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地狱之门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青衣是一只修炼了1500年后幻化成人形的香獐子恼朱味,她的家住在千里之外的农拓山恼朱味,来到这座繁华的城市恼朱味,她只为一件事:见一个名叫虚掩的道人恼朱味,向他要一粒能起死回生的药丸恼朱味,医治她生命垂危的母亲究渐座。而母亲陷入这个境地恼朱味,是因为她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一起车祸恼朱味,她拼命救下了那个少年恼朱味,但疾驰的车却一下子把她撞翻在地究渐座。母亲命悬一线恼朱味,垂危在旦夕之间恼朱味,青衣来到这座繁华的城市恼朱味,是为救自己的母亲而来究渐座。

  道人虚掩是市长的保镖恼朱味,他不仅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恼朱味,还有一身卓绝的武功以及令世人惊叹的法术究渐座。虚掩本来就认识青衣恼朱味,六年前恼朱味,在农拓山上两个人曾经交过手恼朱味,最终以青衣落败告终究渐座。那时候虚掩对落败的青衣说恼朱味,我现在放了你恼朱味,但是你必须答应我恼朱味,在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恼朱味,必须做到呼之即来究渐座。青衣答应了虚掩恼朱味,她在想恼朱味,虚掩如此厉害恼朱味,怎么可能还要自己帮忙究渐座。

  没想到恼朱味,六年后恼朱味,虚掩没有找青衣恼朱味,青衣反而主动来找虚掩了恼朱味,不是来帮他的忙恼朱味,而是让虚掩来帮自己的忙究渐座。虚掩听完青衣来找自己的原因后恼朱味,沉吟了良久恼朱味,说恼朱味,药是有的恼朱味,但是你必须帮我完成一件事恼朱味,我才能帮你!

  哦恼朱味,青衣没有感到诧异恼朱味,因为虚掩是不可能做亏本买卖的恼朱味,她点了点头问恼朱味,你说恼朱味,什么事恼朱味,我要判断一下恼朱味,我能不能做到究渐座。

  你能做到!虚掩大声说恼朱味,他似乎十分肯定恼朱味,我让你去陪一个人喝酒究渐座。

  这样啊恼朱味,青衣本来悬着的心放下来恼朱味,说道恼朱味,那人是谁?我想这问题不大究渐座。

  听了青衣的话恼朱味,虚掩呵呵地笑起来恼朱味,确实问题不大恼朱味,至于哪个人吗?是省政法委书记张胡宪恼朱味,他需要你陪他喝酒究渐座。

  什么?青衣内心里还是吃了一惊恼朱味,她不由问道恼朱味,怎么是省政法委书记?这样的一个大人物怎么需要我陪他喝酒呢?

  虚掩望着青衣脸上惊讶的表情恼朱味,在听过她的问话后恼朱味,就一字一顿地说道恼朱味,张胡宪是个好色之徒恼朱味,而姑娘你生的国色天香恼朱味,花容月貌恼朱味,乃是人费锐耕、妖两界的绝色恼朱味,他怎么能不喜欢你陪他喝酒呢?

  可是恼朱味,青衣芙蓉一般清艳的脸上依然布满了疑惑恼朱味,不单单是为了陪他喝一场酒吧?青衣说恼朱味,她说这话的时候春月一般的眸子凝视着虚掩恼朱味,仿佛要看到虚掩的心里去究渐座。

  虚掩脸上突然浮起了不满的神情恼朱味,斥道恼朱味,姑娘还要不要救命的丹药?如要的话就不要再问了!

  青衣看虚掩脸上恼怒的表情恼朱味,就不再追究下去恼朱味,只是问道恼朱味,那什么时候安排与张胡宪的见面恼朱味,我母亲的命可是等不了的究渐座。

  听青衣应承了恼朱味,虚掩的脸上便又重新浮现出了微笑恼朱味,说道恼朱味,很快恼朱味,咱就安排到明天的晚上吧究渐座。

  好的恼朱味,青衣说恼朱味,那就明晚恼朱味,但我需要注意什么吗?青衣的美丽眼睛里注满了疑问究渐座。

  听了青衣的话恼朱味,虚掩哈哈地笑起来恼朱味,他大声地说恼朱味,姑娘果然是冰雪聪明的人恼朱味,注意恼朱味,姑娘从明晚起便不再是青衣恼朱味,而是市政府副秘书长赵艳姝恼朱味,她是什么样的人恼朱味,你来看!虚掩说着话恼朱味,伸手就打开了电视恼朱味,电视里那个叫赵艳姝的女子正在发表讲话恼朱味,青衣望着那女子恼朱味,突然发现恼朱味,那女子竟然与自己生得至少有七分相像恼朱味,同样是年轻貌美恼朱味,如同花朵一般美丽的人儿恼朱味,只是自己的容貌多了几分妖的气质恼朱味,而那人美丽中流露着一些风骚究渐座。

  青衣看完了那电视中的人恼朱味,一瞬间便明白了许多恼朱味,说道恼朱味,看来我是要扮演这人了恼朱味,只是那真的赵艳姝要去哪里恼朱味,露了马脚如何处理?

  虚掩脸上再度流露出不悦的神情恼朱味,说恼朱味,姑娘不用管那些恼朱味,只管做应做的事情就是了究渐座。青衣看虚掩不让自己问恼朱味,也就不问了恼朱味,说道恼朱味,好吧恼朱味,我明天再稍微变化一下自己的容貌恼朱味,便能做到与那人万分相似了究渐座。

  虚掩点头恼朱味,说恼朱味,姑娘真是聪明恼朱味,我要的就是这样恼朱味,只要姑娘做成了这事儿恼朱味,我明天便把那药交于姑娘究渐座。

  青衣点头恼朱味,心里却在怦怦地敲着鼓恼朱味,思虑着明天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场景恼朱味,自己又会处于什么样的境地?不管怎样恼朱味,为了拿到那药恼朱味,为了救自己的母亲恼朱味,拼死也要赌上一回了究渐座。

  第二天晚上恼朱味,时间是7点恼朱味,在春江路76号的包厢里恼朱味,省政法委书记张胡宪坐在上宾的位置恼朱味,市长邱应仁坐在主陪的位置恼朱味,青衣就被安排在了张胡宪的右侧究渐座。剩下的人全是市委费锐耕、市政府的一些官员恼朱味,中间有两个是张胡宪和邱应仁的秘书究渐座。而此时的青衣已经不是青衣恼朱味,她是市政府副秘书长赵艳姝恼朱味,她穿着虚掩为她特意购置的紧身的西装西裤恼朱味,一头乌黑的长发剪成了职业短发恼朱味,再加上略施妖术变化了一点儿的容貌恼朱味,根本无法看出她与真正的赵艳姝有什么区别恼朱味,同样的风华绝代恼朱味,一样的风情万种究渐座。唯一奇异的是恼朱味,赵艳姝今天身上散发着一种特别的香气恼朱味,而这香气不但没有引起张胡宪的猜疑恼朱味,反而让他变得更加的兴奋究渐座。

  酒过三巡恼朱味,邱应仁向张胡宪敬过酒后恼朱味,市政法委书记陈默也向张胡宪敬了酒恼朱味,随后就轮到了赵艳姝究渐座。她轻轻地端起杯子恼朱味,向张胡宪致意恼朱味,张胡宪看见她敬酒恼朱味,脸上堆起兴奋的笑容恼朱味,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恼朱味,张口说道恼朱味,赵秘书长恼朱味,咱们算有缘分啊恼朱味,你看恼朱味,你紧靠着我坐着恼朱味,你说恼朱味,咱们喝几杯啊?

  张胡宪的话一落地恼朱味,还没等赵艳姝说话恼朱味,就听陈默大声地说恼朱味,赵秘书长恼朱味,一定要和张书记多喝几杯恼朱味,你看恼朱味,你们俩恼朱味,一个是才子恼朱味,一个是佳人恼朱味,才子佳人相聚当然就是有缘了恼朱味,怎么也得三杯恼朱味,最后一杯还得是交杯酒!他的话一说出口恼朱味,所有的人都起哄恼朱味,弄得赵艳姝因喝酒而本就升起红霞的雪白俏脸更添了几分羞涩恼朱味,让她越发显得娇媚动人!

  张胡宪端着酒杯望望众人恼朱味,再望望面前娇艳若花的美人儿恼朱味,看她有些羞涩又有些期待的可人模样恼朱味,顿然被勾去了魂魄恼朱味,大声说道恼朱味,好的恼朱味,三杯就三杯!说着抬手与赵艳姝举着的酒杯碰了一下恼朱味,碰杯的刹那恼朱味,他的手竟然在不经意间碰到了她柔滑若丝的纤纤十指恼朱味,他的心猛然一动恼朱味,似乎被电流电着了恼朱味,有种酥麻的感觉究渐座。他一口喝了那杯酒恼朱味,旁边的服务员再给他倒上恼朱味,等她也把那杯酒喝了恼朱味,两人又碰杯究渐座。这次在碰杯的时候恼朱味,他故意靠近她恼朱味,手与她的手碰触到一起恼朱味,身子也几乎贴到了一块究渐座。他明显地能感觉到她的身子绵软而温热恼朱味,似乎有些激烈的情绪正从那青春诱人的身体里喷薄而出究渐座。第三杯酒是交杯酒恼朱味,这一次两个人勾手而饮究渐座。在喝酒的时候恼朱味,他眼角的余光就看到了她敞开的领口下浑圆结实若隐若现雪白的胸部恼朱味,这让他热血沸腾恼朱味,再加上她身上那奇异的香气恼朱味,萦绕着恼朱味,恰似柔柔靡靡的丝线捆住他的心恼朱味,他迷醉了恼朱味,竟然在与她分开的时刻恼朱味,用手碰到了她娇媚滑腻的脸腮究渐座。她明显地感觉到了他的用意恼朱味,但众人故作没看见恼朱味,依然面对着他甜美的笑着恼朱味,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究渐座。

  就这样恼朱味,酒从晚上7点一直喝到了11点恼朱味,众人终于都有了散场的意思究渐座。而赵艳姝是有八分醉意了恼朱味,张胡宪时不时用手摸她的大腿恼朱味,她竟然没有了反抗的力度恼朱味,有时候轻轻地拿开恼朱味,有时候就由他抚摸自己究渐座。其实作为青衣的她是明白的恼朱味,但是赵艳姝真的已是有了八分醉意了究渐座。

  离开会所的时候恼朱味,赵艳姝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上的张胡宪的车恼朱味,她的朦朦胧胧的记忆是恼朱味,张胡宪给大家说恼朱味,他住的宾馆顺路可以捎带她恼朱味,让大家放心究渐座。而那个时候恼朱味,作为妖族的青衣是清楚的恼朱味,张胡宪对自己不怀好意究渐座。并且她也清楚恼朱味,在酒桌上的所有人都没有怀什么好意恼朱味,包括酒桌之外的道人虚掩在内恼朱味,也是满怀鬼胎恼朱味,自己走上今天这个饭局恼朱味,本来都是设计好的究渐座。为了救母亲恼朱味,青衣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究渐座。

  接下来恼朱味,一切都顺理成章恼朱味,张胡宪把青衣假扮的赵艳姝抱上了他的床恼朱味,侵犯了她恼朱味,这对青衣来说恼朱味,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恼朱味,或许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究渐座。作为妖族恼朱味,她好像对这种事没有多少概念恼朱味,让她不舒服的不是这些恼朱味,是她被他人设计着成了他的玩物恼朱味,人类啊!竟然是比妖类还肮脏究渐座。

  第二天早晨恼朱味,青衣早早地起床恼朱味,她站在窗子前往外看恼朱味,太阳正要从云层里爬出来恼朱味,清风拂过恼朱味,院子里的花朵轻轻地落下恼朱味,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究渐座。看着外面的世界恼朱味,青衣本以为一切都将会随着夜晚的消失而逝去恼朱味,她将拿着解药离开这座城市恼朱味,但没有想到的是后面的事情却越发变得让她头痛究渐座。

  虚掩竟然只给了她一半分量的丹药恼朱味,这一半分量的丹药只能让母亲在一段时间内保住生命恼朱味,过了既定时间恼朱味,依然是陷于频死之境究渐座。而此时恼朱味,张胡宪就来要挟她做他长久的情人恼朱味,青衣敏感地意识到自己已钻进了别人的圈套恼朱味,虚掩之所以只给自己一半丹药恼朱味,目的就是让自己向张胡宪屈服究渐座。

  无可奈何恼朱味,青衣答应了张胡宪的要求恼朱味,成了他的情妇恼朱味,而正因为这样恼朱味,青衣知道了一个惊天的秘密究渐座。

  那个晚上恼朱味,青衣伺候完张胡宪恼朱味,在他酣然睡去的时候恼朱味,青衣拿起他的手机把玩恼朱味,突然间就有人通过微信给他发来了消息恼朱味,发微信的不是别人恼朱味,正是邱应仁恼朱味,他发的不是文字恼朱味,而是几张图片恼朱味,图片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究渐座。青衣一张张地读着那文字恼朱味,大概意思是恼朱味,邱应仁希望张胡宪给省公安厅长费锐耕、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以及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打招呼恼朱味,放过一个叫王老虎的人究渐座。而这个王老虎是谁恼朱味,邱应仁也交代的清楚恼朱味,是他磕头拜把子的兄弟恼朱味,因为做生意纠集了一帮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恼朱味,垄断了当地运输业费锐耕、建筑业恼朱味,还发生了一些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案件恼朱味,包括欺行霸市费锐耕、欺男霸女等恼朱味,中间还杀了人恼朱味,可以说这王老虎犯了死罪究渐座。邱应仁竟让张胡宪放了这样的一个人恼朱味,也是为虎作伥恼朱味,触犯了国家法律法规究渐座。青衣看过那几张图片恼朱味,全身只感觉发冷恼朱味,想不到这人间的世界竟是这样阴暗究渐座。她正想把那图片一张张地存下恼朱味,却突然发现恼朱味,不知怎地它们正在快速地在屏幕上消失究渐座。情急之下恼朱味,青衣只好动用了妖术恼朱味,她手一伸恼朱味,一片光华突现恼朱味,时间竟蓦然向后倒退了几分钟恼朱味,在时光倒流的刹那恼朱味,她飞快地把那些照片全部复制了下来恼朱味,然后保存在了张宪胡的手机中究渐座。回头再看手机恼朱味,相片的原件已经在屏幕上无影无踪恼朱味,微信的最后只留下一句让她感觉恶心的话:赵秘书长好玩吗?

  青衣看到那句话恼朱味,气愤地把手机扔到一边恼朱味,一个人抱了被子径直到客厅里睡了恼朱味,那一夜她竟然睡得特别香恼朱味,她好久没有睡一个好觉了恼朱味,而这一次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8点多钟究渐座。

  过了几天恼朱味,青衣听人说恼朱味,王老虎被放出来了究渐座。王老虎出来的那天恼朱味,黑社会的人排了长队在看守所门口接他究渐座。

  而这时恼朱味,青衣就拿了那几张照片以及自己陪张胡宪睡觉的录像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问题究渐座。过不了多久恼朱味,市长邱应仁就被有关部门人员带走了究渐座。据说恼朱味,带走他的时候恼朱味,他与赵艳姝竟然睡在一张床上恼朱味,于是两人就双双被双规了究渐座。这时恼朱味,青衣突然地明白恼朱味,原来赵艳姝是邱应仁的情妇恼朱味,怪不得真的赵艳姝不出来与张胡宪过招恼朱味,而是让自己这个妖族装扮恼朱味,这分明是邱应仁舍不得把自己的情妇送人啊!

  随后恼朱味,张胡宪也同样地被国家有关部门人员突然地带走恼朱味,那时他还在开会恼朱味,在会场恼朱味,两个身穿黑衣的人直接控制住了他究渐座。

  再后来恼朱味,青衣找到了虚掩恼朱味,这个道人此时已经离开了那座城市恼朱味,回到了他自己应该呆的道观究渐座。他最终没有把那半份丹药给青衣恼朱味,青衣的母亲因此死了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有一天虚掩也死了恼朱味,他死的很惨恼朱味,眼睛被两颗子弹洞穿恼朱味,舌头被人割了去恼朱味,心也被人掏了出来恼朱味,至于是谁杀的他恼朱味,并没有人知道究渐座。

  而青衣恼朱味,她没有回农拓山居住恼朱味,她住进了繁华的城市究渐座。有传说恼朱味,她用妖术害死了不少该死的人恼朱味,其中有富豪也有贪官究渐座。

Tags: 地狱 药丸

本文网址:/guigushi/15370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