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断掉的手指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老宋在上班的时候被厂子的员工称作是宋大胆恼朱味,宋英雄究渐座。他从没恐惧过恼朱味,包括让他满脸伤疤的那次恼朱味,以及他缺失掉的那两根手指头那次事情……

  说实话老宋的满脸伤疤是让人砍的恼朱味,95年老宋下岗了恼朱味,在一家国营单位垮台后老宋开起烧烤摊恼朱味,生意还算不错究渐座。

  到了97年老宋已经有点小钱了恼朱味,在一天晚上他阻止了两个流氓调戏一个小姑娘后恼朱味,被四个人报复性在摊前砍得满脸全是血究渐座。那次老宋真没怂恼朱味,即使浑身是血也砸碎了一个啤酒瓶子狠狠地插进了一个人的肚子恼朱味,但是终究寡不敌众被砍翻在地恼朱味,当然这些和本次说的无关恼朱味,只是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他满脸伤疤究渐座。

  下面说下老宋的手指头吧究渐座。

  在某天晚上恼朱味,两瓶好酒几个好菜恼朱味,我和老宋度过了一个故事之夜究渐座。

  几杯酒下肚以后恼朱味,老宋举起自己的手问我:“老鬼恼朱味,你猜我手指头怎么掉的?”

  我摇摇头恼朱味,然后猜道:“打架被人砍掉的恼朱味,还是赌钱出老千被人剁了?”

  老宋狠捶我一下大骂道:“堆死你(河南话)恼朱味,我是那么没出息的人吗?还出老千究渐座。我这个手指头可牵扯了两个故事恼朱味,你想不想听?”

  说完就用眼神示意他空空的杯子恼朱味,我赶忙给他和我加上了酒恼朱味,两人碰了一个然后他讲了下面这个故事究渐座。

  那是老宋年轻的时候恼朱味,四年的工厂生活让他成了远近闻名的宋大胆恼朱味,他的胆子也慢慢的在随着逐日见多的人呼喊声中越来越大究渐座。那一年工厂合营他们都去一家国营的大厂子恼朱味,待遇好了很多究渐座。不出一段时间新的同事也知道了宋大胆的名字恼朱味,还越传越离谱恼朱味,据说走夜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大喊一声宋大胆就没事恼朱味,其实纯属胡扯究渐座。

  那天老宋下夜班恼朱味,是个交替班晚上倒两班恼朱味,那时候很人性化一夜只工作半晚然后换班恼朱味,不会像现在的某些工厂一样通宵加班白天还要继续工作恼朱味,在这里老鬼痛诉一下黑心的老板究渐座。虽然老鬼经常和这些黑心的老板有生意上的往来恼朱味,但是说实话我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些人恼朱味,所以我经常说一句话: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究渐座。

  老宋下了夜班就骑着自行车去他位于紫荆山路的大伯家恼朱味,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要去他大伯家呢?因为老宋的大爷中午要杀了一头猪恼朱味,一天前让人捎口信给老宋说让他这天晚上来拿猪肉究渐座。老宋本来有点累了恼朱味,但是想到好久没吃的猪肉馋的直咽唾沫究渐座。

  很快老城区到了尽头恼朱味,为什么这么说呢恼朱味,以前郑州的老城区很小恼朱味,紫荆山路那边现在灯红酒绿的有无数的夜总会和洗浴中心恼朱味,以及多如繁星的商店饭店和酒店恼朱味,但在那时候还是一片片的村庄究渐座。

  进入乡间小路的时候恼朱味,老宋碰到了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小伙究渐座。他的后车座上驮着一袋面恼朱味,袋子有点漏了究渐座。

  老宋坏坏的笑着心想:“我不告诉他恼朱味,一会他到家的时候恼朱味,就剩半袋面了究渐座。”

  这时候恼朱味,那个小伙说话了:“爷们恼朱味,哪个村的?”

  老宋说出了他大伯所在的村子恼朱味,那个男孩也大声说自己也是那个村子的恼朱味,两人便同路而行究渐座。在村庄没有建设之前恼朱味,入村和出村的路边都是大片的田地和墓地恼朱味,我相信每个城市以前的村庄都是如此吧究渐座。

  两人边聊边骑着恼朱味,到了路过一片墓地的时候恼朱味,那个小伙子突然说:“这段路我们骑快点究渐座。”

  老宋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恼朱味,那个人已经开始加速了起来恼朱味,老宋也跟着骑了起来恼朱味,两人发现越骑路越生疏究渐座。走过的路貌似一眨眼又在正前方恼朱味,而过了那段路又发现它又在不远的前方究渐座。

  他们足足绕了一个多小时恼朱味,小伙子不骑了恼朱味,下了车子说:“完了恼朱味,这就是为什么我让你骑快点恼朱味,这条道经常鬼打墙究渐座。”

  老宋倒是不怎么很害怕恼朱味,鬼打墙最多困住人恼朱味,但没听说过害人的究渐座。

  这时候他问:“你半夜拖带面干什么?”

  其实他也不好意思了恼朱味,想提醒那个小伙子面袋子漏了恼朱味,小伙子有些恐惧的说:“都什么时候你还说面的事究渐座。面是我单位发的恼朱味,哎呀恼朱味,怎么袋子漏了恼朱味,多亏你提醒了我究渐座。”

  老宋听了以后挠了挠头恼朱味,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恼朱味,为刚才自己没有提醒这个小伙子而尴尬究渐座。

  突然小伙子“啊!”的一声恼朱味,双脚脱离了地面恼朱味,上半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恼朱味,然后一下拖出去很远究渐座。

  他不断的喊叫着费锐耕、求救着恼朱味,老宋急忙跑过去想要帮忙恼朱味,却根本追不上究渐座。

  还好小伙在不远处的一个洞口停住了恼朱味,可能是因为洞口太小恼朱味,小伙子用双臂紧紧的撑住了洞口的边缘究渐座。小伙拼命的想往上爬恼朱味,但是显然都是徒劳的恼朱味,老宋听到了他的一声声惨叫恼朱味,赶忙追上去一把拉住小伙手拼命的往外拉究渐座。但是却怎么也拉不出来恼朱味,小伙的手因为刚才在地上的拖拽和奋力撑爬的过程中可能划伤了恼朱味,现在满是鲜血究渐座。老宋拉上去滑滑的恼朱味,根本吃不住劲究渐座。

  老宋心一横恼朱味,把手伸进了洞里恼朱味,拉住了小伙的腰带恼朱味,猛力的往外拉着究渐座。突然老宋感觉到手指剧痛无比恼朱味,显然被什么东西伤到了究渐座。

  老宋两眼通红恼朱味,剧痛下两膀一较劲恼朱味,硬生生的把小伙子拉了出来究渐座。两人疯狂的跑回停着自行车的地方究渐座。

  这时候他们听到了一阵阵的呼喊的声音恼朱味,也看到了手电筒的光亮恼朱味,两人又转向灯源的方向狂奔而去究渐座。他们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恼朱味,是老宋的大伯和小伙的父母恼朱味,还有一大帮村民还有两条大黑狗究渐座。

  老宋的大伯在家等老宋恼朱味,结果发现迟迟未到恼朱味,害怕孩子出什么危险恼朱味,便出门寻找究渐座。

  后来看到小伙的父母也要出门寻人恼朱味,两方一说作出结论恼朱味,肯定是孩子遇到鬼打墙了恼朱味,于是叫了几个胆大的村民牵上了狗出门寻找恼朱味,在这里找到了他们究渐座。

  再看两人恼朱味,老宋的手指头没了两根恼朱味,而小伙的腿上全是一道道的血痕究渐座。两人带着大家去找自行车恼朱味,却在大路上怎么也找不到究渐座。

  老宋想起了什么说:“快照地上恼朱味,他的面漏了恼朱味,我们顺着面的印记就能找到自行车究渐座。”

  他们顺着印记找去恼朱味,果真找到了两辆自行车究渐座。

  诡异的是恼朱味,自行车并没有在乡间的小路上恼朱味,而是骑进了田地中的墓地里……

  “接下来在怎么样了?”我看老宋又开始喝酒吃菜了恼朱味,迫不及待的问道究渐座。

  “接下来恼朱味,我们都去了医院做了包扎恼朱味,我的手指头就这样没了究渐座。然后我和那个小伙成了好哥们究渐座。噢恼朱味,对了!过几天他还要来找我喝酒恼朱味,到时候我再说说恼朱味,让你顺便看一下他腿上了伤疤究渐座。”

  我说:“有两点疑惑恼朱味,第一你们骑进墓地的时候恼朱味,没有发现路面不同吗?第二点恼朱味,你的手指头是怎么没的我知道了恼朱味,但我不知道的是什么东西给你弄掉的恼朱味,是墓穴里的鬼吗?”

  老宋解答道:“第一个问题很好回答恼朱味,我们没发现有什么不同恼朱味,因为乡间的小路也很崎岖且不平坦恼朱味,而且之所以叫鬼打墙恼朱味,就是因为它能迷惑你的各项感官!”

  老宋一口闷掉了杯子中的酒恼朱味,然后示意我恼朱味,我也闷掉了杯子中的酒恼朱味,然后看向他究渐座。

  “至于第二个问题:其实我也太肯定恼朱味,到底是是什么弄的恼朱味,下次我再说!”老宋坏笑着恼朱味,用手指向空荡荡的酒杯究渐座。

Tags: 墓地 酒杯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6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