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阴魂缠身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这是发生在我堂叔身上的一个灵异故事究渐座。

  我堂叔今年四十五岁恼朱味,在镇的大街上守着一家小小的奶茶店恼朱味,过着清贫而又平淡的生活究渐座。随着家里孩子年岁日长恼朱味,他家里越发显得窘迫究渐座。为此我父亲常常劝他重操旧业恼朱味,维持家计究渐座。

  然而每当父亲提出这个建议时恼朱味,我奶奶总是对着我父亲就是一顿臭骂:“你疯了吗?你叫你堂弟重操旧业恼朱味,是不是想害死他?”

  我每一次听见奶奶骂我父亲时恼朱味,心里总觉得好奇究渐座。我堂叔之前到底是从事什么职业恼朱味,为何奶奶会说堂叔重操旧业会害死他自己?

  这个问题我一直放在心里很久恼朱味,直到奶奶去世三年之后恼朱味,我才敢把这个问题抛给堂叔本人究渐座。

  面对我的疑问恼朱味,堂叔丝毫没有顾忌什么恼朱味,直截了当地回答了我的问题:“我之前是个长途货车司机究渐座。”

  “这有什么?”听完堂叔的回答恼朱味,我不禁哑然失笑道恼朱味,“长途货车司机而已恼朱味,这有什么问题恼朱味,为什么奶奶说你如果重操旧业的话恼朱味,会害死你自己呢?”

  “那是因为我当年遭遇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恼朱味,直到现在我依然还是心有余悸究渐座。”

  堂叔说着恼朱味,把他当年发生的一件灵异事情详细讲给我听究渐座。

  十年前恼朱味,我堂叔为了赚钱娶了媳妇恼朱味,狠下心来恼朱味,向别人借钱买了一辆长途货车究渐座。由于他做事勤快恼朱味,反应灵活恼朱味,因此很多老板都喜欢做他的生意究渐座。

  一年夏天恼朱味,有一位香港老板恼朱味,因为一时疏忽恼朱味,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货物送到目的地究渐座。对于长期跑长途的人来说恼朱味,“最快的速度”就意味着要跑夜车究渐座。这本来对年富力强的堂叔来说恼朱味,根本不算什么恼朱味,可是当堂叔的妈妈听说了之后恼朱味,立刻反对堂叔接下这单生意:“不行!现在是农历七月恼朱味,百鬼夜行恼朱味,你要是开夜车的话恼朱味,很容易会出问题的究渐座。”

  “妈恼朱味,这都什么年代了恼朱味,你怎么还相信这些?”堂叔不以为然地说道恼朱味,“再说了恼朱味,那位香港老板可是给了我双倍的价钱恼朱味,我要是不干的话恼朱味,这钱就掉在别人的口袋里了究渐座。”

  “赚钱事小恼朱味,保命最重要啊!”堂叔的妈妈语重心长地说道究渐座。

  “妈恼朱味,你不用怕恼朱味,我开车会很小心的究渐座。”

  大家都看到了恼朱味,尽管堂叔的妈妈再三反对恼朱味,可是堂叔还是义无反顾地接下这单生意究渐座。

  说来也奇怪恼朱味,堂叔出发的第三天就是农历七月十四究渐座。这一天的傍晚恼朱味,堂叔的长途货车开到了一段非常偏僻的山路里究渐座。开着开着恼朱味,堂叔忽然尿急起来恼朱味,恰好公路的右边有一片很大的树林恼朱味,于是堂叔停下车来恼朱味,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解决问题究渐座。

  堂叔解决完问题后恼朱味,正要回到长途货车上恼朱味,可就在这个时候恼朱味,一只像是受到惊讶的兔子恼朱味,突然从堂叔的脚边跑过恼朱味,向着树林深处跑去究渐座。

  一只兔子恼朱味,对于见多识广的堂叔来说恼朱味,其实并不算什么恼朱味,可是那天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恼朱味,居然想去抓那只兔子回来恼朱味,找个饭店把它煮了吃究渐座。他沿着兔子跑去的方向追去恼朱味,追了很久才都没有找到兔子的踪影恼朱味,却发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湖泊究渐座。堂叔心想兔子没了恼朱味,那就抓条鱼来代替吧究渐座。

  可世事有时就是如此的奇怪究渐座。他刚一动身恼朱味,右手的食指就不小心被一根树枝划伤了恼朱味,从食指冒出来的鲜血恼朱味,一滴一滴地滴在划伤堂叔的那棵树上恼朱味,看起来有点诡异究渐座。

  对于这个现象恼朱味,堂叔并没有想这么多恼朱味,手指受伤了恼朱味,他首先想到的是返回长途货车恼朱味,找创可贴包扎伤口究渐座。他放弃抓鱼的念头恼朱味,回到长途货车里究渐座。

  在返回去的路上恼朱味,堂叔忽然有一个很奇怪的感觉恼朱味,觉得身后有人在暗暗地跟踪着自己恼朱味,可是他回头一看恼朱味,却什么也没发现究渐座。

  “也许是我心理作用吧!”堂叔心里想道恼朱味,他包扎好伤口之后恼朱味,便继续开车究渐座。

  天色越来越暗恼朱味,堂叔开的车驶进了最狭窄的公路恼朱味,也就在这时恼朱味,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究渐座。

  一个白色的影子恼朱味,模模糊糊地出现在车的正前方恼朱味,已经有一定的经验堂叔恼朱味,此时打起十二分精神起来恼朱味,他试图将车开得慢一点恼朱味,避免自己的车撞倒那个人究渐座。

  但是他失败了恼朱味,他发现他对自己的这辆车已经失控了究渐座。长途货车以最快的速度向着那个白色影子驶了过去究渐座。当快要接近那个白色影子时恼朱味,堂哥发现那是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少女究渐座。少女懵懵懂懂的恼朱味,看着堂叔的长途货车开过来也不躲闪恼朱味,于是很自然地恼朱味,她和长途货车直接撞上了究渐座。

  堂叔跟我说恼朱味,他当时双眼紧闭恼朱味,平时不迷信鬼神的他居然向观音菩萨祈祷起来究渐座。

  然而事情远远出乎于堂叔的意料之外恼朱味,女孩子和长途货车撞上了之后恼朱味,什么声音都没有究渐座。

  堂叔好不容易将车停下来后恼朱味,他马上下了车跑回到事发现场究渐座。可是事发现场那里恼朱味,什么都没有恼朱味,没有人恼朱味,没有尸体恼朱味,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恼朱味,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究渐座。

  “这是怎么回事?”堂叔满脸疑惑地回到长途货车上恼朱味,当他不经意间看了一眼货车的反光镜时恼朱味,他开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究渐座。

  那个女孩子恼朱味,诡异地出现在反光镜里恼朱味,这种情况恼朱味,只有那个女孩子是鬼魅的前提下恼朱味,才会如此究渐座。

  知道那个女孩子是什么玩意儿之后恼朱味,堂叔开始慌乱了恼朱味,他决定放弃这一单生意恼朱味,开车回到家中究渐座。在回去的路上恼朱味,尽管堂叔把车开得很快恼朱味,可那只鬼魅始终出现在他的反光镜上究渐座。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恼朱味,堂叔马上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蒙头大睡起来恼朱味,连他妈妈叫他起来吃饭恼朱味,他都不加以理会究渐座。

  堂叔的这种做法恼朱味,显然是希望通过消极的方式恼朱味,来躲避那只鬼魅的跟踪究渐座。可是他想错了恼朱味,那只鬼魅既然跟上了他恼朱味,只要他不采取方法解决掉恼朱味,那只鬼魅就不会离开他究渐座。

  果然恼朱味,当堂叔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恼朱味,他突然感觉到呼吸困难恼朱味,全身无法动弹究渐座。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恼朱味,他发现床边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恼朱味,正用非常恶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自己看究渐座。

  堂叔当即惊醒过来恼朱味,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恼朱味,却没有发现那只鬼魅的踪影究渐座。

  “做梦!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堂叔不断安慰自己道究渐座。

  可惜的是恼朱味,这种安慰是没有用的恼朱味,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恼朱味,堂叔不断感觉到那只鬼魅在自己的身后恼朱味,可是他回头观望的时候恼朱味,那个女孩子却迅速地消失了究渐座。

  堂叔的妈妈很快就发现了自家儿子有问题:“大伟恼朱味,你这是怎么了恼朱味,怎么整天神经兮兮的?”“没有!我没有事究渐座。”堂叔不想自己的母亲担心自己恼朱味,连忙撒了个慌瞒了过去恼朱味,“我这几天有点累恼朱味,所以精神不太好究渐座。”

  俗语有云:“纸永远是包不住火的究渐座。”这句话用在堂叔的身上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究渐座。这天下午恼朱味,他的堂哥恼朱味,也就是我的父亲恼朱味,抱着三岁大的我恼朱味,来到了堂叔家玩究渐座。一开始恼朱味,我躺在堂叔妈妈的怀抱里恼朱味,笑得非常的开心恼朱味,可是当堂叔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恼朱味,我马上“哇哇”地大哭起来究渐座。

  “乖乖恼朱味,你这是怎么了?”堂叔的妈妈连忙哄着我道究渐座。

  “阿姨恼朱味,可怕的阿姨!”我指着堂叔的身后说道恼朱味,“有一个非常可怕的阿姨趴在叔叔的背上究渐座。”

  “什么?”堂叔的妈妈听了我的话恼朱味,惊得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究渐座。她将我送回到我父亲的怀抱之中恼朱味,然后转过身一脸严肃地对堂叔说道:“说恼朱味,大伟恼朱味,你究竟遇上了什么事情?”

  “没有究渐座。我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究渐座。”堂叔依旧想将这件事情隐瞒下去究渐座。

  “你就别在这里跟我装疯卖傻了究渐座。小孩子的眼睛是最神奇的恼朱味,他们能看见我们大人都看不见的东西究渐座。”堂叔的妈妈一本正经地说道恼朱味,“说吧恼朱味,你是不是被鬼魅缠上了?”

  “这……”堂叔见妈妈什么都知道了恼朱味,只好一五一十把事情全部说出来究渐座。

  “你这孩子恼朱味,就是胡闹!”堂叔的妈妈生气地说道恼朱味,“你不知道这种事情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恼朱味,将会带来多大危险吗?”

  生气归生气恼朱味,堂叔的妈妈还是带着堂叔去找村里有名的神婆究渐座。神婆看了一眼堂叔恼朱味,摇着头说道:“这件事情有点难办啊!缠住你儿子的恼朱味,并不是普通的鬼魅恼朱味,而是一只横死的厉鬼恼朱味,要送走它恼朱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究渐座。”

  “不是吧恼朱味,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堂叔的妈妈当场老泪纵横起来恼朱味,“张神婆恼朱味,我求求你了恼朱味,无论如何都要救救我的儿子恼朱味,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恼朱味,他要是死了的话恼朱味,我就没有儿子养老送终了究渐座。”

  “李大妈你别着急恼朱味,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儿子的究渐座。”张神婆说道恼朱味,“这样吧恼朱味,今天晚上十二点恼朱味,你叫你儿子再过来我这里恼朱味,我自然有办法解决究渐座。”

  堂叔和堂叔的妈妈不知道这张神婆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恼朱味,但还是按照她的意思去办究渐座。于是到了夜里的十二点恼朱味,堂叔准时出现在张神婆的家里究渐座。

  “孩子恼朱味,先跟我来究渐座。”张神婆带着堂叔来到了她家的后院里究渐座。那是一个菜园恼朱味,菜园的正中间有一口水井究渐座。

  “孩子恼朱味,你朝着井口往下看吧!”

  堂叔点点头恼朱味,低下头恼朱味,往井里一看恼朱味,他只看了一眼恼朱味,就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究渐座。

  井里的水面恼朱味,除了清晰地倒影出他的影像之外恼朱味,还有一个女人究渐座。这女人死死地趴在他的背上恼朱味,整张脸血肉模糊恼朱味,而且爬满了蛆虫究渐座。

  “孩子恼朱味,你怕也没有用恼朱味,还是赶紧和我合作恼朱味,想办法送走它吧!”

  张神婆说着恼朱味,拿出一张黄纸恼朱味,剪了一个小纸人出来恼朱味,然后将堂叔的生辰八字写在上面恼朱味,并划破堂叔的一只中指恼朱味,将中指血滴在了上面究渐座。最后恼朱味,她叫堂叔躺在铺满了糯米的地面上恼朱味,而她则拿着那个小纸人恼朱味,走了出去恼朱味,找了一个十字路口恼朱味,将小纸人连同一叠冥币给烧了究渐座。

  自从那之后恼朱味,堂叔便再也没有见过那只鬼魅恼朱味,按照张神婆的说法恼朱味,那只鬼魅是跟了小纸人恼朱味,也就是堂叔的替身走了究渐座。而堂叔本人恼朱味,则放弃了跑长途货车恼朱味,选择留在家中恼朱味,做起了奶茶店来究渐座。

  堂叔的故事讲完了恼朱味,我听完之后恼朱味,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恼朱味,但是看着那堂叔那诚恳的眼神恼朱味,我信了究渐座。

Tags: 司机 食指

本文网址:/guigushi/15362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