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裸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从那个城堡出来恼朱味,雨又稍微大了起来究渐座。时值初冬恼朱味,雨透着寒意恼朱味,使人说话也止不住浑身哆嗦究渐座。香港冬季来自外地的游客照例很少恼朱味,这两天就专门陪同这一位来自东南亚的张小姐究渐座。公司说哪怕团里只有一位游客恼朱味,导游计划也不能取消恼朱味,能收多少就多少吧究渐座。这个傍晚我就驾车恼朱味,陪我的服务对象游这新辟的城堡究渐座。

  “先避避雨吧恼朱味,张小姐?”

  “我还想仔细参观一下究渐座。”

  “好吧究渐座。”我说恼朱味,并打起了伞恼朱味,叫她走到伞下究渐座。

  城堡在林子深处究渐座。林子既暗又静恼朱味,前方弥漫着团团烟雾恼朱味,城堡发出一种淡蓝色的光恼朱味,在雨雾中显得一片朦胧恼朱味,如梦境般不真实究渐座。这样的地方恼朱味,在这样的时分恼朱味,不会有多少人有兴致来恼朱味,因此在林子通向城堡的小径上就不见半个人影究渐座。张小姐见周遭气氛有些恐怖恼朱味,就不断地往我身边紧靠究渐座。

  城堡从前是一个富人区究渐座。其衰落的原因耐人寻味究渐座。据说有一年瘟疫猖獗恼朱味,所有老小均在一夜间死去;又有人说因为传说这一区将“陆沉”恼朱味,住的人匆忙迁移了……理由各种各样恼朱味,不一而足究渐座。被发现时恼朱味,它已空置很久究渐座。城堡内的别墅费锐耕、楼房都完好无缺恼朱味,古董珠宝都在究渐座。有关当局有感于其“观赏价值”恼朱味,稍加修葺恼朱味,便开放供游客参观了究渐座。虽不收门票恼朱味,但里面据说有些不息的冤魂恼朱味,其间会出来恶作剧一番恼朱味,因此当人们想去参观时恼朱味,其中的胆小者就踌躇不前究渐座。

  我陪张小姐走进一间气派豪华的别墅究渐座。里面除了那飘散不去的阴森寂静之气外恼朱味,没任何异样究渐座。名贵家具费锐耕、舶来地毡费锐耕、壁炉费锐耕、墙上名画费锐耕、明朝花瓶……甚至高挂在墙上的男女主人像恼朱味,都如生时模样究渐座。只是各物都蒙封了很厚的尘究渐座。

  “这是谁呢?”

  当张小姐抬起头恼朱味,看到墙上的男主人像露出那冷漠的眼神凝望着她时恼朱味,不禁问了究渐座。

  我摇摇头恼朱味,叹了一声:“倒是富可敌国恼朱味,但名字没留下恼朱味,一样东西也没带走究渐座。”

  我陪着张小姐恼朱味,就这样到城堡里参观那一间间的别墅究渐座。我们想象着主人生前是干什么的恼朱味,但这似乎是太困难了究渐座。有钱人家所拥有的大抵相似恼朱味,那些古董和其他物品恼朱味,都在说明一个比一个身价高而已恼朱味,而没能证明他们生前向社会做了什么和贡献了什么究渐座。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谜!”张小姐摇摇头恼朱味,“连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城堡吗?”

  “真记不起来了究渐座。从前有谁跟我说过这富人区的故事恼朱味,我已记不得了究渐座。我很久没踏足这儿了恼朱味,今天是为了陪你恼朱味,要不然恼朱味,也许不会来究渐座。”

  我对她表示歉意究渐座。说着恼朱味,我们又走进一家小别墅究渐座。那似曾相识的建筑模样和屋内摆设恼朱味,使我的心触动了一下究渐座。而当我们步入客厅恼朱味,看到墙上的照片时恼朱味,我差点失声惊叫出来究渐座。在一时的慌张中恼朱味,我开了一个柜子恼朱味,将里面的一副黑眼镜取出恼朱味,戴上究渐座。张小姐见我动作古怪恼朱味,惊愕了一下究渐座。

  “你干什么?”

  “没什么究渐座。”

  她就在那男主人像前驻步恼朱味,看了很久究渐座。看了看我恼朱味,又看了看那墙上的相片恼朱味,脸色有些变究渐座。

  “走吧!”她不想再参观了究渐座。我陪她走出城堡恼朱味,又沿刚才的林中小路走出去究渐座。大约已是九点钟光景究渐座。雨停了恼朱味,但那烟雾恼朱味,似比刚才更浓了究渐座。当我们回头时恼朱味,只看到黑黑的夜天恼朱味,刚才的城堡只泛成一片白光恼朱味,上面浮着一些粉红粉蓝的诡异神秘的云彩恼朱味,不禁心中骇然究渐座。

  我们坐上汽车究渐座。张小姐坐在后面恼朱味,左右都堆满了她上午到大小商店购买的东西:从钻石到法国费锐耕、日本时装恼朱味,从工艺品到新婚将用的最新式的保险套恼朱味,还有手提包费锐耕、化妆品……

  “今天花了好几万块恼朱味,收获不小吧?”

  为了减轻她的恐惧感恼朱味,我转移了话题究渐座。可是从汽车后视镜中恼朱味,我看到她脸色苍白恼朱味,情绪陷入微微不安中究渐座。她说话了恼朱味,又说到城堡究渐座。

  “你可有亲戚以前住在城堡?”

  我吃了一惊恼朱味,加以否认究渐座。

  “最后的那一家恼朱味,墙上的照片恼朱味,那人长得真像你!”她的眼光好锐利究渐座。

  “也没用吧?那些不动产少说也值几千万恼朱味,要我恼朱味,跟他们一样恼朱味,什么都带不走究渐座。世上的人恼朱味,包括你我恼朱味,都是裸身而来恼朱味,空手而去的究渐座。今天我总算有这一点意外的收获了究渐座。”

  “你开到什么地方去?”

  张小姐发现时已太迟恼朱味,我已将车加足马力恼朱味,直驶到青衣岛坟场附近了究渐座。我把车开到一个坟墓前停下恼朱味,以极快的速度把全身衣物恼朱味,包括她付给我当酬劳的钞票费锐耕、手表等等全卸下究渐座。赤裸裸的我令她害怕究渐座。“张小姐恼朱味,我的家到了究渐座。幸亏你会开车恼朱味,自己开车回酒店吧究渐座。谢谢你今天陪我到此恼朱味,我有一种大彻大悟的感觉恼朱味,不想再留恋这份世上的差事了究渐座。那墙上的照片正是我……”

Tags: 都市 城堡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7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