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地摊上买的镜子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辉是我在日本认识的恼朱味,当时我们的访问团缺少一个翻译恼朱味,日本相关的协会正好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帮我们恼朱味,我们团长一着急竟然在一个酒会上自行找起翻译来恼朱味,辉是在日本留学的大学生恼朱味,长得十分瘦弱恼朱味,也需要打份工挣点零花恼朱味,看我们团长邀请也就答应了究渐座。

  辉在日本已经结婚恼朱味,丈夫也是中国人恼朱味,和她一样在留学究渐座。她忙不过来的时候也带上丈夫一起恼朱味,帮我们当翻译究渐座。晚了恼朱味,她也不回家恼朱味,和我住一间房恼朱味,她丈夫则和团里的男士挤着住究渐座。

  那天晚上恼朱味,可能是PARTY上酒精的作用恼朱味,辉突然哭着和我说她不幸福恼朱味,想回国恼朱味,我想身在异乡恼朱味,贫贱夫妻多有摩擦也是正常的恼朱味,况且我也喝得有点高了恼朱味,迷糊着听她说了很多恼朱味,渐渐就睡着了究渐座。

  第二天我们去当地一座山上参观庙宇恼朱味,山路上有不少小店铺恼朱味,我和辉就进去逛恼朱味,转着转着恼朱味,辉就不见了究渐座。我想就在附近也就没有去找恼朱味,我看见一个摊上有许多制作精美的小镜子恼朱味,就看起来恼朱味,突然背后有人对我说恼朱味,“你看看这个究渐座。”我一回头恼朱味,原来是辉的丈夫恼朱味,就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是一小方扁的黑色东西恼朱味,上面有绘的日本仕女图恼朱味,背景上几抹樱花恼朱味,觉得挺精致恼朱味,就接过来打开一看恼朱味,里面镶嵌着一枚方形小镜恼朱味,就说:“是不错恼朱味,我买一个究渐座。”

  我们在日本的行程到期后恼朱味,就准备回国究渐座。走的那天恼朱味,辉来送我们恼朱味,尤其和我道别时恼朱味,我们两个都哭得不行恼朱味,毕竟女人多愁善感恼朱味,等我上了车恼朱味,没看见辉的丈夫来送行恼朱味,想想也没什么恼朱味,可能因为忙吧究渐座。在日本这段日子行色匆匆恼朱味,太多活动恼朱味,我觉得自己一直昏沉沉的恼朱味,说不出的疲劳恼朱味,这下总算可以回家了恼朱味,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究渐座。

  回国又开始忙工作恼朱味,日本之行很快就成了记忆恼朱味,转眼过去一年多恼朱味,有一天辉给我来了电话恼朱味,我很惊喜恼朱味,这还是我们分开后第一次联系恼朱味,她在电话里说要回国一趟恼朱味,如果方便要来看我究渐座。我说当然可以恼朱味,并问候他丈夫好恼朱味,问他是否跟他一起来究渐座。辉在电话那头很久没说话恼朱味,我喂了几声恼朱味,她说:“我哪来的丈夫?”我楞了:“怎么?不是在日本你们一起给我们做翻译吗?那天恼朱味,我记得一天晚上你还和我说你和他有点矛盾恼朱味,他不是那天也住了酒店的吗?”辉说:“你看见他了吗?”我说:“怎么没看见恼朱味,我们不都看见了吗?”我突然就糊涂了恼朱味,觉得所有的记忆一下子不可靠了究渐座。辉说:“可能你弄混了吧恼朱味,你们那段时间日程安排太紧恼朱味,你又那么疲劳……”我一时有错乱的感觉恼朱味,就说:“那你来了我们见面再聊究渐座。”

  挂了电话恼朱味,我一刻没有耽搁恼朱味,翻箱倒柜找那面镜子恼朱味,这总不是幻觉的吧恼朱味,我记得收拾在一个木盒子里恼朱味,里面全是我买的一些小东小西恼朱味,看厌了就都扔在这里恼朱味,这镜子没实用性恼朱味,不过是个旅游的纪念恼朱味,记得当时就收在那里的究渐座。掏了半天终于在盒子底找出那面镜子恼朱味,镜子是方形黑色的恼朱味,开合式的恼朱味,没错恼朱味,就是这个恼朱味,是辉的丈夫建议我买的究渐座。我有点哆嗦恼朱味,想了想还是打开了……

  掏了半天终于在盒子底找出那面镜子恼朱味,镜子是方形黑色的恼朱味,开合式的恼朱味,没错恼朱味,就是这个恼朱味,是辉的丈夫建议我买的究渐座。我有点哆嗦恼朱味,想了想还是打开了……

  一看我惊得将镜子扔在里地板上恼朱味,里面根本没有镜子恼朱味,而是刻满了樱花恼朱味,那种被涂得血红的樱花恼朱味,整个里面都刻得满满的究渐座。当时我明明记得打开后里面就一面有镜子恼朱味,另一面不过是黑色的究渐座。这是怎么回事究渐座。我的记忆出了问题了还是这是个什么鬼东西究渐座。不等细想恼朱味,我弯腰拾起那个怪物恼朱味,用尽了气力恼朱味,从窗口直接扔了出去恼朱味,我吓得额头都是汗恼朱味,心跳得厉害恼朱味,两腿直发软究渐座。

  一个月后究渐座。

  辉回国了恼朱味,她回家一趟恼朱味,又专程坐飞机往我居住的城市来恼朱味,我知道她一定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恼朱味,而我更想知道是怎么回事究渐座。我约她来家里恼朱味,见了面恼朱味,我发现她气色比一年前好了很多恼朱味,只是人神色有些抑郁的样子究渐座。我们一见面也不问候别的情况恼朱味,直接就说起了镜子的事情究渐座。我先就前前后后说个不清恼朱味,并指天发誓确实听见她和我述说和丈夫不和想回国的事情恼朱味,也确实见过她丈夫恼朱味,并且镜子就是她丈夫建议我买的究渐座。辉说让她看看镜子恼朱味,我后悔不来恼朱味,告诉她我当时看到镜子的变化吓坏了给扔掉了究渐座。于是又赶紧形容镜子的样子恼朱味,以及回家后发现镜子的变化究渐座。

  辉沉默了良久恼朱味,告诉我:“我没有丈夫恼朱味,但我出国前有个男友恼朱味,确实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究渐座。我想出国恼朱味,而他不愿意恼朱味,我们有了分歧恼朱味,于是就分开了究渐座。说等几年再说究渐座。我在日本也确实非常想他恼朱味,后来听说他在国内结婚了恼朱味,也就努力将他忘记究渐座。”我说:“那恼朱味,那是怎么回事?对了恼朱味,你这个男友什么样子?我看到的是谁恼朱味,还有恼朱味,怎么就我看到?”我有点抓狂恼朱味,慌慌张张地给辉倒了杯水恼朱味,让她靠窗坐了恼朱味,自己突然想起同团的好友丁强究渐座。我怎么从来没问过同团的人恼朱味,毕竟团里的人不在一个单位恼朱味,回国后很少联系恼朱味,都各忙各的恼朱味,现在打电话问不知道会不会吓到别人恼朱味,琢磨好说词就拨了丁强的电话:“喂?丁强吗?我是晓兰究渐座。”“怎么是你啊恼朱味,大忙人恼朱味,总也不联系恼朱味,怎么突然来电话了?最近好吗?”“还好恼朱味,我有件事情想问你恼朱味,我们去年去日本的时候恼朱味,有没有在当地找了个男的翻译恼朱味,男的!”“翻译?男的?没有啊恼朱味,你不记得我们和小日本拿英语对话的吗?当时翻译难找啊究渐座。”“这我知道恼朱味,我知道恼朱味,就是说没有男的翻译对吧?”“你怎么了?没有啊究渐座。”“我再确认一下恼朱味,没有男的翻译恼朱味,只有一个女的翻译恼朱味,叫辉恼朱味,是当地留学生恼朱味,是这样吧?”“没有恼朱味,没有翻译恼朱味,没有任何翻译恼朱味,当时当地协会说找不到人恼朱味,我们都用蹩脚英语对付着呢究渐座。你怎么了晓兰恼朱味,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已经听不清楚丁强还在说什么恼朱味,电话沉的要把我的手都扯折了究渐座。我艰难的转过头恼朱味,看见辉正对着窗外看究渐座。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恼朱味,便语无伦次的开口道:“关于那面镜子……”

  辉回过头来看着我恼朱味,展开手掌问:“是这块镜子么?”

Tags: 地摊 镜子

本文网址:/guigushi/15370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