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借火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立秋之后恼朱味,几场大雨一下恼朱味,天气开始慢慢地凉爽起来究渐座。路边的大杨树上恼朱味,金黄色的叶子在秋风的拂动下恼朱味,轻轻地从树枝上悄然滑落下来恼朱味,一片又一片的恼朱味,铺满了这条林荫路究渐座。路面湿湿的恼朱味,树叶紧紧地贴在地上恼朱味,构成了一副抽象的画究渐座。

  傍晚恼朱味,下了班的胡斌一个人静静地走在这条回家的林荫道上恼朱味,他今年二十七岁恼朱味,大学毕业后来这个陌生的城市上班已经三年多了究渐座。他是一个公务员恼朱味,工作非常清闲恼朱味,待遇也还算过的去究渐座。这个四线城市的房价不是太高恼朱味,他已经用银行按揭买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恼朱味,也就算在这里落户了吧!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恼朱味,他到现在还没有个女朋友究渐座。胡斌是一个腼腆又老实的男人恼朱味,除了抽点烟外恼朱味,他好像就没有什么别的爱好了究渐座。单位里的老大姐们也曾给他介绍过几次对象恼朱味,但现在的女孩子对像胡斌这样老实的近乎有点木纳的男人并不感兴趣恼朱味,所以几次下来恼朱味,交女朋友的事都无疾而终了究渐座。他自己也非常焦急恼朱味,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恼朱味,自己天生就是这样的性格恼朱味,急也没用究渐座。他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恼朱味,一边在路上默默地走着恼朱味,忽然恼朱味,他听到前方路边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恼朱味,“你好恼朱味,先生恼朱味,能借个火用一下吗?”恼朱味,胡斌循声望去恼朱味,一看说话的那个人竟是一位年轻的女人究渐座。傍晚昏黄的光线下恼朱味,胡斌看见这个年轻的女人容貌清秀恼朱味,身形纤长恼朱味,一身得体的黑色连衣裙更衬的她肤白胜雪恼朱味,有点像电影里赫本的样子恼朱味,他简直都快看呆了究渐座。“你有火吗?”那个女人又问道恼朱味,巧笑嫣然究渐座。“嗯恼朱味,有恼朱味,有究渐座。”胡斌的脸慢慢地红了恼朱味,他从衣袋内掏出了一个打火机恼朱味,快速地递了过去究渐座。那个女人从身上的挎包里拿出了一根香烟放到了嘴边恼朱味,轻轻地拨了下火机上的滚轮恼朱味,只听“叮”的一声后一束微黄的火苗闪起恼朱味,女人对着火苗将烟点燃恼朱味,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后恼朱味,她把火机朝胡斌递了回去恼朱味,“谢谢你恼朱味,你真是个好人!”那个女人微笑着说道究渐座。“没恼朱味,没事恼朱味,不用客气!”胡斌结巴着回答到恼朱味,然后他收起打火机恼朱味,赶紧低头走了究渐座。那个年轻的女人静静地站在一棵大杨树下看着胡斌远去的背影恼朱味,她嘴边原本挂着的那缕似有似无的笑容渐渐地变得诡异了起来……

  胡斌回到家中恼朱味,像往常一样做饭恼朱味,吃饭费锐耕、洗澡费锐耕、全部结束后恼朱味,他慵懒地斜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喜欢的小说书究渐座。今天不知为何恼朱味,是不是那本书的情节不够悬疑恼朱味,他总感觉有些看不下去恼朱味,此时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晚上遇到的那个女人的模样究渐座。那纤细的身子恼朱味,清秀的脸在胡斌的眼前像在放电影一样闪个不停恼朱味,他心里暗自想道:“要是能找一个像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恼朱味,该有多好!”不知不觉中恼朱味,胡斌睡了过去究渐座。在梦里恼朱味,他又遇到了那个年轻的女人恼朱味,两人坐在一块青青的大草地上说着甜蜜的情话恼朱味,接着两人竟双双倒在草地上缠绵了起来……早上起来恼朱味,胡斌感觉头有些晕乎乎的恼朱味,他强打精神来到卫生间洗漱恼朱味,刷牙时他无意间看到了墙上的镜子里映出了他苍白的脸恼朱味,上面挂着两个黑黑的大眼圈恼朱味,就连嘴边的胡子好像一夜间都长了许多恼朱味,他没再多想恼朱味,匆匆刮了胡子恼朱味,简单洗漱了下就去单位上班了究渐座。到了单位恼朱味,他感觉自己今天工作不在状态恼朱味,浑身一点精神都没有恼朱味,“大概昨晚洗澡受凉了吧恼朱味,晚上回去得吃些感冒药究渐座。”他暗自想道究渐座。好容易熬完了一天恼朱味,下了班后胡斌就匆匆往家走恼朱味,刚在那条林荫路上走了没多久恼朱味,胡斌就远远看见一个窈窕的身影俏生生的站在前方的一棵大杨树下恼朱味,胡斌走了过去恼朱味,“嗨恼朱味,你恼朱味,你好!”恼朱味,他主动上前打了声招呼究渐座。“你好!真巧恼朱味,又在这里碰见你恼朱味,呵呵!能借个火吗?”那个女人微笑着看着他恼朱味,眼中似有光芒闪过恼朱味,美目盼兮究渐座。“哦恼朱味,好恼朱味,可以的!”胡斌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递给女人恼朱味,那个女人接过火机恼朱味,从包内拿出一个香烟恼朱味,“啪”地一声点燃了香烟恼朱味,她深吸一口后把火机还了过去恼朱味,“谢谢恼朱味,你确实是个好人恼朱味,呵呵!”她依然微笑着恼朱味,双目濯濯……“你恼朱味,你可以留个电话吗?”胡斌红着脸恼朱味,小声地问道恼朱味,“嗯?呵呵恼朱味,不要了吧!你若想见我恼朱味,只要晚上到这里来就能见到恼朱味,我晚上一般都会在这里散步!”那个女人笑着说道究渐座。“嗯恼朱味,好的恼朱味,那希望明天还能看到你!”胡斌红着脸离开了恼朱味,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恼朱味,那个女人脸上的笑容越笑越深恼朱味,然后慢慢地笑得扭曲了起来……

  晚上在梦中恼朱味,胡斌和那个女人又交缠在了一起恼朱味,胡斌浑身大汗淋漓恼朱味,精疲力竭……早上醒来恼朱味,胡斌刚要下床就一脚踏空恼朱味,摔倒了地上恼朱味,怎么回事恼朱味,他感到自己双腿发软恼朱味,使不上劲来究渐座。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恼朱味,走到卫生间恼朱味,他抬头看了下镜子便愣住了恼朱味,镜子中的他仿佛像老了十来岁恼朱味,连嘴角的胡子都发白了恼朱味,“是不是这几天晚上梦多恼朱味,没休息好?看来得去买点补品回来调养一下了究渐座。”他没有细想下去恼朱味,匆忙洗漱完就到单位上班恼朱味,同事们看到他的样子也非常吃惊恼朱味,纷纷过来善意地问他是不是生病了恼朱味,见他表示没事恼朱味,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恼朱味,就散了回去究渐座。下班后恼朱味,胡斌先是去单位附近的药店买了些补品恼朱味,然后再往家走究渐座。不出所料恼朱味,在那条林荫路上恼朱味,他又看见了那个年轻的女人究渐座。“呵呵恼朱味,真巧恼朱味,又遇到你了!”胡斌上前高兴地说道恼朱味,“是啊恼朱味,真的好巧!呵呵恼朱味,今天你好像回来的有些迟了啊!”女人看着胡斌手中拎着的东西恼朱味,笑着问道究渐座。“嗯恼朱味,没恼朱味,没事恼朱味,下班后先去买了些东西!”胡斌慌忙说道恼朱味,同时把手中拎地东西往身后藏了藏究渐座。“哦恼朱味,呵呵恼朱味,能借火用下吗?”恼朱味,“行恼朱味,给你!”胡斌很快掏出火机递给了她究渐座。那个女人还是像往常一样恼朱味,拿烟费锐耕、点烟费锐耕、吸烟一气呵成恼朱味,“给你恼朱味,谢谢你啊恼朱味,好人!”女人把火机还给胡斌恼朱味,意味深长地笑着究渐座。“别客气恼朱味,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恼朱味,明天见!”胡斌挥挥手走了究渐座。女人看着胡斌远去的背影恼朱味,无声地笑了恼朱味,那笑容似乎是嘲讽恼朱味,又像是惋惜恼朱味,更多的是得意……

  胡斌到家吃过饭后恼朱味,临睡前把从药店买的补品服用了一些恼朱味,他就躺在了床上翻看着小说恼朱味,感觉好多了究渐座。没多久恼朱味,他便沉沉地进入了梦乡究渐座。梦里他和那个女人再一次厮混到了一起恼朱味,他越战越勇恼朱味,那种淋漓尽致地快感一波又一波地向他不断袭来恼朱味,让他欲罢不能……

  清晨的闹钟准时响起恼朱味,胡斌从梦中醒来恼朱味,“吭费锐耕、吭费锐耕、吭”他还没能从床上坐起来就发出一串剧烈的咳嗽声恼朱味,“胸口好痛啊!”他在心中说着究渐座。忽然他感到喉头一甜恼朱味,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恼朱味,他用手捂着嘴连忙下床恼朱味,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卫生间恼朱味,拿起牙缸接了些凉水正要漱口恼朱味,眼角余光扫向镜子的那一刹那恼朱味,他惊呆了恼朱味,手里的杯子“咣”地一声掉在了地上恼朱味,摔得四分五裂究渐座。只见一张苍老不堪的脸出现在了镜中恼朱味,头发和胡子都已发白恼朱味,皮肤褶皱的就像是一张被人粗鲁揉坏了的纸恼朱味,两眼深深地凹进眼窝犹如骷髅一般究渐座。他对着镜子咧了咧嘴恼朱味,牙齿残缺不齐地在嘴里聋拉着恼朱味,仿佛是在提醒他恼朱味,他现在已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啊!不恼朱味,怎么会这样恼朱味,怎么会这样……”他惊叫着逃出了卫生间恼朱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瑟瑟发抖究渐座。他把这几天的事情细细地梳理了一下恼朱味,一个人影忽然浮上了他的心头恼朱味,“难道是她?”……

  胡斌没有再去上班恼朱味,他焦躁地躲在家中恼朱味,等到太阳一下山恼朱味,他就迫不及待地去了那条林荫道究渐座。刚到那里恼朱味,胡斌就看到那个女人站在他前面不远处恼朱味,她仿佛正是在那里等着他究渐座。胡斌走上前大声地向那个女人质问道:“是不是你恼朱味,对我做了什么手脚恼朱味,把我变成了这付样子?”恼朱味,只见那个女人并没有慌张恼朱味,只是阴阴地一笑道:“呵呵恼朱味,看来你并不傻啊!”恼朱味,“好吧恼朱味,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恼朱味,其实我在这里向人借火恼朱味,呵呵那借的不是火恼朱味,那是借活人的寿命啊!遇到你之前恼朱味,我还差六十年的寿命就可以投胎了究渐座。而你恼朱味,呵呵恼朱味,我向你借了三次火恼朱味,到现在正好刚满六十年恼朱味,哈哈恼朱味,真是谢谢你啊!好了恼朱味,我现在要走了恼朱味,好人!记住恼朱味,今后千万不要随意给陌生人借火哦!哈哈哈……”话音刚落恼朱味,只见那个女人立刻化作一阵黑烟恼朱味,向着天空飘然而去恼朱味,很快便不知所踪恼朱味,“不……”夜空下只剩下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那里微弱地叫喊着……

Tags: 都市 房价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4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