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老莫黑段子专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炮灰

  大学毕业恼朱味,吴兮和室友们一起去报考公务员究渐座。等到发榜的那天她们一看恼朱味,几百个人里才录取了一个恼朱味,当然没有她们究渐座。

  室友们沮丧地说:“哎呀恼朱味,成炮灰了恼朱味,真没意思究渐座。”

  不久恼朱味,室友们又拉着吴兮一起去参加选秀节目恼朱味,结果海选下来她们又和大部分人一样被刷了究渐座。室友们苦恼地说:“我们当炮灰的命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一天恼朱味,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夺走了吴兮的性命究渐座。她到了地府准备去投胎恼朱味,鬼差叫她和一群鬼一起抽签恼朱味,结果只有个别鬼幸运地抽到了投胎的机会究渐座。而吴兮又成为了炮灰一族恼朱味,连投胎都不能恼朱味,只能作为游魂在阴阳两界游荡究渐座。

  命运是如此的残酷恼朱味,但吴兮并没有被打倒恼朱味,它鼓励自己道:“就算永远当炮灰恼朱味,我也要努力生存下去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吴兮正在阳间游荡恼朱味,看到另一个游魂在太阳下艰难地走着恼朱味,马上就要被晒得灰飞烟灭了究渐座。吴兮赶忙上去扶着它恼朱味,把它拉到了阴影里究渐座。

  那个游魂在阴影里躺了一会儿恢复过来后感激地对吴兮说:“谢谢你救了我恼朱味,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我的爱人死了恼朱味,我想自杀去地府找它恼朱味,可是因为我的阳寿没尽死不了恼朱味,我就请高人强行让我的魂魄离体究渐座。现在我的身体在医院里成了植物人恼朱味,你可以去附身恼朱味,用我的身体重新活过来究渐座。”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恼朱味,吴兮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究渐座。它活动了一下身子恼朱味,拿起床头的镜子照了照自己恼朱味,看到了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究渐座。

  “美丽的女人”打开窗户迎着太阳说:“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对生活的希望恼朱味,即使是炮灰恼朱味,也有死灰复燃的一天!”

  红衣

  听说有人对我恨之入骨恼朱味,发誓一定要请杀手杀了我恼朱味,这可把我吓坏了究渐座。我立即请了八个保镖恼朱味,把车换成防弹车恼朱味,把家里的门换成防弹门恼朱味,窗换成防弹窗究渐座。做完这一切我依然不能安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只要哪个地方出了点儿小纰漏恼朱味,杀手就能抓住机会要我的命恼朱味,这可怎么办?

  我去求教一位高人恼朱味,高人想了想说:“这样吧恼朱味,你把所有的穿戴都换成红色恼朱味,没人不知道恼朱味,如果被杀的人死的时候穿着红色的衣服恼朱味,死后就会变厉鬼恼朱味,找那个杀他的人报仇究渐座。”

  高人就是高人!我立即行动恼朱味,买了一大堆红色的衣物回家究渐座。

  该来的还是来了!这天晚上恼朱味,我正在家看电视恼朱味,就听到门外走廊里响起了一阵枪声究渐座。我凑到猫眼儿上向外看恼朱味,杀手正吹着他枪管里冒出的烟恼朱味,而我的八个保镖都倒在了地上究渐座。

  幸好恼朱味,我的门是防弹的恼朱味,他进不来究渐座。我刚想到这儿恼朱味,就见门外的杀手拿出了一包炸药恼朱味,绑在了我的门上究渐座。

  我转身匆匆跑回卧室恼朱味,找出我买的那一大堆东西究渐座。我急忙穿上了红内裤费锐耕、红衬衫费锐耕、红毛衣费锐耕、红外套恼朱味,再戴上一条红围脖恼朱味,还有一顶红帽子究渐座。

  “室”的一声巨响恼朱味,门倒下了究渐座。杀手从一阵烟雾中慢慢走进屋内恼朱味,举起枪对着我究渐座。

  我朝他叫道:“有种你就开枪!我穿了红衣服恼朱味,死后变成厉鬼找你报仇!”

  杀手愣了愣恼朱味,上下仔细地打量了我一阵恼朱味,然后慢慢收起了枪究渐座。我心里一阵狂喜恼朱味,终于逃过这一劫了究渐座。

  忽然恼朱味,杀手一扬手甩出了一把飞刀恼朱味,直接刺中了我的咽喉究渐座。我捂住脖子慢慢倒下恼朱味,呻吟着问:“为什么?”

  杀手转身走了恼朱味,我听到他最后说了一句:“大色盲!花里胡哨穿了一大堆恼朱味,没—件是红的究渐座。”

  护师

  那天有个人要找我拜师恼朱味,我问他:“你以前跟过师父吗?”

  他说:“跟过恼朱味,不过我师父死了究渐座。”

  我惊讶地问:“怎么死的?”

  他说:“那天恼朱味,我师父要打坐修炼一门绝技恼朱味,叫我在一旁守护究渐座。他告诫我说恼朱味,你要是看到房间里有什么东西恼朱味,你没有动它恼朱味,它却自己动起来了恼朱味,就说明鬼在那里究渐座。你就拿我的宝剑一剑刺过去杀了它!师父开始打坐恼朱味,我握着宝剑时刻警惕着房间里的动静究渐座。忽然我听到了脚步声恼朱味,我顺着声音看去恼朱味,鞋柜里的一双拖鞋自己走了出来恼朱味,向师父的方向而去究渐座。我毫不犹豫恼朱味,冲过去对着拖鞋上方就是一剑究渐座。手上什么感觉也没有恼朱味,可是当我抽回剑一看恼朱味,上面有一道血痕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我又听到了一阵轻微的沙沙声究渐座。我顺着声音看去恼朱味,只见书桌上的一本书被打开了恼朱味,书页在来回地翻转究渐座。房间里没开窗恼朱味,不会是风吹的恼朱味,一定是鬼!我毫不犹豫地冲过去对着书本上方又是一剑究渐座。这次剑上没有血痕恼朱味,但却挂了一片衣角究渐座。过了好久再没有动静了恼朱味,但是我感觉到房间里有些异样究渐座。我目光扫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恼朱味,并没有发现有自己在动的东西究渐座。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感觉告诉我一定有东西在动!我一回头恼朱味,终于发现了恼朱味,不是别的东西在动恼朱味,是我师父动了究渐座。只见他慢慢摇晃着身子恼朱味,手臂举起又放下恼朱味,做着一系列奇怪的动作究渐座。师父是在打坐恼朱味,绝不会自己动的恼朱味,一定是鬼在动!我毫不犹豫地一剑刺了过去究渐座。师父发出一声惨叫恼朱味,向后一倒恼朱味,就这么死了究渐座。”

  我看着他点点头道:“你悟性这么高恼朱味,恐怕没人敢做你的师父恼朱味,我建议你还是自学成才吧究渐座。”

  送你回老家

  年底了恼朱味,外来打工的人都纷纷回了老家恼朱味,周助却还没走究渐座。他不是不想回去恼朱味,只是因为手里的钱都用完了恼朱味,连买回去车票的钱都没有了究渐座。

  他苦恼地对天长叹道:“天啊恼朱味,要是有人能送我回老家就好了究渐座。”

  他郁闷地在大街上闲逛恼朱味,忽然看到路边竖起了一块大牌子恼朱味,上面写着一行大字:“送你回老家!”

  他心动了恼朱味,走上前去一看恼朱味,两个男人站在一辆车边举着那块大牌子对他笑道:“兄弟恼朱味,要回老家吗?我们送你究渐座。”

  周助怀疑地问:“要钱吗?”

  一个男人说:“既然是送恼朱味,当然不要钱啦恼朱味,我们是免费献爱心的究渐座。你跟我们走就是啦!”

  周助一听开心极了恼朱味,报上老家的地址恼朱味,跟着两个男人就上了车究渐座。车开了没一会儿忽然停了恼朱味,两个男人把周助推下了车究渐座。周助一看恼朱味,周围是一片穷街陋巷恼朱味,四下无人究渐座。两个男人夹住周助露出了凶恶的嘴脸究渐座。

  周助叫道:“你们不是要送我回老家吗恼朱味,这是干什么?”

  一个男人拔出一把大砍刀哈哈大笑道:“我们没有骗你啊恼朱味,我们会砍了你的头恼朱味,送你回老家的!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恼朱味,世道险恶恼朱味,你却还这么天真究渐座。”

  两个男人把周助按倒在地恼朱味,挥起大砍刀对着他的脖子砍了下去究渐座。可砍下之后他们愣住了:周助脖子上滚落下来的竟然不是人头恼朱味,而是个大西瓜究渐座。这时就见没了头的周助一个翻身恼朱味,从地上爬起来飞速地逃走了究渐座。

  两个男人诧异地说:“乖乖恼朱味,这小子会变戏法啊!”

  周助跑了好远之后才停了下来恼朱味,他摸摸自己的腰恼朱味,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头放到自己的脖子上道:“世道真是险恶恼朱味,还好我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

Tags: 炮灰 车祸

本文网址:/guigushi/15376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