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鬼,不可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宋湘恼朱味,忙完所有的事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究渐座。

  他去帮里从不开车恼朱味,因为走路的话也就二十多分钟究渐座。

  子虚镇的夜是很宁静的恼朱味,尤其是今天恼朱味,冷空气来临恼朱味,主街上都人车稀少恼朱味,更何况是宋湘走的这条两车道的辅路呢究渐座。这条辅路恼朱味,两边都是一人抱不住的法国梧桐树究渐座。梧桐叶子已经枯黄恼朱味,枝干一摆动恼朱味,便纷纷落下究渐座。树上的叶子不知道有多少——估计要落到明年二三月份去了究渐座。落下的叶子被风卷着恼朱味,在路面上横冲直撞恼朱味,就像是有人在指挥着它们一样究渐座。

  街边的门面大部分已关灯锁门恼朱味,偶尔能看见一家24小时便利店或者性用品商店还亮着灯究渐座。但从玻璃门看进去恼朱味,店主也不见踪迹——或许是在高高的柜台下躲懒吧究渐座。

  宋湘快步的走着恼朱味,今天的气温已经降到零度左右恼朱味,按天气预报说的恼朱味,可能再过不了几天就该下雪了究渐座。想到下雪恼朱味,宋湘便将黑色大衣的衣领向上提了提恼朱味,又摸了摸有点麻木的耳垂恼朱味,然后撸起了右手的袖子恼朱味,亮出一块老款手表究渐座。宋湘低头看了看时间恼朱味,已经十二点四十了——估计小绿这会已经睡了恼朱味,其实他准备十点时给她打个电话的恼朱味,但一忙起来就忘了究渐座。

  到年底了恼朱味,帮里的事特别忙恼朱味,而黑狗又是个甩手掌柜究渐座。想起黑狗恼朱味,宋湘叹了一口气:他上周好不容易安排黑狗和三尺剑的念东陌见面恼朱味,本想着两家能够合作恼朱味,这样黑狗帮在子虚镇也有了发展的资本究渐座。但黑狗和念东陌谈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大吵起来恼朱味,最后闹得很不愉快恼朱味,合作的事自然也就黄了究渐座。

  今天晚上恼朱味,宋湘又忙着编制总结和明年计划究渐座。一想到一个大流氓带领的一帮小流氓的团体竟然也要年底总结恼朱味,宋湘差点笑出声来究渐座。刚要笑恼朱味,他又立即有点伤感——这是他自己要做的恼朱味,他的志向谁能理解?

  正在想着恼朱味,宋湘突然看见前面的十字路口的路灯下站着一个背着双肩背包的年轻人究渐座。那个年轻人就愣愣的站着恼朱味,也不知要干什么究渐座。宋湘很疑惑恼朱味,但他的脚步并没有放慢究渐座。

  年轻人本来背朝着宋湘恼朱味,似乎是听见有人的脚步声恼朱味,于是僵硬而缓慢地扭过头来究渐座。宋湘不动声色恼朱味,但他的手已经伸到背着的单肩包里究渐座。

  等他走到年轻人的面前时恼朱味,才借着昏黄的路灯看清了他的相貌:也就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恼朱味,脸上的青春痘还隐约可见恼朱味,感觉上斯斯文文的恼朱味,像个大学生究渐座。

  年轻人朝宋湘打招呼:“你好!”

  宋湘站稳脚步恼朱味,离年轻人约有一米远究渐座。他也说道:“你好究渐座。”

  年轻人说:“先生忙到这么晚了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公司事多究渐座。”

  “那你肯定很累啊!”

  宋湘扶了扶无框眼睛:“你是拉皮条的?”

  小伙子听完这话一下就脸红了恼朱味,他紧张的摇摇手说:“啊恼朱味,不!不!我不是!我……我是……那个恼朱味,先生恼朱味,你相信神吗?”

  宋湘摇摇头:“我相信我自己究渐座。”

  “其实人死了还有灵魂的存在——现在科学已经证实了这一点究渐座。那么……”

  “人死到底怎么样恼朱味,谁也说不清究渐座。你说是吧!”

  “先生恼朱味,其实人应该有点信仰的究渐座。神带你走向光明究渐座。我……”

  “我有自己的信仰究渐座。我的信仰就是我自己究渐座。其实人拜上帝就是拜自己究渐座。不是吗?”

  小伙子还要说话恼朱味,宋湘后退两步说:“行了究渐座。我也累了究渐座。有缘我们再见了究渐座。”

  小伙子见宋湘要走恼朱味,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送到宋湘的眼前说:“我的联系方式在这上面恼朱味,你记一下究渐座。”

  宋湘抢过名片恼朱味,顺手塞进裤子的后兜里说:“好好好恼朱味,如果我想通了给你电话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大步向前走去究渐座。

  当宋湘走过十字路口恼朱味,再回头恼朱味,发现那小伙子还傻傻的站在对面的路灯下恼朱味,他似乎已变成了一个雕像恼朱味,任由树叶在他脚边打着漩究渐座。

  宋湘突然想到恼朱味,就在这十字路口恼朱味,几天前还发生了一件凶案: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被人用钝刀子将脑袋割了究渐座。听说那老头是个杀人犯恼朱味,年轻时奸杀了一个小男孩究渐座。最残忍的是他在小男孩死后将他的头割下扔到河里究渐座。老头被逮捕后先判了无期恼朱味,后来一直减刑恼朱味,最后坐了二十七年牢后才放出来究渐座。可没想到恼朱味,他才出狱不到一年不久就被人杀了恼朱味,而且死状和被他杀害的小男孩一模一样究渐座。所以人人都说这是小男孩的冤魂来找那老头子报仇来了究渐座。

  宋湘不由得怀疑这个年轻人的来历恼朱味,可从刚刚的交谈中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究渐座。那个年轻人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恼朱味,灯光将他的影子扯的很长究渐座。宋湘一边继续朝前走一边摇摇头说:“见鬼究渐座。”

  宋湘虽然不信世上有鬼恼朱味,但也不知是不是那个怪异的年轻人的影响恼朱味,他在上楼的时候总觉得后脊背发凉究渐座。

  宋湘现在住的小区是一个老小区究渐座。因为小绿说:“房子结构不重要恼朱味,关键是装修好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俩就在这小区里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恼朱味,并把省下的钱全用在了装修上究渐座。

  他俩住在七楼恼朱味,这么老旧的大楼自然是没有电梯的恼朱味,所以每每回家还得爬楼梯究渐座。这里楼梯间的灯又小又暗恼朱味,有时还因电压不稳不停的闪烁究渐座。

  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恼朱味,宋湘打开门进去究渐座。

  屋子里很黑——小绿不在究渐座。

  今天下午小绿打电话问他几点下班恼朱味,他不耐烦的说了句“忙着呢恼朱味,不知道”究渐座。小绿就很生气的说:“那我去我妈那!”

  宋湘觉得一会得给小绿发个信息恼朱味,要是一直不理她恼朱味,那大小姐脾气不知要闹到什么时候呢究渐座。

  宋湘一边脱鞋恼朱味,一边打开客厅的灯究渐座。灯一亮恼朱味,人心就安了恼朱味,家也就像个家了究渐座。

  不过恼朱味,宋湘总觉得哪里别扭——他一直是个敏感的人究渐座。所以恼朱味,宋湘首先在家里的卧室费锐耕、厨房费锐耕、阳台处看了看恼朱味,最后恼朱味,他走到窗前恼朱味,将脖子微微探出上下看了一眼恼朱味,然后将窗子关好锁上恼朱味,并且紧紧拉上了窗帘究渐座。

  完成了这一切恼朱味,宋湘这才脱下大衣搁到沙发上恼朱味,走进浴室准备洗脸究渐座。可就在他洗脸的功夫恼朱味,客厅里传来“啪”的一声响究渐座。宋湘跑出来一看恼朱味,原来是小绿的手机掉在了地上究渐座。

  宋湘弯腰捡起手机恼朱味,前后查看了一番恼朱味,这手机幸好有个厚厚的手机壳恼朱味,所以并没有半点损伤——这个看似笨重的手机壳还是小绿半个月前刚买的恼朱味,当时宋湘还好一阵嘲笑恼朱味,现在看看也算有点用究渐座。

  宋湘按了按手机的侧键恼朱味,屏幕却不亮——估计是没电了恼朱味,所以小绿出去时才没有拿究渐座。

  宋湘便将手机放在茶几上究渐座。随后恼朱味,他走向阳台恼朱味,准备取罐啤酒喝时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宋湘自己装在大衣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究渐座。他取出手一看恼朱味,原来是小绿打来的恼朱味,于是接了电话说:“小绿啊恼朱味,你在你妈那呢……包的饺子……我真忙……刚回来……嗯恼朱味,你才知道黑狗不是人……你咋了……我刚洗了个澡恼朱味,准备睡觉……对了恼朱味,小绿恼朱味,你出门咋不拿手机呢?”

  宋湘没想到小绿竟说:“你是不是傻恼朱味,我没拿手机拿什么给你打的电话!”

  他愣住了究渐座。

  可小绿下来的话解释了宋湘的疑惑:“哦恼朱味,我知道你说的恼朱味,前几天我在咱们小区的花坛边坐着恼朱味,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拿了一个跟我手机一模一样的手机模型在我身边玩恼朱味,我走时误以为是我的了恼朱味,就给拿走了究渐座。”

  “哦恼朱味,这样啊恼朱味,哪天碰上了恼朱味,你还给他就是了究渐座。”

  没想到恼朱味,小绿突然变了声调:“哎恼朱味,你听说没恼朱味,那个小男孩最近失踪了究渐座。”

  “是吗恼朱味,没听说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所以我拿那个手机模型没办法究渐座。就只有先扔到家里吧恼朱味,哪天找个机会给他们家人吧究渐座。”

  “那个手机壳?”

  “哦恼朱味,我嫌难看不要了恼朱味,就先套在那模型上吧究渐座。”

  “你就是一天一个想法!”宋湘语气严肃的批评他究渐座。

  “你管究渐座。”小绿调皮的说究渐座。

  两人又你侬我侬的聊了好一会才挂断了电话究渐座。

  宋湘扔掉手机恼朱味,慢慢走到阳台恼朱味,蹲下身子恼朱味,在箱子里取出一罐啤酒究渐座。

  可啤酒刚拿出来还没打开恼朱味,宋湘又听见客厅里“啪”的一声响究渐座。当宋湘端着啤酒罐走到客厅时发现恼朱味,他刚刚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又掉在地上究渐座。

  “怪了!”宋湘自言自语恼朱味,并重新捡起手机恼朱味,放在茶几的正中央恼朱味,而自己坐在沙发上恼朱味,边喝啤酒边盯着它究渐座。

  手机现在纹丝不动恼朱味,也没一点异常究渐座。

  宋湘心想:只怕是自己刚刚没放稳当吧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站起身子恼朱味,准备从冰箱里翻点下酒菜出来究渐座。

  就在他在厨房里的冰箱前忙活时恼朱味,“啪”的一声响又像重锤一样砸到宋湘的耳朵里究渐座。

  宋湘攥紧拳头恼朱味,轻轻的走到客厅究渐座。他又一次看到那个本该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此时却躺在地上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家里的灯灭了究渐座。四周陷入黑暗中究渐座。这种黑暗跟水一样恼朱味,裹得人呼吸不畅究渐座。

  宋湘没动究渐座。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究渐座。

  而当他的眼睛已逐渐适应了黑暗时恼朱味,发现刚刚在掉在地上的手机不见了究渐座。

  宋湘轻轻地费锐耕、缓缓的走到挂起来的单肩包前恼朱味,随后从里面取出一柄冷森森的匕首究渐座。

  “哒哒哒”宋湘心中略微一惊——原来是有人敲门究渐座。

  宋湘走到门前时恼朱味,敲门声却停了究渐座。

  宋湘没走究渐座。

  “哒哒哒”敲门声又一次响起究渐座。

  宋湘便立即趴在门上从猫眼上看去恼朱味,敲门声又停止了究渐座。

  楼道里的瓦斯灯昏黄恼朱味,墙上的污渍像一个个扭曲的鬼脸恼朱味,而且外面并无一人究渐座。

  宋湘的血都凉了究渐座。

  “灯?”宋湘突然想起来恼朱味,楼道里有电恼朱味,为什么家里的灯会突然熄了究渐座。他到沙发上拿起自己的手机恼朱味,借着手机的光细细检查了一下家里的电箱究渐座。电箱里什么都是好的恼朱味,可房间里就是没电究渐座。

  “滴滴滴”他的手机偏偏在这个时候又提示电量不足究渐座。宋湘便赶紧从抽屉里找出一根红蜡烛点上究渐座。他左手拿刀恼朱味,右手端着蜡烛在各个房间里转了一圈后恼朱味,将蜡烛固定茶几的一角究渐座。

  烛光摇曳不定恼朱味,宋湘的影子也跟有了生命似的在墙上晃荡究渐座。

Tags: 不可说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5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