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运气与狗恼朱味,天下我有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汪汪汪~”

  大半夜的恼朱味,一只黑色的大狗睁着一双发着绿光的眼睛盯着床上的性感美女狂叫究渐座。

  美女醒转恼朱味,看到大狗后激动地下床费劲地抱起它恼朱味,将它放在床边恼朱味,和着自己一起躺好究渐座。

  “大黑恼朱味,今日是不是又带了那个给我?”

  大狗的眼睛里居然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恼朱味,凑起狗头往美女的脸上贴去究渐座。

  美女有些嫌恶恼朱味,但还是扬起笑脸与它鼻尖对鼻尖恼朱味,嘴对嘴的触碰在一起恼朱味,一丝若有若无的雾气透过月光恼朱味,格外神秘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美女带着满足的笑意拥抱着大黑睡了过去究渐座。

  清晨恼朱味,小美精心打扮了一番出门了究渐座。

  楼下恼朱味,一位西装革履的帅哥开着宝马等候究渐座。

  “早安恼朱味,志强究渐座。”小美一下楼就看见自己的心上人恼朱味,上前献了个早安吻究渐座。

  那名叫志强的帅哥则绅士的为小美打开车门恼朱味,“早!今日我们去哪里?”

  小美甜甜一笑恼朱味,“去水族馆吧究渐座。”

  志强点头恼朱味,钻进驾驶室准备倒车的时候恼朱味,无意间看到小美住的那一楼中似乎有一双充满恶意的眼睛在窗帘后死死盯着他恼朱味,他感觉浑身如坠冰窖恼朱味,一阵颤栗究渐座。

  “阿美恼朱味,你家是不是有什么亲戚在住啊?”

  小美没反应过来恼朱味,“啊…没啊究渐座。怎么了?”

  “没事究渐座。”

  小美有些惊疑恼朱味,回头望过去恼朱味,什么也没有恼朱味,但她心中已然有了些想法恼朱味,“我们去普安寺求个愿吧究渐座。”

  普安寺内究渐座。

  “大师恼朱味,麻烦您帮我算算近日运势究渐座。”

  寺内主持看了看小美的面相恼朱味,又请小美随意写了个字体恼朱味,“你额头饱满恼朱味,眉目有神恼朱味,近日好运连连究渐座。你写了个‘不’字恼朱味,是一费锐耕、人费锐耕、丨组成恼朱味,这表示你并不是单身恼朱味,但这个人不是‘人’究渐座。”

  小美一惊恼朱味,眉头直跳恼朱味,“大师说话还是要留点余地究渐座。”见着走过来的志强恼朱味,小美不得不强颜欢笑着快速说道:“不管如何恼朱味,请大师赠我两个护身符就好恼朱味,只要挡的住鬼魅就行恼朱味,我去为寺里添几百香火钱究渐座。”

  待小美拿着护身符走远后恼朱味,主持嗅了嗅空气中的某种味道恼朱味,摇了摇头恼朱味,“你以为它是鬼?却也是鬼恼朱味,也是人心恼朱味,自求多福吧究渐座。”惋惜地念了一句佛号究渐座。

  这回去的一路上恼朱味,小美的心情都不是特别好恼朱味,在路边随手买了一张彩票究渐座。

  “阿美恼朱味,你整天在家干什么啊?你这样恼朱味,哪来的经济来源啊?”志强突然发问究渐座。

  小美尴尬一笑恼朱味,“早些年我中了彩票恼朱味,还有点积蓄究渐座。”

  志强长哦了一声究渐座。

  小美眼见快到家了恼朱味,心里在打突恼朱味,“志强恼朱味,我们今晚去酒店吧究渐座。”

  志强停下车恼朱味,转过头看着小美恼朱味,直直地看了一分钟恼朱味,突然严肃地说道:“我们还只相处了几天而已恼朱味,我是以结婚为目的的究渐座。”

  小美被他这样看着恼朱味,吓了一跳恼朱味,正待解释什么的时候恼朱味,又听到他后边的话语恼朱味,顿时满满的感动恼朱味,认真道:“闪婚多的是恼朱味,我们去酒店吧究渐座。”

  志强想从她的眼中看出其他恼朱味,但无奈她真的无比真诚究渐座。他专心致志地开着车恼朱味,嘴角弯起一抹不为人知的企图恼朱味,说道:“那我们先去领证吧”究渐座。

  终于夜幕降临时恼朱味,两人躺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恼朱味,干柴烈火后恼朱味,疲惫而又满足的陷入沉睡中究渐座。

  而一只闪烁着冰冷绿光的大狗突兀地出现在床边时恼朱味,那黝黑柔顺的毛发恼朱味,与沉睡的小美面对面究渐座。

  小美突然惊醒了恼朱味,看着那双黑暗中闪烁着的绿眼恼朱味,惊叫卡在喉咙处究渐座。她紧紧地抓住被子恼朱味,害怕地不敢动弹究渐座。

  酒店外的华灯折射进房间恼朱味,而床边的墙镜里却没有大狗的身影究渐座。

  大狗撩起尖牙恼朱味,低低吼叫恼朱味,猛地扑上了志强的身子上恼朱味,张开那血盆大口恼朱味,对准了志强的脑袋恼朱味,似要活活撕咬究渐座。

  而此时的志强眉头紧锁恼朱味,陷入了噩梦中恼朱味,十分难受究渐座。

  小美一急恼朱味,翻开被子跪在床上恼朱味,“大黑恼朱味,不要恼朱味,求你放过他究渐座。”

  大黑对着小美大吼恼朱味,绿光更甚恼朱味,那是一种极度的愤怒恼朱味,霸道地对志强的大脑猛力一吸恼朱味,那无数的白色运气飞进了它的口中究渐座。

  小美大哭恼朱味,“老公恼朱味,我错了恼朱味,不该对他动情究渐座。你放了他恼朱味,我跟你回去究渐座。”

  大黑定定地望着小美恼朱味,鼻孔中哼哧几声恼朱味,跳下床的那一瞬间消失了究渐座。小美含泪穿好衣物恼朱味,跑出了酒店究渐座。

  黑夜中恼朱味,一双眼猛然睁开究渐座。

  小美的房间里恼朱味,一张大床上恼朱味,有一部分压进去几分恼朱味,却不见有人究渐座。

  小美失落地回到房间后恼朱味,打开柜子恼朱味,而柜子里没有衣服恼朱味,有一张黑白相片恼朱味,是一只狗狗咧嘴笑的照片恼朱味,照片上写着小美之夫究渐座。

  照片前点着白蜡烛恼朱味,放着几根骨头恼朱味,小美跪倒在地恼朱味,哆哆嗦嗦地求着原谅恼朱味,“大黑恼朱味,你从小看着我长大恼朱味,荒唐的是我还跟你结了亲恼朱味,我知道我不该背叛你恼朱味,可我是人恼朱味,我想要一个正常的婚姻生活恼朱味,你放过志强吧恼朱味,把他的好运还给他恼朱味,我不要钱财了究渐座。”

  大黑突然从床上显现出来恼朱味,眼中有着怒火恼朱味,跳起来恼朱味,一爪子将她光滑细嫩的脸蛋留下抓伤恼朱味,这算是惩罚究渐座。

  小美生生承受了究渐座。

  第二日恼朱味,志强打电话给小美恼朱味,小美想接恼朱味,却被黑暗处的一双眼睛制止了恼朱味,她只能无声的流泪恼朱味,手机上有上百个未接电话究渐座。

  过了约有一个小时左右恼朱味,小美家的门被人敲得砰砰直响究渐座。

  小美实在受不住内心的煎熬恼朱味,跑去了开门恼朱味,只见一个男人额上角有个血洞恼朱味,血流不止恼朱味,白色衬衫被染红究渐座。

  小美捂住嘴恼朱味,眼中的心疼溢了出来恼朱味,“你怎么…”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志强大吼究渐座。这一吼恼朱味,头上的伤口裂开了点恼朱味,血流的更多了究渐座。

  小美颤抖地用身上的衣服去帮他止血究渐座。

  志强这才发现小美脸上的伤恼朱味,暴跳如雷恼朱味,“还有恼朱味,你的脸怎么了?谁伤的?”

  小美感动至极恼朱味,笑着哭着说道:“没事恼朱味,你快走吧!这里危险究渐座。”

  志强此时气不打一处来恼朱味,他大踩油门赶过来恼朱味,路上出了车祸恼朱味,不顾伤势也要赶过来见她恼朱味,现在什么解释都没有就赶人!

  他强行闯进她的家恼朱味,愣是不走究渐座。直到那只大黑狗出现恼朱味,他盯着大黑狗的眼睛跟入了迷似的恼朱味,随着大黑狗的指引恼朱味,他进了小美的房间恼朱味,让他看到了那张照片恼朱味,主要是照片上的字恼朱味,让志强难以置信地看着小美究渐座。

  小美痛哭恼朱味,“对不起恼朱味,以前是我爱慕虚荣恼朱味,别人教了我一个法子恼朱味,跟冥狗结亲恼朱味,然后我吸引男人到家里来恼朱味,大黑就趁机吸取那人的好运气恼朱味,转移到我的身上恼朱味,我就能不工作也能好运的来钱花了究渐座。这事是我做错了…”

  志强感觉听了个天方夜谭的故事一样恼朱味,根本就接受不了究渐座。可他还是想要证实这件事的真假恼朱味,拿出小美送他的护身符扑向那只大狗恼朱味,那只大狗害怕地躲避恼朱味,志强邪笑着恼朱味,“你也不过如此嘛究渐座。”

  小美看着男人的一言一行恼朱味,那只狗她是知道的恼朱味,现如今看它吃瘪恼朱味,心里格外痛快究渐座。她受够了跟狗过日子恼朱味,便也拿出护身符去帮忙恼朱味,在两人护身符的围攻下恼朱味,大黑凄惨地嘶吠着化成了一道黑烟消散了究渐座。

  小美呼了口气恼朱味,倍感轻松恼朱味,瘫在地上恼朱味,她挽住志强的手说道:“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究渐座。”

  志强笑了笑恼朱味,拉着小美走到窗边恼朱味,把窗帘打开恼朱味,家里顿时明亮温馨起来究渐座。他打开窗户恼朱味,透了透气恼朱味,轻轻地搂住小美的肩膀恼朱味,说道:“你看恼朱味,多么幽蓝的天空啊恼朱味,就像我的眼睛…”

  猝不及防下恼朱味,小美睁大着双眼恼朱味,双手企图想抓住那人厚实的手掌恼朱味,可身体却如落叶般狠狠下坠恼朱味,而那人在对她说什么恼朱味,看口型她正准备猜测的时候恼朱味,“砰”她已经永远定格在成为血色玫瑰的那一刻了究渐座。

  客厅的电视中正在播放中奖号码恼朱味,“倒数第一位的数字是8…”而一张彩票正显眼地躺在地上恼朱味,诉说着自己的价值究渐座。

  而桌上的手机突然蹦哒出一条腾讯新闻:xxx路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恼朱味,xxx宝马与xxx卡车相撞恼朱味,造成一死一伤究渐座。死者系是昨天才结婚…

Tags: 彩票 车祸

本文网址:/guigushi/15371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