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梦游黄泉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陆大为看了看身边陌生的环境疑惑道究渐座。陆大为环顾四周恼朱味,面前是一片宽阔大河恼朱味,自己正在岸边恼朱味,整片天空都是一片金黄色究渐座。

  “应该是到黄昏了恼朱味,”陆大为心里想恼朱味,“不对!怎么没有太阳!”他惊讶得看了看天空恼朱味,那里空荡荡的恼朱味,岂止是没有太阳恼朱味,连云彩也没有一片!陆大为感觉很不对劲恼朱味,四下里瞅瞅恼朱味,发现不远处有一块石碑恼朱味,便忙不迭跑过去究渐座。定睛一瞧恼朱味,只见碑上竖着三个大字“黄泉河”恼朱味,“妈呀恼朱味,我是下黄泉了吗?我已经死了?”

  心头的小鹿扑通扑通乱撞恼朱味,陆大为越想越怕恼朱味,就在这时恼朱味,远处悠悠地驶来一艘小船恼朱味,陆大为见后心中一定恼朱味,心想恼朱味,这里还有船家恼朱味,看来我还没死恼朱味,且去问问船家这是哪究渐座。

  “船家!船家!我在这!快来接我!”陆大为一阵狂喊恼朱味,那艘船也不负期望地驶近了究渐座。“船家船家恼朱味,快告诉我恼朱味,这是哪……啊!!!”陆大为急匆匆上前去问恼朱味,但那船家刚抬起头恼朱味,便露出没有眼球的两个眼眶恼朱味,一下子把陆大为吓得发出一声怪叫恼朱味,软倒在地上究渐座。

  “客官莫怕!此地乃是黄泉河恼朱味,我是黄泉河上的摆渡人究渐座。”那船家不徐不急地说道恼朱味,好似这种事已经做过了无数次究渐座。见陆大为没有说话恼朱味,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恼朱味,船家又继续道恼朱味,“来到这里的都是阴间鬼魂恼朱味,我这个样子没什么好怕的究渐座。”

  陆大为战战兢兢地站起来恼朱味,虽然已经猜出几分恼朱味,但被确定自己已经死了恼朱味,还是不免有点不能接受究渐座。过了半晌恼朱味,既已知道自己是鬼了恼朱味,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恼朱味,陆大为鼓起勇气打量起这船家恼朱味,看这船家除去眼睛部分倒也算面目和蔼恼朱味,便大胆开口问道:“船家恼朱味,你这眼……”

  “你到船上来恼朱味,我慢慢说与你听究渐座。”船家招了招手恼朱味,陆大为心知自己已死恼朱味,倒也不怕船家会害自己恼朱味,按船家说的踏上了船究渐座。

  随着船家的摇橹恼朱味,船轻巧地动了起来恼朱味,同时船家也徐徐吐出陈年恨事究渐座。“我姓吴恼朱味,清朝年间是在黄浦江上的摆渡人恼朱味,家有小女恼朱味,唤作吴芳儿究渐座。一次帮几位商人过河恼朱味,他们看起来和和气气的恼朱味,谁知那几个畜生竟然贪图小女的美色恼朱味,过了河就要强抢我的女儿啊!”说道这恼朱味,吴老汉身体激动地颤抖着恼朱味,听到这陆大为也是颇为愤怒恼朱味,好心帮人过河恼朱味,却好心没好报!

  “后来呢?”“后来恼朱味,我去官府报官恼朱味,那几个畜生竟然找人来剜去我的双眼恼朱味,还把我推下黄埔江恼朱味,害死了我究渐座。”船家脸色变缓恼朱味,平淡地说道恼朱味,到似是在说与自己无关的小事究渐座。“他们竟然这么狠毒恼朱味,该遭天打雷劈啊!”陆大为愤愤不已究渐座。

  “不说了恼朱味,不说我了究渐座。”吴老汉摆摆手恼朱味,“凡是来到这黄泉河畔的恼朱味,都是生前有很深怨气的恼朱味,身上的戾气化不掉恼朱味,就无法投胎恼朱味,只能来这黄泉慢慢消磨戾气恼朱味,否则带着戾气去投胎恼朱味,会对凡间造成很大危害究渐座。”船家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恼朱味,果然那里有淡淡的浊气恼朱味,是戾气的显化究渐座。

  “我的戾气快要化尽了恼朱味,再过不久就能投胎了恼朱味,到是你的戾气这么重恼朱味,恐怕要在这待很久啊究渐座。”说罢恼朱味,他指了指陆大为的胸口恼朱味,陆大为顺着他的手指看向自己的胸口恼朱味,猛然一惊究渐座。只见不知何时竟有一把小刀死死地插在胸口恼朱味,浓厚的戾气缠绕在小刀上恼朱味,同时陆大为也迅速地回忆起了自己的身世究渐座。

  原来这陆大为是在上海的一名普通程序员恼朱味,有一位深爱着的妻子恼朱味,他凡事都以妻子为重恼朱味,事事都讨好妻子恼朱味,但是渐渐地恼朱味,他发现妻子在外居然养小白脸!一日他请假恼朱味,偷偷跟踪妻子恼朱味,看到妻子进到一宾馆中恼朱味,他大怒恼朱味,摸清楚是哪间房后便狠狠地踹开房门究渐座。此时恼朱味,屋内的两人原本正在缠绵恼朱味,你侬我侬恼朱味,突然受到这样的惊吓也是变得惊慌失措起来究渐座。

  “大为恼朱味,我恼朱味,我……”大为的妻子苏倩倩支支吾吾得想要解释恼朱味,但又不知怎么说恼朱味,只得低下了头究渐座。陆大为那个气啊!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恼朱味,居然得到是这么个结果究渐座。“我要报警!把你们这对奸夫淫妇都给抓起来!”说着还掏出了手机究渐座。“别!别这么做恼朱味,大为恼朱味,你要是报了警我们可就全完了!”那奸夫曹远山也连跪地求饶恼朱味,然而大为正在气头上根本不听恼朱味,硬是要报警恼朱味,双方你拉我扯恼朱味,争执了好一会儿恼朱味,期间陆大为口中诸如奸夫淫妇之类的词不停地吐出恼朱味,渐渐地恼朱味,那曹远山也是恼羞成怒恼朱味,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狠狠扎进了陆大为的胸膛……

  “我恨啊!!我对她那么好恼朱味,就差把心掏给她了恼朱味,她居然这么对我!”陆大为越说越气恼朱味,身体直发抖恼朱味,同时胸口那把匕首上戾气直涌动究渐座。吴老汉听罢恼朱味,没有什么同情的表情恼朱味,像是听多了这类故事恼朱味,而是直接开口道:“我懂了恼朱味,你是受了情伤恼朱味,我知道该送你去什么地方了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像是有目的的将船划向某个方向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船靠了岸恼朱味,吴老汉给陆大为指了个方向恼朱味,“此去约莫一炷香的工夫恼朱味,便可看到一处阁楼恼朱味,你去那自有人会接待你究渐座。我这就要走了恼朱味,还有别的客人究渐座。”陆大为下船连连告谢恼朱味,便按照船家所说去寻找楼阁了究渐座。

  走了不过两里路恼朱味,一座楼阁赫然出现在眼前恼朱味,上书伤心阁三个大字究渐座。刚一入阁恼朱味,就有身着暴露的女子上前伺候恼朱味,那女子身着红衣恼朱味,身姿窈窕恼朱味,肤白胜雪恼朱味,裸露在外的藕白手臂与白花花的大腿更令人想入非非究渐座。那姑娘自称雪晴恼朱味,专为来这的客人消除戾气恼朱味,一边介绍着这伤心阁恼朱味,一边带领着陆大为参观楼阁究渐座。

  一路上恼朱味,陆大为看到了许多为情所死的人恼朱味,他们身边都有佳人服侍恼朱味,也不乏有一些女子被情害死恼朱味,身边也有英俊潇洒的才子陪伴究渐座。“原来这伤心阁是专为我们这样的人设置的恼朱味,靠着帅哥美女来消除我们身上的戾气究渐座。”陆大为若有所悟究渐座。

  雪晴将陆大为领进一间房恼朱味,招呼来许多姐妹一起侍候他恼朱味,自己却是离去了恼朱味,临走时吩咐了句恼朱味,有什么事可以找她究渐座。

  接下来的日子里恼朱味,陆大为过的是花天酒地的日子恼朱味,浑浑噩噩地过了许久究渐座。一日恼朱味,一名女子为他斟茶不小心打碎了杯子恼朱味,看到这一幕恼朱味,陆大为的思绪不禁被拉入了几年前与苏倩倩的过往究渐座。

  那时候恼朱味,自己与倩倩还只是大学生恼朱味,在一次学校举办的活动中相识恼朱味,并很快坠入了爱河究渐座。热恋中的男女发誓一生一世都在一起恼朱味,两人经常相约游玩恼朱味,在树林中蜜语恼朱味,陆大为也挖空心思为倩倩制造惊喜恼朱味,生活好不快活究渐座。

  一次恼朱味,陆大为毛手毛脚的把玻璃杯给打碎了恼朱味,又慌里慌张地伸手去捡恼朱味,结果划破了手指究渐座。倩倩正在身边恼朱味,看到这一幕恼朱味,二话不说恼朱味,抬起大为的手为他吮吸伤口恼朱味,并细心替他包扎究渐座。看到倩倩对自己如此好恼朱味,大为在心底暗暗发誓无论今后怎样都不能对不起倩倩恼朱味,要一辈子对她好究渐座。可是工作后恼朱味,陆大为的工作任务重恼朱味,经常很晚才回家恼朱味,很少有机会陪妻子出去游玩恼朱味,玩浪漫……

  “对恼朱味,对不起究渐座。”那打碎杯子的女子慌慌张张地说道恼朱味,将陆大为的思绪又拉了回来究渐座。“哦恼朱味,没关系恼朱味,你也小心点恼朱味,别伤了手究渐座。”陆大为说完后又想起了苏倩倩恼朱味,再回想以前两人的幸福生活恼朱味,心想恼朱味,倩倩恼朱味,是我的疏忽才酿成大错恼朱味,即使你负我恼朱味,我也会对你好的究渐座。

  不多时恼朱味,陆大为找到了雪晴姑娘恼朱味,说了事情始终恼朱味,并请求自己要一间房即可恼朱味,让那些姑娘们退去吧究渐座。雪晴听后嫣然一笑恼朱味,“不用了恼朱味,你看你的胸前究渐座。”陆大为疑惑的看去恼朱味,胸前的匕首上戾气竟已经消失恼朱味,接着雪晴又道:“你很不错恼朱味,靠自己悟明白了恼朱味,戾气自然化开恼朱味,倒是节省很多时间究渐座。我这有一小九还阳丹恼朱味,你服下后可回阳间九日恼朱味,九日之后便回归阴间去投胎究渐座。”

  陆大为接过丹药恼朱味,急忙问道:“我在阳间已死恼朱味,难道要诈尸?”“放心凡间一切正常恼朱味,你没死究渐座。”雪晴说完恼朱味,便化作一缕青烟离去恼朱味,陆大为没有犹豫吞下的还阳丹究渐座。

  头痛感阵阵袭来恼朱味,陆大为一下子挺起了身恼朱味,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恼朱味,冷汗直冒究渐座。妻子苏倩倩疑惑地望向他恼朱味,“又做噩梦了吗?看你吓成这个样子究渐座。”

  陆大为深情地看着老婆恼朱味,“老婆恼朱味,我爱你恼朱味,我会永远对你好的究渐座。”“我也爱你究渐座。”苏倩倩靠着陆大为温柔地说究渐座。

  之后的几天恼朱味,陆大为买了份人寿保险恼朱味,受益人是苏倩倩恼朱味,又带着苏倩倩四处游玩恼朱味,生活过得好甜蜜究渐座。九日之后陆大为一命呜呼恼朱味,来作调查的保险公司探员也只查出陆大为有严重的妄想症恼朱味,死因是猝死恼朱味,最后只得赔付了钱款恼朱味,不了了之究渐座。

Tags: 梦游 黄泉

本文网址:/guigushi/15380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