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画中女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个小公司的老板恼朱味,叫做王国富恼朱味,这王国富白手起家恼朱味,在商界打拼多年恼朱味,不是家财万贯倒也小有成绩究渐座。而王国富的爱好却真不是一般人玩的起的恼朱味,平日里省吃俭用恼朱味,就是为了收藏一些古董字画恼朱味,这王国富嗜字画古董如命恼朱味,仿佛已经走火入魔究渐座。所以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还没有成家立业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王国富休息恼朱味,闲来无事便又去古玩市场转了起来究渐座。

  这古玩市场好不热闹恼朱味,几乎每个摊位前都人流攒动恼朱味,王国富也随意看了几家恼朱味,但是始终没有自己中意的东西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一个摊位引起了他的注意究渐座。

  古玩市场的大多数摊位都比较豪华恼朱味,至少也有个棚子恼朱味,不过这摊位是名副其实的摊位恼朱味,只有一张破布恼朱味,摊主是一个胡子拉碴恼朱味,戴着草帽的男人究渐座。

  王国富走近一看恼朱味,这破布上恼朱味,放了一幅画究渐座。画上恼朱味,是一位端坐的女子究渐座。

  他拿出放大镜仔细打量了一下恼朱味,不由的啧啧称奇恼朱味,这画的笔触费锐耕、构图费锐耕、造型恼朱味,无不精妙绝伦恼朱味,而且画中的女子栩栩如生恼朱味,好似一下子能把所有人迷住究渐座。

  男人见王国富很有兴趣恼朱味,便说道:“先生看来很喜欢这画呀恼朱味,这画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恼朱味,我现在没钱用了恼朱味,只好卖画讨口饭吃究渐座。”

  王国富点点头:“画是不错恼朱味,不过要是价格太贵恼朱味,我可买不起呀究渐座。”

  男人眼睛好似放光恼朱味,忙说:“不不不恼朱味,价格不贵恼朱味,您看您能出多少?”

  王国富掏出钱包恼朱味,拿出里面的八百块恼朱味,半开玩笑的说:“你看恼朱味,我钱包就八张恼朱味,不如你八百卖给我?”

  没想到恼朱味,男人一口答应恼朱味,拿了钱恼朱味,把画卷起给王国富恼朱味,收起摊子就走了究渐座。

  王国富见男人这样的爽快恼朱味,也很惊讶恼朱味,心想这画是不是有什么瑕疵究渐座。不过转念又想恼朱味,这画刚才好好看了一番恼朱味,其实还是很好的恼朱味,反正八百块对自己来说也没有什么恼朱味,买一个观赏也不错啊!想到这里恼朱味,王国富心满意足的就回家了究渐座。

  回到家恼朱味,王国富把画挂了起来恼朱味,然后坐在椅子上恼朱味,细细打量这幅画恼朱味,又开始不由的赞叹恼朱味,这人也太逼真了究渐座。王国富看着看着恼朱味,不由的站了起来恼朱味,情不自禁的抚摸这幅画究渐座。

  “这画摸起来好光滑恼朱味,好似人的皮肤究渐座。”王国富不知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究渐座。

  王国富又回到椅子上恼朱味,仿佛已经沉醉恼朱味,他叹了一口气说:“要是世上真有这样的女孩就好了究渐座。”

  他坐在椅子上恼朱味,慢慢的困倦了恼朱味,迷糊间恼朱味,仿佛听到有人呼喊他的名字究渐座。

  “国富恼朱味,国富究渐座。”

  他一下子惊醒了恼朱味,可是这家哪会有其他人呢!王国富以为自己在做梦究渐座。

  可他仔细一看恼朱味,画里的端坐的女人呢?

  王国富以为自己睡迷糊了恼朱味,他揉了揉眼睛恼朱味,画里的女人确实不见了恼朱味,只有一把竹椅在画上了究渐座。

  就在此时恼朱味,王国富突然发现女人站在了他的后面究渐座。

  他定睛一看究渐座。这不是画上的女人吗?

  王国富有点害怕恼朱味,他问女人怎么会从画里跑出来恼朱味,女人抽泣道恼朱味,自己原本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恼朱味,父母双亡恼朱味,被亲戚转手卖给一个术士恼朱味,但是这术士其丑无比恼朱味,而且对她非常不好恼朱味,自己不想和他一起过日子恼朱味,实在受不了他了恼朱味,想要自杀恼朱味,但是没有成功恼朱味,这术士气得就把她封印在画里恼朱味,并且施了法究渐座。只要她在画中一天恼朱味,她就会一直受苦恼朱味,白天热恼朱味,晚上冷恼朱味,求生不得恼朱味,求死不能究渐座。

  王国富听完女人这么说恼朱味,很是惊讶恼朱味,不过也十分同情女人究渐座。

  女人接着说道:“你现在看到的恼朱味,只是我的幻象而已恼朱味,我一会还会被收进画里恼朱味,你喜欢我恼朱味,就帮帮我好吗?”

  女人一脸憔悴恼朱味,看的王国富直心疼恼朱味,他点了点头究渐座。

  女人笑着说:“太好了恼朱味,据我所知恼朱味,只要找一个爱我的人呢恼朱味,滴一滴他的鲜血恼朱味,就能解救我了!你爱我吗?”

  此时王国富早已神魂颠倒恼朱味,被美色所迷住恼朱味,他点头答应恼朱味,立刻就取下画恼朱味,拿起刀恼朱味,在手上划了一个口子恼朱味,滴血在上面究渐座。

  血慢慢的渗进了画中究渐座。

  一阵青烟飘起恼朱味,画上的女人就出现在王国富的眼前恼朱味,这人真真切切恼朱味,王国富开心坏了究渐座。

  他想要抱住女人恼朱味,女人一把推开他究渐座。

  “你爱我吗?”女人问道究渐座。

  “当然!当然爱你!为你我愿意付出的我的一切!”

  女人冷冷的笑道:“不要骗我究渐座。”

  “为什么要骗你呢?你就是我生命!”王国富一把搂住女人究渐座。

  “你愿意为我付出一切?不后悔吗?”

  王国富有些不耐烦:“那肯定的呀!这你都问了好几遍了!”

  女人突然狞笑起来恼朱味,一把抓住王国富举了起来恼朱味,大笑道:“我等了这么多年恼朱味,终于等到这么一个人了!”

  王国富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恼朱味,想要挣脱恼朱味,但是却根本无法动弹恼朱味,也说不出任何话来恼朱味,只能在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究渐座。

  王国富被印在了画里究渐座。画里恼朱味,变成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究渐座。

  女人看了看画恼朱味,笑着说:“你真是个好人恼朱味,愿意为我付出一切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便顺手拿起打火机恼朱味,走到外面恼朱味,点燃了画究渐座。

  一缕缕青烟飘散在空中究渐座。

  家里恼朱味,主人还是王国富恼朱味,只是不是原来的那个王国富了究渐座。

Tags: 女人 画中女人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6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