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惊悚故事之约会的她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开始只是好奇而已恼朱味,论坛是朋友介绍的恼朱味,我以前并没有上过恼朱味,也不知道有类似的‘约会’形式究渐座。

  但人都是这样恼朱味,表面上嗤之以鼻恼朱味,但暗地里却会偷偷地尝试恼朱味,我曾经是个普通的宅男恼朱味,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究渐座。

  叮叮……

  提示音终于响起起来恼朱味,我的随机对象出来了究渐座。嘿嘿恼朱味,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手机究渐座。

  她:帅哥恼朱味,现在要出来吗?

  我:真的吗恼朱味,在哪里?

  她:街角那间便利店门口恼朱味,快点哦究渐座。

  “什么……什么恼朱味,居然马上就要见面了?”我摸了摸脑袋恼朱味,有些无所适从究渐座。照了照镜子恼朱味,浓眉大眼恼朱味,高鼻梁恼朱味,头发有些乱但也勉强凑合吧恼朱味,虽然我不是见光死恼朱味,但面对这种赤裸裸的要求恼朱味,总归是有点紧张的究渐座。

  不过还是算了吧恼朱味,应该没事的究渐座。

  我在心里安慰了自己几句恼朱味,然后驱车前往目的地究渐座。对于虚幻的东西恼朱味,我一直不报什么希望恼朱味,正所谓网络靠得住恼朱味,母猪会上树究渐座。

  但当我看见她的时候恼朱味,这些想法都伴随着落叶飘进时间的缝隙了究渐座。

  深红色的跑车恼朱味,高挑的身材恼朱味,还有超S型的身段恼朱味,虽然她的脸蛋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恼朱味,但也算是美女一个了恼朱味,我想恼朱味,在那种情况下应该没人能够拒绝的吧?

  我咽了好几口唾沫恼朱味,几乎要看呆了究渐座。

  “嘻嘻……”她大胆地朝着我走了过来恼朱味,迷人的微笑下带着一阵香风恼朱味,就像无数融在空气里的无数分子恼朱味,争先恐后地涌入我的身体究渐座。

  在这种极致的诱惑之下恼朱味,人是会失去理智的恼朱味,更何况是我这种涉世未深的家伙究渐座。

  她带着我来到一个隐秘的停车场恼朱味,从相遇到品尝禁果没有用了多少时间恼朱味,我们都在疯狂地在放纵着恼朱味,她的身体很棒恼朱味,那种刺激的感觉使我无法压抑地入迷了究渐座。

  其实当时夜很黑恼朱味,我也没怎么记清她的样子恼朱味,只记得她的牙齿很白恼朱味,笑起来有种甜甜腻腻的感觉究渐座。

  她问我喜欢吗?还想继续着这种感觉吗恼朱味,我只是毫不犹豫地点着头恼朱味,她伏在我的肩上恼朱味,同样回敬了一句究渐座。

  我也很喜欢究渐座。

  之后恼朱味,生活上班一切如常恼朱味,但我却彻底迷上了这种感觉恼朱味,我们当然又见了几次面恼朱味,反正本来就是这种关系嘛恼朱味,所以我压根没当回事恼朱味,只是和她多了几次后恼朱味,慢慢的恼朱味,新鲜的感觉便消失了究渐座。

  我终于明白恼朱味,我当初喜欢的根本不是她恼朱味,而是那种刺激的感觉而已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我又重操旧业恼朱味,拿起了手机登陆了那个论坛究渐座。期间我又找到了很多随机美女恼朱味,其中也不乏条件很好的恼朱味,我们就像车轮恼朱味,再次重复着这种刺激的肉欲生活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这些人之中也有比较适合我的恼朱味,我们的关系火热升温恼朱味,很快便成了情侣关系究渐座。

  但这时我却不知道恼朱味,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恼朱味,始终有对眼睛在看着我究渐座。

  没错恼朱味,是她究渐座。自从我正式和别人交往后恼朱味,她不时打电话过来恼朱味,发短信过来恼朱味,内容无他恼朱味,就是责备我的花心恼朱味,随便诉说自己的可怜究渐座。

  我笑了恼朱味,当初是谁带我入门的?难道这不只是一场游戏吗?既然大家都腻了恼朱味,何必纠缠下去呢?我反复地跟她解释恼朱味,但得到的却只是她更加疯狂的报复究渐座。

  她真的很神通广大恼朱味,我在网上写的每一条微博恼朱味,评论的每一件事恼朱味,都能看见她的身影恼朱味,就像跗骨之咀一样恼朱味,无论我到什么地方都能看见她恼朱味,有时候甚至会在我的公司门口等着究渐座。

  被我赶走之后恼朱味,甚至每天都会打几十个恼朱味,几百个电话恼朱味,直到我拉黑她恼朱味,然后再换另一个号码打究渐座。

  我疯了恼朱味,我快被她折磨得快疯了究渐座。

  我终于忍受不了了恼朱味,于是有一天恼朱味,我们约在上次的最初的停车场见面究渐座。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恼朱味,漂亮深红的跑车恼朱味,甜甜腻腻的笑容恼朱味,还有那个完美如一的身材究渐座。

  当她兴奋地扑向我的时候恼朱味,我没有上当恼朱味,这次我义正辞严地拒绝了她恼朱味,我用了最卑劣的语言恼朱味,还有最凶狠的威胁究渐座。

  我告诉她恼朱味,要是再敢跟来的话恼朱味,我会打电话报警恼朱味,要是觉得我握有负于她的话恼朱味,也可以打电话告我恼朱味,反正不管是死是活我都不管了究渐座。

  也许是那段话起作用了恼朱味,之后的日子里恼朱味,我没有再看见她恼朱味,一次都没有恼朱味,她就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恼朱味,不留一点痕迹究渐座。

  我松了口气恼朱味,以为生活会重新开始恼朱味,我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究渐座。

  但事实上我想错了恼朱味,敢情这一切才是恐怖的开端究渐座。

  “哇恼朱味,你真厉害恼朱味,这么年轻就做了编剧恼朱味,我最欣赏做艺术的人了究渐座。”对面坐着的是我新认识的女孩恼朱味,她染着一头金发恼朱味,笑得很甜究渐座。

  我微笑着点着头恼朱味,就像当初她一样恼朱味,带领着女孩慢慢堕入肉欲的轮回究渐座。

  我们到了酒店恼朱味,正准备做那种事的时候恼朱味,她不见了究渐座。

  没错恼朱味,她只是说上个厕所恼朱味,然后人就不见了恼朱味,只剩下我一个在门口等恼朱味,我感到十分纳闷恼朱味,自从那天跟她决裂之后恼朱味,我交往过不下十个女孩恼朱味,但结果都是一样——我被放鸽子了究渐座。

  “妈的恼朱味,难道又是她!?”

  这次恼朱味,我终于忍不住了恼朱味,直接冲进了女厕所恼朱味,试图寻找女孩的踪迹究渐座。我在厕所门口发现了一只蓝色的高跟鞋恼朱味,是刚才那女孩的!

  我惊讶得皱起了眉头恼朱味,她的确来了厕所恼朱味,但现在人呢?于是我把门全推开了恼朱味,还是没人恼朱味,那女孩仿佛消失了一样恼朱味,只剩下那只天蓝色的高跟鞋究渐座。

  正当我无所适从的时候恼朱味,叮的一声恼朱味,手机响了究渐座。

  她:怎么样恼朱味,你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吗?

  我吃了一惊恼朱味,马上联想到什么恼朱味,就是她!一定是她在捣鬼!

  这疯婆子恼朱味,她到底躲在什么地方偷看我?我发了疯似的到处找着恼朱味,终于恼朱味,在门口的对面恼朱味,我看见一辆熟悉的红色跑车恼朱味,她坐在驾驶座上恼朱味,笑容一闪而过恼朱味,但却早已不是当日的美妙恼朱味,而是一种锥心的感觉究渐座。

  因为恼朱味,我看见她的车尾箱开了一点恼朱味,在门缝的位置上恼朱味,正夹着一小簇金色的头发究渐座。

  我看了眼脱落的高跟鞋恼朱味,看了眼飞速而过的金发究渐座。我彻底明白了恼朱味,难怪这些天来都遇上这种怪事恼朱味,原来真的是她恼朱味,是她在背后做小动作!

  那她们呢?那些跟我相见的女孩们呢?难道她们已经……

  我无法想象下去了恼朱味,只感觉脑袋在一阵眩晕究渐座。转眼间恼朱味,跑车已经开出好长一段距离恼朱味,我怒吼着喝止住她究渐座。

  “别跑恼朱味,你给我等等!”

  不知跑了多久恼朱味,我竟然再次回到了初见时的街角恼朱味,不知怎的恼朱味,我有种预感恼朱味,她一定回到了这里恼朱味,我一定能找到她的恼朱味,我要问清楚她恼朱味,那些女孩在到底怎么了?

  我沿着小路一直奔跑恼朱味,忽然恼朱味,手机响了究渐座。

  “你终于来了……”

  “你到底想怎样?我之前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恼朱味,我……”

  “嘘恼朱味,别生气恼朱味,我就在你的后面……”

  笃笃笃……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了起来恼朱味,我下意识地回过头恼朱味,黑暗中恼朱味,只见她缓缓地走了过来恼朱味,月光映在她的身上恼朱味,仿佛有种奇异的气息在蔓延究渐座。

  我啊地叫了出来恼朱味,因为她手里拿着的不是其他东西恼朱味,正是一把刀恼朱味,寒光闪闪的刀!

  “救……救命!”我再也受不了了恼朱味,发了疯似的冲向家门口究渐座。

  “开门恼朱味,快开门啊!”我胡乱的按着上面的密码盘究渐座。笃笃……与此同时恼朱味,身后的脚步声还在接近恼朱味,她来了恼朱味,我已经看到了地上的影子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我只能更加慌乱地按着究渐座。

  “密码输入错误!”

  智能门锁一遍遍地提醒着我恼朱味,怎么会这样?我明明记得是六位数恼朱味,为什么会输错?这怎么会错误?

  笃笃!她仿佛又近了恼朱味,透过面前的玻璃恼朱味,我已经看见她拿起了刀子恼朱味,她果然要报复我!

  我吓得大叫一声恼朱味,直接撞开了门冲到里面究渐座。电梯!

  脑海中只剩下这个词恼朱味,我疯狂地按下了开门键恼朱味,但所有东西仿佛都在和我作对恼朱味,电梯门迟迟没有打开恼朱味,反而是她恼朱味,她又来了恼朱味,那种可怕的脚步声又来了究渐座。

  叮!门终于开了恼朱味,我长出了一口气恼朱味,刚想进去的时候恼朱味,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里面恼朱味,是她……

  ………………

  我抱着脑袋恼朱味,就像鸵鸟一样缩成了一团究渐座。不知道过了多久恼朱味,只觉得耳边有人在叫恼朱味,紧接着恼朱味,我的肩膀被推了一下究渐座。

  “儿子恼朱味,你没事吧?”

  我蓦然抬起头恼朱味,站在面前的竟然是母亲恼朱味,她不见了恼朱味,脚步声不见了恼朱味,寒光闪闪的刀子也不见了恼朱味,周围的一切显得那么熟悉恼朱味,却又那么平静究渐座。

  “我……我没事究渐座。”我松了口气恼朱味,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恼朱味,跟随着母亲回家究渐座。

  刚打开门恼朱味,我还有些困惑恼朱味,一直在想着之前的事恼朱味,没想到母亲却推了我一把究渐座。

  “怎么了恼朱味,快点换鞋子进来啊恼朱味,干嘛让人家等那么久?”

  “等?谁在等我?”我抬起头问道究渐座。

  “你女朋友啊恼朱味,来了好久了恼朱味,人家一直在等你这大男人呢恼朱味,好意思吗?”母亲奇怪地看着我究渐座。

  我猛然打了个哆嗦恼朱味,迅速脱下了鞋子恼朱味,在鞋柜的地方恼朱味,我又看见了那双天蓝色的高跟鞋究渐座。

  原来是那个新认识的女孩!

  她并没有出事恼朱味,而且还来了这里恼朱味,那么说的话恼朱味,那个疯婆子没跟来了?

  我如蒙大赦地喘息着恼朱味,之后在母亲的带领下走了进去究渐座。

  “你怎么来了我家?”她背对着我恼朱味,看着熟悉的金黄色头发恼朱味,我随意地问了句究渐座。

  “因为……我喜欢你啊……”她回过头笑了恼朱味,秀气的脸上好像多出了一点不自然究渐座。这一刹那恼朱味,我只觉得全身血液都不动了究渐座。因为恼朱味,在她的脸上恼朱味,正挂着那种甜甜腻腻的笑容恼朱味,与那天晚上一样的笑容!

Tags: 惊悚故事 约会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4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