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冥界情侣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遇见她是在一列疾驰的火车上恼朱味,她依靠在车窗上恼朱味,看外面飞驰而过的风景究渐座。任由乌黑的长发覆盖在形状姣好的脸庞上究渐座。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我突兀的开口恼朱味,语气里有不容拒绝的力量究渐座。

  “不介意究渐座。”她似乎有一丝惊讶究渐座。但惊讶之后恼朱味,那双黑色的眸子便不再出现一丝波澜究渐座。如同死水一般瞬间归于平静究渐座。

  “你看起来似乎很不好究渐座。”我看着她苍白到几乎透明的脸庞平静的陈述究渐座。

  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纠结恼朱味,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恼朱味,但又在犹豫是否可以告诉我究渐座。

  我没有在开口恼朱味,而是耐心的看着她究渐座。我知道她一定会说究渐座。

  果然恼朱味,她犹豫了一会就缓缓的开了口究渐座。把她和他的故事以极其平静的语气说了出来究渐座。

  故事大抵不过是说青梅竹马的男友恼朱味,在爱上了城市的繁华之后为了名利想要和她分手究渐座。而她一时接受不了从家里冲了出来而已究渐座。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恼朱味,我那么爱他!”她怔怔的说到恼朱味,眼泪从眼角缓缓滑落恼朱味,在苍白的脸上尤为刺目究渐座。

  “所以你就杀死了他究渐座。”我接着她的话说到究渐座。心里略过一丝不忍恼朱味,因为接下来的内容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过残忍究渐座。

  她再次惊讶的看着我恼朱味,随即露出一丝苦笑究渐座。

  “那天恼朱味,我像往常一样在我们租住的屋子里做饭究渐座。他突然冲进来说要跟我分手究渐座。我一时懵了恼朱味,还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究渐座。”在这里她下意识停顿了一下究渐座。

  “没想到他不仅不停止恼朱味,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说受够我了究渐座。我下意识的捂住耳朵想要隔绝他的声音究渐座。但是他的声音还是无孔不入的钻进来究渐座。”她的情绪渐渐的变得偏激究渐座。眼睛里隐藏着一股恐怖的怨气究渐座。

  “我绝望了究渐座。所以我拿起手里的菜刀割断了他的喉咙究渐座。”她痴痴的笑着恼朱味,更多的眼泪滑落恼朱味,汇集在下巴处恼朱味,摇摇欲坠恼朱味,仿佛随时都会滴落下来究渐座。

  “其实恼朱味,他是爱你的究渐座。”我无声的叹了口气究渐座。

  “呵呵恼朱味,他爱我?他爱我还要和我分手?”她神色激动的质问究渐座。

  我怔怔的看着她嘴角张扬的笑究渐座。

  “如果恼朱味,我说他得了癌症呢?”

  她的笑声顿住恼朱味,继而发出干涩的笑声究渐座。

  “生活不是偶像剧究渐座。”

  “但是偶像剧却来自生活究渐座。”我接过她的话说到究渐座。

  接着恼朱味,是长久的寂静究渐座。寂静到只能听到列车前进所发出的声音究渐座。

  “哐当恼朱味,哐当”嘈杂的声音恼朱味,传到了很远的地方究渐座。

  她的眼里仿若无物恼朱味,似乎穿越了所有的一切恼朱味,没有尽头究渐座。

  “你是什么人恼朱味,怎么知道这些的?”过了好久好久恼朱味,她终于开口问了我的身份究渐座。

  “我姓白究渐座。”我开口恼朱味,看着她下巴的泪水终于滴落下来恼朱味,啪嗒一声掉落在手背上究渐座。

  我看着那滴刺目的眼泪发呆恼朱味,而她亦顺着我的目光望了过去究渐座。

  那是一滴猩红的液体恼朱味,带着强烈的腥气恼朱味,和腐烂的味道究渐座。

  “为什么?会有血?”她茫然的抬头看我恼朱味,更多的血泪从眼眶滑落恼朱味,像电影片里的女鬼究渐座。鲜血顺着长发滑落恼朱味,滴得到处都是究渐座。

  “你还想不起来吗?在你杀了他之后跑出了家门恼朱味,肆无忌惮的在大马路上到处跑究渐座。然后出了车祸究渐座。”该结束了恼朱味,我再也没有婉转的开口究渐座。同时心脏也开始隐隐的痛了起来究渐座。

  车祸当时她就已经死了恼朱味,但是由于她跑的太快恼朱味,所以魂魄在那一瞬间脱离了身体究渐座。所以她一直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这件事恼朱味,而是一直跑恼朱味,直到跑到这列火车上面究渐座。

  “不可能!怎么可能究渐座。我明明好好的坐在这恼朱味,我怎么会死!你是个骗子!骗子!”她愤怒的说恼朱味,更多的鲜血喷薄而出恼朱味,她的身体恢复成了她死时的样子究渐座。

  血肉模糊的脸恼朱味,被鲜血粘在一起纠缠的长发恼朱味,鲜血浸透的白衣恼朱味,深红色的瞳孔恼朱味,看起来如同地狱里的修罗究渐座。

  “你没发现你根本就没买票就进了这列火车吗?还有这些人恼朱味,为什么你身上那么多血恼朱味,他们都没有被吓到?你看看玻璃上面恼朱味,根本就没有你的影子恼朱味,你已经死了!”

  “呵呵恼朱味,我死了恼朱味,我已经死了究渐座。”她的身体剧烈的抖动恼朱味,苦涩的大笑了起来究渐座。

  “所以你是白无常先生恼朱味,准备把我捉到地府的吗?”你停住笑恼朱味,冷冷的看着我恼朱味,似乎只要我说是恼朱味,你就会变成世界上最残忍的恶鬼究渐座。

  “小姿恼朱味,你还是没有想起我吗?”我苦笑恼朱味,满脸悲哀究渐座。

  “小姿?小姿是谁!我不认识小姿!小姿是谁!”她慌乱的大叫恼朱味,似乎想起了什么究渐座。

  “小姿就是你啊恼朱味,你就是我的小姿!”我一把搂住了浑身鲜血的她究渐座。

  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恼朱味,我的身体也变了恼朱味,无数的刀印从身体的四周浮现恼朱味,皮肉翻滚恼朱味,露出里面白白的脂肪究渐座。

  鲜血从里面缓缓的流了出来恼朱味,我的血已经快要流干了究渐座。

  “你姓白恼朱味,你姓白?”她喃喃的说道究渐座。眼睛变得失神了起来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我姓白恼朱味,我叫白”我想她已经想起来了究渐座。

  我姓白恼朱味,叫白白究渐座。我的女友恼朱味,也就是面前这位浑身鲜血的女孩子恼朱味,是我的女友——小姿究渐座。

  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一场突入急来的癌症究渐座。

  恶俗恼朱味,却也无可避免究渐座。

  为了不让小姿为我的病担心难过恼朱味,我决定演一场戏把小姿骗走究渐座。

  但是我没有预料到小姿竟然会那么偏激究渐座。

  死恼朱味,并不可怕究渐座。

  但是我的小姿却为了我的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究渐座。

  后悔恼朱味,真的很后悔究渐座。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恼朱味,我一定不会逼她离开究渐座。我会告诉她我爱她恼朱味,很爱很爱究渐座。

  还好恼朱味,现在还不算晚究渐座。我们都死了究渐座。就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在一起了究渐座。

  “小姿恼朱味,对不起究渐座。我不该骗你究渐座。我爱你究渐座。”我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恼朱味,直到小姿回抱住我究渐座。

  “白白恼朱味,你不要再离开我了究渐座。”小姿恢复到以往漂亮的样子恼朱味,只是脸色过于苍白了些究渐座。

  即使这样恼朱味,她还是我的小姿究渐座。

  “恩恼朱味,不会离开你了究渐座。”我轻声回答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我和小姿放弃了投胎的机会究渐座。在冥界定居了下来究渐座。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究渐座。

Tags: 冥界 情侣

本文网址:/guigushi/15375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