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月夜靓女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位失去联系十多年的山东笔友恼朱味,下午突然出现在马跃单位究渐座。马跃兴奋得忘乎所以恼朱味,立刻请笔友在他单位附近的饭店喝了点酒究渐座。俩人旧情新话恼朱味,唠个没完恼朱味,不知不觉恼朱味,两瓶北京红星二锅头就见了底究渐座。饭后恼朱味,马跃送朋友去了旅馆恼朱味,一回头恼朱味,就看见媳妇张艳梅怒气冲冲站在路灯下究渐座。马跃这才想起恼朱味,有人给张艳梅的侄女介绍了个对象恼朱味,特意请他这当姑父的到场给把把关恼朱味,而他居然给忘了究渐座。

  马跃笑嘻嘻地迎过去恼朱味,想跟媳妇说声对不起恼朱味,却被对方狠狠地抽了一个嘴巴!

  马跃的酒劲儿一下子就给抽了上来!这个娘们儿欺人太甚恼朱味,都怪我以往事事忍让恼朱味,给惯成什么样子了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天刚黑不久恼朱味,路上许多行人都听到了耳光声恼朱味,不禁下意识地侧脸往这边观看究渐座。马跃心里咯噔一下子恼朱味,市电视台播过好几次关于他的专访恼朱味,这些行人中肯定有认识他这位小名人的恼朱味,往后教他如何在公众面前抬起头来?望着媳妇那张因愤怒而变了形的脸恼朱味,他猛然意识到:瞅着挺好看的脸蛋恼朱味,实质上是那么的虚伪可憎恼朱味,不由热血上涌恼朱味,回手抽了张艳梅一巴掌究渐座。这一巴掌抽得对方旋转了480度恼朱味,不是抱住了电线杆恼朱味,她非栽倒在旁边那个小垃圾堆上不可究渐座。

  张艳梅扭头瞪了他一眼恼朱味,眼里满是泪究渐座。出乎马跃意料的是恼朱味,这个平时爱哭的女人并没有哭着扑上来拼命恼朱味,而是转身就走究渐座。马跃急跑两步恼朱味,想拽住她解释几句恼朱味,却被艳梅用力一肘拐在肋骨上恼朱味,疼得他一咧嘴松开了手恼朱味,张艳梅头也没回恼朱味,更是加快了脚步究渐座。

  马跃呆了片刻恼朱味,内心深处涌上来的全是张艳梅那些任性耍赖的坏习惯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冲着那远去了的背影高喊一句:“别以为谁离了谁就得死!”喊完了恼朱味,他们的家在西边恼朱味,马跃却怒冲冲地往南边走究渐座。

  这样他就来到矿务局宾馆正门恼朱味,马跃顺手捡了块方木板恼朱味,往马路牙子边上一放恼朱味,坐在了那里究渐座。街上有熟人走过恼朱味,他头也不抬恼朱味,只考虑他和张艳梅的事恼朱味,这日子不能过了究渐座。这叫什么事呀恼朱味,几千里外恼朱味,十多年没见面的老朋友恼朱味,陪着吃几杯酒恼朱味,就算是误了点事恼朱味,你难道不应当体谅吗?还大发雌威究渐座。他掏出手机恼朱味,想给张艳梅打电话恼朱味,通知她明天俩人离婚究渐座。然而恼朱味,电话响了几声恼朱味,居然被关掉了究渐座。

  哼恼朱味,关机?你会关恼朱味,我也会究渐座。马跃也把手机关掉究渐座。明天一早恼朱味,回去咱街道见恼朱味,如果不同意恼朱味,我到法院起诉离婚究渐座。马跃近几年发表的作品多恼朱味,引起媒体关注恼朱味,春节文联总结会上恼朱味,宣传部长还点名表扬他恼朱味,亲切地称“马老师”恼朱味,如此业绩的中年男子恼朱味,还非得受张艳梅的气吗?想着想着恼朱味,不禁满怀豪情究渐座。他嘱咐自己恼朱味,男子汉大丈夫恼朱味,这离婚定了就是定了恼朱味,切不可优柔寡断究渐座。

  马跃反反复复地想着离婚的事恼朱味,包括一些细节究渐座。路上人渐渐稀少恼朱味,他感到有些凉意究渐座。他想恼朱味,感冒了才好恼朱味,感冒了也不让你张艳梅假惺惺地倒水找药恼朱味,咱们没关系了究渐座。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轮昏黄的月亮恼朱味,马跃丝毫没觉得此时已半夜了究渐座。

  又过了好久恼朱味,一双高跟鞋的响声朝着他这边传过来究渐座。马跃一抬头恼朱味,哟恼朱味,是位背着只小坤包的年轻女子恼朱味,很礼貌地问他:“大哥……拍电报到哪儿拍?”

  拍电报?马跃好不诧异究渐座。多少年没接触那玩意了恼朱味,怎么现在还有电报局吗?有也还是在邮局吧究渐座。他顺手朝西北方向一指:“前面路口恼朱味,往右拐恼朱味,直走五分钟恼朱味,过道口就是究渐座。”

  女子说了声谢恼朱味,高跟鞋响远了究渐座。马跃盯着她的背影恼朱味,直到她消失在拐弯处究渐座。这女子身材比张艳梅要苗条得多恼朱味,她长得漂亮吗?刚才竟然忘了细看……马跃咽了口唾液恼朱味,对自己说恼朱味,想什么呢恼朱味,你个熊样儿究渐座。骂完了自己恼朱味,又低头继续想离婚的事究渐座。

  可不大工夫恼朱味,高跟鞋又响了回来恼朱味,还是那个女子究渐座。那么醒目的邮电局恼朱味,莫非她没找到?

  女子再次站到马跃跟前恼朱味,弓下腰恼朱味,离马跃很近恼朱味,口气吹得他脸上挺痒恼朱味,声音好不特别:“大哥……你在这里等谁?”

  “等谁?我等……我媳妇究渐座。”马跃的邪念一下子荡然无存恼朱味,她不是拍电报去了吗恼朱味,管我等谁干什么恼朱味,八成不是好东西究渐座。

  那女子嘿嘿笑了:“撒谎究渐座。哪有这么等媳妇的恼朱味,你坐了足有三个小时了究渐座。”

  啊?她一直在观察着我呢究渐座。马跃决定把她打发走究渐座。“我媳妇在纸业上班恼朱味,我零点接她回家究渐座。本来该回家等恼朱味,可钥匙忘在单位了究渐座。”

  马跃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恼朱味,编故事不用打草稿恼朱味,此处往左恼朱味,确实有家纸业恼朱味,他曾经陪着朋友接上夜班的家属恼朱味,这生活素材用得恰到好处究渐座。

  “是这样究渐座。大哥恼朱味,您真是个好丈夫恼朱味,你爱人太幸福了恼朱味,我妒忌她究渐座。”女子深情地凝视了马跃十几秒恼朱味,然后离开恼朱味,拐进了小胡同究渐座。

  这一回恼朱味,马跃到底看清楚了女子的真面目恼朱味,特别清纯美丽的那种恼朱味,那眼睛跟小陶红有一比恼朱味,别看张艳梅算是漂亮恼朱味,往这女子面前一站恼朱味,根本没有可比性!这样的天生丽质恼朱味,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风尘女子呀究渐座。

  一辆出租车经过恼朱味,鸣了一声笛恼朱味,把马跃从遐想中惊醒恼朱味,一抬头恼朱味,吓了一跳恼朱味,那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恼朱味,称呼也有所改变:“小哥哥恼朱味,想啥呢?你也不问问我是谁?”

  小女子自顾自地诉说起自己的情况来究渐座。她当时只图长相帅恼朱味,嫁错了人恼朱味,她老公吃喝嫖赌什么都干恼朱味,待她一点疼热都没有……马跃深深地受了感染恼朱味,这水晶样的女人恼朱味,疼还疼不过来呢恼朱味,如何舍得打骂呀究渐座。

  女子像是看穿了他的心事恼朱味,吞吞吐吐地说:“去我家坐会儿吧恼朱味,这里多凉究渐座。我老公去河北贩杏子去了恼朱味,五六天才回来呢究渐座。”说完恼朱味,率先转身恼朱味,马跃情不自禁地跟了上去究渐座。

  马跃边走边想恼朱味,这真是从天上掉下的艳遇究渐座。去了之后……他这样一想恼朱味,女子就回头一笑究渐座。女子往南边山坡上走恼朱味,看来就住附近恼朱味,因为这条路十分钟走到矿务局医院恼朱味,往后没人家了究渐座。

  又有一辆120鸣着笛呼啸着从身后超过恼朱味,马跃有些悲凉地想恼朱味,这病人会不会死呀?他猛然想到艳梅恼朱味,她现在睡了吗?我平时跟她信誓旦旦恼朱味,说怎么怎么爱她恼朱味,如今就要与一个陌生女子寻欢作乐去恼朱味,这不成伪君子了吗?

  马跃停在了路边究渐座。此时恼朱味,他发现那女子不见了究渐座。

Tags: 月夜 靓女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3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