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六九村怪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六九村原本是一个平静而安逸的小村庄恼朱味,村子里只有零零星星的几户人家恼朱味,可是在这个村庄不远处的一片槐树林里却曾经发生过一起恐怖的灵异事件究渐座。

  六九村虽是当地人认为的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庄恼朱味,解放前却一直有不少的地主在这儿居住究渐座。土地革命时恼朱味,这里成为了打击地主的重点治理区究渐座。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个晚上恼朱味,村书记老赵应邀到邻村的老贺家喝喜酒恼朱味,今晚是老贺的儿子贺大牛与阿翠结婚的大喜日子恼朱味,作为和老贺有着二十多年老交情的朋友恼朱味,老赵今晚也应邀参加了他的婚礼究渐座。

  在婚礼的现场恼朱味,老赵举杯向这对幸福美满的夫妇敬酒恼朱味,他眯着眼睛笑着对大牛和阿翠说:“祝你们二位新人白头偕老恼朱味,永结同心究渐座。”新郎和新娘向父母叩首并行完跪拜礼后恼朱味,就双双地进入了洞房究渐座。老赵看着他的儿子大牛和新娘远去的背影恼朱味,然后笑着对老赵说:“今天的婚礼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恼朱味,我这儿子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恼朱味,之前我一直为他的终身大事犯愁恼朱味,这不恼朱味,经过你们村张主任的介绍恼朱味,我的儿子才和你们村的寇财主的女儿阿翠结婚了究渐座。”老赵也笑着说:“是啊恼朱味,令公子和小姐真的是郎才女貌恼朱味,天造地设的一对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和老贺两个人呵呵大笑起来恼朱味,然后用筷子从酒桌上夹起了一块扣肉恼朱味,放入碗里吃了一口恼朱味,这时恼朱味,老赵的心里突然一怔恼朱味,回想到那寇财主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由于欠债被一伙蒙面人给灭门了恼朱味,而且那一伙蒙面人的作案手段极其残忍恼朱味,他们趁着寇财主一家人正在熟睡时恼朱味,用砍刀把寇财主一家老小几口人的头部给砍了下来恼朱味,并把尸体埋在了距离六九村不远处的一片槐树林里究渐座。老赵心想恼朱味,那阿翠和寇财主他们不是都被残忍地杀害了吗?那贺大牛娶的那个又是什么人呢?

  老赵的心里越想越发毛恼朱味,他吓得把筷子都掉落在了地上恼朱味,双手直哆嗦究渐座。老贺见此情形恼朱味,忙问他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慌张什么恼朱味,手怎么抖得那么厉害?”老赵故作镇定地说:“没有什么恼朱味,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恼朱味,我有心病恼朱味,一犯病就这样究渐座。”

  老赵定了定神后恼朱味,对老贺说:“我看时候不早了恼朱味,我感觉身体有些不大舒服恼朱味,我还是先告辞了究渐座。”他说完恼朱味,起身准备离开时恼朱味,老贺急忙拉住他的手恼朱味,然后说:“现在天这么晚了恼朱味,要不恼朱味,今晚你就先暂时在我家留宿一晚恼朱味,等明天一早吃过早饭再走可否?”老赵说:“我还是回去睡比较踏实些恼朱味,实在不好意思恼朱味,不是我嫌弃你们家里的条件恼朱味,而是我没有在别人家里留宿的习惯究渐座。”老贺又问他道:“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老赵挥了挥手说:“不用了恼朱味,我自己有骑一辆自行车过来恼朱味,这样回去也方便恼朱味,天这么黑恼朱味,你专程送我回去也挺麻烦的恼朱味,谢谢你的好意啊究渐座。”

  老贺把老赵送到大门口恼朱味,看见老赵把靠在墙上的那架凤凰牌自行车扶起来恼朱味,并把车头转了一个方向恼朱味,他把手搭在老赵的肩膀上恼朱味,然后说:“路上当心点啊!”老赵把一只脚搭在自行车的脚踏上恼朱味,回过头对着大门口那盏红灯笼下的老贺说道:“知道了恼朱味,改天再来啊究渐座。”说完恼朱味,老赵猛地蹬了一下自行车的脚踏恼朱味,向漆黑的小路前进究渐座。

  此时已是夜里十二点多了恼朱味,老赵打开了他安装在车把手中间的小灯恼朱味,小灯发出了微弱的亮光恼朱味,老赵借助那道微弱的亮光隐约还可以看见前方的路究渐座。

  老赵独自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在僻静的小路上慢悠悠地前进恼朱味,此时老赵的心情非常紧张恼朱味,他的心跳频率非常快恼朱味,就像擂鼓一样“咚咚”作响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前方出现了一片槐树林恼朱味,老赵的自行车在槐树林里穿梭着究渐座。这片偌大的槐树林里异常寂静恼朱味,只有老赵那架凤凰牌自行车脚踏“咔哒咔哒”的响声恼朱味,一阵阴风吹来恼朱味,有几只躲藏在槐树林里的鸟突然飞了起来恼朱味,把老赵给吓了一跳究渐座。

  老赵一看见是几只鸟恼朱味,这才松了一口气恼朱味,继续骑着自行车往前走究渐座。突然恼朱味,眼前隐约有一个人影站在老赵的跟前恼朱味,老赵上前定睛一看恼朱味,发现是大牛的新婚妻子阿翠究渐座。他又松了一口气恼朱味,把自行车骑到阿翠的跟前恼朱味,他看见阿翠头发凌乱恼朱味,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恼朱味,阿翠的左腿可能是因为受伤而显得弯曲恼朱味,这使得她站立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倾斜究渐座。她的左脸颊上还有淤青恼朱味,整个人看起来一副饱受折磨的样子究渐座。老赵不解地看着阿翠恼朱味,然后问她:“你怎么深更半夜一个人跑到这槐树林里来?还有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阿翠扑到了老赵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恼朱味,她一边抽泣着一边说:“是那个大牛啊恼朱味,他口口声声地说要娶我恼朱味,可到了新婚的这个夜晚恼朱味,我俩因为一点琐事吵了一架恼朱味,他还动手打我恼朱味,而且下手还特别狠恼朱味,把我的脸部和腿部都打伤了恼朱味,他害怕他爹知道恼朱味,就把我推出门外赶了出去究渐座。我的腿部受了重伤恼朱味,可还是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走到这里歇了一会儿恼朱味,幸好在这时碰上了您恼朱味,赵叔恼朱味,您能否载我一程恼朱味,送我回家去?”老赵沉默了一阵恼朱味,然后问阿翠道:“你的家人都还好吗?”阿翠这时突然抬起头笑着对老赵说:“我的家人都因为欠债而被杀死了恼朱味,就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恼朱味,无依无靠恼朱味,现在好不容易嫁人了恼朱味,我以为就此能告别苦难恼朱味,迎接幸福美满的日子恼朱味,没想到刚刚踏进丈夫家的第一天恼朱味,就受到了这种非人的虐待恼朱味,哎呀恼朱味,我的命好苦啊!”阿翠说完恼朱味,又扑在了老赵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究渐座。

  老赵看着阿翠哭得如此凄惨恼朱味,不由得心生怜悯之情恼朱味,他把阿翠搂在怀里恼朱味,然后用手轻抚了阿翠的后背几下恼朱味,并对阿翠说:“好的恼朱味,我带你回去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把阿翠扶到了自行车的后座上恼朱味,自己也跨上了车恼朱味,然后猛地蹬了几下脚踏究渐座。这时恼朱味,老赵突然察觉到坐在身后的阿翠几乎没有一点重量恼朱味,这感觉就像是他自己一个人在骑着车究渐座。老赵骑了好一阵子恼朱味,终于离开了那片阴深深的槐树林究渐座。老赵骑着车来到一片平坦开阔的沙土路上恼朱味,他能远远地望见远处那星星点点的灯火恼朱味,那就是他住的村庄五二村究渐座。老赵一边骑着车恼朱味,一边对着坐在身后的阿翠说道:“你的家很快就到了恼朱味,我这就把你送回家究渐座。”这时恼朱味,老赵的身后寂静一片恼朱味,没有人回答究渐座。他认为是阿翠睡着了恼朱味,就没再多问恼朱味,接着骑车究渐座。

  当老赵骑着自行车来到村子附近不远处时恼朱味,他停下车恼朱味,用一只脚撑住地面恼朱味,回过头一看恼朱味,发现背后的阿翠突然消失了究渐座。老赵觉得很奇怪恼朱味,他又把自行车往回骑了一段路恼朱味,可还是没有看见半个人影究渐座。

  老赵带着疑虑和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家恼朱味,他站在家门口愣了一会儿恼朱味,然后敲了敲门究渐座。他的老婆玉婷开了门恼朱味,老赵就吞吞吐吐地把晚上在槐树林里碰到阿翠的事情说给她听恼朱味,玉婷听后“扑哧”一声笑了恼朱味,她对老赵说:“老赵你想太多了恼朱味,那阿翠一家人十多年前就死了恼朱味,据说当时那个场面有够惨的了恼朱味,全家人都被砍了头恼朱味,无一幸免恼朱味,当时附近的所有村庄都在议论这事呢究渐座。”阿翠说完恼朱味,看着被吓得脸色苍白的老赵呆呆地站在她跟前恼朱味,她又对老赵说:“你先回房间睡吧恼朱味,我晚上还要到储藏间整理东西究渐座。”

  老赵点了点头恼朱味,他见老婆玉婷往储物间走去后恼朱味,就走进卧室躺在床上睡觉恼朱味,并关上了床头的钨丝灯恼朱味,卧室里只有老赵一个人究渐座。正当他准备入睡时恼朱味,突然恼朱味,耳边传来了阿翠的声音:“赵叔恼朱味,我一个人好怕恼朱味,在你床上睡会儿好吗?”老赵转过头一看恼朱味,发现满脸都是血的阿翠躺在枕头旁边恼朱味,面露凶光地看着他……

Tags: 村庄 婚礼

本文网址:/guigushi/15374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