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阴阳诉状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金钱庄王奶奶的阳寿已尽恼朱味,便来到了阴间恼朱味,住进了家人为她建好的新房里究渐座。

  刚开始几年恼朱味,世间的独子常去她坟前给她烧纸钱费锐耕、送供品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儿子死后恼朱味,就有独孙子在鬼节里烧纸钱送供品究渐座。

  百年过后恼朱味,孙子也没了恼朱味,孙子的两个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外都成家立业恼朱味,因为先人已故恼朱味,后人变卖了家产离开了家乡恼朱味,再后人的后人在清明节里开着小车来给先人上坟恼朱味,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恼朱味,年份久远了恼朱味,或许后人也不晓得有这么个祖人王奶奶了恼朱味,从此便撇下了她究渐座。

  王奶奶的门前变得冷冷清清恼朱味,房前屋后便茅草丛生荆棘满园究渐座。

  来到了二十一世纪末恼朱味,金钱庄出了个年轻的富商叫许东究渐座。没成家前恼朱味,在县城不幸遇上车祸恼朱味,临终前要求魂归故里恼朱味,家人找来了风水先生想选一块上好的基地恼朱味,经左挑右选恼朱味,最后相中了南山一块朝阳之地恼朱味,而那块宝地的最佳位置埋着王奶奶究渐座。

  王奶奶的坟墓已快被野兽翻平了恼朱味,石碑也倒在了一边恼朱味,许家人商议将宝地先占为己有再说究渐座。

  于是就开始雇了两人挖基建墓恼朱味,两个雇工挖到了王奶奶的尸骨恼朱味,许东家赶紧出了一大笔封口费给他们恼朱味,还叫雇工将骨头抛之山谷中让山洪冲走了究渐座。

  待许东入葬后恼朱味,他家人便买了纸扎店里只要是给死人的所有东西恼朱味,连同数也数不清的纸钱恼朱味,吹吹打打一起送到了阴间究渐座。许东便住进了家人为他建好的豪宅里究渐座。

  王家鬼奶奶的房子给阳间的人扒了恼朱味,骨头也抛了恼朱味,魂魄无家可归恼朱味,新来的许东年轻气盛蛮不讲理恼朱味,加上有着比星星还多的冥币恼朱味,真是鬼气十足究渐座。王家奶奶只得东游西荡地哭诉究渐座。

  日子长了恼朱味,众鬼们都认识这个乞丐鬼了恼朱味,都称她老鬼奶奶究渐座。

  老鬼奶奶魂无定处恼朱味,四处漂流可不是回事恼朱味,众鬼们帮她出主意恼朱味,让她去找当地土管员贪吃鬼那儿告状究渐座。

  当老鬼奶奶来找贪吃鬼的时候恼朱味,贪吃鬼早应约吃了许东的宴席恼朱味,还收了许多供品究渐座。当见到老鬼奶奶来找他恼朱味,诉说许东家的事情时恼朱味,他早已心知肚明究渐座。于是答应待他去查查事情真伪再通知她究渐座。事情这样一拖再拖恼朱味,每次都找出不一样的理由敷衍她究渐座。

  阴曹地府的路并不好行走恼朱味,老鬼奶奶的魂飘移不定恼朱味,再去找上一级的官员撑死鬼那儿告状吧究渐座。撑死鬼也早被许东用冥币收买恼朱味,老鬼奶奶得到的回答是恼朱味,调查调查再研究研究恼朱味,最后会通知你究渐座。

  几个月过去了恼朱味,老鬼奶奶的事仍然毫无结果究渐座。再上告恼朱味,但那些小头鬼与大头鬼都是许东的酒肉兄弟恼朱味,老鬼奶奶找不到为能为小鬼伸冤的大门究渐座。

  有鬼帮她分折:世人言恼朱味,有钱能使鬼推磨恼朱味,人只要出钱恼朱味,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恼朱味,看来我们阴间也一样恼朱味,你找这些官员告状恼朱味,得拿出比许东更多的供品与钱财给他们才行恼朱味,可你一没供品恼朱味,二没钱财恼朱味,还不如直接找公正无私恼朱味,明察秋毫的阎王爷告状究渐座。

  老鬼奶奶觉得这办法应该好使恼朱味,便摇摇晃晃地直奔阎王殿究渐座。

  刚进入阎王殿恼朱味,就被一凶神恶煞的大官员拦截恼朱味,只听得一声:“退下!什么鬼如此无理恼朱味,敢乱奔阎王殿”究渐座。老鬼奶奶如实地说出自己的遭遇并说要去找阎王爷告状究渐座。

  大官员听完后恼朱味,狡黠地眨眨眼冲老鬼奶奶教训起来:“都一把年纪了恼朱味,连做鬼的起码规矩都不懂恼朱味,阎王爷是你能叫得吗?得称他鬼王爷爷恼朱味,鬼王爷爷是什么鬼想见就能见得吗?何况你这没供品没钱财的乞丐鬼!我是鬼王爷爷身边的大员恼朱味,你想见鬼王爷爷除非……官员停止了下文恼朱味,脸上闪过一丝淫笑究渐座。

  老鬼不懂其意地问道恼朱味,”该怎么做才能见到鬼王爷爷呢?官员说“这其实也并不难办恼朱味,你去带个漂亮的鬼姑娘来陪我开心开心恼朱味,我就安排你见到鬼王爷爷”究渐座。原来这官员是专为阎王爷内外跑腿恼朱味,权威极高的鬼恼朱味,但却极为好色究渐座。

  老鬼奶奶听后非常气愤恼朱味,她老脸一拉恼朱味,对好色鬼大骂了起来:“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恼朱味,你一定是在世上做了见不得人的风流事才早早来这里做鬼的……老鬼奶奶被赶出大殿恼朱味,得罪了好色鬼恼朱味,她又魂无归宿地继续游荡究渐座。

  许家继续大把大把地烧着冥纸恼朱味,许东天天摆宴席请鬼客究渐座。

  老鬼奶奶孤魂野鬼恼朱味,告状无门究渐座。众鬼们议论纷纷恼朱味,有的埋怨地府官员朝政腐败!有的替老鬼奶奶喊冤叫屈……正当她的鬼魂漫无目的流浪时恼朱味,有一年轻男鬼从后面追上来恼朱味,他说是在路边听说了老鬼奶奶的不幸遭遇恼朱味,挺为她难过的究渐座。

  他又声称自己生前是个有名的律师恼朱味,曾帮人家免费打赢了很多官司究渐座。然后问老鬼奶奶需不需要他帮忙?老鬼奶奶一听感激万分恼朱味,真是个世间好人恼朱味,阴间的好鬼啊恼朱味,可是想到自己身无分文恼朱味,打官司可是要好多经费的恼朱味,她又为难了究渐座。

  年轻鬼律师好像看出了老鬼奶奶的心思恼朱味,他马上说道”我只想做个好鬼做件好事恼朱味,你只出疏通各个鬼门要道的钱就行恼朱味,我的律师费一切全免究渐座。“

  老鬼奶奶再也不敢犹豫恼朱味,人家是为了她好恼朱味,都把律师费全免了恼朱味,自己还想怎样恼朱味,于是便问了需用多少钱恼朱味,以及为她办事的时间费锐耕、地点后恼朱味,就千恩万谢地借钱去了究渐座。

  然而恼朱味,帮老鬼奶奶喊冤叫屈的鬼很多恼朱味,一听借钱恼朱味,留下的鬼影子却没了几个恼朱味,哎恼朱味,都说人情薄如纸恼朱味,原来鬼情也不过如此恼朱味,但帮出主意的鬼还总算有几个究渐座。

  她听说了个鬼主意:阎王爷设在阳间有家”天地银行“可以跟据鬼的家境来无息贷款恼朱味,只要有担保鬼就行究渐座。

  当老鬼想请鬼帮忙做担保时恼朱味,鬼影子又散开了究渐座。正待老鬼伤心之际恼朱味,有两个精灵鬼兄弟站了出来恼朱味,他们竟愿意为老鬼做担保究渐座。

  老鬼奶奶在精灵鬼兄弟的担保下借贷了五万冥币恼朱味,按时间费锐耕、地点见到了年轻的鬼律师恼朱味,把钱交给他后恼朱味,鬼律师让她安心等待他的好消息究渐座。一个多月后恼朱味,这次恼朱味,老鬼奶奶带着两精灵鬼一起来见鬼律师恼朱味,律师说”快了恼朱味,“他已经掌握了许东犯罪的证据恼朱味,不过还得去一次阳间取证恼朱味,还得给他一笔费用究渐座。”老鬼奶奶又喜又愁恼朱味,按着律师的要求恼朱味,只得请精灵鬼再帮忙恼朱味,又去“天地银行”借货了五万冥币究渐座。

  又等了一个来月恼朱味,鬼律师告诉老鬼:“现在到了最后一关了恼朱味,马上就快到开庭判决了恼朱味,可是案情太复杂严重恼朱味,不但判官**还可能惊动阎王爷究渐座。所以还得用钱去给判官及阎王爷打通关道究渐座。”

  老鬼奶奶虽然有后怕恼朱味,但一想到大局已定恼朱味,反正这是最后一关了恼朱味,便咬咬牙问了所需金额恼朱味,便把一切告诉了精灵鬼恼朱味,请求他们再行行好究渐座。两个精灵鬼沉默了一会恼朱味,最后决定救鬼救到底究渐座。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恼朱味,拿了最后五十万冥币的鬼律师失踪了恼朱味,老鬼奶奶又气又恨恼朱味,让自己魂飞烟灭算了恼朱味,便一头朝路边的石头撞去恼朱味,鬼兄弟及时拉住恼朱味,并安慰道“难道你也想一走了之恼朱味,只让我们兄弟来承担债务吗?再说你的冤案还未申诉呢恼朱味,难道你老不知道阳间有个包青天恼朱味,阴间也有阎王爷吗?”

  王老鬼一听更加伤心难过地哭泣起来恼朱味,一边哭一边诉说着曾去找过|阎王爷恼朱味,无奈阎王爷身边的大员好色鬼那关过不去等经过究渐座。

  精灵鬼听后安慰了一番恼朱味,之后也不敢松懈恼朱味,赶紧兵分两路去打听这年轻的鬼律师究渐座。不查不知道恼朱味,一查吓一跳恼朱味,这哪里是什么鬼律师恼朱味,原来他是名副其实的赌博鬼究渐座。因为在世时借高利贷豪赌恼朱味,最后竟疲劳过度而死在赌场里究渐座。到了阴间恼朱味,他却死性不改恼朱味,依旧豪赌恼朱味,又欠下“天地银行”十亿冥币恼朱味,但他在路头听众鬼议论着老鬼奶奶与许东的事后恼朱味,便想出了从中捞一把的诈骗计划究渐座。

  两精灵鬼再一步调查恼朱味,得知此刻赌博鬼怕老鬼与自己追债恼朱味,早已经躲到一个远房亲戚家去了究渐座。

  精灵鬼是何许鬼恼朱味,他们很快就追查到赌博鬼的亲戚来头恼朱味,原来他的亲戚竟然是手握生死大权的判官究渐座。

  精灵鬼弟弟很想把调查的结果去告诉老鬼奶奶究渐座。哥哥说道:“千万不可恼朱味,如果老鬼奶奶得知我们调查出的结果恼朱味,她不是更绝望了究渐座。”弟弟问道:“那该怎么办?”两精灵鬼躲进灰暗的雾霾里想着办法究渐座。

  这里的天气永远都是阴雨迷蒙恼朱味,一会儿恼朱味,从雾霾里飘下一位长发飘飘恼朱味,面容身材都极其漂亮的年轻女鬼来恼朱味,接着又飘下一个跟老鬼奶奶长得一模一样的鬼来究渐座。只见她们俩径直朝老鬼奶奶前几天去过的阎王殿里去究渐座。

  大官员好色鬼及时出现阻拦恼朱味,并生气地讽刺道“你这不识好歹的乞丐鬼怎么又回来了?”说完双眼却色迷迷地盯着美女鬼不移究渐座。

  美女鬼用能迷死鬼的双眼迎向好色鬼恼朱味,并用娇嘀嘀地迷死鬼的声调道:“大哥哥恼朱味,我奶奶说她上次不懂情恼朱味,一不小心得罪了你恼朱味,今天让我来陪你出去歇歇火气恼朱味,请你去小吃店里尝尝鲜恼朱味,调调味恼朱味,你意下如何?”

  这时恼朱味,老鬼奶奶又忙向好色鬼赔不是恼朱味,见他气消了恼朱味,便凑到好色鬼耳边低语一会恼朱味,好色鬼一听眉开眼笑了起来恼朱味,然后从袋里掏出一张通行证递给老鬼奶奶恼朱味,就迫不及待地牵着美女鬼去外面风流了究渐座。

  老鬼奶奶拿着通行证恼朱味,急忙进入大殿内究渐座。到阎王殿告状可真不容易恼朱味,也不知老弟能把好色鬼拖多长时间恼朱味,得趁老弟在没暴露身份之前先搞定究渐座。

  见了阎王爷恼朱味,老鬼奶奶恭恭敬敬的跪拜“王氏小鬼参见鬼王爷爷”究渐座。

  正坐在桌前查看文件的阎王爷见突有一老太来访恼朱味,便放下手中的忙碌恼朱味,但什么也没问恼朱味,双眼直视着老鬼奶奶究渐座。老鬼奶奶不禁全身一惊恼朱味,怪了恼朱味,阎王爷的眼里好似全看懂了一切恼朱味,她极力的想保持冷静下来究渐座。

  “精灵鬼恼朱味,你好大的胆恼朱味,竟敢冒犯地规恼朱味,贿赂官员恼朱味,收买我身边的随从闯入大殿恼朱味,目的何在还不快从实招来!”见阎王爷怒发冲冠恼朱味,老鬼奶奶由惊慌逐渐而变冷静究渐座。他恢复了原形后恼朱味,就把老鬼奶奶的家被许东家强占恼朱味,而老鬼奶奶因为无依无靠恼朱味,多次上告恼朱味,却又到处碰壁恼朱味,还因此上当受骗恼朱味,骗子又躲到他亲戚家里恼朱味,而他亲戚又是鬼鬼惧怕的判官恼朱味,想到官官相护恼朱味,如果他们兄弟不再管下去恼朱味,老鬼奶奶将被逼的走投无路恼朱味,魂飞烟灭了恼朱味,无奈反正他们兄弟为了老鬼奶奶恼朱味,也已经负债累累恼朱味,只好冒死出此下策等等恼朱味,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恼朱味,并补充道恼朱味,以上句句属实恼朱味,希望鬼王爷爷明查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近几年阎王爷常去上天开会恼朱味,或去管理地狱十八层等琐事恼朱味,竟忽略了发生在他身边的情况究渐座。最近竟然有聪明的冤鬼想到用托梦之法将地狱不堪之事直接反应给玉皇大帝究渐座。上天非常重视恼朱味,马上通知了阎王爷恼朱味,并下令阎王爷马上查清此事恼朱味,平息鬼魂的怨气恼朱味,恢复地府的声誉究渐座。阎王爷得知后非常吃惊恼朱味,以往有重事要事恼朱味,来求见他的鬼事先都得大官员好色鬼先通报恼朱味,这次老鬼奶奶突然出现恼朱味,让阎王爷对好色鬼常生怀疑恼朱味,再用独特的透视眼对老鬼奶奶进行扫描恼朱味,果然是另有其人究渐座。

  阎王爷仔细地听完了精灵鬼的诉说恼朱味,他万万没想到在他管辖的阴曹地府竟然有这等事发生恼朱味,还从中钓出这么多鬼中的败类究渐座。阎王爷马上调整官员重新任职等方案恼朱味,并连夜整理案情究渐座。

  看来案情不但要深究恼朱味,还得从头开始追查恼朱味,并且还和阳间有着直接的关系呢究渐座。

  许东阳间的家人兄弟财大业大恼朱味,他们将许东的坟墓四周砌成一个大围墙究渐座。这一天恼朱味,村里的土地重新登记上表恼朱味,许家人怕有麻烦恼朱味,便主动去省城找到王家后人恼朱味,并且愿意出高价买王家南山那块地恼朱味,理由是因为王家的地荒废恼朱味,而影响旁边他家种菜的地究渐座。

  王家的后人已有好些年没回家了恼朱味,除了爷爷费锐耕、奶奶费锐耕、父母的那些坟地不动外恼朱味,她还正有处理乡下的一些土地的意思呢恼朱味,她对南山那块地也没有什么印象究渐座。两家很快做成了交易恼朱味,并且签订了书面协议恼朱味,看来许家办得一切顺利究渐座。

  老鬼奶奶的案子恼朱味,阎王爷已经准备亲自来受理究渐座。

  再说判官刚开始以为亲戚赌博鬼上门来访客恼朱味,后来他才确认恼朱味,原来他是犯了罪恼朱味,为躲债才来他家恼朱味,甚至还想狐假虎威呢究渐座。判官才不会傻到去包庇一名罪犯恼朱味,而影响自己留在人鬼心中的大公无私又极其威严的形象呢究渐座。他先劝赌博鬼去投案自首改过自新究渐座。见他不听还想潜逃恼朱味,便强行将其抓获恼朱味,并带到阎王殿交给阎王爷究渐座。

  阎王爷告诉手下官员们:阳间的问题得让阳间的法律去解决究渐座。但阴间的案子得等阳间解决后恼朱味,才能够受理恼朱味,这叫有因必有果恼朱味,有始才有终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王家后人做了个梦恼朱味,梦见一个老奶奶向她哭喊:”收回南山那块地恼朱味,让许家迁走许家墓恼朱味,重建王家老祖坟恼朱味,借物替身招魂入棺究渐座。

  王家后人以为是工作压力太大才造成的幻觉恼朱味,所以并没理会恼朱味,可梦里老者的声音始终缠绕在她耳边究渐座。几天后恼朱味,王家后人得了一怪病恼朱味,食欲突然大增恼朱味,却感觉还是饿恼朱味,就像快饿疯的乞丐究渐座。刚吃完就想睡恼朱味,一步也不愿离开家门恼朱味,就像一离开家恼朱味,家就会立刻失去似的究渐座。王家后人到处寻医恼朱味,但终查不出病因恼朱味,最后想到去乡下问神恼朱味,巫婆说是老祖母的鬼魂回了家恼朱味,并附在她身上了恼朱味,鬼魂只求后人收回南山地恼朱味,她才能魂归故里来究渐座。不然她也实在无处安身究渐座。王后人一听才如梦初醒恼朱味,赶紧回乡下去查看南山地恼朱味,并找许家人谈谈究渐座。

  许东那天被鬼府传呼恼朱味,他还想用更多钱去打通关系恼朱味,可贪吃鬼费锐耕、撑死鬼等等都一个个被革职审查了恼朱味,谁敢去碰**里的钱财究渐座。

  许东知道恼朱味,只要阳间许家盛旺恼朱味,阳间人多的是爱财之人恼朱味,哼!阴间没有利鬼能拿他怎样究渐座。

  王家人要求退还南山地恼朱味,并且迁走许家坟恼朱味,许家不答应究渐座。

  王家后人说:“许家坟墓刚好是埋我家祖宗的位置恼朱味,如果闹到法庭恼朱味,你家可是犯了法”究渐座。许家人理直气壮道:“我家人下葬时恼朱味,原以为是荒山恼朱味,并非知道那是你家放祖宗的地恼朱味,再说也没人证明下面刚好是你家祖宗啊”究渐座。

  最后恼朱味,许家又软磨硬泡恼朱味,让王家开个价恼朱味,他们出多少钱愿意恼朱味,只求息事宁人究渐座。王家人不同意究渐座。

  事情闹上了法院恼朱味,许家人用高价请了律师恼朱味,然而究渐座。根据中国的《土地管理法》第二条与《民法通则》的第八十条规定恼朱味,个人只有使用权恼朱味,只能依法出租或依法买卖土地使用权恼朱味,而并非所有恼朱味,公民是没有土地所有权究渐座。第四十七条规定恼朱味,如已买卖国家土地所有权恼朱味,国家有权限期拆除恼朱味,或强拆买卖土地上的新建建筑物究渐座。

  王家后人这才仔细地阅读了土地管理法恼朱味,并重新打开与许家的协议书究渐座。这是一张正规的买卖土地使用的协议书恼朱味,卖给许家一百年恼朱味,价钱也不低恼朱味,整块地是二分五厘地面积恼朱味,一次性付恼朱味,总计五万元究渐座。许家出的价钱确实高出一般恼朱味,在协议书里也找不出任何破绽究渐座。

  当王家后人在《民法通则》里看到第111条恼朱味,合同法107条里规定恼朱味,一方违反合同法的就得承担违约责任究渐座。

  王家后人怕承担责任没敢去上告恼朱味,可老鬼奶奶的魂也仍然不肯离开家恼朱味,真让她右为难究渐座。许东见至从上次鬼府传呼了他一次后恼朱味,就一直没有动静了恼朱味,偷偷一打听恼朱味,得知在阳间恼朱味,王家也对他家没法子了究渐座。

  他得意忘形恼朱味,又开始请一些有头有脸的鬼官员大吃大喝恼朱味,大送供品究渐座。酒后吐真言恼朱味,许东在酒精的兴奋中恼朱味,将阳间当初挖出老鬼奶奶尸骨的张三李四两工人的名字恼朱味,以及用重金雇他们抛骨恼朱味,还给了他们多少封口费等全大言不惭地说了出来究渐座。

  这一切让阎王爷秘密派出调查此案的精灵鬼用手机全偷拍了恼朱味,证据很快交到了阎王爷手中究渐座。

  转眼阳间已过了几年恼朱味,张三寿命已尽也去了阴间究渐座。这天恼朱味,黑白无常接令来到阳间究渐座。李四梦见黑白无常手拿铁链锁一蹦一跳地来到他床前恼朱味,伸手要抓他究渐座。李四害怕极了恼朱味,声音结结巴巴的说道:“别抓我去恼朱味,我还没活够呢究渐座。”

  黑白无常用尖锐的声调异口同声道:“你受人钱财挖坟抛骨恼朱味,得下十八层地狱上刀山下火海!”

  “不恼朱味,我不去地狱!饶了我吧究渐座。”“那你得去法院做证恼朱味,承认自己的所为恼朱味,不然……”黑白无常一边说一边又哗啦哗啦地拿出铁链锁……李四从梦中惊醒恼朱味,竟吓出一被子的冷汗究渐座。连着几天同样的恶梦恼朱味,李四实在忍受不了心理的折磨恼朱味,终于来到王家恼朱味,承认了当时帮许家建墓费锐耕、受人钱财费锐耕、抛骨不言的事实真相究渐座。

  王家后人也同样难以承受鬼附身的纠缠恼朱味,终于向法院提起诉讼恼朱味,要求许家迁走坟墓究渐座。状告许家故意破坏费锐耕、污损他人坟墓恼朱味,丢弃他人尸骨等行为恼朱味,希望受到法律严惩究渐座。

  许家在证据面前供认不讳究渐座。

  法院按《刑法》第三百零二条里的【侮辱尸体罪】判了许家人有期徒刑三年究渐座。并要求迁走许东的坟墓究渐座。

  在阴间恼朱味,老鬼奶奶也去找到了张三恼朱味,在拍下的证据面前恼朱味,张三也坦白地交待了事实究渐座。

  王家后人按老鬼奶奶的要求恼朱味,为她重建新宅恼朱味,喊魂归故究渐座。

  阎王爷觉得阳间的法律挺不错的恼朱味,他想拿去参考学习恼朱味,然后整理修改恼朱味,为阴间所用究渐座。而不能靠鬼附人体的办法去达到结果恼朱味,不然老鬼奶奶的行为也可算犯罪了.

Tags: 诉状 野兽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7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