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七月半之莫回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年十二个月恼朱味,要说在民间哪个月的禁忌最多恼朱味,那就非七月莫属了究渐座。七月一直都被人称之为鬼月恼朱味,各地在这个月之中都有着不少的风俗习惯恼朱味,尤其是七月十五的那一天究渐座。

  七月十五又称七月半恼朱味,是一个广为人知的鬼节究渐座。相传恼朱味,在七月半那天恼朱味,地府的鬼门关会打开恼朱味,所有的鬼魂都会在当天夜里回到人间探望亲人恼朱味,无主的游魂也会游离在人间接受生人的布施究渐座。

  每当夜幕降临恼朱味,民间便会开始祭祀鬼魂究渐座。放河灯为逝去的亲人引路费锐耕、焚烧香烛冥纸拜祭恼朱味,搭台唱戏供鬼魂观看等活动恼朱味,还有些庙宇或道观会在当天夜里设坛举行超度恼朱味,这一切的活动都是围绕这鬼魂举行的究渐座。所以在当天的禁忌也是诸多恼朱味,一不小心犯了禁忌恼朱味,说不定就会惹祸上身!

  林凡就是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恼朱味,他清楚的记得当天正好是七月十五恼朱味,本来他是不怎么愿意在深夜里出门的恼朱味,可是天意弄人恼朱味,他的一个表弟正好在当天晚上出了车祸恼朱味,他不得不连夜的赶往医院究渐座。

  他出门的时候正好是十二点整恼朱味,楼下的巷子显得有那么一丝渗人恼朱味,那一堆一堆被冥纸点燃的火焰就好像鬼火一般在夜里跳动着恼朱味,上空弥漫的烟雾恼朱味,也为这个祭祀鬼魂的节日平添了几分诡异的氛围究渐座。

  林凡紧了紧身上的外套恼朱味,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恼朱味,生怕一不小心就踩到道路两侧一些祭品燃烧过后的灰烬究渐座。好在地上石灰画的圆圈一直在提醒着路人究渐座。穿过小巷恼朱味,林凡站在冷清的街口等待了片刻恼朱味,伸手拦住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恼朱味,到达医院门口时恼朱味,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究渐座。

  林凡刚下车恼朱味,就隐隐约约的听见身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恼朱味,他本能的回过头看去恼朱味,却并没有发现身后有人恼朱味,脸上闪过一丝疑惑恼朱味,只当自己是听错了恼朱味,转头就准备进入医院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一阵阴冷的风刮过恼朱味,林凡的身体不由的颤抖了一下恼朱味,紧接着就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究渐座。

  林凡再次转头看去恼朱味,却发现他那出车祸的表弟正面带笑容的站在身后恼朱味,只是表弟脸上的笑容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恼朱味,总是让他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恼朱味,不过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恼朱味,他并没有想太多恼朱味,只是带着疑惑的问道:“你女朋友不是打电话说你伤的挺严重的么?怎么你……”

  但他话都还没说完恼朱味,表弟就伸手拉住他的手恼朱味,也不说话恼朱味,一个劲的把他往外拉究渐座。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恼朱味,表弟的力气好像比以往增长了不少恼朱味,虽然有些不解恼朱味,但是林凡还是跟着表弟往外走去究渐座。

  林凡刚走了没几步恼朱味,急促的刹车声骤然响起恼朱味,强烈的撞击力伴随着剧痛猛然袭上心头……

  夜漆黑如墨恼朱味,四周渐渐的笼罩了一层薄雾恼朱味,空气中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究渐座。林凡一脸错愕的看着倒伏在血泊之中的人恼朱味,那张惨白的面孔是如此的熟悉恼朱味,熟悉的令他感到一阵窒息究渐座。

  嘀…嘀嘀……急促的汽笛声惊醒了呆滞在原地的林凡恼朱味,他的身体就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控制了一般恼朱味,不由自主的踏上了停靠在身边的白色大巴车究渐座。车上除了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司机恼朱味,还有两个人端正在座位上恼朱味,身穿着黑色斗篷的那个人恼朱味,浑身都透着古怪恼朱味,完全看不到面容究渐座。至于一身蓝白相间病号服的年轻男子恼朱味,他是再熟悉不过了恼朱味,那不就是将他一手拉入死亡的表弟么?

  林凡非常想走过去质问他为什么?只是他却无法做到恼朱味,那无形的力量把他死死的按在了座位上恼朱味,就连说话的能力都散失了恼朱味,他就只能愤怒的盯着坐在距离他不远座位上的表弟究渐座。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恼朱味,林凡在表弟面无表情的双眼之中看到了一丝惊恐费锐耕、一丝无奈……

  大巴车行驶的很平稳恼朱味,平稳的让他误以为根本就没有动恼朱味,但是车窗外一闪而过的建筑物恼朱味,却在不停的提醒他恼朱味,车辆正在快速的行驶着究渐座。

  林凡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恼朱味,只知道他在渐渐的远离着他所生活的世界究渐座。伴随着建筑物的消失恼朱味,四周的白雾越来越浓烈了恼朱味,车内的气温也在直线下降恼朱味,仿佛瞬间就从初秋迈入了寒冬究渐座。

  寒冷的气流不停的涌入他的身体恼朱味,缓缓地把他的思维都给冻僵了究渐座。林凡只觉得世界好像都静止了一般恼朱味,面无表情的端坐在座位上究渐座。他并不知道在他失去思考能力的同时恼朱味,正在快速行驶的大巴车同样戛然而止究渐座。

  掌握着方向盘的中年男人化为了一缕黑烟恼朱味,没入了乘坐在最后一排座位上的黑衣人身体中恼朱味,一阵阴风刮过恼朱味,黑衣人瞬间消失在车厢之中究渐座。

  一个身着黑衣恼朱味,头戴写有“天下太平”四字的黑色长帽恼朱味,手持黑色铁链费锐耕、镣铐的身影瞬间就行动了起来恼朱味,手中铁链一挥恼朱味,如灵蛇一般将车顶上出现的黑烟缠绕住恼朱味,黑烟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恼朱味,顷刻间现出了黑衣人的身形究渐座。

  头戴长帽的身影恼朱味,一个闪烁出现在车顶上恼朱味,手中的镣铐黑光一闪恼朱味,将黑衣人的手脚拷了起来恼朱味,冰冷的出声道:“哼恼朱味,胆子不小啊!敢在鬼节这一天偷渡灵魂恼朱味,你是不把八爷我放在眼里么?”

  被捉了个正着的黑衣人恼朱味,浑身一颤恼朱味,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恼朱味,就被那自称为八爷的人给提着消失在夜色之中究渐座。他在离开前恼朱味,随意的对着脚下的大巴车一蹬脚恼朱味,端坐在车厢内的林凡两人化作两缕白烟消失不见恼朱味,在他们离开的瞬间恼朱味,大巴车火光一闪恼朱味,化为了灰烬随风消散究渐座。

  当林凡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恼朱味,他发现自己正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恼朱味,脖子上还套着颈托恼朱味,右脚上也打着一个笨重的石膏……

Tags: 七月半 莫回头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4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