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血色的洋娃娃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刚下完雨恼朱味,空气中还是很潮湿恼朱味,地面上的积水从尘土上滑过恼朱味,肮脏的水缓慢滴流向了下水道究渐座。柳美挎着一个新潮的包包恼朱味,站在街口等着红路灯究渐座。

  “姐姐恼朱味,能带我一起过马路吗?”弱弱的声音吸引了柳美的注意恼朱味,柳美转过头恼朱味,是一个小女孩恼朱味,穿着一身勉强遮住身体的单薄衣裳恼朱味,眼睛没有睁开恼朱味,怀中还抱着一个和她完全不符的新的红色洋娃娃恼朱味,有点眼熟究渐座。柳美怪异地看着女孩恼朱味,用手在女孩眼前挥了挥恼朱味,说:“你怎么不睁眼呢?”“睁眼?睁开眼也没有用恼朱味,我费锐耕、我看不见……”女孩搂紧了怀中的洋娃娃究渐座。“这样啊……”柳美抬头看了看红路灯恼朱味,有些不情愿地牵起了女孩的手恼朱味,“走吧究渐座。”小女孩安静地抱着洋娃娃恼朱味,安静地走过了马路恼朱味,柳美赶紧松开了手恼朱味,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恼朱味,使劲儿地擦了擦手恼朱味,正准备走恼朱味,却被小女孩叫住了:“姐姐……”“又怎么了?”柳美不耐烦地回头恼朱味,小女孩低着头恼朱味,搂着洋娃娃的手更紧了:“你很讨厌我吗?”听到这话恼朱味,柳美愣了愣恼朱味,下意识地说:“我是讨……”还没有说完话恼朱味,柳美就忽然住了嘴恼朱味,“姐姐恼朱味,送给你究渐座。”小女孩摸索地把洋娃娃递了过来恼朱味,扬起一个纯真的笑脸恼朱味,“谢谢你究渐座。”柳美愣住了恼朱味,接过了洋娃娃恼朱味,低头看了看恼朱味,和平常的洋娃娃没有太大区别恼朱味,除了穿的裙子太过于鲜艳之外……“姐姐玩不了这个娃……”柳美再抬起头来时恼朱味,小女孩却已经走了究渐座。柳美拿着娃娃恼朱味,丢也不是拿也不是恼朱味,算了恼朱味,拿着就拿着吧恼朱味,柳美不在意地把它放进了包包里究渐座。

  临近傍晚的时候又下了一场雨恼朱味,柳美担心自己回不去恼朱味,打了一个电话叫人来接她恼朱味,电话那头那个难听嘶哑的声音说:“哎呀恼朱味,小美恼朱味,我在开会啊恼朱味,要不我让司机来接你吧?”柳美心中一片冰冷恼朱味,冷冷地说:“不用了!陈东!你开你的会去吧!”说着恼朱味,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究渐座。陈东是她现任男友恼朱味,三四十岁的一个男人恼朱味,既秃顶又肥胖恼朱味,要不是看在他的财富在本市还是排的上名号的恼朱味,她柳美这个美人儿才不会答应做他女朋友呢究渐座。

  下班的时间到了恼朱味,雨势还是一点没有减小恼朱味,柳美叹着气恼朱味,看来要顶着雨回去了恼朱味,算了算了恼朱味,顶着雨就顶着雨恼朱味,反正也不远究渐座。想着恼朱味,柳美就一头冲进了雨帘究渐座。“真烦恼朱味,怎么这么大的雨……”柳美抱怨地用毛巾擦着被雨打湿的头发恼朱味,又索性烦躁地把它扔到了一旁恼朱味,“算了恼朱味,洗个澡……”说着恼朱味,柳美把包包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恼朱味,走进了浴室究渐座。隐隐约约地恼朱味,沙发上的包恼朱味,似乎动了动……

  躺在床上恼朱味,柳美很快就睡着了究渐座。昏昏沉沉中恼朱味,耳旁传来了一种金属摩擦地面的声音恼朱味,越来越近恼朱味,越来越近……柳美忽然睁开了眼睛恼朱味,一头冷汗恼朱味,死死地盯着天花板恼朱味,柳美仔细地听着周围的声音恼朱味,很正常恼朱味,没有什么异样究渐座。在做梦吧……柳美自嘲地笑了笑恼朱味,又闭上了眼睛究渐座。随即恼朱味,摩擦声又一次响起恼朱味,夹杂着缓慢的脚步声恼朱味,一下一下恼朱味,敲在了柳美的心上究渐座。柳美惊恐地睁开眼睛恼朱味,那种声音却又一次消失究渐座。是幻觉吗?柳美觉得心口闷闷的恼朱味,不敢再闭上眼睛究渐座。

  不一会恼朱味,摩擦声和脚步声一起响起恼朱味,不算太大的屋子里还回旋着若隐若无的小孩子的笑声究渐座。柳美惊恐地把自己塞进了被窝里恼朱味,全身颤抖地听着那声音越来越近恼朱味,越来越近恼朱味,最后在柳美床边停下恼朱味,柳美颤抖着恼朱味,半天不敢露出头究渐座。过了很久恼朱味,柳美一下子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恼朱味,迅速打开了床边的台灯究渐座。又过了一会儿恼朱味,柳美颤抖着伸出头恼朱味,迟疑着恼朱味,终于看向了床下究渐座。“啊!!!!”柳美尖叫着缩在了床角恼朱味,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究渐座。床下恼朱味,一滩鲜红的血泊中躺着一个血红的洋娃娃!洋娃娃的胸口还插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剪刀!

  柳美捂着头恼朱味,尖叫着向后缩着!缩着!忽然恼朱味,那个洋娃娃动了动恼朱味,抬起了棉布做的手恼朱味,握住了那把剪刀恼朱味,使劲地拔着!拔着!柳美冲下床恼朱味,疯狂地压着门把手恼朱味,门把手却纹丝不动!小孩子的笑声越来越大恼朱味,地上的洋娃娃终于把插在自己胸口的剪刀拔了下来!瞬间恼朱味,鲜血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洋娃娃握着剪刀恼朱味,站了起来恼朱味,无神地看着柳美究渐座。柳美尖叫着恼朱味,蹲在墙角恼朱味,双手紧紧地捂着头究渐座。洋娃娃忽然笑了恼朱味,笑了一会儿恼朱味,又忽然哭了恼朱味,它殷红的嘴唇轻轻地动着恼朱味,像是在说着什么究渐座。“妈妈……妈妈……”柳美怔了恼朱味,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洋娃娃究渐座。它在叫自己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你很讨厌我吗……”洋娃娃哭着恼朱味,忽然又笑了恼朱味,握着剪刀恼朱味,一步一步地靠近柳美恼朱味,剪刀摩擦着地面恼朱味,洋娃娃缓慢地走向了柳美恼朱味,周围又旋起了笑声究渐座。

  柳美尖叫着恼朱味,使劲想后退恼朱味,却又绝望地发现已经没有了退路!!“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你很讨厌我吗……”洋娃娃念着恼朱味,表情狰狞地说恼朱味,“你很讨厌我吗?!”恍惚之中恼朱味,柳美忽然想起了什么……

  三个月前恼朱味,她的前任男友破产了恼朱味,已经怀孕五个月的柳美毫不犹豫地离开了他恼朱味,并且决绝地准备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恼朱味,无论柳美的前任男友怎样哀求恼朱味,柳美最终被推进了手术室恼朱味,孩子被打掉了恼朱味,那个装着她的亲生骨肉的盆子里恼朱味,掉落了一把医生的剪刀恼朱味,她本来是买给孩子的一个白色的洋娃娃恼朱味,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那个盆子里恼朱味,被染得血红……柳美绝望地看着洋娃娃走近了恼朱味,一把剪刀恼朱味,被它举在了空中……

  次日恼朱味,柳美的尸体在她自己的别墅被发现恼朱味,地上有一滩血泊恼朱味,她躺在血泊中恼朱味,胸口插着一把剪刀……

  在那一个夜晚恼朱味,别墅里忽然传出了一个女人和小孩子嬉戏的笑声……回荡着……许久不散……

Tags: 洋娃娃 孩子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5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