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鬼也有人性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费锐耕、鬼也有人性

  以前恼朱味,有个“鸭客”(不是本地人)恼朱味,一个人赶着三百多只蛋鸭子恼朱味,到我们这里“赶秋”究渐座。坪上坪下鸭子都赶到了恼朱味,到了白香湾放了几天恼朱味,鸭子的食源有了紧张恼朱味,他决定到天井去放鸭究渐座。

  白香湾到天井路比较宽恼朱味,好走恼朱味,就是有八里远没人烟究渐座。鸭客估计不足恼朱味,下午五点多恼朱味,他挑着“竹簾子”赶着鸭群进了天井究渐座。虽然是中秋时节恼朱味,太阳没下山之前还是极度燥热究渐座。鸭子走路本来就慢恼朱味,加上离开水的时间久了恼朱味,个个张开大嘴“嘎嘎”只叫恼朱味,见到有水的小沟全都跳进去了恼朱味,根本不听人的指挥究渐座。鸭客没办法恼朱味,先让鸭子休息一会儿恼朱味,自己将行李送到前面恼朱味,然后再折回来赶鸭子究渐座。就这样走走停停恼朱味,到了夜幕降临时恼朱味,勉强把鸭子赶到“茨岩(方言读‘癌’)琶”上面十米远恼朱味,鸭子全都趴到地上死活不走了究渐座。鸭客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鸭子赶到一快小草坪(其实再向前走一百米就有稻田)上恼朱味,用竹簾子将鸭子围在中间恼朱味,刚刚忙完就到了八点了究渐座。

  他在离鸭子不远的地方恼朱味,找到很平坦的石板恼朱味,正准备给自己打铺休息时恼朱味,来了两个高大威猛费锐耕、脸黑如炭费锐耕、眼似铜铃费锐耕、身穿官服费锐耕、腰悬宝刀的大汉究渐座。两个大汉走到鸭客旁边就问道;“老乡是那里人啊”?鸭客连忙起身面对两个大汉答道;“对不起了究渐座。我是远来人”究渐座。其中一大汉说道;“哦究渐座。这里不能睡人恼朱味,快到别的地方去睡吧”究渐座。鸭客听了慌了神恼朱味,忙低头哈腰好言央求道;“官爷啊恼朱味,我有这些鸭子在这里不放心;再说现在漆黑漆黑的我实在看不见路啊恼朱味,求官爷通融通融恼朱味,就让我在这里睡一个晚上吧”究渐座。两个大汉商议一下恼朱味,觉得眼下情况确实很难为鸭客究渐座。一个大汉说道;“硬逼你走嘛确实过意不去究渐座。等下我们要开大会恼朱味,你千万别乱看”究渐座。鸭客连忙答应说;“是是是恼朱味,我保证不乱看”究渐座。两个大汉急急走向“茨岩琶”究渐座。过了一会儿恼朱味,又来了两个相貌几乎一样的黑大汉恼朱味,说的话也差不多究渐座。最后都没有为难鸭客究渐座。

  快半夜时恼朱味,月亮也像白天一样亮恼朱味,“茨岩琶”(包括整个溪滩)好像有很多人在吵闹究渐座。鸭客忍不住转过身来恼朱味,偷偷观看究渐座。只见整个“茨岩琶”就是一个大会场究渐座。对岸有很大的主席台恼朱味,上面坐着好多当官的究渐座。台下有上万人的普通百姓恼朱味,有男有女费锐耕、有老有少究渐座。有的没有头费锐耕、有的没有手臂;台上台下有很多黑大汉维持秩序究渐座。

  不久恼朱味,台上有一个高瘦的男人恼朱味,很像一个文人恼朱味,先在主席台上讲话;“大家安静恼朱味,现在准备开会究渐座。首先由县委书记作报告恼朱味,大家欢迎”究渐座。下面的掌声如雷究渐座。······这样恼朱味,不少官员都发言讲了话究渐座。最后讨论一个重大问题;“这些年恼朱味,人口发展太快了究渐座。生态就要失去平衡究渐座。经研究决定恼朱味,要收一批人到阴间搞建设恼朱味,才能应对两千年后发展究渐座。现在大家讨论恼朱味,看看先收那一类人为好”究渐座。

  台下立刻就像炸开了锅恼朱味,有的人争得脸红耳赤恼朱味,好像要打起来究渐座。过了一会究渐座。有一个中年人站起来恼朱味,说道;“大家静一静恼朱味,我提议先收一批病残的人”究渐座。他坐下了恼朱味,下面小声议论纷纷恼朱味,大多数都表示同意究渐座。这时台上有个官员说道;“这些病残的人恼朱味,很多是前世作孽太多恼朱味,他们的罪孽还没受够恼朱味,暂时不收”究渐座。台下又站起一个人发言说;“先收一批青壮年恼朱味,才能更快更好的建设地府”究渐座。这时候台下吵闹声更大究渐座。恨不得将发言人打死恼朱味,有人说道;“青壮年暂时不能收恼朱味,眼见人间很快就要搞改革恼朱味,青壮年是改革的主力恼朱味,把青壮年收了人间的改革怎么搞啊”究渐座。这个人的发言又引起很多人的赞同究渐座。有个人站起来说道;“那就先收一批老人恼朱味,这些人头脑保守干不了什么事恼朱味,还会添乱拉后腿”究渐座。那人话音刚落就有很多人反对究渐座。“青壮年要安心搞改革恼朱味,老人要帮他们带小孩恼朱味,老人暂时也不能收”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站起来说道;“当下人间的改革迫在眉节恼朱味,只能先收阳寿已满的人究渐座。我建议先收猪牛到地府来”究渐座。话音一落恼朱味,台下的掌声如同雷鸣恼朱味,人人叫好恼朱味,个个赞同究渐座。台上的官员合计一会儿恼朱味,通过了这一提议究渐座。凌晨三点才散会究渐座。

  看看吧恼朱味,人间正道恼朱味,鬼服神钦究渐座。恶鬼虽可怕恼朱味,也有人性究渐座。

  1986年8月29日搜集整理

  讲述;那个时候很多人相传

  地点:七甲溪

  流传:不详

  注释;赶秋---放鸭子术语究渐座。秋收后恼朱味,把鸭子及时赶到稻田吃掉下的谷粒究渐座。

  2013年7月28日于珠海

  二费锐耕、鬼也无奈

  蒋家坪蒋忠五十多岁恼朱味,是个“亮子”能看见鬼(看不见鬼的人称瞎子)究渐座。和他在一去走路时就能看见他蹿来蹿去的恼朱味,像是喝醉了酒究渐座。问他这是干什么恼朱味,他会说在让鬼过去呢究渐座。

  有一天早上恼朱味,我们去帮亲戚栽秧究渐座。我都到了田中间了恼朱味,他在田勝上卷裤脚恼朱味,突然一下摔到田里去了恼朱味,衣裤都打湿了恼朱味,大家都哈哈大笑究渐座。他说;“刚才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恼朱味,满头是血恼朱味,一扑风跑过来恼朱味,我没看清他是谁恼朱味,我慌忙让他恼朱味,脚上一滑就摔进田里了究渐座。那人是谁啊?”大家纷纷说道;“那是蒋三恼朱味,一个多月前恼朱味,在山上砍柴恼朱味,从悬崖上摔下来死了究渐座。红头老千的很吓人呢恼朱味,丢下老婆和一儿一女”究渐座。

  三年以后恼朱味,蒋忠路过蒋三坟前恼朱味,老婆早就为他团坟打了碑究渐座。蒋三坐在自己的“新屋”(碑)前和几个不认识的“人”聊天究渐座。蒋忠对蒋三说道;“蒋三恼朱味,你好自在啊恼朱味,你老婆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孩真的好苦啊”究渐座。蒋三笑着回答说;“唉恼朱味,我也没办法啊究渐座。我现在有了三个小孩啊恼朱味,比她还为难啊”究渐座。

  不久恼朱味,蒋忠见到了蒋三的老婆恼朱味,就把这事说给她听究渐座。蒋三的老婆恼朱味,带着小孩到他坟前烧很多“纸钱”究渐座。

  2012年12月5日搜集整理

  讲述;邓正满40岁保安杨家寨人

  地点:珠海北山恼朱味,明辉家私厂保安室

  流传;北溶一带

  2013年7月22日于珠海

  三费锐耕、鬼火

  以前恼朱味,我们这里有个叫潘潘的人恼朱味,五十多岁恼朱味,家中劳力多恼朱味,田地少恼朱味,他很早就退下了究渐座。他有两大嗜好;一是抽旱烟究渐座。一条旱烟袋又粗又长恼朱味,烟锅子是黄铜铸的恼朱味,有一斤重究渐座。烟杆摸的红红发亮恼朱味,走路时就是拐杖究渐座。二是钓鱼恼朱味,他每次出去都带三根“金竹”钓竿究渐座。为了能专心钓鱼恼朱味,他大多数都是“钓夜鱼”究渐座。他胆子很大恼朱味,常常夜里一个人去很远没人烟地方钓鱼究渐座。

  有一年秋天恼朱味,干旱了很久恼朱味,溪水几乎断流了恼朱味,整条溪水里的鱼都被乡亲们“闹死”完了究渐座。只有“老坝潭”水深恼朱味,潭底凉水眼多恼朱味,石头缝多又大恼朱味,里面的鱼药水“闹”不到究渐座。长期以来很多大鱼都出自这里(开春沅水也上来大量的鱼群)究渐座。

  一天恼朱味,他约好一个同伴都去“老坝潭”钓夜鱼恼朱味,潘潘下午四点多钟就去了究渐座。同伴临时有事恼朱味,没有去钓鱼究渐座。

  那天晚上很奇怪恼朱味,到了半夜过恼朱味,潘潘没钓到几条小鱼究渐座。“老坝潭”上角停着很多木排恼朱味,对面的空坪有人烧起一堆篝火恼朱味,大概是守木排的人下半夜冷究渐座。远远看去有三个人围着篝火聊天究渐座。

  月亮已经下了山顶恼朱味,余光能看清路究渐座。潘潘没有心情钓鱼恼朱味,想去和守排的人一起抽烟聊天究渐座。他就沿岸上去恼朱味,从木排上走到对岸究渐座。见两男一女都有六十多岁了恼朱味,在火边聊得很开心恼朱味,就是从来没见过这几个人究渐座。他来到火边恼朱味,向守排的三人打招呼恼朱味,那三人视而不见究渐座。潘潘就把烟锅装好旱烟恼朱味,将烟斗伸进火里恼朱味,嘴上使劲的吸恼朱味,好久烟总是不着火恼朱味,没有烟出来究渐座。他很纳闷恼朱味,那三个守排人都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恼朱味,都笑翻了腰究渐座。潘潘这才意识到这火带蓝色恼朱味,是鬼火恼朱味,这三人都鬼究渐座。他忙抽出烟斗恼朱味,猛然抽打三人究渐座。这三人一声嚎叫恼朱味,顷刻化作三条黑影飞到半山腰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山腰间到处传来鬼的叫骂声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只要人的心中没鬼恼朱味,鬼也怕人啊究渐座。

  1998年8月27日搜集整理

  讲述;张中欣71岁农民人称“鬼不缠”

  地点:七甲溪

  流传;火七大部分地方

  2013年7月26日于珠海

Tags: 人性 鸭子

本文网址:/guigushi/15375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