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灵媒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灵媒恼朱味,是西方对通灵者的称呼恼朱味,在中国恼朱味,一般称之为巫师或巫婆恼朱味,当然了恼朱味,东北民间还有一个更通俗的说法叫跳大神究渐座。灵媒这个职业发展了两千多年恼朱味,经久不衰恼朱味,即使是在21世纪的今天恼朱味,繁华的城市中还会有某个角落上演着请神或请鬼上身的把戏究渐座。

  我是一个大学生恼朱味,对于鬼神之事向来只是当作奇闻异谈恼朱味,供茶余饭后聊天解闷罢了究渐座。而奶奶年近古稀恼朱味,一辈子生活在农村恼朱味,没有接受过教育恼朱味,对于世界的认知来源于村中长辈的口耳相传究渐座。虽说奶奶见识过城市的繁华恼朱味,了解了现代科学技术的发达恼朱味,但她内心深处对鬼神始终抱有一定的敬畏恼朱味,对神佛是由衷的敬仰究渐座。好在奶奶还不是完全封建迷信恼朱味,所以我与父亲也并没有戳穿一些别人用来忽悠奶奶的江湖把戏究渐座。

  一次饭后闲聊恼朱味,奶奶跟我和父亲说她跟爷爷通了话究渐座。父亲一惊恼朱味,我笑笑道:“奶奶恼朱味,爷爷都走了二十多年了恼朱味,你怎么跟他说的话呀恼朱味,难道现在开通了底下与上面的通讯服务吗?”爸爸瞪我一眼恼朱味,然后看向奶奶恼朱味,示意她继续说究渐座。

  “要真能给底下打电话就好喽恼朱味,我是听人介绍找了城南那边一位灵巫的恼朱味,这巫婆可神了恼朱味,她能找到底下的鬼魂恼朱味,然后请他上来恼朱味,附着自己的身恼朱味,虽说只有十几分钟恼朱味,但能跟底下的人说说话也是好的啊究渐座。”听到这儿恼朱味,我与父亲都笑了恼朱味,原来又是一个江湖骗子恼朱味,且不说人有没有灵魂存在恼朱味,还地底下恼朱味,这么说恼朱味,天上也有神仙喽究渐座。

  “那‘爸’上来以后恼朱味,说了些什么?”父亲显然被激起了兴趣究渐座。

  “我还是去年找的灵媒恼朱味,我当时去了以后恼朱味,也怕他是骗子恼朱味,我就什么都没说恼朱味,就跟她讲了姓什么恼朱味,诶?然后奇怪了恼朱味,她仿佛知道我要找你‘爸’一样恼朱味,没过一会儿恼朱味,我就看那个灵媒身体一阵抖动恼朱味,说话声音开始变得沙哑恼朱味,然后就看她那眼睛啊恼朱味,看得让人瘆得慌究渐座。突然她就大叫一声‘来了’恼朱味,我就听见你‘爸’说话了恼朱味,他说恼朱味,‘老伴啊恼朱味,没想到还能再跟你说上话恼朱味,再过几年恼朱味,底下就要安排我投胎了恼朱味,我就听到上面有人喊我恼朱味,然后我就被拉上来了恼朱味,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啊究渐座。’”我在一旁听得认真恼朱味,可内心偷笑不止恼朱味,心想这些骗子也不知道换些说辞恼朱味,这说法只能唬唬老年人究渐座。

  奶奶又继续说道:“我刚开始也不信啊恼朱味,我就没说话恼朱味,就一直让他说恼朱味,然后你‘爸’就一直说对不住我啊恼朱味,说他走得早恼朱味,留下当时我和四个孩子恼朱味,现在两个儿子都成家了恼朱味,两个女儿也都嫁人了恼朱味,他在底下看得很开心究渐座。他讲他没办法啊恼朱味,生病要走拦不住啊恼朱味,他最对不起的就是我恼朱味,说我一个人不容易恼朱味,把几个小家伙都拉扯大了恼朱味,给他们家涨了脸面添了风光究渐座。我当时听他讲到这儿恼朱味,才相信原来这灵媒是真的恼朱味,你‘爸’可能真的上来一趟了究渐座。我刚要开口啊恼朱味,你‘爸’叫我不要讲话恼朱味,说时间短恼朱味,听他讲就好了恼朱味,然后他就讲了他儿子现在是多么能干孝顺恼朱味,讲他女婿是如何人好恼朱味,讲他孙子读了大学恼朱味,他在底下多么风光……”

  我越听越震惊恼朱味,心想这骗子怎么知道我家这么多事恼朱味,有些事儿貌似还能对的上号恼朱味,我看向我爸恼朱味,他沉默不语恼朱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恼朱味,或许他也吃惊于现在骗子手段这么高超恼朱味,能够牢牢把握人的心理究渐座。

  “最后他跟我讲恼朱味,他想见儿子和孙子啊恼朱味,可是他知道你们俩不信啊恼朱味,知道你们俩听到这个恼朱味,肯定以为是假的恼朱味,不愿来啊恼朱味,我就答应他恼朱味,下次一定把你们俩带过去恼朱味,不管你们俩信不信恼朱味,让你‘爸’见见你俩了他心愿啊究渐座。”

  我哑然失笑恼朱味,“奶奶恼朱味,这点他倒说的是真的恼朱味,我还真就不信恼朱味,这些把戏也就出现在电视上恼朱味,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有这些鬼神啊究渐座。反正我不去恼朱味,我觉得他是假的究渐座。”

  “去看看吧恼朱味,看看我们去了以后恼朱味,那灵媒怎么说究渐座。”父亲少见的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事儿起了兴趣究渐座。奶奶听到父亲应允了恼朱味,喜出望外恼朱味,说要挑个好日子再去找那灵媒究渐座。

  几天后恼朱味,奶奶带着我和父亲还有姑姑一家驱车来到灵媒这儿究渐座。从外面看是普普通通的一户农家恼朱味,进入屋里面恼朱味,大堂摆着一张条案恼朱味,没有靠墙恼朱味,就放在中间究渐座。条案上有果盘恼朱味,有香炉恼朱味,还有一些做法事的用具究渐座。条案前摆着一个火盆恼朱味,火盆旁边有几道黄纸究渐座。左右两堵墙上挂着面目狰狞的神仙画像恼朱味,估计是镇宅辟邪用的究渐座。从里屋走出一个老妪恼朱味,步履蹒跚恼朱味,脸上满是皱纹恼朱味,但看得出身体还算健朗究渐座。

  “来请底下的人?”老妪先开口说话了恼朱味,声音低沉略带点沙哑究渐座。

  “老神仙恼朱味,又麻烦你了恼朱味,请底下的人说说话究渐座。”奶奶上前说到究渐座。

  只见老妪回转身恼朱味,烧了三炷香插在条案上的香炉里恼朱味,然后朝火盆扔进几道黄纸恼朱味,待火盆烧起来后恼朱味,从怀里掏出几张黄符恼朱味,口里念念有词恼朱味,然后将黄符扔进火盆恼朱味,说:“姓什么?”

  “周究渐座。”

  “姓周恼朱味,好恼朱味,我这就下去找究渐座。”

  我在一旁冷笑不止恼朱味,只凭一个姓恼朱味,在底下那么多人中找恼朱味,他怎么就能保证找得到恼朱味,装神弄鬼罢了恼朱味,看我找出破绽揭穿你究渐座。

  约莫有三分之一柱香工夫恼朱味,在我等的不耐时恼朱味,她突然大喝一声:“来了究渐座。”然后她身体一阵抖动恼朱味,眼睛瞳孔放大恼朱味,我观她眼神越来越浑浊恼朱味,几秒种后恼朱味,她停了下来恼朱味,眼神也恢复了清明究渐座。

  “都来了恼朱味,好啊恼朱味,你们都来了究渐座。”随之而起的是一个低沉但不再沙哑的声音究渐座。老妪的神情明显透着激动恼朱味,跟之前死气沉沉的样子判若两人究渐座。

  “我孙子与我儿子都来了恼朱味,还有后面我的外孙恼朱味,还有女婿究渐座。好啊恼朱味,我走的早恼朱味,还从没见过我孙子与外孙恼朱味,今天总算见到了究渐座。”老妪先看了看我恼朱味,而后又朝后看了看我表弟究渐座。我在一旁很纳闷恼朱味,她是怎么知道哪个是孙子哪个是外孙的恼朱味,碰巧猜出的吗?

  “我对不起你们啊恼朱味,我走的早恼朱味,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恼朱味,没有帮衬你们啊恼朱味,你妈她一个人把你们弟兄姐妹拉扯大恼朱味,我心里难受啊恼朱味,看到你们如今一个个都成家立业恼朱味,我在底下心也安啊究渐座。我知道你们都孝顺啊恼朱味,每年清明冬至都要烧许多纸恼朱味,我也经常听到你们妈的念叨恼朱味,叫我在底下好好保佑你们恼朱味,我都听着呢究渐座。我保佑我孙子考上大学恼朱味,再过两年恼朱味,我也要保佑我外孙考上大学……”我越听越诧异恼朱味,觉得不可思议恼朱味,为什么这老妪可以猜的这么准恼朱味,难道这也是巧合?

  “不怪你啊恼朱味,真的不怪你恼朱味,你生病要走没办法恼朱味,你的几个女儿儿子不要担心恼朱味,都好好的恼朱味,你的孙子与外孙都要成人了恼朱味,你在底下好好保佑他们平安就行了究渐座。”奶奶声音略微颤抖究渐座。

  这个嘴上说是我爷爷的老妪恼朱味,越说越激动恼朱味,在我们没有告知她任何信息的情况下恼朱味,他能认出我们一行人之间关系恼朱味,能说出我家事情十之五六究渐座。我原先打算揭穿神棍的骗局恼朱味,却在不知不觉间选择了沉默恼朱味,并内心倾向于相信这是真的究渐座。奶奶在一旁偷偷抹了眼泪水恼朱味,姑姑神色悲戚恼朱味,似是想起了往事恼朱味,父亲表情沉重恼朱味,低头沉默不语究渐座。我识时务的没有打破这份沉默恼朱味,从没见过爷爷恼朱味,就算这是假的爷爷的声音恼朱味,听一听也何妨?

  “要走了恼朱味,时间要到了恼朱味,我很激动很高兴恼朱味,我会在底下看着你们……”声音越来越小恼朱味,然后就看灵媒又是一阵哆嗦恼朱味,恢复到了先前模样究渐座。我看着她恼朱味,很难想象若不是真的他人上身恼朱味,怎么能够短时间转换两种气质究渐座。

  “好了恼朱味,他刚刚该说的也说了吧恼朱味,我也要歇一歇了恼朱味,你们回去吧究渐座。”

  姑姑搀着奶奶恋恋不舍的往外走究渐座。我一脸疑惑恼朱味,虽是不信恼朱味,但又从内心里希望这是真的究渐座。灵媒恼朱味,真的能沟通阴阳两界的灵魂吗?

  渐渐的我想明白了恼朱味,灵媒真假亦如何恼朱味,这两千年来恼朱味,他们的存在即有他们的道理究渐座。不管是不是有灵魂恼朱味,无论是不是有阴间恼朱味,活着的人想念已去的人恼朱味,所以灵媒搭起阴阳两界的桥梁恼朱味,给在世之人一个能够寄托哀思恼朱味,缅怀已故之人的窗口究渐座。

  神仙也好恼朱味,神棍也罢恼朱味,灵媒充斥在世间的各个角落恼朱味,招引阴间的魂魄恼朱味,治愈阳间的哀伤恼朱味,愿信之人寄哀思恼朱味,不信之人缅故人究渐座。

Tags: 灵媒 魂魄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6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