你这没良心的恼朱味,你不感激我还想动手恼朱味,你要敢动手恼朱味,我以后就这样就不回去了恼朱味,咯咯咯……”李双笑的身子直颤抖究渐座。

  “那你到底想怎样?”李单气得快发疯了恼朱味,但也得忍住气愤问道究渐座。

  “这才像我的好妹妹恼朱味,我在这边缺吃缺穿的你说该怎么办?”

  “好恼朱味,我都满足你的要求恼朱味,你看父亲都这把年纪了恼朱味,怎禁得住你这般折腾恼朱味,求求你走了吧究渐座。”李单向姐姐乞求着究渐座。“好吧!要置办很多很多东西恼朱味,衣服费锐耕、洋房费锐耕、轿车费锐耕、手机恼朱味,对了别忘了还要钱和男人究渐座。”咯咯咯……声音渐渐远去究渐座。

  父亲瘫软倒地恼朱味,李单和妈妈赶紧扶着父亲上床帮他按摩捶背恼朱味,父亲像生了大病恼朱味,人也老了许多究渐座。

  一切都安李双说的给她办齐烧了去究渐座。家中终于平静究渐座。

  但没过多久恼朱味,她又会一次次地来闹腾究渐座。李单求她以后别来了恼朱味,她每个月都会安时烧给她恼朱味,但她却说“你不懂那边我有多寂寞恼朱味,只要我高兴谁也管不着究渐座。”李单让她快去投胎了恼朱味,重新来过做个好人究渐座。李双冷笑道“我才没那么傻呢究渐座。”

  李单交了个男朋友叫杨文恼朱味,杨文父母是生意人恼朱味,两人情投意合究渐座。半年后恼朱味,杨文提出见见双方父母恼朱味,然后定下亲事完婚究渐座。

  杨文的父母与他并不住在一起恼朱味,他一人住在郊外的一栋别墅里究渐座。

  见过杨文父母恼朱味,父母立刻就喜欢上这又漂亮又礼貌的姑娘究渐座。下午杨文又开着车子恼朱味,带着李单来到李家究渐座。

  傍晚时分到达李单家究渐座。两人下了车手牵手刚跨进大口恼朱味,突然恼朱味,一团火红色飘进屋里究渐座。李单顿时脸色吓得惨白恼朱味,伸开双手挡住杨文的去路究渐座。杨文并没看见什么恼朱味,他感到李单的举动很突然而且莫名其妙究渐座。

  说时迟那时快恼朱味,李单拽着着杨文的手往回跑恼朱味,一直跑到车门边恼朱味,打开车门将杨文连拖带拉地推上了车恼朱味,并急急忙忙地说道“你快回去恼朱味,我家有事恼朱味,我明天一定会你解释清楚的恼朱味,快走啊!”杨文还想问什么恼朱味,却看见李单那又十万火急的样子恼朱味,知道再问只能给李单带来麻烦恼朱味,只得一脸迷雾地把车开回去再说究渐座。

  望着远去的杨文恼朱味,李单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究渐座。并挺起胸走进屋里究渐座。

  屋里的电灯闪烁着萤火虫般的亮光恼朱味,只见母亲正在对着父亲恼朱味,不!应该是对着姐姐乞求着:“求你放过家人吧恼朱味,你要的东西都给了恼朱味,你怎么又回来呢?”

  “咯咯咯恼朱味,怎么啦恼朱味,你们是不知道我那边的苦恼朱味,整天没夜没日恼朱味,阴霾潮湿究渐座。”姐姐笑的好恐怖恼朱味,接着又哭的凄惨让人直打寒颤究渐座。

  “姐姐恼朱味,你别太过份了!你怎么从不在自身上找原因恼朱味,你的一切都是你自作孽恼朱味,怨不得别人究渐座。”

  “哟恼朱味,你个没良心的恼朱味,我替代了你来这边受苦恼朱味,你非但不感激我还敢教训我恼朱味,哼!你刚才那个男朋友好帅啊恼朱味,我一看就觉得他比那个阿明帅气多了恼朱味,好像还很有钱吧恼朱味,你就不怕我又去抢走?”

  “住口!你是咎由自取恼朱味,你不能再害人恼朱味,阿明与你无冤无仇恼朱味,竟死在你手里恼朱味,你始终不知悔过恼朱味,如今都做鬼了还要来继续害人究渐座。”

  “咯咯咯恼朱味,我还没想要你的男友呢恼朱味,你就这样激动究渐座。”母亲看着阴阳两女儿激烈的斗着嘴恼朱味,再看看被李双占用的老骨之身究渐座。

  突然双膝朝前一跪哽咽道:“李单恼朱味,你就别与你姐吵了恼朱味,她现在都在那边受罪了恼朱味,我们让着她一些吧恼朱味,她想还要什么就让她提吧恼朱味,我们尽量满足她恼朱味,你看你父亲一把老骨头了恼朱味,怎禁得住这样折磨啊究渐座。”

  “这还差不多恼朱味,我此次就想要李单那模样的帅哥恼朱味,在一星期里给我送来恼朱味,不然我得去找李单的那位了恼朱味,咯咯咯……”李双的浪笑声渐渐远去究渐座。此时父亲像散了架的骨头恼朱味,顿时“叭”一声身体从凳子上摔倒地下究渐座。

  李单气得咬牙切齿恼朱味,照顾好父亲后恼朱味,她左思右想一夜无眠究渐座。

Tags: 无情 孽债鬼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6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