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可怕的古董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老安恼朱味,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天早上恼朱味,南滨市有名的古玩街一家名叫“明记”的古董店里传出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恼朱味,“咱们怎么说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恼朱味,你怎么能把一件赝品当作真品卖给我呢?”

  “这怪不得我恼朱味,谁叫你当初贪小便宜呢?”古董店的老板老翟不慌不忙地说道究渐座。

  “我什么时候贪小便宜了?明明是你跟我说恼朱味,因为店铺资金周转不过来恼朱味,需要我的帮助恼朱味,我才花三十万买下这个玩意儿!”

  “哪又怎么样?是你心甘情愿要买的恼朱味,我并没有强迫你究渐座。再说了恼朱味,你在这一行也混了这么年了恼朱味,怎么会如此粗心大意恼朱味,连看也不仔细看一下就把东西买走呢?”

  “这么说恼朱味,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退钱恼朱味,是吧?”

  “货已出门恼朱味,概不退换究渐座。”

  “那好!你给我等着!”

  看着老安怒气冲冲地走了恼朱味,老翟的妻子说道:“老翟恼朱味,你这样做好像不太妥当吧?”

  “妇道人家恼朱味,你懂什么?”老翟不高兴地瞪了妻子一眼恼朱味,“我如果不这样做恼朱味,古董店的损失怎么挽回来啊?那可是将近三十万的资金啊!”

  “谁叫你当初贪小便宜来着?不然的话也不会中了那个台湾人的道究渐座。”老翟的妻子说道恼朱味,“不过你也真够狠的恼朱味,居然敢打感情牌恼朱味,把赝品卖给多年的老朋友恼朱味,点子可真够狠的究渐座。”

  “没办法恼朱味,无商不奸究渐座。”老翟得意地说道恼朱味,“行啦恼朱味,反正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恼朱味,这件事情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恼朱味,以后也不要提起恼朱味,好不好?”

  “随你的便究渐座。”老翟的妻子说道恼朱味,“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恼朱味,那老安也不是什么善茬恼朱味,小心他日后报复你究渐座。”

  “想报复我?笑话!以我老翟今时今日的地位恼朱味,能报复我的人他娘还没生他出来呢!”

  “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不用上税究渐座。”

  老翟在家里呆了几天恼朱味,心里感觉非常的烦闷恼朱味,于是便想出去碰一碰运气究渐座。

  “这一回你可要仔细一点恼朱味,不要又上了别人的当究渐座。”出门之前恼朱味,老翟的妻子交代说恼朱味,“这个世上已经没有第二个老安替你买单了究渐座。”

  “老婆恼朱味,你放心究渐座。我这一回肯定擦亮自己的火眼金睛究渐座。”

  老翟来到市区的老城区里恼朱味,这里有一个远近驰名的“鬼市”恼朱味,专门贩卖从各地倒腾回来的各类假古董究渐座。

  说是假古董恼朱味,但当中总有那么几件因为小贩不识货而被埋没了的真品究渐座。你要运气足够后恼朱味,买到这些真品恼朱味,那你可就大发横财了究渐座。

  老翟在“鬼市”里恼朱味,突然被一个老头子贩卖的东西给吸引住了究渐座。

  “老人家恼朱味,你的这个宋代瓷器卖多少钱?”

  “你是说这个红状元?老板你真是识货究渐座。”老头子眯着眼睛说道恼朱味,“这玩意儿恼朱味,可是我从一个摸金校尉手中买回来的究渐座。既然老板你看上了恼朱味,那就三千元成交吧!”

  “三千元?!”老翟听见这个价格恼朱味,他那已经跳得七劳八损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究渐座。他奶奶的恼朱味,这玩意儿是真品恼朱味,市面上的价格可是高达十万多元恼朱味,现在却只需三千元就能买到手究渐座。这笔生意恼朱味,真是太划算究渐座。

  “不要买那玩意儿恼朱味,不然的话你这一辈子可就完蛋了究渐座。”老翟刚把瓷器拿在手中恼朱味,一个声音忽然在背后响了起来究渐座。

  老翟回头一看恼朱味,看见一个颇有仙风道骨的老年人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究渐座。见多识广的老翟立即意识到恼朱味,这老年人说得话多半是真的恼朱味,但是那十万元的利润实在太诱人了:“老家伙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找死!”

  他冲着老年人吼了这么一句恼朱味,抱着那宋代瓷器匆匆地走了究渐座。

  回到家里恼朱味,老翟郑重地把瓷器放在清代的书桌上恼朱味,慢慢地欣赏起来究渐座。

  “啧!啧!真是人间极品究渐座。”他不住的赞叹道恼朱味,“我老翟这一回走大运了究渐座。”

  他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恼朱味,猛地发现瓷器上有一处不显然的红色污迹究渐座。显然恼朱味,那是一滩血迹究渐座。

  “那老头子真是粗心大意恼朱味,竟然不小心将自己的血液粘在上面恼朱味,弄坏了那可咋办啊!”

  他拿起一块崭新的抹布恼朱味,试图将那滩血迹擦干净恼朱味,可是抹布刚一碰到污迹恼朱味,瓷器便发生了奇怪的变化究渐座。

  “这是怎么回事?”老翟大感疑惑究渐座。

  瓷器在震动恼朱味,并且发出“嗡嗡”的声音恼朱味,听得老翟耳朵生痛究渐座。过了没多久恼朱味,当声音和震动都消失时恼朱味,几十个红色的影子忽然“呼呼”的从瓷器里钻了出来恼朱味,把老翟吓得几乎心脏病猝发究渐座。

  那些红色影子如同受了惊一样的绵羊恼朱味,在房间里乱穿乱撞恼朱味,不时发出“桀桀桀……”的怪笑究渐座。

  听得老翟心惊胆战究渐座。

  “你们是什么东西?”老翟大声呼喊道究渐座。

  那些红色影子并没有回答老翟恼朱味,继续在房间里飞来飞去究渐座。老翟怒了恼朱味,他随手拿起旁边一把古剑恼朱味,对着那些红色影子就是一顿乱劈究渐座。

  或者是因为杀气太重的缘故恼朱味,古剑对那些红色影子具有巨大的杀伤力究渐座。一顿饭功夫下来恼朱味,老翟已经将那些红色影子劈了个一干二净究渐座。

  “终于搞定了!”老翟气喘呼呼地扔掉古剑恼朱味,一屁股坐在地上究渐座。他实在是太累了恼朱味,刚一坐地上便一下子昏睡过去究渐座。

  “翟先生!快醒醒!”

  老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恼朱味,只知道自己是被人大力的摇醒究渐座。他揉了揉眼睛恼朱味,发现摇醒自己的是一名警察究渐座。

  “发生了什么事情恼朱味,警察同志?”

  “你自己做了什么恼朱味,难道还要问我吗?”

  老翟吃了一惊恼朱味,急忙抬头一看恼朱味,眼前的景象让他彻底惊呆了究渐座。

  他的妻子恼朱味,儿子恼朱味,女儿恼朱味,还有家里养的那一只哈士奇恼朱味,全部直挺挺的躺在血泊中恼朱味,他们的身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刀伤恼朱味,看上去非常只恐怖究渐座。现场除了七八个警察之外恼朱味,还有一大堆围观的群众究渐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杀了我一家老小?”

  “是你自己!”那警察头也不抬地说道恼朱味,他正记录着老翟所说的每一句话究渐座。

  “我?怎么可能!”老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恼朱味,“我好好的为什么会杀死我的家人?”

  “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那警察说道恼朱味,“我只知道你的很多邻居作证说恼朱味,你在家里本来好端端的恼朱味,突然像是发了疯似的恼朱味,拿起一把古剑就往自己的家人身上砍过去究渐座。你的邻居试图阻止恼朱味,也被你砍伤了究渐座。他们迫于无奈之下恼朱味,只好报了警究渐座。”

  “我刚才砍的是人恼朱味,不是红色影子?”

  老翟战战兢兢地往旁边一瞧恼朱味,看见那把古剑血淋淋地扔在地上恼朱味,心里一下子全明白了究渐座。

  “警察同志恼朱味,这事情不能怪我究渐座。”

  “不能怪你?你可真是会说话!”警察冷冷地说道恼朱味,“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你行凶恼朱味,你怎么还敢说不关自己的事情?”

  “这全都是那只宋代瓷器在作怪究渐座。”老翟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原原本本地说了恼朱味,后者听后不住的冷笑恼朱味,“翟先生恼朱味,你是在跟我说《聊斋》吗?”

  “不!我说的全都是真话!警察同志恼朱味,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恼朱味,关键是在法庭上恼朱味,法官不相信你究渐座。”

  警察顿了顿恼朱味,又接着说道恼朱味,“要我相信的话恼朱味,除非类似你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究渐座。”

  或许是老天爷开眼恼朱味,要老翟的冤情得以洗雪沉冤究渐座。警察刚要带老翟上警车恼朱味,一个年轻男子匆匆忙忙跑过来说道恼朱味,“警察同志恼朱味,不好了究渐座。古玩街街头那里恼朱味,刚刚发生了一起凶杀案究渐座。凶手拿着一把古剑恼朱味,将自己一家老小全部杀光究渐座。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恼朱味,凶手杀完人后恼朱味,并没有逃走恼朱味,而是直接饮剑自尽究渐座。”

  “凶手是谁恼朱味,你知道吗?”

  “知道究渐座。他的名字叫做老安恼朱味,和这家古董店的老板一样恼朱味,都是贩卖古董为生究渐座。”

  “老安怎么跟我一样恼朱味,犯下同样的案件呢?”老翟疑惑道究渐座。

  老翟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究渐座。那个在“鬼市”里见到的老人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老安的死恼朱味,全都是因为报复你造成的究渐座。他在摸金校尉手里恼朱味,买了一个宋朝专门用来盛装死人犯天灵盖的瓷器究渐座。这种瓷器恼朱味,杀气极重恼朱味,古人一般是将其扔进大海中恼朱味,以免为祸人间究渐座。你的老安由于报仇心切恼朱味,忘记这个杀气重的东西恼朱味,如果自己的命格不够硬的话恼朱味,不仅会害死人恼朱味,同时还会反噬自己究渐座。”

  “原来如此究渐座。”老翟恍然大悟恼朱味,“请问老人家恼朱味,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茅山道士究渐座。”那老人说完这句话之后恼朱味,头也不回地走了究渐座。

Tags: 古董 瓷器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3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