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哦恼朱味,原来是个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日恼朱味,张辰海从集市上回来究渐座。赶了一上午的集恼朱味,收获颇丰恼朱味,心情大好于是在一家酒馆里坐下恼朱味,点了几个店里的招牌菜又要了一壶酒后便兴致勃勃的等着小二上菜究渐座。

  这家龙兴酒馆地理位置优越恼朱味,加上老板悉心打理所以生意红火恼朱味,常年客似云来究渐座。很快恼朱味,三个香喷喷的小炒上桌恼朱味,色香味俱全恼朱味,肚子早已咕咕唱着空城计的张辰海急不可耐的说:“小二恼朱味,快恼朱味,上酒究渐座。”“好勒恼朱味,爷恼朱味,马上来究渐座。”小二动作麻利敏捷恼朱味,一壶酒外加碗筷都给他摆好究渐座。拿着筷子恼朱味,咽了一口口水后他夹起一个肉丝准备往嘴里塞恼朱味,就听见门口传来小二刺耳的叫喊声:“喂恼朱味,讨饭的恼朱味,不要在门口晃悠恼朱味,挡着我们做生意呢!快走究渐座。”

  众多的食客纷纷扭头看向门口恼朱味,只看见一个穿着一袭破旧的白色长袍恼朱味,手上拿着脏兮兮的拂尘恼朱味,略胖恼朱味,斑白的头发恼朱味,满脸长胡子的道长恼朱味,眼睛对着酒馆里东张西望恼朱味,馋嘴的样子似乎想进来恼朱味,不过看他穷酸的打扮估计是没钱究渐座。虽然小二恶言呵斥恼朱味,他却并没有被吓退究渐座。反而在门口大声说:“诸恶莫作恼朱味,众善奉行恼朱味,自净其意究渐座。哈哈哈……”

  “唉恼朱味,我说你念什么乱七八糟的恼朱味,疯子恼朱味,你给我滚究渐座。”小二急了恼朱味,怕掌柜的知晓骂他废物恼朱味,连一个讨饭的都处理不好恼朱味,捋起袖子伸出手想要推赶他究渐座。“小二恼朱味,住手究渐座。他是来找我的恼朱味,给我加副碗筷恼朱味,再来一只烤鸭恼朱味,去吧!”张辰海说着就拉着道士的手不顾众人的眼光恼朱味,坦荡荡的坐到自己的桌子上究渐座。从小家人就告诉他做人不忘行善究渐座。刚刚他听到道士念得那些劝人行善的话很是觉得亲近恼朱味,男子汉顶天立地恼朱味,今日有缘恼朱味,区区一顿饭与人一起品尝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究渐座。

  小二见有人替他摆平自然是很乐意恼朱味,客人为此还点了一只烤鸭恼朱味,他立刻点头哈腰的去厨房点菜了究渐座。其他的食客也回过神各自吃各自的恼朱味,时不时有人抬头看向他们俩恼朱味,然后很不解的摇摇头恼朱味,心里估计叹着:真是奇怪的人啊!

  再说那邋遢道士也不说谢恼朱味,坐下后看到散发着热气的菜抓起筷子恼朱味,缕缕胡须就大口大口的吃着恼朱味,还毫不客气的让张辰海替他倒酒究渐座。小二把鸭子端上来恼朱味,看道士自顾自的大吃特吃恼朱味,给张辰海递了一个眼神然后说:“这好人啊不能做恼朱味,您看恼朱味,您来吃饭喝酒的恼朱味,这菜您还没吃几口恼朱味,就被这人吃掉了究渐座。一点都没有感激之心恼朱味,多不值啊!”张辰海却笑着说:“没事的恼朱味,他兴许是饿坏了究渐座。”“但您能管得了他这顿恼朱味,他以后怎么办呢?”小二忍不住多嘴究渐座。张辰海笑笑恼朱味,把端上来的鸭子又撕了一个鸭腿递给道士恼朱味,小二也不再好说什么究渐座。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究渐座。世界上的怪事情那么多恼朱味,见怪不怪了!

  两人把桌上的饭菜扫的一干二净究渐座。道士打了个响亮的饱嗝说:“小子恼朱味,你眉眼间有些黑气恼朱味,近期可能会遇到灾难究渐座。金木水火土恼朱味,当心火当心水恼朱味,切记切记究渐座。”撂下一头雾水的张辰海恼朱味,道士拿着拂尘几步走出酒馆门恼朱味,待张辰海付完钱出门去寻找恼朱味,却早已经不见踪影究渐座。他呆呆的站了一阵恼朱味,便启程继续赶路回家究渐座。

  夜里恼朱味,张辰海躺在竹凉床究渐座。“啪”一掌下去恼朱味,拍死背上两只哼哼的蚊子究渐座。夏天真是讨厌恼朱味,空气中的热风让人背上黏糊糊究渐座。即使洗了澡恼朱味,不要一会就又会汗流浃背究渐座。热的睡不着恼朱味,再加上可恶的蚊子的骚扰恼朱味,真是睡不安生了究渐座。他坐起来看向不远处的池塘恼朱味,明亮的月光照在清澈的水面上恼朱味,波光粼粼究渐座。要是去游会泳恼朱味,应该会舒服很多吧!心想着恼朱味,他就坐起来恼朱味,大步流星的朝着池塘走去究渐座。

  “呼啦哗啦”他一步步的走到水里恼朱味,冰凉的水包围着身体很是舒服究渐座。他顿时充满了精神恼朱味,快活的鸭子般在水里翻腾“咻咻~”他吹响口哨恼朱味,欢愉且惬意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他停住了恼朱味,在他身边不远处似乎听到“哗啦”的水声恼朱味,不是他弄出来的究渐座。他停下来恼朱味,东张西望恼朱味,借助月光他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个人以狗刨式向他游过来究渐座。这么晚了恼朱味,谁也被热的睡不着究渐座。

  “你是?”张辰海问究渐座。那人四四方方的脸庞恼朱味,眼小嘴大恼朱味,没见过啊!

  “我是夜里放黄鳝笼子的恼朱味,一身的泥恼朱味,就下水洗个澡究渐座。真舒服究渐座。”那人声音清脆爽朗究渐座。

  “哦究渐座。这天气真热啊!”

  “兄台恼朱味,看你游泳还不错恼朱味,咱俩比一比究渐座。若你赢了恼朱味,待会我把今晚的收获全部赠送与你究渐座。若你输了恼朱味,你以后每晚都陪我一起游会泳究渐座。可好?我这人没别的爱好恼朱味,就喜欢与人一较高下恼朱味,挺有意思究渐座。哈哈……”

  “好啊!”张辰海答应的极为爽快究渐座。

  “哎恼朱味,我有个建议究渐座。”

  “你说究渐座。”

  “我们游泳有个讲究恼朱味,就是一个猛扎子潜到水底然后再开始游恼朱味,增加一定的游泳难度恼朱味,比赛就更有趣味究渐座。”

  “也行究渐座。”张辰海三岁就会游泳恼朱味,这有何难?他心里暗笑:我一定比你快究渐座。

  “预备恼朱味,开始究渐座。”那人大喊一声后恼朱味,张辰海深吸一口气恼朱味,拱起身子就势猛扎下去恼朱味,然后习惯性的往上游究渐座。却不料头被一只大手死死抓住恼朱味,无论他怎么挣脱都无济于事究渐座。“咕噜咕噜”他在水里无法说话恼朱味,只有水泡在翻涌究渐座。“哈哈哈恼朱味,终于等到替死鬼了恼朱味,终于等到了究渐座。”那鬼猖狂的笑着恼朱味,激动与亢奋究渐座。

  如五雷轰顶一般恼朱味,张辰海知道自己遇到的是早有预谋的水鬼究渐座。只怪自己太轻信了恼朱味,将自己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究渐座。虽然他能憋气恼朱味,但是再不起来恼朱味,他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了究渐座。

  “小子恼朱味,快点撒尿恼朱味,撒尿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岸上传来白天那个道士的声音恼朱味,他是来救自己的究渐座。张辰海一时尿不出来恼朱味,岸上传来“嘘嘘”的口哨声恼朱味,听到这个声音他尿意袭来恼朱味,痛痛快快的在水里撒究渐座。“嗷”那鬼犹如被火灼烧恼朱味,大叫着却不愿松手究渐座。

  道士急了恼朱味,在岸上大声嚷嚷:“你这鬼恼朱味,再不松手恼朱味,休怪我对你不客气究渐座。”等了多少年恼朱味,盼了多少年得来的机会恼朱味,他怎么会被几句话吓唬到究渐座。忍着疼痛恼朱味,他依旧不肯撒手究渐座。“嘿恼朱味,你这小子恼朱味,快恼朱味,用拳头锤鼻子恼朱味,水鬼怕血恼朱味,他已经被灼伤恼朱味,只要沾到鼻血恼朱味,他就活不成了究渐座。”道士使出吃奶的劲儿大叫究渐座。

  “轰”张辰海抬起拳头啥也不顾了恼朱味,照着鼻子就是一拳恼朱味,钻心的疼痛传来接着就是令人不太舒服的血腥味究渐座。那死死按着他脑袋的手忽然就挪开了恼朱味,随着急促的水花声消失不见究渐座。得救的张辰海没命的往岸上游恼朱味,惊魂未定究渐座。那道士见他腿软绵绵的恼朱味,搀扶着他进了家究渐座。

  “谢谢您究渐座。”刚进家门恼朱味,张辰海跪倒在地恼朱味,向道长猛磕头究渐座。“不必了恼朱味,你我有缘恼朱味,我还要感谢你的一顿饭呢!呵呵究渐座。”老道长笑容可掬究渐座。忽而从身上掏出一张黄符恼朱味,咬破手指在黄纸上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恼朱味,然后将纸放在一个杯子里点火烧成灰烬恼朱味,问:“有冷水吗?”“有究渐座。”张辰海转身去厨房端来一碗冷水究渐座。道长把冷水倒进装纸灰的杯子里恼朱味,递给张辰海:“把这个喝了究渐座。”

  张辰海尽管很是疑惑恼朱味,但还是接过来喝了究渐座。道长点点头说:“嗯恼朱味,那水鬼失败而归恼朱味,定不服气恼朱味,若是找来其他恶鬼寻仇也不必害怕了恼朱味,这个符水喝完保你妖魔鬼怪不敢亲近你身究渐座。”

  “多谢道长究渐座。道长在哪里居住恼朱味,改日我亲自去您那儿登门拜谢究渐座。”

  “呵呵恼朱味,我居无定所恼朱味,四海为家恼朱味,乐得逍遥自在究渐座。”

  “哦恼朱味,若是道长不嫌弃恼朱味,可愿意在我家住下?”

  “不了恼朱味,我习惯了闲云野鹤般的生活究渐座。那我就走了恼朱味,近日多行善事恼朱味,方能为自身积德恼朱味,将来福报越多究渐座。”道长说完恼朱味,便大步走出大门恼朱味,待张辰海去追恼朱味,早已不见踪影究渐座。

  再说张辰海恼朱味,面色凝重恼朱味,对着道长离去的方向再次拜了一拜!

Tags: 鬼故事 水鬼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3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