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妻子的诅咒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浓重的黑夜究渐座。

  倾盆大雨究渐座。

  他披着灰色的雨衣恼朱味,骑着灰色的摩托车恼朱味,在雨中疾驶着究渐座。

  车灯开了恼朱味,照着前方的路究渐座。

  而光线能及之处恼朱味,不过是入串珠般从天而降的雨水究渐座。

  他不管不顾恼朱味,一心只想赶回家去究渐座。

  ——这样的一个深夜恼朱味,这样的一场大雨恼朱味,任谁都会急着往家赶究渐座。

  尽管穿着雨衣恼朱味,但他能感觉到恼朱味,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究渐座。

  湿气钻进肌肤恼朱味,他不由觉得浑身都浸着凉意究渐座。

  赶到家里恼朱味,脱掉湿漉漉的衣服恼朱味,用干毛巾擦拭身子恼朱味,然后滚到床上恼朱味,舒舒服服地钻进被窝里……

  他的脑子里一直这么想着究渐座。

  有了这样的想法恼朱味,他的心里才会滋润一些恼朱味,身上也似乎暖和了一些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他因渴求恼朱味,行驶的速度更快了一些究渐座。

  前方有红绿灯究渐座。

  是一个十字路口究渐座。

  而路口处恼朱味,有一束车灯光究渐座。

  看了看车灯光恼朱味,他知道前方很有可能发生什么车祸了究渐座。

  车速很快恼朱味,而前方亮起的是绿灯恼朱味,他很快穿过十字路口恼朱味,没有停下来恼朱味,看个究竟究渐座。

  只在车路过的时候恼朱味,他轻瞥了一眼究渐座。

  是一辆摩托车恼朱味,好像与他骑着的款式是一样的恼朱味,连车身的颜色都一样究渐座。

  倒地的摩托车上趴着一个穿着雨衣的人究渐座。

  看不清脸色恼朱味,看不清身高恼朱味,只能从雨衣裹着的人的体型看出恼朱味,应该是一个男的究渐座。

  很有可能已经死掉了吧?他这么想道究渐座。

  路上遇到死人恼朱味,当然晦气究渐座。

  尤其是这样的一个深夜恼朱味,这样的一个大雨天究渐座。

  他不管不顾恼朱味,继续开着究渐座。

  他要赶回家去恼朱味,躲到温暖的被窝里恼朱味,让自己舒舒服服地睡个好觉究渐座。

  他现在是一个单身汉究渐座。

  结过婚恼朱味,但妻子已经有好几个月不在他的身边了究渐座。

  他也知道恼朱味,她离开后恼朱味,是不可能再回属于他们的那个家了究渐座。

  有一种人离开后就不会再回来究渐座。

  她就是那种人究渐座。

  她爱慕虚荣恼朱味,厌烦四年的婚姻生活恼朱味,跟一个有钱却离了婚的男人勾搭在了一起究渐座。

  她要离开他恼朱味,投奔向她所渴望的幸福中去究渐座。

  那天恼朱味,与今晚同样的深夜恼朱味,与今晚类似的大雨在下着恼朱味,她提出了跟他离婚……

  骑着车的他恼朱味,此时想到了妻子恼朱味,想到了那一晚的场景究渐座。

  暖意并不多的心里恼朱味,像是忽然被泼了一盆冰水究渐座。

  他发狠地加大了油门恼朱味,在雨中冲刺着究渐座。

  速度越快恼朱味,迎来的风和雨越大恼朱味,他的身体更冷究渐座。

  如果回到家里恼朱味,有一个女人等着恼朱味,那该多好?他这么想道究渐座。

  一顿不丰盛却热腾腾的饭菜恼朱味,一个温柔体贴却并不漂亮的女人恼朱味,一张宽大却并不那么软塌的床恼朱味,这就是他想要的究渐座。

  饭菜可以很普通恼朱味,女人可以很普通恼朱味,床也可以很普通恼朱味,家也可以跟很多家庭一样恼朱味,很平凡恼朱味,很普通究渐座。

  但只要有一口这样的饭菜恼朱味,有一个这样的女人恼朱味,有一张这样的床恼朱味,不管家有多普通恼朱味,都是很温馨的恼朱味,很暖和的恼朱味,也是值得他留恋的究渐座。

  这样的家恼朱味,在他看来恼朱味,不再那么普通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他并没有究渐座。

  淋着倾盆大雨回到家里恼朱味,他要面对的是空无一人的房间究渐座。

  地没有扫恼朱味,衣服乱丢恼朱味,冰箱里只有速食品恼朱味,空气里掺杂着霉味究渐座。

  床上的被子厚而凉恼朱味,连挂在墙上的电视机都落满了灰尘究渐座。

  寂寞恼朱味,冰冷恼朱味,充斥着那个家的每一个角落究渐座。

  这才是他真正的家究渐座。

  他必须面对这个现实究渐座。

  前方又出现了一束车灯光究渐座。

  从车灯光倾斜的角落看恼朱味,又像是一辆倒了地的摩托车或电动车的究渐座。

  由于心里冷凉恼朱味,知道回到家里恼朱味,自己也徒增伤感恼朱味,他已经把车速减了下来究渐座。

  到了那辆倒地的车子旁时恼朱味,他停了下来究渐座。

  是一辆摩托车恼朱味,跟他开着的款式一样究渐座。

  看不清车身的颜色究渐座。

  看不到趴在倒地摩托车上的那个身穿雨衣的人的脸究渐座。

  应该是个男人究渐座。

  好像已经死了究渐座。

  又是一起不幸的车祸究渐座。

  没有肇事者恼朱味,只有受害者究渐座。

  这样的一个深夜里恼朱味,又下着那么大的雨恼朱味,即便发生了这样的车祸恼朱味,也不一定能追查出肇事者吧?

  这样无人问津地死去恼朱味,这个人的生命真是悲哀恼朱味,更可怜究渐座。

  即便这个人死后变成了鬼恼朱味,也不一定知道害死了他的人是谁吧?

  如果因找不到害了自己的人而不能投胎的话恼朱味,那么这个鬼就只能永远在人世间孤独地游荡恼朱味,憋着屈恼朱味,含着冤恼朱味,做鬼也没有尽头究渐座。

  他叹了一口气究渐座。

  踩上油门恼朱味,他默默地离开了究渐座。

  他再一次想起了妻子究渐座。

  他再一次想起了也是下着那么大的雨恼朱味,也是那么深的夜的那晚究渐座。

  她向他摊了牌恼朱味,对他说出了“离婚”两个字究渐座。

  “跟你在一起四年恼朱味,我吃苦耐劳恼朱味,什么也得不到究渐座。”

  “你是一个没有用的男人恼朱味,让我连做女人恼朱味,都不得女人的快活究渐座。”

  “没钱恼朱味,没能力恼朱味,甚至连男人的能力都没有恼朱味,作为你的女人恼朱味,我跟着你恼朱味,活着有什么意思?”

  “这个家里也没有什么恼朱味,我什么也不要恼朱味,净身出户究渐座。”

  “我从你那里也得不到什么恼朱味,这四年来恼朱味,你似乎也没有给过我什么究渐座。”

  “跟你在一块的这四年恼朱味,真的是我人生的黑暗期究渐座。”

  “我想恼朱味,离婚后恼朱味,我永远也不会回想跟你在一起的这一段日子究渐座。”

  ……

  他默默地听着究渐座。

  神色木然究渐座。

  整个过程恼朱味,他只有一个动作究渐座。

  一手拿着苹果恼朱味,一手拿着水果刀究渐座。

  他在削苹果究渐座。

  本来恼朱味,他是想把苹果削好恼朱味,给她吃的究渐座。

  看来恼朱味,他徒有这一份心意恼朱味,却不可能真的给她了究渐座。

  话听到一半恼朱味,他本想停下削苹果的动作的究渐座。

  但恼朱味,这个动作一旦停下恼朱味,他就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姿势好了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他只有继续那个动作恼朱味,只不过削的速度变慢了究渐座。

  说了好多恼朱味,她的抱怨结束了究渐座。

  她叹了一口气恼朱味,像是终于解脱了究渐座。

  看了看他恼朱味,她觉得很是轻松究渐座。

  没有再说什么恼朱味,她提着放在身边的那个时尚又新款的包恼朱味,准备离开了究渐座。

  而这时恼朱味,他的眼睛忽然盯紧了那个包究渐座。

  那个女士款小包恼朱味,印着“LV”究渐座。

  它绝不是他买的恼朱味,也不可能是她买的究渐座。

  只有可能的是恼朱味,别人送给她的究渐座。

  这个敢花大价钱送给她的“别人”恼朱味,一定与她有着非正常的关系究渐座。

  “跟你相好的那个男人是谁?”他蕴着怒气恼朱味,问道究渐座。

  抬脚刚迈出去几步恼朱味,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他的责问恼朱味,她不禁愣了一下究渐座。

  回过神来后恼朱味,她很淡然地说道:“一个肯为我花钱的男人究渐座。”

  “你已经跟别的男人勾搭上了?”

  她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究渐座。

  “那个男人能够让我尝到作为女人的快活恼朱味,他又肯为我花钱恼朱味,尽管已经结了婚恼朱味,但我不介意……”

  “好不要脸的女人!”

  “哼恼朱味,再不要脸恼朱味,也比跟你这个无能的男人强究渐座。”

  不知不觉恼朱味,车速被他加快了究渐座。

  也许是心中有着太深的愤怒恼朱味,他控制不住了自己究渐座。

  风和雨拍打着他戴着的头盔恼朱味,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了究渐座。

  但他不管不顾恼朱味,继续疯狂地疾驶着究渐座。

  前方又出现了一束车灯光究渐座。

  看那车灯光倾斜的角度恼朱味,应该是车子倒地了究渐座。

  应该是摩托车恼朱味,摩托车上趴着一个身穿雨衣的人究渐座。

  管这个人是谁呢恼朱味,与他没有什么关系究渐座。

  他漠视地离开恼朱味,继续在大雨的深夜里冲刺究渐座。

  前方又出现了一束车灯光究渐座。

  倒地的车子恼朱味,不知道车子上有没有趴着一个穿着雨衣的死人究渐座。

  他依然无视地扬长而飞奔离去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前方又出现了一束车灯光究渐座。

  这次是在红绿灯下究渐座。

  依然是倒地的车子恼朱味,依然有可能有一个死人趴在车子上究渐座。

  这一路遇到的车祸太多了吧?真是晦气究渐座。

  自己千万别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恼朱味,否则恼朱味,连一个收尸的人都没有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虽然这么想恼朱味,他依然没有减车速恼朱味,继续在路上狂奔着究渐座。

  他很愤怒地将削好的苹果砸在地上究渐座。

  然后恼朱味,他紧攥着水果刀恼朱味,三两步冲到了她的身边究渐座。

  手中的水果刀恼朱味,带着他胸腔里燃烧着的愤怒之火恼朱味,插进了她的腹部究渐座。

  她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恼朱味,便忽然觉得腹部袭来一阵冰凉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究渐座。

  待到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恼朱味,她已经被他捅了十几刀究渐座。

  刀刀深插腹部究渐座。

  她睁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睛看着他究渐座。

  她看到了一个魔鬼究渐座。

  一个面目狰狞恼朱味,贪婪地啃噬着她的生命的魔鬼究渐座。

  疼痛撕心裂肺地从腹部传来究渐座。

  她痛苦又无力地呻吟了几声究渐座。

  然后恼朱味,她控制不住地恼朱味,倒了地究渐座。

  而魔鬼依然紧追不舍究渐座。

  魔鬼骑在她的身上恼朱味,继续挥舞着手中的刀子究渐座。

  她的头恼朱味,她的脖子恼朱味,她的胸部恼朱味,她的双臂恼朱味,她的肠胃恼朱味,她的双腿恼朱味,……

  没有一处不被刀子捅过恼朱味,没有一处不在流血究渐座。

  她很快失去了意识究渐座。

  魔鬼已经啃噬了她的生命恼朱味,却依然贪婪地捅着她的肉体究渐座。

  面目全非恼朱味,千疮百孔恼朱味,血流一地究渐座。

  又一次遇到了一束车灯光究渐座。

  这已经不知是第多少次了究渐座。

  怎么可能会遇到那么多车祸呢?

  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究渐座。

  这时的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他已经在路上骑了很久恼朱味,却依然没有冲破黑暗恼朱味,到自己的家里究渐座。

  他敢肯定自己没有在路上绕圈子恼朱味,也没有在同一条路上经过很多次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他为什么到不了家呢?

  难道……

Tags: 妻子 诅咒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3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