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见鬼的故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我今天要说的恼朱味,是发生在我和我朋友身上的一个灵异故事究渐座。

  故事的缘起恼朱味,是一个警察朋友的奇异经历究渐座。

  有一晚我和几个朋友聚在网吧对面的烧烤档吃烧烤恼朱味,一排火腿肠刚刚端上来恼朱味,我的那个警察朋友就迫不及待地对我们说道:“你们知道吗?昨天晚上我在我女朋友工作的医院见到了鬼究渐座。”

  因为其职业的关系恼朱味,我不方便将他的姓名说出来恼朱味,姑且用“小明”这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来代替究渐座。

  小明出生于一个很多人羡慕的家庭恼朱味,他的爷爷是革命军人恼朱味,父亲则是公安局的刑警究渐座。从正常的角度来说恼朱味,出生于这样的家庭恼朱味,一般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恼朱味,但小明却是个例外恼朱味,他是很迷信的恼朱味,而且迷信得不轻恼朱味,每次和朋友聚会恼朱味,他不是跟大家说最近市里发生的犯罪案件恼朱味,而是大谈特谈他的灵异见闻恼朱味,搞得朋友们哭笑不得究渐座。

  因为大家都是好朋友恼朱味,谁也不想反驳他究渐座。所以今天恼朱味,他还是老样子究渐座。

  “是吗?哪你见到的鬼魂是怎么样的?”我饶有兴致地问道究渐座。

  “我看不清它长什么样子恼朱味,因为我见到它的时候恼朱味,它是背对着我的究渐座。”小明说道恼朱味,“当时我和我女朋友在医院的走廊走着恼朱味,当走到一处比较昏暗的地方时恼朱味,女朋友忽然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恼朱味,你知道我们旁边的房间是什么吗?我回答说恼朱味,我怎么知道恼朱味,我又不是医院的工作人员究渐座。”

  “女朋友用非常低沉的语气对我说道恼朱味,这就是传说中的医院专门用来暂存尸体的太平间究渐座。”“什么?这里是太平间?我听了女朋友的话后恼朱味,当场惊呆了恼朱味,目光居然不由自主地朝那紧锁的大门望过去恼朱味,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背对着我们一动不动地站在太平间的门口究渐座。我一开始不知道那女人是鬼恼朱味,于是问女朋友道恼朱味,这么晚了恼朱味,这白衣女子站在太平间门口做什么?”“什么白衣女子?我女朋友一脸茫然的问道究渐座。”

  “我指了指太平间的门口恼朱味,女朋友一看恼朱味,脸色一变恼朱味,拉着我的手飞也似的跑了起来恼朱味,一直跑到医院的大厅恼朱味,才停了下来究渐座。”

  “小秋恼朱味,你跑这么急干什么?我不满地向女朋友抱怨究渐座。”

  “小明你有所不知究渐座。女朋友气喘呼呼地说道恼朱味,刚才那个白衣女子不是人恼朱味,而是鬼!”

  “什么?是鬼?我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恼朱味,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她的尸体就是我负责运送到太平间的!”

  “够了!”董郎听到这里恼朱味,忍不住打断他的话恼朱味,“小明恼朱味,你说得鬼故事也太老套了吧?在医院的太平间看见鬼恼朱味,这是三岁小孩都能编出来的大话究渐座。”

  “什么大话?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事情究渐座。”小明一脸认真地说道恼朱味,“董郎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恼朱味,大可以问问我的女朋友恼朱味,她绝对可以作证究渐座。”

  “我问她做什么?她既然是你的女朋友恼朱味,那肯定是会替你圆谎的究渐座。”

  “哪到底怎样恼朱味,你才相信我说的话呢?”小明不高兴地问道究渐座。

  “很简单恼朱味,你不是说这世上有鬼吗?你弄一只鬼出来给我瞧瞧恼朱味,我就相信你的话究渐座。”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恼朱味,原来你是想见鬼究渐座。”大明大大咧咧地说道恼朱味,“想见鬼并不难恼朱味,难就难在你见了鬼之后恼朱味,你会不会被吓死究渐座。”

  “小明恼朱味,你是说真的吗?”我吃惊地说道恼朱味,“你真的有办法让我们可以见到鬼?”

  “当然是真的了究渐座。”小明骄傲地说道恼朱味,“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恼朱味,我之所以经常见到鬼恼朱味,根本原因在于我那当了几十年神婆的奶奶教给我的一个绝妙方法究渐座。”

  “什么方法?你快点告诉我们!”

  “别着急别着急恼朱味,想见鬼嘛恼朱味,那当然少不了见鬼的媒介究渐座。”小明说着恼朱味,从座位站起来恼朱味,眨眼间的功夫就不见了恼朱味,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他才重新出现我们面前恼朱味,手上多了一个很大的柚子究渐座。

  “大家都听好了恼朱味,想见鬼的话恼朱味,就拿这柚子的皮晒干恼朱味,然后熬汤恼朱味,用汤水擦在眼皮上恼朱味,就能看见鬼了究渐座。”

  “这是真的吗?”我们几个人半信半疑恼朱味,但还是接过小明从柚子上剥下来的皮究渐座。

  “你刚才说得方法太费事了究渐座。我就这样擦在眼皮上恼朱味,行不行?”董郎好奇地问道究渐座。

  “可以是可以恼朱味,不过有个副作用究渐座。”

  “什么副作用?”

  “我刚才教给你们的方法恼朱味,只能见鬼一两天究渐座。你直接拿柚子皮擦眼睛的话恼朱味,你这一辈子都可以见到鬼!”

  “这有什么?”董郎听到这里恼朱味,不假思索地闭上眼睛恼朱味,用柚子皮擦在眼睛上究渐座。我们见了恼朱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恼朱味,大家依葫芦画瓢恼朱味,纷纷照做了一遍究渐座。

  老实说恼朱味,用柚子皮擦眼皮是一件十分不好玩的事情究渐座。我还没擦了几遍恼朱味,眼睛便如同被火烧了一样的疼痛恼朱味,过了很久才缓和下来究渐座。当我可以睁开眼睛时恼朱味,眼睛的景象让我惊呆了究渐座。

  原本稀稀落落没什么人的烧烤档恼朱味,不知时候突然多了很多人究渐座。这些人很奇怪恼朱味,他们都不坐在桌子周围恼朱味,而是站在师傅烧烤的地方恼朱味,像狗嗅东西一样恼朱味,痴痴呆呆地闻着烧烤鸡翅膀所散发出来的白烟究渐座。

  小明见到了我惊呆的眼神恼朱味,笑着问我道恼朱味,“小华恼朱味,你见到了什么?”

  “我见到了一群很奇怪的人究渐座。”我说着将那些人的奇怪之处说出来恼朱味,后者听不到一般就直截了当地说出个中原委:“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鬼不能吃东西恼朱味,当然就只能闻着了究渐座。”

  “什么?他们都是鬼!”我惊叫起来究渐座。

  “嘘!说话不要那么大声!”小明急忙低声警告我道恼朱味,“千万不能让那些鬼听到恼朱味,否则我们都会有大麻烦!”

  “我们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董郎惊讶得差点掉了下巴究渐座。显然恼朱味,他和我一样恼朱味,见到那一群奇怪的“人”究渐座。

  “现在你们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小明说道究渐座。

  “相信了……相信了……”董郎结结巴巴地说道究渐座。忽然恼朱味,他大叫了一声:“快看!那是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恼朱味,董郎那小子已经跑开了究渐座。只见他一个箭步冲到马路边上恼朱味,将一个小女孩抱起来恼朱味,然后闪在了一边恼朱味,让那小女孩幸运地躲过了一辆疾驰而来的大货车究渐座。

  看着董郎的英雄之举恼朱味,我们本来应该跑过去为他鼓掌的恼朱味,但是我们谁都没有这样做恼朱味,因为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场景:那小女孩不是贪玩才过马路的恼朱味,而是被一个全身发黑的长发女子从背后推出去的究渐座。那长发女子见小女孩被董郎救了之后恼朱味,竟然心一横恼朱味,走到董郎的身后恼朱味,一把将董郎推了出去究渐座。

  “董郎小心!”我们一边叫恼朱味,一边争先恐后地跑了过去恼朱味,试图阻止那长发女子恼朱味,可还是晚了一步恼朱味,我们还没有跑到马路的中央恼朱味,董郎已经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摩托车撞了恼朱味,马上血溅现场究渐座。“那长发女子真是太残忍了!”就在大伙们将董郎抬在一边恼朱味,紧急地帮助他处理伤口恼朱味,然后等待120到来时恼朱味,我开口骂道恼朱味,“别让我见到她恼朱味,否则我一定给她好看!”

  “你给她好看?小华你省省吧!”小明嘲讽道恼朱味,“刚才推董郎到马路中央的恼朱味,不是人恼朱味,而是鬼恼朱味,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鬼魂恼朱味,那是横死在马上的冤死鬼究渐座。它之所以要推那个小女孩出去恼朱味,是为了找替身恼朱味,好让自己可以进入六道轮回究渐座。董郎刚才的行为恼朱味,已经彻底破坏了它投胎的可能性恼朱味,所以它才会报复究渐座。”

  “不是吧?那董郎这一次不是死定了?”

  这时我们已经跟随120来到了医院恼朱味,经过一番抢救之后恼朱味,医生提醒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恼朱味,病人很有可能熬不过今晚究渐座。

  “这要看我奶奶有没有本事救得了他究渐座。”小明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究渐座。

  “不管了究渐座。”我斩钉截铁地说道恼朱味,“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恼朱味,我们都不应该放弃!”

  “小华你说得很对恼朱味,我们不应该放弃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

  我的豪言壮语激励了小明恼朱味,他吩咐其余几位朋友在医院看守着恼朱味,自己带着我打车来到了他家乡的一座庙宇里究渐座。

  “你们这些小兔崽子真是大胆啊!玩见鬼游戏不说恼朱味,居然还敢阻止冤死鬼找替身!”小明的奶奶是个慈祥的老人究渐座。尽管如此恼朱味,当她听完我们叙述之后恼朱味,依然毫不客气地批评我们究渐座。

  “老奶奶恼朱味,我们知道错了究渐座。”我先是道了个谦恼朱味,然后有些不服气地说道恼朱味,“不过这也不能怪我们啊!冤死鬼找替身恼朱味,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你们懂什么?”小明的奶奶一脸严肃地说道恼朱味,“佛说恼朱味,一饮一啄恼朱味,莫非前定究渐座。那小女孩之所以被冤死鬼看上了恼朱味,根本原因就在于她前世和冤死鬼有段冤孽究渐座。你们阻止了冤死鬼的行为恼朱味,就等于破坏了这因果恼朱味,这罪可不小啊!”

  “奶奶恼朱味,我知道我们错了究渐座。”小明道歉说恼朱味,“可不管怎么说恼朱味,董郎都罪不至死吧!您老之前不是说过吗恼朱味,人的生死早已注定恼朱味,不是谁都可以改变得了的究渐座。”

  “所以恼朱味,你的那个朋友到底会不会死恼朱味,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恼朱味,我个人是无能为力的究渐座。”

  听了小明的奶奶恼朱味,我和小明黯然了:“难道我们的好朋友就这样没了?”

  正暗自悲伤之际恼朱味,小明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究渐座。小明一接听恼朱味,整个人几乎要跳了起来:“你说的都真的?好的恼朱味,我这就和小华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是不是董郎醒过来了究渐座。”小明挂了电话后恼朱味,我立即问道究渐座。

  “是的!”小明兴奋地说道恼朱味,“医生都说了恼朱味,这简直就是奇迹!”

  “哪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恼朱味,赶紧去看医院看他啊!”

  我和小明匆匆地向老奶奶告别之后恼朱味,再次坐出租车回到了医院究渐座。临走之前恼朱味,老奶奶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道:“小子你们可要记住了:千万不要再玩见鬼游戏了究渐座。”

  我们回到医院恼朱味,见到了董郎恼朱味,他的行为却让我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究渐座。

  只见他瞪大了眼睛恼朱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一句话:“真是神奇了恼朱味,太神奇了!”

  “董郎你干什么?不是被摩托车撞坏了脑子吧?”我半开玩笑地说道究渐座。

  “你懂什么?”董郎的发应让我吓了一跳恼朱味,“董郎恼朱味,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董郎肯定是经历了不平凡的事情究渐座。”小明不愧是警察出身恼朱味,很是冷静恼朱味,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所在究渐座。

  “小明你说得一点都没错究渐座。”董郎一本正经地说道恼朱味,“你们知道吗?当我被摩托车撞倒了之后恼朱味,人虽然迷迷糊糊恼朱味,但还是能勉强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究渐座。可是等被送进急救室进行抢救的时候恼朱味,怪事就发生了究渐座。我突然感到身体轻飘飘恼朱味,不由自主地从病床上下来恼朱味,慢慢地走到急救室门口恼朱味,然后毫无阻碍地穿墙而出究渐座。”

  “那是你灵魂出窍了究渐座。”小明说道究渐座。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灵魂出窍了恼朱味,只知道我走出急救室之后恼朱味,便看见走廊有不少穿着奇怪衣服的人恼朱味,在慢慢的向着某一个方向走去究渐座。我一时之间不知那里来的好奇心恼朱味,居然跟着那群人一起走究渐座。走着走着恼朱味,来到了一座很古老的庙宇里头究渐座。”

  “这庙宇是不是这样的?”小明拿出手机恼朱味,上网找了一张图片给董郎看究渐座。董郎看了之后连忙点头道:“没错恼朱味,就是这种庙宇究渐座。”

  “什么庙宇?”我好奇地问道究渐座。

  “城隍庙!”小明简单地说出这三个字来究渐座。

  “什么?城隍庙!”我吃惊地说道恼朱味,“城隍庙不是人死了之后恼朱味,灵魂首先去报到的地方吗?”

  “看来小华你还懂得一点东西啊!”小明笑道恼朱味,“没错恼朱味,城隍庙就是人死后之后恼朱味,首先要去的地方究渐座。在那里恼朱味,城隍爷会确定了你的身份之后恼朱味,将你暂时收管恼朱味,然后等阴间的鬼差上来带你下去阴曹地府究渐座。”

  “既然董郎的灵魂去了那里恼朱味,那他为什么还能够活过来?”

  “我是被人打回来的究渐座。”董郎挠挠头说道恼朱味,“我到了那庙宇之后恼朱味,站了没几秒钟恼朱味,就听见一个声音说道恼朱味,你来这里做什么?你阳寿未尽恼朱味,再过四十年才能来这里报到究渐座。”

  “我阳寿未尽?什么意思?我一脸的懵懂究渐座。”

  “你不要管那么多了恼朱味,你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恼朱味,你的家人对你也很担心恼朱味,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我还没有明白那声音说的是什么意思恼朱味,后背忽然被人重重地打了一下恼朱味,之后便清醒过来究渐座。醒来之后恼朱味,发现自己还躺在医院了恼朱味,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究渐座。”

  “那不是做梦恼朱味,那是城隍爷发现你还是个生魂恼朱味,命人帮你返本还阳究渐座。”小明说着恼朱味,转过身来对我说道恼朱味,“小华恼朱味,你还记得我们临走之前恼朱味,我奶奶对我们说过什么吗?”

  “我记得!”我认真地说道恼朱味,“千万不要再玩见鬼游戏了究渐座。”

Tags: 警察 烧烤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7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