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阴阳先生刘半仙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民国时期就有一位姓刘的阴阳先生恼朱味,此人懂易经费锐耕、通八卦费锐耕、晓阴阳恼朱味,当地人称:刘半仙恼朱味,声望很高究渐座。关于他的故事恼朱味,就从小河村的一件奇事开始究渐座。

  小河村有个人叫张老五恼朱味,由于家里穷恼朱味,三十好几了也没有讨到老婆恼朱味,几个兄弟都已经成家恼朱味,他还是一个人恼朱味,守着那个破院子里独自生活究渐座。最近几日他突然疯了恼朱味,六亲不认恼朱味,见人就想打究渐座。

  据说恼朱味,前几天他给别人帮忙干活恼朱味,回来的很晚恼朱味,回到家里就开始发高烧恼朱味,然后说胡话究渐座。张老五也有一些关系不错的朋友恼朱味,其中有一个叫王六的恼朱味,听说他生病了恼朱味,就来到他家看望他恼朱味,王六没等说几句话恼朱味,张老五就大喊着站了起来说:王六你还我的命来究渐座。“说着一顿拳打脚踢究渐座。

  这个王六赶紧就往外跑恼朱味,可是这个张老五象个疯子一样追了出来恼朱味,不知从哪里抓了把斧头恼朱味,没出几步就把王六砍倒在地究渐座。其他朋友看了以后恼朱味,赶紧来拉他究渐座。但是奇怪的是恼朱味,这个张老五力气甚至比平常的他大很多恼朱味,几个人都拉不住他恼朱味,一直到把王六砍死恼朱味,甚至把王六的头砍了下来恼朱味,大家也都被吓傻了究渐座。

  就在同一天恼朱味,张老五在村里又杀了一个人究渐座。从此以后恼朱味,张老五每天拿着斧子在村子里转悠恼朱味,嘴里总是叨咕着:欠我命的都还我命来究渐座。

  村子里的人赶紧去报了官府恼朱味,官府来人说:这个疯子我们也拿他没办法啊!还是你们村子自己解决吧!然后把他的家属叫了过来恼朱味,吓唬了一顿让他们严加看管恼朱味,否则如何恼朱味,如何究渐座。

  大家不要奇怪恼朱味,那时的政府哪有什么疯人院什么的恼朱味,也不能把他关进监狱恼朱味,中国历代好象还真没有对疯子的处罚办法恼朱味,犯人一旦触犯刑罚恼朱味,如果装疯可能就会免于惩罚恼朱味,记得水浒里的宋江也为了免于惩罚装过疯究渐座。而这个张老五大家都知道确实是真疯了……

  张老五把自己家院子里恼朱味,都挖成了一个个的大坑恼朱味,嘴里还叨咕着:这个坑是给村子里某某挖的恼朱味,那个又是给村子里某某挖的恼朱味,都让你们死在这些个坑里究渐座。

  他说的人都是村子里实名实姓的人恼朱味,这个可就有些太恐怖了恼朱味,奇怪的是恼朱味,这个张老五一张嘴说话的时候恼朱味,声音细声细气的有些象小女孩的声音……

  村子里一时人人自危恼朱味,最后研究决定恼朱味,把这个张老五用绳子绑起来恼朱味,甚至有些人居然说把他害死就得了究渐座。这个提议一提出恼朱味,马上就遭到了另一些人的反对恼朱味,尽管是个能伤人命的疯子恼朱味,毕竟是人命恼朱味,如果把他害死恼朱味,恐怕官府也不会轻饶的恼朱味,何况张老五还有几个哥哥恼朱味,如果把人家弟弟给杀了恼朱味,人家可不会同意究渐座。

  最后恼朱味,村子里一些威望较高的人恼朱味,找到张老五的哥哥家恼朱味,商量把他绑起来恼朱味,大家轮流给他送些食物究渐座。

  张老五的几个哥哥也无奈恼朱味,只好同意究渐座。村里人找了十几个壮汉恼朱味,还有张老五的哥哥们拿着绳子恼朱味,费了好大劲把他绑起来究渐座。绑在了张老五家的一棵树上究渐座。

  绑了以后恼朱味,张老五的哥哥费锐耕、嫂嫂们轮流给送些食物恼朱味,但是张老五嘴里还只是大喊大叫恼朱味,要这个人的性命恼朱味,要那个人的性命究渐座。

  绑了三天恼朱味,就在人们的心理才稍稍安下来的时候恼朱味,一天夜里恼朱味,不知张老五怎么的居然把绳子挣开了恼朱味,悄悄的走到村子里的一家又杀了一个人恼朱味,并把头取了下来恼朱味,村子里又进入了一片恐慌之中究渐座。

  村子里的人这次干脆找了一个铁链子恼朱味,把张老五重新绑了起来究渐座。这回恼朱味,村子里的人即使从他家路过恼朱味,也感到胆颤心惊究渐座。

  张老五每天使劲的挣着铁链子恼朱味,嘴里依然喊着要杀某某人究渐座。即使用铁链捆着恼朱味,村子里的人还是心中不安恼朱味,担心他哪天再把铁链挣开究渐座。

  村子里一些有经验的老人说:估计这张老五肯定招了邪病恼朱味,还是找个阴阳先生来看看吧!

  村里人有人提议请刘半仙恼朱味,因为都知道他本事大恼朱味,刘半仙被请来后恼朱味,听了村民们的叙述恼朱味,只见刘半仙掐指算了一下恼朱味,叹了口气说:做孽啊!你们村是不是有人害死了一个刚出生七天的女婴?

  村里的人说:应该有吧!孩子生多了恼朱味,穷养不起恼朱味,又是女孩恼朱味,有时就会用水把孩子沁死恼朱味,或直接扔掉恼朱味,也不算什么稀罕的事情究渐座。

  说到这里咱必须讲清楚恼朱味,那个年代的人没有什避孕和打胎措施恼朱味,这事也是比较常常见的究渐座。在佛家人眼里恼朱味,即使害死没有出生的婴童也会早晚有报应的恼朱味,但是这个就太快了点了究渐座。

  在村民们的带领下恼朱味,刘半仙来到了张老五的家里恼朱味,铁链子依然绑的很结实究渐座。张老五见很多人进了他的家里恼朱味,嘴里还是喊着:我要杀光你们所有的人究渐座。

  张老五眼睛突然直直的看着刘半仙恼朱味,嘴里冒出还是他得了疯病以后恼朱味,类似于小女孩的声音恼朱味,说道:刘半仙你不要管这件事情恼朱味,否则恼朱味,我也要杀光你的全家究渐座。张老五虽然疯了恼朱味,竟然能认识刘半仙究渐座。

  刘半仙微微一笑:你虽然死的冤屈恼朱味,但是已经有人给你尝了命恼朱味,你就走了吧!我可以代你超度恼朱味,冤冤相报何时能了?

  张老五怪笑起来恼朱味,突然说道:我现在就杀了你个多管闲事的东西恼朱味,一阵猛烈的挣扎恼朱味,谁也没有想到恼朱味,那么粗的铁链子居然被他挣断了恼朱味,然后猛的一下扑到了刘半仙的面前恼朱味,拿着刚挣断的铁链子恼朱味,猛的向刘半仙的头上砸去究渐座。

  刘半仙一惊恼朱味,头稍稍一躲恼朱味,让过这个铁链恼朱味,从怀里拿出了他随身携带的罗盘恼朱味,只是拿着罗盘晃了晃张老五究渐座。只见张老五的身体开始晃悠起来恼朱味,不多时就软绵绵的躺在地上恼朱味,昏迷不醒了究渐座。

  刘半仙见张老五倒下之后恼朱味,马上上前给他号了一下脉究渐座。然后摇了摇头恼朱味,叹道:可惜他的命也不久已究渐座。然后又问村里人:你们这里的乱坟岗子阴宅在哪里呀?带我去看看吧!

  村里的人不敢殆慢恼朱味,带领着刘半仙来到了一片小树林里面究渐座。刘半仙拿出罗盘测了一会儿恼朱味,在一片比较松的土面上停了下来究渐座。让村里的人用锹开始挖究渐座。不一会的工夫恼朱味,挖出了一段草席恼朱味,打开草席一看大家都愣住了恼朱味,原来草席里面竟然是一个小孩恼朱味,看起来也就是刚刚满月的样子恼朱味,从脸上看隐隐的有一种怨气恼朱味,但是这个小孩看起来一点不象一个死婴恼朱味,面部红润恼朱味,就像在睡觉一样究渐座。

  刘半仙问大家:这是谁家的孩子?有人知道不?

  有一个人说:这个有可能是村西头王四家的孩子恼朱味,一个月前听说他家埋了个女婴究渐座。

  刘半仙说:赶快把他家里人叫过来吧!

  有几个人马上就跑去了村西头恼朱味,说话的工夫恼朱味,就把王四给叫来了恼朱味,身后还跟来了他疯疯颠颠的媳妇究渐座。

  刘半仙问王四:这个可是你的孩子埋到了这里?

  王四仔细看了看位置恼朱味,又看了看孩子恼朱味,说道:就是我家埋的恼朱味,可是这个孩子怎么好象长大了许多呀?埋的时候只有七天恼朱味,现在这个孩子怎么象满月的孩子一般大呀?

  刘半仙说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恼朱味,孩子都已经七天大了恼朱味,你们说给活埋就埋掉了恼朱味,你们知道想转世为人是多么不容易吗?

  王四这时也哭得不行了恼朱味,边哭边叙述着埋孩子的经过:王四家极为贫困恼朱味,大约一个多月以前恼朱味,他家又生了第七个孩子恼朱味,开始养了几天恼朱味,但是感觉再养下去也养不起了究渐座。就找了他的一个堂兄弟王六恼朱味,帮忙把这个孩子给扔掉究渐座。

  其实恼朱味,那个时候扔掉一个孩子也是经常的事情恼朱味,王六也就满口的答应了究渐座。晚上恼朱味,王六和几个酒友喝了酒后恼朱味,抱着孩子就走了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王六来他家说:昨天晚上恼朱味,我们本打算把孩子扔到小树林就得了恼朱味,可是我们走了好远还听见孩子的哭声恼朱味,我耳边总是听见孩子喊我的名字恼朱味,叫我救命恼朱味,我和那几个酒友借着酒劲回去恼朱味,把孩子挖了个坑就埋掉了究渐座。

  当时恼朱味,王六说的这些话恼朱味,被王四的老婆听见了恼朱味,当时就傻了恼朱味,他老婆说:半夜的时候恼朱味,耳朵里一直响着孩子的声音恼朱味,”娘恼朱味,救救我吧!我闷死了!娘恼朱味,救救我吧!我闷死了!“自那以后恼朱味,王四的老婆就得上了疯病一样究渐座。

  没有多久恼朱味,王六和那几个酒友恼朱味,都被张老五给杀了究渐座。

  刘半仙叹道:首先你们害死孩子是损了阴德的事情恼朱味,再又半夜子时埋孩子恼朱味,你们没有听老人说过刚生的小孩不能入土吗?你们又在极阴之时费锐耕、埋在了这个极阴之地恼朱味,还入穴极准恼朱味,可见天怒鬼怨恼朱味,这个孩子的怨气不能化解恼朱味,阳气阴气郁结一起恼朱味,孩子生不能生恼朱味,死不能转世恼朱味,只有把怨气发到你们的村子里究渐座。

  刘半仙指着孩子给大家看恼朱味,只见这个死孩子恼朱味,像没有死去一样恼朱味,一看分明是在那里睡觉恼朱味,比刚埋时好象还长了不少究渐座。

  刘半仙随后吩咐王四恼朱味,赶紧把这个孩子用火烧掉究渐座。不大一会儿恼朱味,火光冲天而起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只见王四的老婆忽然倒地恼朱味,面色铁青恼朱味,昏迷不醒究渐座。

  刘半仙上前号号脉恼朱味,拿起一只笔蘸了点墨恼朱味,在王四老婆衣服的心口费锐耕、和两个袖子各画了几个奇怪的图案恼朱味,嘴里念念有词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王四的老婆幽幽的醒转过来恼朱味,刘半仙又开了个奇怪的方子恼朱味,没有几天恼朱味,他老婆的疯颠病已经恢复如初了究渐座。

  来看热闹的张老五的哥哥费锐耕、嫂子恼朱味,也过来求刘半仙给张老五治疯病恼朱味,因为直到现在张老五还是没有清醒过来恼朱味,仍处于昏迷之中究渐座。

  刘半仙说:不是我不给他治病恼朱味,而是他的命象已绝恼朱味,你们就准备料理后事吧!

  没过三天恼朱味,张老五真的就一命呜呼了究渐座。

Tags: 阴阳先生 刘半仙

本文网址:/guigushi/15379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