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布娃娃的诅咒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阿明恼朱味,你觉不觉得美华那个死女人很讨厌?”某天恼朱味,我最好的女性朋友李芸忽然对我说道究渐座。

  “美华?你是说隔壁班的班花林美华吗?”我吃惊地说道究渐座。

  “没错恼朱味,我说的就是她!”

  “是林美华的话恼朱味,那我就不明白了究渐座。”我说道恼朱味,“根据我的了解恼朱味,林美华是个性格非常温柔的女孩子恼朱味,学习成绩又好恼朱味,而且很喜欢帮助别人究渐座。这种女孩子怎么让人觉得讨厌呢?”

  “哼!你说的这些都只不过是她做出来给大家看的表象而已恼朱味,其实她本质上是个心肠歹毒恼朱味,水性杨花的坏女人究渐座。我的男朋友许刚恼朱味,就是被她抢走的究渐座。”李芸咬牙切齿地说道究渐座。

  “哦?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道恼朱味,“难怪你说她是个坏女人了恼朱味,原来是她挖你的墙脚究渐座。”

  “没错恼朱味,就是这个死女人!”李芸双眼紧紧地盯着我说道恼朱味,“阿明恼朱味,现在是你作为我最好的男性朋友挺身而出的时候了究渐座。你说像林美华这样的女孩子恼朱味,我们该不该狠狠的教训她一顿呢?”

  “不该!”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李芸的请求恼朱味,“李芸恼朱味,男女之间离离合合恼朱味,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恼朱味,为了这种事情要我动手打人恼朱味,我是绝对不会做的究渐座。”

  “这么说恼朱味,你是不会帮助我教训那个死女人了?”

  “不会!”我态度坚决地说道恼朱味,“李芸恼朱味,你也不要伤害林美华恼朱味,好吗?我们毕竟是高三学生恼朱味,你动手打了林美华这个事情恼朱味,要是被学校知道的话恼朱味,肯定会被开除的!”

  “呵呵恼朱味,阿明你这样说就太不了解我了究渐座。”李芸冷笑道恼朱味,“你以为我会那么笨恼朱味,找人打那个死女人一顿恼朱味,给她留下把柄吗?”

  “难道不是吗?”我见李芸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恼朱味,心里隐约有一丝不安恼朱味,“哪你打算怎么做?”

  “你等着吧恼朱味,过两天恼朱味,你就会知道我怎么做了!”李芸神秘兮兮地说道究渐座。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恼朱味,我都没有见到李芸恼朱味,问问其他同学恼朱味,都说她生病请假了恼朱味,这不免使我有点担心究渐座。

  到了第七天恼朱味,李芸终于回来上课了恼朱味,我本来想过去问问她这几天到底怎么了恼朱味,但是她却把我当作透明人一般恼朱味,不管我问她什么恼朱味,她都不瞅不睬究渐座。直到快要放学的时候恼朱味,她才悄悄过来找我:“阿明恼朱味,等一下放学后你到操场后面的小树林等我究渐座。”

  “为什么?”

  “你去了就会知道了究渐座。”

  李芸到底想干什么恼朱味,我并不知道恼朱味,但是为了不让她闯出祸来恼朱味,放学后我还是按照她的吩咐恼朱味,来到了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究渐座。

  “阿明恼朱味,你来了究渐座。”我等了没有几分钟恼朱味,李芸就出现了究渐座。她向我打完招呼之后恼朱味,便如同变魔术一般地从口袋拿出一个木盒子来究渐座。

  “这是什么东西?”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究渐座。”李芸说着将木盒子打开恼朱味,我从头一看恼朱味,发现里面装着一叠用黄纸剪成的小纸人究渐座。我粗粗的数了一下恼朱味,那小纸人起码有十多个究渐座。

  “李芸恼朱味,这些是……”

  “这些是我从老家的一个神婆那里买回来的小纸人究渐座。”李芸说道恼朱味,“神婆说了恼朱味,这些小纸人可不简单了恼朱味,你想让谁倒霉恼朱味,你就拿着这些小纸人写上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恼朱味,然后她的一缕头发绑在小纸人上恼朱味,最后你对小纸人做什么恼朱味,那个人就会遭受到类似的灾难究渐座。”

  “原来你不上学七天恼朱味,就是为了弄这个究渐座。”我看着李芸鼓捣那些小纸人说道究渐座。

  “是的恼朱味,这种害人的办法在我们农村是非常流行的方术恼朱味,叫做扎小人究渐座。”李芸做完她自己说的“扎小人”的流程之后恼朱味,拿着一根缝针恼朱味,扎在小纸人的额头上恼朱味,然后咬破中指恼朱味,滴了一滴鲜血在上面究渐座。当小纸人上面的血迹干了之后恼朱味,她立刻用打火机将之烧掉究渐座。

  “好了恼朱味,终于大功告成了究渐座。”李芸看着自己的作品——一堆烧尽了的纸灰恼朱味,得意地说道究渐座。

  老实说恼朱味,我对李芸这个所谓的民间方术很不以为然恼朱味,觉得它只不过是那些神婆神棍骗人的把戏恼朱味,可是到了李芸施展方术之后的第五天恼朱味,当我看见林美华本人时恼朱味,我的世界观开始动摇了究渐座。

  “美华恼朱味,你这是怎么啦?”我小心翼翼地问道究渐座。

  “没什么恼朱味,我只是晚上睡觉睡得不好而已究渐座。”林美华面无表情地说道恼朱味,“这几天不知怎么了恼朱味,我的头部总是莫名其妙的痛得厉害恼朱味,那种感觉恼朱味,就好像有人用针扎我的脑袋一样究渐座。”

  “用针扎脑袋?”林美华说到这里恼朱味,我差点失声叫了起来恼朱味,幸好我反应够快恼朱味,这才避免泄漏了李芸的秘密究渐座。

  和林美华告别之后恼朱味,我匆匆忙忙跑回教室恼朱味,找到李芸说道:“李芸恼朱味,原来你用的方术真的有效!”

  “当然有效了恼朱味,要不然我也不会拿来用究渐座。”李芸得意地说道恼朱味,“不过呢恼朱味,就这么一点皮肉之苦恼朱味,我还是觉得不够解恨究渐座。”

  “你想干什么?”我惊骇地说道恼朱味,觉得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很陌生恼朱味,根本就不像是我认识的李芸究渐座。

  “我要她去死!”

  “什么?你要林美华去死?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这种死女人恼朱味,活该她下地狱受苦受难究渐座。”李芸恨恨地说道恼朱味,“阿明我警告你恼朱味,你千万不要阻止我恼朱味,否则你的下场就会和那个死女人一样!”

  在李芸的威逼之下恼朱味,我只好三缄其口究渐座。

  三天后恼朱味,林美华死了恼朱味,她在学校门口那棵大榕树上吊自杀究渐座。

  林美华的死引起全校的震动恼朱味,大家怎么也想不明白恼朱味,一个好好的女生恼朱味,为什么会选择自杀这一条路究渐座。

  林美华的父母也不明白恼朱味,林美华的妈妈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恼朱味,变成了一个疯子恼朱味,成天疯疯癫癫的恼朱味,在街上见到一个年纪和林美华差不多的女孩子恼朱味,就扑过去恼朱味,大叫:“我的宝贝女儿!”

  吓得周围的女孩子人心惶惶究渐座。林美华的爸爸担心这样下去恼朱味,她的妻子会害死别人恼朱味,于是听从一个心理医生的建议恼朱味,买了一个布娃娃给她恼朱味,让她把布娃娃当作自己的女儿究渐座。

  心理医生的建议非常有效恼朱味,过了半个月之后恼朱味,当我在放学的路上见到林阿姨时恼朱味,她没有骚扰正在放学的女学生恼朱味,而是紧紧地抱着那个布娃娃恼朱味,嘴里哼着歌说道:“我的宝贝女儿啊……”“林阿姨她真是可怜!”我感慨地说道恼朱味,“像她这个年纪突然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恼朱味,这要换作是我恼朱味,我也受不了了究渐座。”

  “哼!这完全是她自作自受!如果她能够好好的管教自己的女儿恼朱味,她就不会有这个下场究渐座。”

  和我一起的李芸不以为然地说道恼朱味,“说起来我也差点忘记了恼朱味,我还没有给她一个好好的教训呢!”

  “李芸你想干什么?”我大吃一惊道恼朱味,“难道你还想用那个方术来对付林阿姨吗?千万不要!林阿姨这样子已经够可怜恼朱味,你要是……”

  “放心吧恼朱味,阿明恼朱味,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究渐座。我只是想让她再一次承受失去女儿的痛苦而已!”

  “李芸恼朱味,不要!”我试图阻止李芸继续害人恼朱味,但是我失败了究渐座。只见李芸悄无声息地走到林阿姨的身后恼朱味,突然用力一抢恼朱味,生生地把那个布娃娃从林阿姨的手中抢了过来究渐座。

  林阿姨此时本来要给布娃娃换衣服的恼朱味,李芸这么一抢恼朱味,她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究渐座。不过她并没有其他疯子那样大喊大叫恼朱味,而是很冷静地说道:“你们抢走我的女儿恼朱味,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疯婆子恼朱味,你骗谁呢?”李芸头也不回地说道究渐座。她抢走布娃娃之后恼朱味,便跑回来拉着我的手恼朱味,二人一起疯跑究渐座。

  我们跑了大约有半个小时恼朱味,确定林阿姨没有追上来后恼朱味,李芸这才带着我找个地方喘息究渐座。

  “这个布娃娃真是臭死了究渐座。”李芸闻了那个布娃娃一下恼朱味,一脸嫌弃地说道究渐座。

  “你嫌臭就把布娃娃还给林阿姨吧恼朱味,她太可怜了究渐座。”我喘着气说道究渐座。

  “还给她恼朱味,怎么可能!”李芸不知道是还在生林美华的气恼朱味,还是我的言语刺激了她恼朱味,她竟然将那布娃娃的头给拧了下来恼朱味,然后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究渐座。

  “李芸恼朱味,你这是干什么?”我吃惊地说道恼朱味,“你怎么能这样对待那个布娃娃?”

  “为什么不行?这只不过是一个布娃娃而已究渐座。”

  我看了垃圾桶里的布娃娃一眼恼朱味,发现它那毫无生气的眼睛突然射出两道恶毒的目光恼朱味,让人不寒而栗恼朱味,一股不详的预感涌入了我的心头究渐座。

  当天晚上恼朱味,我正在家里复习究渐座。我的爸爸突然敲开我的门说道:“阿明恼朱味,你有没有见到李芸啊?”

  “李芸?李芸她不是回到家了吗?”我奇怪地问道究渐座。

  “没有!她的妈妈刚刚打电话过来说恼朱味,李芸放学后一直没有回家究渐座。她现在担心得很究渐座。”爸爸说着恼朱味,手机突然之间响了起来究渐座。他一接听恼朱味,惊得差点把价值五千多元的手机扔在了地上究渐座。

  “怎么了恼朱味,爸爸?”我急忙问道恼朱味,“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芸的爸爸刚刚打电话过来恼朱味,说警察已经找到了李芸了究渐座。可是……”

  “可是什么恼朱味,爸爸你快说啊!”

  “李芸已经死了恼朱味,死状非常之恐怖!”

  “什么?李芸死了?这怎么可能!”

  “她确实是死了恼朱味,警方在你们学校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发现了李芸的尸体!”

  当下我跟着我爸爸去了案发现场恼朱味,当我看到李芸的尸体时恼朱味,我整个人都呆住了究渐座。

  李芸的尸体恼朱味,身躯和头颅是分开的恼朱味,鲜血流了一地恼朱味,非常的恐怖究渐座。

  而最让我全身发寒的是恼朱味,林阿姨的那个布娃娃恼朱味,居然就在李芸尸体的旁边恼朱味,它的头颅和身躯紧紧地结合在一起恼朱味,似乎有人用针线将之缝起来究渐座。

  这个场景恼朱味,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恼朱味,直到有一天恼朱味,那布娃娃突然出现在我的床上究渐座。

  “老师傅恼朱味,这是怎么回事?”我拿着布娃娃恼朱味,去找附近的公园里非常有名的算命先生究渐座。算命先生仔细端详了那布娃娃一会儿后恼朱味,惊叹道:“小伙子恼朱味,幸亏你及时过来找我恼朱味,要不你这命就没了究渐座。”

  “不是吧恼朱味,老师傅恼朱味,一个布娃娃而已恼朱味,这有什么问题呢?”

  “这布娃娃不是普通的布娃娃恼朱味,是被人下了诅咒的邪物究渐座。”算命先生说道恼朱味,“这种下了诅咒的邪物恼朱味,会根据下咒人的指示恼朱味,去杀他所想要杀的人究渐座。”

  “原来如此!”

  听了算命先生的话恼朱味,我顿时明白了究渐座。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心理医生教林美华的父亲用布娃娃来抚慰林阿姨究渐座。他所做的这一切恼朱味,都只不过是用类似的方式恼朱味,报复李芸害死自己女儿这个仇究渐座。

Tags: 布娃娃 诅咒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3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