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魂断隧道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傍晚恼朱味,猩红色的晚霞血一般地渲染了半个天空究渐座。一家精神病院的草坪上恼朱味,我独自一人坐在一棵老槐树的下面恼朱味,孤寂无边……一阵风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刮了过来恼朱味,将槐树的叶子吹地哗哗作响恼朱味,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恼朱味,正在用力地拨弄着那些可怜的树叶……

  霞光渐渐地暗淡了下去恼朱味,就如我油尽灯枯的生命一般恼朱味,慢慢地即将走向那无尽地黑暗中……

  某些碎片般的记忆此刻正在我的脑中恼朱味,浮浮沉沉地不断隐现恼朱味,像夏日里那令人作呕的苍蝇一样恼朱味,永远挥之不去……

  那好像是几十年前的一个夏季恼朱味,对恼朱味,就是夏季究渐座。那时正值三伏恼朱味,天气闷热异常究渐座。待业在家的我实在是闲的待不下去了恼朱味,就告别了父母恼朱味,独自一人前往贵州旅游恼朱味,顺便避暑恼朱味,据说那边的气候正是凉爽宜人究渐座。

  汽车在公路上飞快地疾驰着恼朱味,我坐在紧靠窗户的那边恼朱味,向外望去恼朱味,远处遍是清一色的陡峭高山究渐座。公路两边栽种的都是一种不知名的高大树木恼朱味,此时恼朱味,它们在我的眼前正快速地倒退着恼朱味,像一个个巨人一般究渐座。天空下着细细的雨丝恼朱味,不断地从窗外飘落到我的胳膊上恼朱味,我静静地仰坐在椅上恼朱味,兴致盎然地欣赏着雨中远山那秀丽的身姿究渐座。

  贵州恼朱味,自古以来就以地势险要而著称恼朱味,崇山峻岭连绵不绝恼朱味,公路大都是开山而建恼朱味,所以一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经过一个隧道究渐座。汽车带着我们从那些隧道里呼啸而过恼朱味,每当车快要开进一个隧道口时恼朱味,我的心里总会冒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恼朱味,我感觉那些黑黢黢地洞口恼朱味,就像是一张张黑色的大嘴恼朱味,会把人活生生的给吞了下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恼朱味,我把头搭在椅背上恼朱味,昏昏沉沉地在睡了过去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我突然做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梦究渐座。梦里我看见恼朱味,我所坐的那辆汽车正在路上急速行驶着恼朱味,只见那个司机不知何故连续打了几个呵欠后恼朱味,用手疲惫地挠挠了头恼朱味,就在这时恼朱味,一个狭窄的隧道口赫然出现在正前方恼朱味,司机陡然一惊恼朱味,双手似乎是不听使唤一般恼朱味,方向盘一偏恼朱味,汽车立刻如同失控的野马一般冲向了隧道……

  “砰”恼朱味,一声巨响后恼朱味,我从座椅上震落了下来恼朱味,跌在了汽车的地板上究渐座。我慢慢地清醒了过来恼朱味,浑身到处剧痛无比究渐座。我抬眼望去恼朱味,四下里一片漆黑恼朱味,一股浑浊浓重的腥味笼罩着车厢内部究渐座。我吃力地拽着旁边的座椅站了起来恼朱味,四处摸索着究渐座。忽然恼朱味,我感觉手里一片潮湿恼朱味,我把手放在鼻下一闻恼朱味,一股浓浓的腥气传了过来恼朱味,是血恼朱味,这是血的味道!我赫然大惊恼朱味,难道那个梦是真的恼朱味,我现在真是出了车祸恼朱味,被困在了这个黑暗无比的隧道里……冷汗和恐惧就像两条冰冷的蛇一般紧紧缠住了我恼朱味,我强忍着疼痛一步一步地往前艰难地走着恼朱味,到处查看着恼朱味,嘴里同时在大声地呼喊着:“有人吗恼朱味,还有人活着吗恼朱味,救命啊……”四下里一片死寂恼朱味,没有一个人应声……

  我在黑暗中跨过了不知多少人的身体恼朱味,很多次都被袢倒在他们身上究渐座。我发疯般地摇晃着他们的身子恼朱味,但是没有一个人发出一声恼朱味,哪怕就是一个轻微地哼痛声都没有……渐渐地我摸索到了车门那里恼朱味,门已经被撞的变了形恼朱味,我哆哆嗦嗦地从门缝里挤出恼朱味,走下了车究渐座。周围除了黑暗恼朱味,什么都看不见究渐座。我也不知道哪里是什么方向恼朱味,只是跌跌撞撞地在地上缓慢地走着恼朱味,嘴中不断地大喊着:“有人吗恼朱味,有人吗?呜恼朱味,呜……”绝望中恼朱味,我抱着头在路边蹲了下去恼朱味,大声地哭了起来究渐座。虽然我是个男人恼朱味,但我只有二十出头恼朱味,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大孩子啊!当时我并不知道的是恼朱味,这个隧道因为连日来的雨季恼朱味,上面的泥土山石早已松软恼朱味,被这一震之下已经塌方了恼朱味,前后都被泥石封地的个严严实实究渐座。

  正当我惊恐无措之间恼朱味,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我身边的不远处响了起来“喂恼朱味,喂恼朱味,你是谁啊恼朱味,怎么会在这里啊?”究渐座。

  我循声望去恼朱味,但是四周漆黑一片恼朱味,什么都看不见恼朱味,只得大声道:“我是来这边旅游的恼朱味,车子在这出车祸了恼朱味,你是谁啊恼朱味,是和我一个车的游客吗?”

  “呵呵呵!”那个声音笑了起来恼朱味,听起来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发出来的恼朱味,“我待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恼朱味,呵呵!”究渐座。

  我慢慢地往声音的方向挪了过去恼朱味,想靠近他一点恼朱味,突然恼朱味,那个声音大叫了起来:“别恼朱味,别过来!”究渐座。

  “为什么啊恼朱味,这里好像就我们两个人活人啊恼朱味,我害怕恼朱味,想靠近你一点不行啊!”我奇怪地问道究渐座。

  “不恼朱味,不恼朱味,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究渐座。黑暗里恼朱味,我们俩最好还是保持点距离吧恼朱味,你懂的恼朱味,呵呵!”那个声音答道究渐座。

  “好吧!”我不再多言恼朱味,无力地靠在了身后的岩壁上恼朱味,感受着那上面的潮湿带给我的一点清凉究渐座。经过这大起大落地的惊吓后恼朱味,浑身原本褪去的疼痛又重新席卷而来恼朱味,我浑身不由自主筛糠般地轻轻颤抖着恼朱味,看样子是发起烧来了究渐座。

  这里没有食物恼朱味,也没有水恼朱味,饥渴难耐下我拿舌头舔了舔身后的岩壁恼朱味,但它只是潮湿恼朱味,并不能解我的渴究渐座。我的神志开始慢慢变得晕晕沉沉起来恼朱味,想要就这样睡去恼朱味,但我不敢睡恼朱味,我怕我这一睡恼朱味,就再也醒不来了……

  正当我恍恍惚惚之间恼朱味,只听那个沙哑的声音又在一边响了起来恼朱味,“小伙子恼朱味,你可不能睡过去啊!否则……”恼朱味,“这样吧恼朱味,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恼朱味,呵呵!”那个声音道究渐座。

  我撑起身子恼朱味,勉强打起精神恼朱味,听他诉说着究渐座。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恼朱味,我那时还在部队当兵恼朱味,来这参加隧道的修建究渐座。呵呵恼朱味,哪知道有一天恼朱味,我们刚开工没多久恼朱味,隧道就发生了塌方恼朱味,我和十几个战友被困在了这里恼朱味,而那些战友都被塌方的石头给砸死了恼朱味,当时我离的远恼朱味,所以没被伤着……”

  “什么?”我惊惧地大叫了起来恼朱味,“十几年前恼朱味,你就被困在了这里究渐座。这里没有食物恼朱味,没有水恼朱味,你恼朱味,你是靠什么活了下来?”

  “呵呵呵恼朱味,你说呢恼朱味,小伙子!”那个声音阴阴地笑了起来究渐座。我哆嗦着恼朱味,打了个冷战恼朱味,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身体往后方挪了挪究渐座。

  那个声音好像是感觉到了我的举动恼朱味,顿了一会恼朱味,接着又说道:“我每天从那些死去的战友身上用随身带的一个小刀割下一片肉来吃恼朱味,呵呵呵!你知道吗恼朱味,这个隧道常年阴寒恼朱味,可是个天然的保鲜柜啊!哈哈哈……”他像是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得意一般恼朱味,大声地狂笑起来究渐座。

  “但是恼朱味,我好久都没尝过新鲜的东西了!呵呵恼朱味,今天恼朱味,你能让我尝一下新鲜的东西吗?嗯?哈哈哈……”说完恼朱味,我就听到一阵“哗哗沥沥”地像是什么东西在沙石地上摩擦一般的声音朝我这边传来恼朱味,而且越来越近究渐座。

  黑暗中恼朱味,我感觉他就像是能清楚地看到我一样恼朱味,正迅速地朝我这里过来了……

  此时恼朱味,我已顾不上什么什么了恼朱味,撑起身子就迅速往后方跑去恼朱味,那个该死的声音从我的身后又传了过来:“别跑啊恼朱味,小伙子!呵呵呵恼朱味,我快追上你了……”

  黑暗中恼朱味,我也辨不清方向恼朱味,只是拼命地在那里仓皇地跑着恼朱味,跑着恼朱味,最后恼朱味,我筋疲力尽地栽倒在了地上恼朱味,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他醒了恼朱味,太好了!”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恼朱味,我缓缓睁开了眼睛恼朱味,这时窗外透过的一缕阳光刺痛了我的双眼恼朱味,我伸手揉了揉眼恼朱味,看见一个可爱的小护士正瞪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站在我的床边究渐座。

  “我这是在哪啊?”我迷惑地问道恼朱味,“你坐的车在隧道里出了车祸恼朱味,隧道也被山石给埋住了恼朱味,救援的人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才挖开隧道恼朱味,但是恼朱味,只有你一个人恼朱味,活了下来……”那个小护士对我说道究渐座。

  “其实你也真够幸运的恼朱味,这么多人恼朱味,就你一个……”恼朱味,“等等恼朱味,你说那隧道里就找到我一个活人恼朱味,不对啊恼朱味,还有一个人啊恼朱味,他还在我身后不停地追着我恼朱味,要吃我的肉呢……”我急忙大声地问道究渐座。

  那个小护士惊讶地看着我恼朱味,像是听到了一件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恼朱味,急忙地奔向了病房的外面恼朱味,嘴里还在焦急地大声呼喊道:“医生恼朱味,医生恼朱味,快来啊恼朱味,四十四床的那个病人好像脑子被撞坏了恼朱味,正在那说胡话呢……”

  接下来的每一天里恼朱味,我不停地向来给我做治疗的医生们诉说着隧道里的事情恼朱味,告诉他们那里面有一个靠吃自己战友尸体活下来的人恼朱味,而且他还追着要来吃我……一开始恼朱味,那些医生还将信将疑地向我询问着那件事的细节恼朱味,但是后来恼朱味,他们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了……

  就这样恼朱味,不久后我被送到了现在的这家精神病院里究渐座。一晃几十年就这样过去了恼朱味,现在的我已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恼朱味,但我还是经常在梦里恼朱味,梦到那片无边的黑暗究渐座。在那一望无尽地黑暗中恼朱味,总会传来一个沙哑的中年男人的声音恼朱味,他在那里大声地狂笑着对我喊道:“你能让我尝一点新鲜的东西吗恼朱味,哈哈恼朱味,能吗?哈哈哈……”

  这个梦现在出现地越来越频繁了恼朱味,我知道恼朱味,他要来了恼朱味,要来找我了!呵呵恼朱味,但是我已经不再害怕了!

  天慢慢暗了下来恼朱味,黑暗开始笼罩着大地恼朱味,晚风里夹带着寒意恼朱味,我坐轮椅上恼朱味,缓缓地从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刀恼朱味,“来吧恼朱味,给你恼朱味,呵呵呵……”

Tags: 隧道 游客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3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