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死去的乘务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春运恼朱味,是每年中国特有的现象恼朱味,这一段时间恼朱味,人们都急着回家和家里人团聚恼朱味,当然恼朱味,江峰也不例外究渐座。在大城市打了快一年的工恼朱味,终于在放假可以和亲人们团聚了究渐座。江峰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恼朱味,他早早定好了车票恼朱味,准时坐上了去往家乡的火车究渐座。

  为了省钱恼朱味,虽然火车要开几十个小时恼朱味,但是江峰还是买了硬座票恼朱味,虽然不舒服恼朱味,但是撑一撑也就过去了究渐座。

  “瓜子恼朱味,方便面恼朱味,矿泉水……”乘务员又按照惯例在车厢里来回走恼朱味,吆喝上了恼朱味,方便面自然是江峰的不二之选恼朱味,又便宜又美味恼朱味,江峰果断选择了泡面加蛋究渐座。

  坐车的时间是漫长的恼朱味,转眼就入夜了究渐座。

  车厢里渐渐安静了下来恼朱味,大家都渐渐进入了梦乡恼朱味,四周也响起了鼾声究渐座。

  但是江峰并没有睡着恼朱味,因为想着自己能回家了恼朱味,异常的兴奋恼朱味,他望向窗外恼朱味,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恼朱味,只是呆呆的看着究渐座。外面有着依稀的灯光恼朱味,房屋飞快的倒退着……

  可能夜里温度骤降恼朱味,外面实在太冷了吧恼朱味,车厢玻璃里渐渐起了雾究渐座。

  “看不到外面了啊究渐座。”江峰小声嘟囔了一句恼朱味,然后伸手去擦了擦玻璃究渐座。

  刚把雾气擦掉恼朱味,江峰就被吓了一跳恼朱味,玻璃不仅映着他的脸恼朱味,刚才好像还有一个笑着的脸恼朱味,一下就没了究渐座。

  是我没睡觉太困了恼朱味,眼花了吗?江峰揉了揉眼睛恼朱味,又看向了玻璃究渐座。

  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究渐座。

  江峰舒了一口气恼朱味,看来真的是自己眼花了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玻璃上出现了一张笑着的女人脸!

  江峰吓得一个哆嗦恼朱味,往后一看恼朱味,这才发现恼朱味,是乘务员在后面恼朱味,玻璃上映着她的脸究渐座。

  “吓死我了究渐座。究渐座。”江峰拍拍胸口究渐座。原来是自己吓自己呢究渐座。

  “这位乘客恼朱味,我来回了几次恼朱味,看您一直望着窗外一动不动恼朱味,所以来看看发生了什么究渐座。”乘务员说究渐座。

  江峰笑了笑恼朱味,摆了摆手恼朱味,示意没事恼朱味,于是乘务员便走开了究渐座。

  “诶恼朱味,自己吓自己恼朱味,还是睡觉吧恼朱味,想太多了究渐座。”于是江峰便闭上眼究渐座。靠在座位上究渐座。

  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了恼朱味,江峰刚要睡着恼朱味,迷迷糊糊听到了叫卖声究渐座。

  “水果恼朱味,矿泉水究渐座。”

  江峰闭着眼心想:“这词好像换了究渐座。”

  听到叫卖声恼朱味,江峰感觉肚子又有点饿了恼朱味,但是他迷迷糊糊又不想睁开眼睛恼朱味,于是就懒洋洋的伸手到口袋里摸索恼朱味,口袋里正好还有下午剩下的十块钱恼朱味,就从口袋拿出举了起来究渐座。

  “那个……给我来瓶水恼朱味,还有给我两个苹果恼朱味,放桌子上吧究渐座。十块够吧”

  “好”江峰听见小声的回答究渐座。

  “找的钱也放在桌上吧究渐座。”因为找的钱估计可能也不多恼朱味,江峰也没有准备仔细看究渐座。

  乘务员找好钱后恼朱味,就继续推着车叫卖去了恼朱味,推车的声音也渐渐变小究渐座。

  江峰也渐渐睡着了究渐座。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恼朱味,江峰被一阵颠簸惊醒恼朱味,他伸了个懒腰恼朱味,揉了揉眼睛究渐座。

  看看时间恼朱味,五点半究渐座。大多数乘客还在睡梦中究渐座。

  江峰看到眼前恼朱味,十分惊讶恼朱味,这苹果早已腐烂的不成样恼朱味,哪里还能吃?旁边的矿泉水恼朱味,也是一个没看过的品牌恼朱味,水已经发黄恼朱味,旁边还找了几张红色的恼朱味,80年代的一元纸币究渐座。

  江峰有点气愤恼朱味,不过是没有睁开眼看恼朱味,就给自己几个烂苹果和不能喝的矿泉水究渐座。于是他便准备等一会乘务员叫卖的时候再找她究渐座。

  渐渐的大家都陆续醒来究渐座。

  坐在旁边的老人起来看到桌子上的矿泉水恼朱味,异常惊讶究渐座。

  江峰看老人惊讶的眼神恼朱味,便问老人发生了什么究渐座。

  老人回道:“这矿泉水我还是年轻的时候喝的呢恼朱味,这牌子都多少年没见到啦恼朱味,我以为停产了恼朱味,原来还在卖呀!真的怀念究渐座。”

  江峰看着眼前的一切恼朱味,越发的觉得事有蹊跷恼朱味,一定要问清楚这件事究渐座。

  临近中午恼朱味,乘务员推着车开始叫卖究渐座。

  “瓜子恼朱味,方便面恼朱味,矿泉水究渐座。”

  等乘务员到面前恼朱味,江峰刚忙询问“你们昨天晚上有人卖东西吗?”

  “没有啊恼朱味,我们晚上八点就是最后一次叫卖了恼朱味,然后我们就都去睡觉了恼朱味,只留下另一个乘务员值夜班恼朱味,但是他也没有在车厢走啊究渐座。”

  “不会吧恼朱味,我昨天晚上明明看到有人叫卖恼朱味,走来走去究渐座。”

  乘务员觉得好笑:“不可能的恼朱味,是您在做梦啊恼朱味,不然你问问其他的乘客呢?”

  江峰周围的乘客也纷纷摇头恼朱味,表示晚上根本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恼朱味,更不要说看到人了究渐座。

  听到这里恼朱味,江峰顿时冷汗直冒究渐座。

  回到家里恼朱味,江峰大病一场恼朱味,年也没有过好究渐座。

Tags: 乘务员 死去的乘务员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5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