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午夜来电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晚上十二点恼朱味,刚刚加完班的王杰终于赶回了家恼朱味,疲惫的他连衣服都来不及脱恼朱味,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究渐座。

  就在他刚刚要睡着的时候恼朱味,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恼朱味,吵醒了王杰究渐座。

  “喂恼朱味,谁啊!”王杰没好气的说道究渐座。

  然而没有人应答恼朱味,只有粗重的喘气声究渐座。

  “谁啊!说话啊!”见对方还是没有回应恼朱味,王杰立马挂掉了电话恼朱味,随手把手机扔在了床上究渐座。

  “他妈的谁啊!大晚上的打电话也不说话究渐座。”王杰骂咧咧的又重新躺回到床上究渐座。

  就在这时候恼朱味,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恼朱味,王杰不耐烦的接起了电话恼朱味,愤怒的说道:“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恼朱味,有事说事恼朱味,没事我挂了究渐座。”

  “是我啊!”就在王杰准备挂掉电话的时候恼朱味,对方突然说话了恼朱味,沙哑的声音恼朱味,像是要快撕裂一般究渐座。

  “你是谁?”王杰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恼朱味,顿时睡意全无究渐座。

  “怎么恼朱味,老朋友恼朱味,忘记我了!你不会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吧!”

  “你……你究竟是谁?”此时的王杰脸色惨白恼朱味,额头已经沁出了一丝冷汗究渐座。

  “还用我解释吗?好吧!三年前恼朱味,东山岭恼朱味,悬崖恼朱味,蔺磊究渐座。”

  “你……你不要再说了恼朱味,你要……干什么?”王杰颤抖的说着恼朱味,握着手机的右手不自觉的哆嗦了起来究渐座。

  “我想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嘛?”

  “不恼朱味,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恼朱味,我也不想的究渐座。”

  “我马上去找你恼朱味,我可好久没有见到你了究渐座。”

  “什么……不……你不要过来究渐座。”

  王杰大叫着从床上站了起来恼朱味,冷汗已经浸透了衣服究渐座。

  “嘟嘟嘟……”

  这个时候恼朱味,对方却是已经挂断了电话究渐座。

  此时的王杰却是陷入了恐惧之中恼朱味,不禁想起了一段往事究渐座。刚刚那人口中提到过的蔺磊是的确存在的恼朱味,而且是他曾经最要好的同事究渐座。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恼朱味,公司派遣王杰与蔺磊前往外地考察项目恼朱味,老鹰岭就是他们其中的一站究渐座。

  就在老鹰岭的那天晚上恼朱味,两个人因为项目的规划产生了分歧恼朱味,因此而发生了争吵究渐座。在争吵过程中恼朱味,不知是王杰还是蔺磊谁先骂了一句恼朱味,进而展开了骂战究渐座。骂着骂着恼朱味,两个人竟然又互相推搡了起来恼朱味,但是他们却忘了恼朱味,他们是站在建在陡峭的悬崖路上的究渐座。

  眼看着离悬崖边越来越近恼朱味,两个人却浑然不知究渐座。首先被推到悬崖边的是蔺磊恼朱味,在蔺磊快要掉下悬崖的瞬间恼朱味,惊醒了王杰恼朱味,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恼朱味,一把拉住了蔺磊究渐座。

  当时的悬崖边上没有借力的东西恼朱味,蔺磊又有些微胖恼朱味,王杰本身又比较瘦弱恼朱味,他只能死命的拉着蔺磊恼朱味,想把蔺磊拉上去却有些力不从心究渐座。

  而此时的蔺磊却大呼着救他恼朱味,还说要一起开发项目究渐座。他不提项目还好恼朱味,一提项目反倒是提醒了王杰恼朱味,王杰心里顿时挣扎起来究渐座。

  如果把蔺磊救上来了恼朱味,他就要与我共同开发项目恼朱味,开发项目所需要的款项恼朱味,他就要占一份恼朱味,这在以前都是两个人商量好的究渐座。而现在恼朱味,不正是给了他一个中饱私囊的机会吗?

  尽管王杰内心天人交战恼朱味,但是最终还是贪婪泯灭了他最后的一丝人性究渐座。在蔺磊绝望的眼中恼朱味,他松开了手究渐座。

  王杰报了警恼朱味,他想着与其让别人发现恼朱味,不如自己先报警恼朱味,然后他又捏造事实恼朱味,警方的最终判定结果是失足落崖究渐座。然而在崖底恼朱味,警方并没有找到蔺磊的尸首恼朱味,只是在崖下找到了他残破的鞋子和一滩血迹究渐座。但是从那么高的山崖摔下恼朱味,他又岂会不死恼朱味,警方在把整个山崖周围翻了个底朝天的情况下恼朱味,也没有发现蔺磊恼朱味,于是警方认为蔺磊极有可能是被山崖下的猛兽拖走了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王杰却并不是这么想的恼朱味,后来他向附近的村民打听恼朱味,有没有什么陌生人从山里出来恼朱味,在山民的一致否定下恼朱味,他才放下了心究渐座。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年了恼朱味,刚开始的时候恼朱味,王杰的确有些愧疚恼朱味,毕竟是他害死了蔺磊究渐座。不过恼朱味,随着时间的推移恼朱味,这件往事王杰就慢慢的就忘却了究渐座。

  “刚刚那个人会是蔺磊嘛?他真的没有死嘛?如果真的是他恼朱味,那为什么当年他不去报警究渐座。”王杰心惊胆战恼朱味,他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恼朱味,随即又摇了摇头究渐座。

  一夜未眠恼朱味,整个白天工作的王杰心神不宁恼朱味,以至于手头的工作出了差错恼朱味,幸好发现及时恼朱味,急忙补救恼朱味,这才没有出现大的岔子究渐座。为此恼朱味,他挨了老板一顿训斥究渐座。

  深夜恼朱味,王杰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恼朱味,他说过他会来恼朱味,但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出现恼朱味,反而让王杰越发的感到一丝不安究渐座。

  当墙上的钟表显示十二点的时候恼朱味,手机响了恼朱味,王杰迅速的拿起电话摁下接听键究渐座。

  “老朋友恼朱味,怎么样恼朱味,这一整天过的好嘛?”又是那个沙哑的声音究渐座。

  “你究竟是谁?”王杰大声质问究渐座。

  “还要我再提醒你一遍嘛?”

  “不……不可能的……他已经死了……快说恼朱味,你是谁究渐座。”

  “呵呵恼朱味,对啊!我已经死了恼朱味,我死的好惨啊!哈哈哈……”说着说着恼朱味,他如同疯魔似的疯狂大笑起来恼朱味,一会儿像婴儿的哭喊声恼朱味,一会儿又像女人的哭声恼朱味,声音异常的刺耳究渐座。

  王杰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恼朱味,心脏不争气的跳动起来恼朱味,脸色跟着就变了恼朱味,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恼朱味,匆忙关掉了手机究渐座。

  此时的王杰一脸的后怕恼朱味,微微喘着粗气恼朱味,心里早已是惊涛骇浪恼朱味,他真的是蔺磊恼朱味,他的确已经死了恼朱味,真的化作了厉鬼恼朱味,他要干嘛恼朱味,他这是来找我复仇嘛?

  越想越心惊恼朱味,这个地方一刻也不能待下去了恼朱味,必须走恼朱味,手机卡号也要换究渐座。

  说搬就搬恼朱味,一进入白天恼朱味,王杰就另找了住处搬了出去恼朱味,迅速的换了手机号恼朱味,他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王杰睡的很熟恼朱味,不知道什么时候恼朱味,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恼朱味,迷迷糊糊中的王杰随手接起了电话究渐座。

  “老朋友……”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王杰瞬间惊醒恼朱味,脸色变得煞白究渐座。

  “你难道忘了我是什么了嘛?你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嘛?”

  说完恼朱味,对方居然挂掉了电话究渐座。

  王杰心里一震恼朱味,这才明白恼朱味,对方既然已经变成了鬼恼朱味,自己又怎么会躲的过去呢?

  王杰简直要疯了恼朱味,最近的几个晚上恼朱味,那个电话每到十二点准时响起恼朱味,他尝试着去关机恼朱味,但是诡异的是恼朱味,一到午夜十二点手机还是会响恼朱味,即便是调入静音恼朱味,手机铃声还是会响究渐座。

  他干脆不接电话恼朱味,可是那该死的铃声吵的他无法入眠恼朱味,他甚至把手机扔的离的自己远远的恼朱味,但诡异的是铃声响起的时候手机不知何时又来到了他的身边究渐座。

  他快要崩溃了恼朱味,他实在忍受不了了恼朱味,他尝试着打那个电话恼朱味,竟然发现他居然打不通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王杰目光呆滞的坐在床边恼朱味,手里握着手机恼朱味,他在等待那个电话的来临究渐座。

  当时针与分针同时踩到十二点的时候恼朱味,手机铃声响了究渐座。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恼朱味,你不是说过你要来嘛!你真的想让我死恼朱味,干脆给我来个痛快的恼朱味,求你别再折磨我了究渐座。”王杰实在忍受不了了恼朱味,这次他豁出去了究渐座。

  “呵呵恼朱味,你果真忍受不了了恼朱味,我已经来了究渐座。”

  “什么!”王杰大惊恼朱味,心一下子悬在了嗓子眼究渐座。

  “我就在你的房间内”

  王杰环顾四周恼朱味,然而房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究渐座。

  “你在哪里?房间根本没有你的踪影恼朱味,你少糊弄我究渐座。”

  “我就在你心里究渐座。”这句话极像是在王杰的身后响起恼朱味,王杰头皮一麻恼朱味,猛然回头恼朱味,然而并没有人影究渐座。

  此时的王杰心脏怦怦的直跳恼朱味,整个人神经紧绷恼朱味,僵立在原地恼朱味,脸上写满了惊恐究渐座。

  就在此时恼朱味,“砰砰砰……”敲门的声音响起恼朱味,吓了王杰一跳究渐座。

  “谁……谁啊!”

  没有人应答恼朱味,只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究渐座。

  王杰这下更紧张了恼朱味,他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恼朱味,无比缓慢的朝着门口靠近究渐座。

  当他走近门口的时候恼朱味,敲门的声音消失了恼朱味,王杰透过门镜向外看去恼朱味,没有任何人影恼朱味,只有无尽的黑暗究渐座。

  王杰如释重负恼朱味,刚要喘口气恼朱味,那敲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恼朱味,本要沉下去的心脏一下子又悬了起来究渐座。

  他只觉得自己已经面临崩溃的边缘恼朱味,他已无法忍受恼朱味,猛的一把拉开了门究渐座。

  瞬时恼朱味,一张极度惨白恼朱味,面部扭曲恼朱味,满是血泡的脸呈现在他的眼前恼朱味,最关键的是那上面没有五官究渐座。

  “噗……”王杰终于忍受不住恼朱味,早已积压已久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恼朱味,只听到自己紧绷的神经猛的一下崩开了究渐座。

  王杰死了恼朱味,眼睛睁的大大的恼朱味,眼里写满了不甘究渐座。

  “真无趣恼朱味,还以为你会多撑几天呢?”那张惨白的面孔被揭了下来恼朱味,漏出一张人脸恼朱味,那赫然是蔺磊究渐座。

  蔺磊没有死恼朱味,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恼朱味,王杰在松开他手的时候恼朱味,他的确是绝望的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有幸的是恼朱味,他并没有跌落到悬崖下面恼朱味,而是被茂密的树枝遮挡恼朱味,然后他又滚落到悬崖中间的一处山洞里究渐座。

  那个时候他是晕的恼朱味,警方虽然及时展开了搜救恼朱味,却也没发现那个地方恼朱味,因为那山洞被茂密的树枝遮挡恼朱味,太过隐秘恼朱味,一般人是很难发现的究渐座。

  蔺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恼朱味,幸亏他当时只是划破了一些皮肤恼朱味,还是可以自由行动的究渐座。他没有急着出山恼朱味,而是靠着山里的野果之类的生活了三个月才走了出来究渐座。

  之后他就开始为他的复仇计划开始做起了准备……直到今天究渐座。

  而他所运用的当然全是高科技了恼朱味,首先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王杰的手机做了手脚恼朱味,其次在王杰一次看病做阑尾炎手术的时候偷偷的植入了跟踪器恼朱味,在王杰的房间里他安装了针孔摄像头恼朱味,一切的一切他皆掌握在手中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他开始了他的复仇计划恼朱味,一遍遍的折磨王杰恼朱味,直到他最后一道防线崩溃究渐座。

  蔺磊露出诡异的笑容恼朱味,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恼朱味,一切是显得那么阴森可怖究渐座。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我们无从得知恼朱味,但是鬼由心生恼朱味,却并非空穴来风究渐座。这个世界上真正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究渐座。

Tags: 悬崖 贪婪

本文网址:/guigushi/15371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