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欠债还魂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夜幕低垂恼朱味,吸完手里最后一口烟的时候恼朱味,江平很不痛快的扔掉手里的烟头究渐座。掏出手机恼朱味,深吸一口气想了想还是拨通了一个电话恼朱味,心里咚咚的敲起了鼓恼朱味,手心钻的紧紧的究渐座。

  一连串的响铃之后恼朱味,电话那头传来李浩杨的声音究渐座。

  “喂恼朱味,什么事儿?”

  “浩扬恼朱味,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可以……”

  “啊呀恼朱味,你这人恼朱味,借点钱至于天天要吗?跟你说了很多遍了恼朱味,最近生意不好做恼朱味,手头紧拿不出来恼朱味,等我手头一有钱保证亲自送到你家去究渐座。好了恼朱味,我还有事恼朱味,就先……”

  “浩扬恼朱味,你总是让我等等恼朱味,到底什么时候还啊?说好的一年就还恼朱味,这都三年了究渐座。”

  “咱俩是这么多年的好兄弟了恼朱味,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不是啊恼朱味,只是我母亲今年身体不好恼朱味,需要做手术恼朱味,费用还差一点……”江平既急又有些恼怒恼朱味,心里后悔怎么把钱借给这样不守信用的人……

  “江平恼朱味,不是兄弟不想还恼朱味,可是我确实拿不出钱……”李浩杨抱着怀里的情人恼朱味,翘着二郎腿一副癞皮狗的嘴脸究渐座。

  每次要钱恼朱味,李浩杨总是拿这些话搪塞恼朱味,说实话恼朱味,打心眼里他就不想还当初问江平借的十五万究渐座。看准了江平的老实好欺负恼朱味,吃定了不还钱他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究渐座。

  “李浩杨恼朱味,我不想等了究渐座。好借好还恼朱味,再借不难究渐座。若你再不还恼朱味,我就……”

  “你就怎么样?”

  “就通过法律的手段恼朱味,让你还究渐座。别怪恼朱味,别怪我不顾当年同学好友的情谊恼朱味,真没想到你是如此卑鄙无耻之人究渐座。”江平气得脸色通红恼朱味,指甲都快掐进肉里了究渐座。

  “哼恼朱味,好啊!你去啊恼朱味,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恼朱味,撕破脸了恼朱味,老子也就明明白白跟你说个清楚究渐座。有证据你就去究渐座。”

  “我……”江平再次被绝望所包围恼朱味,脑子一片空白究渐座。

  三年前恼朱味,李浩杨创业四处筹钱恼朱味,为了支持好兄弟江平把自己的存款全拿出来支持恼朱味,希望有能力的兄弟出人头地后能够拉自己一把究渐座。李浩杨无论长相和能力都比江平要优秀很多恼朱味,他以为李浩杨是自己人生中的贵人究渐座。借钱的时候恼朱味,他没有想着要李浩杨写个借据恼朱味,完全相信他了究渐座。

  “你没有借据恼朱味,也没有人证恼朱味,拿什么去证明你借钱给我了?哈哈哈……”电话里孙浩洋得意洋洋的笑恼朱味,挂了电话恼朱味,心里对江平的瞧不起和蔑视又增加几分究渐座。

  电话那端传来“嘟”的挂断声恼朱味,江平气得恨不得将手中的手机给砸了究渐座。“狗日的恼朱味,你不得好死究渐座。你这种人恼朱味,我是瞎了狗眼了恼朱味,居然没看出你是个黑心肠的混蛋究渐座。你等着恼朱味,你等着恼朱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究渐座。”江平吼得嗓子都快破了恼朱味,除了更加愤怒他却想不出可用的办法究渐座。只是后悔的狠狠甩自己两个大耳刮子究渐座。

  买了两瓶酒边喝边走在回家的路上恼朱味,他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究渐座。突然恼朱味,脚下被一个大石头绊倒恼朱味,爬不起来困意袭来打起鼾睡去了究渐座。他真的累了恼朱味,心里很不好受究渐座。

  不知道睡了多久恼朱味,他被冷醒了究渐座。三月初寒意还是很重的恼朱味,“阿嚏”一个打喷嚏让他彻底清醒究渐座。睁大眼睛看到身边坐着一个瘦弱的男人恼朱味,瘦长的脸恼朱味,很窄的脸颊恼朱味,古里古怪的看着自己究渐座。

  “你干嘛?”江平猛地坐起身子究渐座。

  “你看的见我?”那个人瓮声瓮气的究渐座。

  “看的见啊恼朱味,怎么看不见恼朱味,除非你不是人究渐座。”江平觉得这个人莫不是有神经病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我不是人究渐座。”那人说着站起来恼朱味,跳到江平的另一边瞪着他究渐座。

  “呵恼朱味,神经病恼朱味,不是人恼朱味,难不成是鬼啊?”江平被逗乐了究渐座。

  那人听了之后点点头说:“你摸摸我究渐座。”

  江平扬起眉想看这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究渐座。他懒洋洋的伸手准备碰碰他的肩膀恼朱味,却发现手居然穿过他的身体究渐座。一阵风吹来恼朱味,这人的身形居然随着风摆动起来究渐座。

  “啊恼朱味,妈呀!”江平顿时吓得都快尿裤子了恼朱味,拔腿想跑却感觉腿已经软的跑不动了究渐座。

  “别走啊恼朱味,我可以帮你究渐座。你遇到难事了恼朱味,对吧!”鬼站起来恼朱味,飘到江平的正前方究渐座。

  “你……你帮我?”江平震住了究渐座。

  “嗯究渐座。我可以帮你究渐座。”

  “真的?”

  “真的究渐座。”

  “为什么那么好心?”

  “若我帮了你恼朱味,事成之后你烧万元的冥币给我恼朱味,成吗?你看我这样子恼朱味,就知道日子不太好过究渐座。

  ”好究渐座。我……“接下来恼朱味,江平把他的故事原原本本告诉了鬼究渐座。鬼问:”你想要怎么做?“

  ”我希望他把钱还给我究渐座。“

  ”这个可以恼朱味,我现在就去找他恼朱味,等着我的好消息究渐座。“

  鬼说着就消失不见了究渐座。江平欣喜若狂究渐座。大约等了半个小时恼朱味,鬼回来了究渐座。江平看了半天却并没有发现他拿回来一毛半分究渐座。

  ”怎么了?事情不顺利?“

  ”嗯恼朱味,恐怕还需要借助你的力量究渐座。我瘦弱无力恼朱味,阴气弱恼朱味,而他的阳气很旺恼朱味,我得附到他的身上恼朱味,才知道钱在什么地方究渐座。“

  ”那需要我怎么帮你?“

  鬼说:”今晚我帮不了你恼朱味,明晚是三月三恼朱味,鬼节恼朱味,阴门大开恼朱味,阴气重恼朱味,我的力量也会对大点究渐座。明天恼朱味,你去找李浩杨恼朱味,这个是我的口水你拿着究渐座。明天你伸手在他的左右肩上各拍一下恼朱味,眼睛上涂上我的口水恼朱味,倒是能看见他身上的阳火一点点熄灭恼朱味,我就有办法了究渐座。晚上我们在这聚集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东方传来一声鸡叫恼朱味,鬼消失不见究渐座。

  一想到可以拿回属于自己的钱恼朱味,江平心里很高兴究渐座。他精神振奋的朝家走去恼朱味,洗漱后穿戴一新恼朱味,算了下李浩杨上班的时间恼朱味,于是他打车去找他究渐座。

  李浩杨还没来恼朱味,于是他就在公司门口等着究渐座。好小子恼朱味,几年的功夫生意就经营的红红火火恼朱味,可是黑心鬼昧了良心啊!

  正想着恼朱味,江平就看见了李浩杨西装笔挺的拎着公文包往公司走究渐座。他摆出一副笑脸迎上去恼朱味,李浩杨一脸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恼朱味,准备忽视他直接往前走究渐座。

  ”喂恼朱味,李总恼朱味,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谈谈恼朱味,可以吗?没什么恶意究渐座。“看他一脸笑意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恼朱味,李浩杨便带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究渐座。

  ”有什么事?昨晚不是说的很清楚了究渐座。“

  ”浩扬恼朱味,那个钱我打算不要了恼朱味,就算给你的了究渐座。“江平陪着笑脸究渐座。

  ”怎么了?突然转了嘴脸?“

  ”只希望你能赏我一口饭吃恼朱味,行吗?你知道这几年我确实混的不如意究渐座。“江平说着走到李浩阳的身边恼朱味,谄媚的说:”我给你捶捶背吧!我按摩的技术很好的究渐座。“

  看着如狗一样对他臣服的江平恼朱味,李浩杨感叹着自己真了不起恼朱味,自我的膨胀简直无法形容了究渐座。江平伸手不轻不重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究渐座。然后拿出鬼给他的小瓶子恼朱味,倒出一点涂在眼睛上恼朱味,发现他肩头的两个火苗确实一点点熄灭了恼朱味,瞬间李浩杨的印堂由亮发黑恼朱味,整个人气色全无究渐座。

  江平胡扯了几句就出了他的公司究渐座。晚上恼朱味,江平来到说好的地点左等右等恼朱味,等了好久才看见鬼来了恼朱味,拿着一个大皮箱子究渐座。他递给江平恼朱味,然后说:”成功了恼朱味,十六万究渐座。多出来的一万算你的利息了究渐座。“江平接过钱恼朱味,感激的对它磕了很多响头恼朱味,这下母亲的手术费有了着落究渐座。

  ”谢谢你恼朱味,回去我一定给你烧很多纸钱究渐座。对了恼朱味,以后逢年过节我一定会给你烧很多的纸钱究渐座。“江平激动地语无伦次究渐座。

  ”好的恼朱味,再见究渐座。“鬼说完消失在黑夜中究渐座。江平拎着箱子往家走去究渐座。

  尾声

  ”放我出去恼朱味,放我出去究渐座。“墙壁里有个人影在晃动恼朱味,试图挣扎着出来恼朱味,可是无论他怎么使劲都没有用恼朱味,这将是它最后的归宿究渐座。

  镜子里恼朱味,鬼看着英俊恼朱味,仪表堂堂的肉身恼朱味,十分满意究渐座。嘻嘻恼朱味,拍去活人身上的阳气恼朱味,鬼魂入侵挤走身体里灵活取而代之究渐座。原本做到这一切也是很难的恼朱味,只是这个躯体的灵魂做了亏心事恼朱味,灵魂太渺小所以不堪一击恼朱味,才让地狱之鬼有机可趁究渐座。

  当新的一天来临恼朱味,阳光跳跃着溜进眼眸的时候恼朱味,江平推着母亲走向手术室恼朱味,安慰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恼朱味,他等着她平安归来究渐座。“

  而新的李浩杨精神奕奕的挎着公文包恼朱味,西装笔挺的走进属于他的公司究渐座。至于那个情人嘛恼朱味,他并不喜欢恼朱味,哪凉快……哪儿待着去吧!

Tags: 欠债 还魂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6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