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放狐归山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日傍晚恼朱味,猎户张怀在山中抓到一只赤红的狐狸恼朱味,高兴地是眉飞色舞究渐座。总算不费一番功夫恼朱味,现在的他饥肠辘辘的恼朱味,急着下山究渐座。哼着歌脚步轻快的走着恼朱味,再过一片树林就可以出山了究渐座。

  突然笼子里的狐狸大声的“吱吱”的叫起来恼朱味,躁动的不安与凄厉让张怀莫名的紧张起来究渐座。怎么了?他停下脚步恼朱味,把背在身上的笼子放到地上恼朱味,看见笼子里的狐狸眼含热泪恼朱味,如孩子一般哭叫恼朱味,难道它知道要出山了恼朱味,不想走究渐座。这种赤红的狐狸要是带出去恼朱味,一定能卖个好价钱恼朱味,让他一个冬天吃喝不愁啊!不过看这样子恼朱味,它是想要自己放它走啊!

  怎么舍得呢?可是恼朱味,这狐狸毛色油光发亮恼朱味,双眼炯炯有神十分的有灵性恼朱味,莫不是山中修炼的精?若是不放它恼朱味,强行带出去卖了恼朱味,让它积怨在心将来怕是会遭报应啊!想到这恼朱味,张怀双手伸向笼子的锁恼朱味,那狐狸立马停止了哭泣恼朱味,一副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恼朱味,如山星一样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希望的光究渐座。

  “小狐狸恼朱味,你知道我要放了你?”张怀手停在半空究渐座。

  “吱吱究渐座。”那小狐狸点点头究渐座。

  张怀惊得张大嘴巴恼朱味,半晌才回过神来究渐座。天啊恼朱味,这是狐狸精啊!若是把它放了以后会不会害人啊?

  “那你出来了恼朱味,会不会害人啊?”张怀心里想着恼朱味,不由的脱口而出了究渐座。

  “吱吱恼朱味,吱吱究渐座。”小狐狸使劲儿的摇摇头恼朱味,然后还冲着张怀甜甜的一笑恼朱味,十分讨喜究渐座。

  “嗯恼朱味,好吧!我放了你究渐座。”张怀打开锁恼朱味,小狐狸慢慢的走了出来恼朱味,可能是怕张怀反悔恼朱味,所以头也不回的逃跑究渐座。

  “喂恼朱味,你以后一定要当心啊恼朱味,不要再被抓住了究渐座。”张怀看着那小红狐的背影大喊恼朱味,它听了之后停下了脚步恼朱味,回头看看恼朱味,然后又掉头继续向大山里走究渐座。

  再说张怀虽然放了到嘴的肥肉恼朱味,可是他心里却十分的高兴恼朱味,毕竟做了一件好事嘛究渐座。此时恼朱味,天空中已经缀满明亮的星恼朱味,树林还是显得很黑究渐座。张怀摸着黑慢慢的往前走恼朱味,忽然看见不远处的大树上挂着一个红灯笼恼朱味,一阵女人的低低的惨叫声传来究渐座。

  这么大晚上恼朱味,怎么会有女人呢?

  待张怀走近查看的时候恼朱味,发现挂着灯笼的树下有个大肚子的女人痛苦的叫着恼朱味,好像是要临盆了究渐座。她惨白着脸恼朱味,看见张怀如抓住救命稻草恼朱味,沙哑着声音说:“快恼朱味,救救我的孩子恼朱味,救救我的孩子究渐座。”张怀还未娶妻生子恼朱味,哪见过这个架势恼朱味,也是慌了神了究渐座。给女人接生恼朱味,他一个毛头小子哪会啊!

  “我……我……我不会啊恼朱味,我……我抱你去村里吧!”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恼朱味,语无伦次的究渐座。

  “来不及了恼朱味,我要……要生了究渐座。啊……”女人凄惨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究渐座。

  怎么办啊?怎么办?他此时双腿打颤恼朱味,魂都不知道飞到哪去了恼朱味,要是女人生不下来恼朱味,难产而死恼朱味,到时候可就是一尸两命啊!

  “啊……”背对着女人的张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清脆的婴儿的哭泣声恼朱味,孩子生出来了究渐座。

  “你不要回头恼朱味,就在这站着保护我们母子一会恼朱味,可以吗?”女人虚弱无力的说究渐座。

  “嗯恼朱味,可以究渐座。”张怀连连点头恼朱味,如小鸡啄米一般究渐座。

  夜里很静谧恼朱味,张怀像哨兵似的环视四周恼朱味,确保没有什么毒蛇猛兽的威胁究渐座。一天没吃什么东西的他只是觉得肚子越来越饿究渐座。

  “好了恼朱味,谢谢你恼朱味,你可以回头了究渐座。”背后传来女人的声音究渐座。

  张怀打小到大就没和女的说过几句话恼朱味,这下子羞红了脸究渐座。

  “生了个男孩还是女孩?”他好奇的问恼朱味,然后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究渐座。

  “男孩究渐座。”女人温柔的说究渐座。

  “哇恼朱味,大胖儿子啊恼朱味,真好究渐座。你怎么这么晚还在树林里走啊恼朱味,还挺着个大肚子恼朱味,你的家人呢?”他又问究渐座。

  “我娘生病了恼朱味,所以回娘家看看恼朱味,老公要做活计恼朱味,没让他陪恼朱味,我想孩子应该还要几天出生恼朱味,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就不行了究渐座。”

  “哦恼朱味,你这……也太大胆了究渐座。万一要是弄不好恼朱味,就会一尸两命啊!”张怀的心还提在嗓子眼究渐座。

  “嗯恼朱味,嘻嘻恼朱味,现在没事了恼朱味,要抱抱他吗?”女人问究渐座。

  “好啊!”张怀走过去伸手去抱起孩子究渐座。在红灯笼下恼朱味,孩子的小脸红扑扑的恼朱味,他的心扑通扑通的快速跳着恼朱味,生怕这怀里的柔软的小家伙没抱住恼朱味,“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究渐座。

  就在张怀细细的看着怀里的婴儿的时候恼朱味,突然发现孩子的脸变成了狐狸恼朱味,张着满嘴的尖牙就要咬他恼朱味,吓得他一甩手把孩子扔在了地上究渐座。

  孩子惨叫了一声就没有了动静恼朱味,女人疯了似的去抱起自己的孩子恼朱味,哇哇大哭:“你杀了我的孩子恼朱味,给我的孩子偿命究渐座。”说着就朝张怀猛扑过来恼朱味,惊魂未定的张怀揉揉自己的眼睛恼朱味,那襁褓里的是个孩子啊恼朱味,难道自己眼睛看花了?自己杀人了?

  他失了魂一样瘫坐在地上恼朱味,女人痛哭着拉扯他恼朱味,要他偿命究渐座。

  “放开他恼朱味,别在这装了究渐座。”突然恼朱味,树林里跑出来一个穿红衣的妙龄女子恼朱味,激动地呵斥着发了疯似的正捶打张怀的女人究渐座。

  “啊呀!”坐在地上的张怀被红衣女子狠狠拽起来恼朱味,而那个哭泣的女人突然止住哭声恼朱味,冷冷的说:“怎么恼朱味,你打算抢我这到嘴的肥肉恼朱味,哼恼朱味,不好意思恼朱味,你来晚了恼朱味,他是我的究渐座。”

  “你不能动他究渐座。”红衣女子斩钉截铁究渐座。

  张怀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恼朱味,一时没回过神来:“你们在说什么?”

  “你还不明白恼朱味,看看地上的死婴吧!”顺着红衣女子的目光恼朱味,张怀发现襁褓里哪有什么死婴啊恼朱味,只有一撮狐狸毛究渐座。妈呀恼朱味,这是遇到妖怪了!刚刚不是自己花了眼睛恼朱味,明明是这妖怪施了法术迷惑自己究渐座。

  “这可由不得你恼朱味,今天就各凭本事恼朱味,先打赢了我再说!”那女子说完便往后退了三步恼朱味,一扭头居然变成了面目狰狞的白狐狸精恼朱味,快速的朝红衣女子进攻究渐座。红衣女子纵身跳到树上恼朱味,一眨眼的功夫张怀发现她的身后竟然有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恼朱味,哦恼朱味,天啊恼朱味,两个都是狐狸精究渐座。不能坐地等死恼朱味,得趁着它们打斗期间快点跑才是上策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那白狐狸精设下结界恼朱味,张怀怎么也跑不开恼朱味,只能看两只狐狸精在空中搏斗究渐座。“噗”红衣女子显然是弱一点的恼朱味,被击退在地恼朱味,口里吐出一口鲜血究渐座。张怀看的出来它是前来救自己的恼朱味,赶紧上前扶起受伤的她究渐座。

  “你怎么样了?还好吗?”张怀关心的问究渐座。

  “我……我打不过她究渐座。她要吃了你恼朱味,怎么……怎么办啊!”那红狐狸受了重伤恼朱味,却还在担心张怀究渐座。

  “哼恼朱味,你道行这么浅恼朱味,跟我斗恼朱味,就是找死恼朱味,我先打死你恼朱味,再好好的享用这个美味究渐座。哈哈哈哈……”白狐愈逼愈近恼朱味,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究渐座。

  说时迟那时快恼朱味,张怀从身上拿出麻醉枪对准白狐恼朱味,“嗖嗖”几只枪就射中了它究渐座。白狐头部费锐耕、身上费锐耕、腿上皆中招究渐座。还没挣扎几下恼朱味,它就倒在了地上动弹不了究渐座。

  张怀抓起它抖了两下恼朱味,它变回了原形恼朱味,好一只肥肥的狐狸究渐座。他高兴地把狐狸关进小笼子里恼朱味,这种纯白的狐狸市面上十分少见恼朱味,也能买一个好价钱啊!

  再看那只红狐恼朱味,张怀问:“你是不是刚刚我放走的那只?”

  “嗯恼朱味,是的!原本我逃走了恼朱味,可是我怕你遇到危险究渐座。我知道那只白狐专门在下山的必经之路设迷魂阵害人恼朱味,我不想你这么好的人遇到危险究渐座。”红狐说着恼朱味,看了一眼被关在笼子里昏迷的白狐嘱咐道恼朱味,“它作恶多端恼朱味,虽然我们身为同类可是不值得我救究渐座。你要是回去杀死它的话恼朱味,记得找只黑狗放在它的身边恼朱味,死前狗大吠能吓唬它恼朱味,它的魂魄就会被吓得散掉恼朱味,不然到时候它的厉魂会回来寻仇的!我要走了恼朱味,再见究渐座。”

  红狐说完恼朱味,幻化成小狐狸的模样跑进深山究渐座。张怀背起身上的笼子恼朱味,心情畅快的大步往山下走去究渐座。他身上背着的笼子里的狐狸慢慢恢复知觉恼朱味,可是无论它怎么在笼子里大喊大叫恼朱味,张怀也没有放它逃生……

Tags: 猎户 狐狸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3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