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冤魂”复仇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东方家的千金东方玉儿和金家的少爷金英杰二人青梅竹马恼朱味,两小无猜恼朱味,幼年两家便定下娃娃亲恼朱味,因此转眼之间到了适婚的年纪恼朱味,近些时日恼朱味,两家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二人的婚事究渐座。

  就在结婚前几日恼朱味,东方玉儿眼皮总是跳个不停恼朱味,于是拉着金英杰去庙里上香恼朱味,庙祝打量二人一番后恼朱味,提醒二人婚前要处处小心恼朱味,谨防招来血光之灾!

  二人谢过庙祝后恼朱味,刚回到金家恼朱味,便觉得气氛不对恼朱味,只见桌子上放着一个木匣恼朱味,金英杰问金母发生了什么事恼朱味,金母不禁失态恼朱味,放声痛哭起来究渐座。金老爷说金英杰的弟弟金英少亡故了恼朱味,木匣里装的真是金英少的骨灰究渐座。

  “英少不是去了英国留学吗?怎么会忽然就没了呢?”金英杰问道究渐座。

  “为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恼朱味,上午接到英国老师的电话恼朱味,说把英少的骨灰送回来了究渐座。”

  金家笼罩在悲伤的气氛里恼朱味,东方玉儿觉得有必要留在金家安慰哀伤的老人恼朱味,毕竟过几天就是婚期了恼朱味,更何况玉儿一直把金英少当成亲弟弟恼朱味,他从小就是玉儿的跟屁虫恼朱味,每日里“玉儿姐姐恼朱味,玉儿姐姐”地叫个不停恼朱味,想到从此再也见不到金英少恼朱味,玉儿的忧伤也蔓延开来究渐座。

  睡梦中玉儿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脸上扫来扫去恼朱味,睁眼一瞧恼朱味,吓得叫出声来恼朱味,原来一副胡须吊在房顶上恼朱味,恰好来回扫在玉儿的脸上究渐座。玉儿的惊叫引来了众人恼朱味,众人认出这副胡须是金英少的恼朱味,金英少生前喜欢唱戏恼朱味,尤其喜欢关羽的美髯恼朱味,于是珍藏了起来究渐座。可是此刻又是谁把他吊在屋顶的呢?众人皆疑惑恼朱味,只听一下人嗫嚅道:“不会是闹鬼吧?应该是二少爷自己吊的吧?平时这胡须二少爷不让别人碰它分毫恼朱味,连放在哪里我们都不清楚究渐座。”

  不管怎样恼朱味,玉儿再也不敢独寝恼朱味,只得和金英杰共处一室究渐座。就在二人刚刚就寝恼朱味,就听有人拨开门栓进屋了恼朱味,金英杰大喊一声“谁”恼朱味,那人听到立马飞奔出去恼朱味,金英杰紧追了上去恼朱味,玉儿心惊胆战恼朱味,穿好衣服也紧随其后究渐座。女儿家毕竟跑得慢恼朱味,待跑到后院恼朱味,发现金英杰靠在门边恼朱味,喊了几声都不曾答应恼朱味,玉儿上前一拽恼朱味,金英杰倒地恼朱味,玉儿一摸恼朱味,已气绝身亡究渐座。玉儿眼前一黑恼朱味,昏了过去究渐座。

  玉儿醒来时恼朱味,大病一场恼朱味,他未来的夫君已先他而去恼朱味,金家短短两天痛失两个儿子恼朱味,而原因却都查不出来恼朱味,外界纷纷猜测金家是冤魂索命恼朱味,因为金家是京城的权贵恼朱味,能到今天的地位肯定手上沾了不少人的鲜血究渐座。而玉儿坚持要和金英杰成婚恼朱味,即使冥婚她也要嫁他恼朱味,只是婚期推迟了两个月究渐座。金家的下人听到外界的传言恼朱味,走了很多恼朱味,毕竟命比钱重要得多恼朱味,短短一个多月下人们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恼朱味,剩下的只是有残疾的或者孤苦无依的究渐座。屋漏偏逢连夜雨恼朱味,金老爷竟无疾而亡恼朱味,金母更是急火攻心中风瘫痪究渐座。玉儿没有想到嫁给自己的爱人会这么难恼朱味,她只是想成为金家的人恼朱味,索性不顾父母反对住进了金家照顾金母恼朱味,就在玉儿搬到金家没几天恼朱味,金母竟然不见了恼朱味,各个角落找过都找不到恼朱味,不好的直觉在玉儿心头笼罩恼朱味,她召集下人来到后院的井旁恼朱味,往下一看恼朱味,果然金母已被泡的发白究渐座。这下她有些相信金家真的有冤魂索命了恼朱味,短短几十天恼朱味,一家四口全部不明原因相继死亡究渐座。

  玉儿忍住悲伤处理完金母的后事恼朱味,遣散了下人恼朱味,只有一个少年不走恼朱味,玉儿问他为何恼朱味,他说金家待他不薄恼朱味,他要与金家共存亡恼朱味,守护金家的宅子恼朱味,玉儿无心坚持赶他恼朱味,就任由他留了下来究渐座。

  就在原定的婚期当晚恼朱味,少年闯进了玉儿的房间恼朱味,玉儿惶恐究渐座。

  “”玉儿姐姐恼朱味,你当真认不出我了吗?“少年盯着玉儿问道究渐座。

  少年见玉儿摇头恼朱味,便朝脸上一撕恼朱味,原来少年竟是金英少究渐座。”玉儿姐姐恼朱味,见到我你不开心吗?我可是从小一直都爱着你啊!莫非你真的以为这宅子真如外人所说恼朱味,是冤魂使得金家家破人亡吗?不是的恼朱味,是我恼朱味,是我金英少为了得到我未来的嫂子而导演的究渐座。怎么样恼朱味,精彩吧?我才是金家宅子里最大的冤魂恼朱味,自小爹娘处处维护金英杰恼朱味,连我爱的女人都许给了他恼朱味,我不甘心恼朱味,凭什么最好的东西都是他的?于是我借留学之名学习异术恼朱味,先假死后杀了金英杰恼朱味,这样我才有机会拥有你究渐座。可是我爹娘顽固恼朱味,竟然同意你和我哥冥婚恼朱味,我怎么舍得你?于是我在爹的饭菜里下了慢性毒药恼朱味,这种毒药是云南蛊毒的一种恼朱味,所以不会有人发觉我爹是毒发身亡恼朱味,只当他为了儿子的事伤心劳累过度罢了究渐座。至于我娘恼朱味,我只是把她背到了井边恼朱味,因为只留下她独自承受不幸对她来讲不公平究渐座。“

  此时的玉儿恼朱味,满脸的怒气和悲愤恼朱味,”你真是个畜生恼朱味,枉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弟弟究渐座。你竟然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来究渐座。“

  ”谁稀罕做你弟弟啊?今夜本该是我哥的大喜之日恼朱味,只可惜要由我做你的夫君咯究渐座。“金英少说着朝玉儿扑了过去恼朱味,玉儿慌乱之中恼朱味,取下金钗趁其不备刺向金英少的喉咙恼朱味,金英少当场气绝恼朱味,玉儿来到金英杰的牌位前恼朱味,喃喃道:”英杰哥恼朱味,今天本该是我们的大喜之日恼朱味,阳间今生无缘了恼朱味,让我们今晚在地府完婚把恼朱味,玉儿来陪你了究渐座。“说完自尽恼朱味,朦胧中恼朱味,他看到金英杰向她拥来究渐座。玉儿终于明白恼朱味,鬼并不可怕恼朱味,像他的鬼丈夫金英杰恼朱味,而有些人虽然披着人的外衣恼朱味,却做着鬼畜的勾当究渐座。

  其实一直以来恼朱味,比鬼更可怕的都是不古的人心!

Tags: 冤魂 复仇记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3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